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肯定有用,你看我的眼睛,多真诚!”温纪言一把拉着唐蜜甜,神色温和,恳切地盯着她黑溜溜的眸子看,“我不是坏人,真的。你相信我,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会这样厚着脸皮,跟你不断爆料了!”温纪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要知道,这些秘密,对我而言,都很重要!”
  唐蜜甜的秀眉微微挑了下,神色认真地看着温纪言。见他说得那么诚恳,她再拒绝,好像有点不近人情。可是,真要留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她又显得很犹豫!
  “甜甜,你看这样行不?”温纪言轻咳了下嗓子,“除了合租公约跟守则,我再给你单独写一份保证。如果到时我做不到,你就找保安来赶我出去;或者警察,算我私闯民宅,抓我进去,行不行?”
  “这……”唐蜜甜的神色犹豫了起来。
  “另外,这几天,为了表明我的诚意,我会以身抵债!”温纪言再接再厉地看着唐蜜甜一本正经地说。
  “以……身……抵债?”唐蜜甜愣了一会,才总算找到自己的舌头,重复了一遍温纪言的意思。见他无比认真地点了点头,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包揽家务活,等我最短时间筹到钱了,再跟你从长计议,你就把我当成免费保姆使唤就好!”
  “免费保姆?”
  温纪言点了点头,自信满满地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洗衣做饭,刷碗拖地,我可是样样都在行的!”
  “真的?”唐蜜甜俏眉微挑,显然带着几分意外与吃惊。眼珠子转了下,她并不是一个热爱做家务的人,如果有个人免费帮她做家务的话,她可以轻松很多。而且温纪言又这样保证了,不少房钱的同时,还能有额外收获,好像听着是件不错的事。
  温纪言硬着头皮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比珍珠还真呢!”
  “那……好吧!”唐蜜甜终于松口,看着温纪言,伸手指了下合约,“喏,你先签字,我再给你找张白纸,你写下保证书!”
  温纪言忙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接过唐蜜甜递来的白纸,认认真真地写下了保证书,恭敬地递给她,嘴角扯着灿烂的笑:“好了,你过目下!”
  唐蜜甜接过合约跟保证书,对着温纪言伸手:“这些没问题了,你把身份证给我看下!”
  温纪言的笑容,瞬间僵硬了,无奈地摊了下手,支支吾吾地道:“我刚才,好像跟你解释过了。我跑得太匆忙,所以,我没带钱包跟任何证件……”
  “身份证都没有带?”唐蜜甜拧着秀眉,问的严肃。
  温纪言点了点头:“我真的是个好人!你要相信我!”
  “温先生,你说你是个GAY,可以当你是姐妹,所以我愿意把房子租给你;你说你跑得太匆忙,没带钱包,房租缓几天,我也相信你;可是,你竟然连身份证都没有。你说你是好人,可是,坏人脸上也没刻坏字啊!”唐蜜甜说和严肃,盯着温纪言,“你没身份证,万一是坏人,或者做过什么坏事,那跟我同住一个屋檐下,我的人身安全可一点保障都没有了。不行,我不能把房子租给你,这协议作废!”
  “甜甜,你看我像会做坏事的人吗?”温纪言捏着自己的俊脸,凑到唐蜜甜前,可怜兮兮地说,“瞧我这脸、这模样,比女人还娇弱,怎么可能是做过坏事的人呢?我真的是走投无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逃跑出来的。当时,跑得太急,就什么都没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温纪言假意作出悲伤、痛苦的样子来,“甜甜,你知道的,我喜欢男的。可是,我家人逼我娶一个长得比如花还丑,肥得比猪还壮的彪悍女人。如果我不跑,就把我们关一起,等她霸王硬上怀孕了,才放我出来……”吸了吸鼻子,温纪言接着说,“甜甜,我知道你很同情我,所以,请你好心收留我吧!我真不是坏人,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你如果不收留我,我今天真的会露宿街头的!”说完,眼眨巴眨巴地看着唐蜜甜,“不但今晚会露宿街头,而是,逃亡以后的日子都会露宿街头,当一个可怜的流浪汉!”
  “虽然你说得很可怜,但是,很抱歉,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我不能收留你,请吧!”唐蜜甜缓过神,摆出一脸冷然的逐客样来。毕竟,跟自己的人身安全相比较,帅哥算不得什么,尤其还是喜欢男人的帅哥!
  “可你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我不就是没带身份证嘛。过几天,我一定给你补上!”温纪言见唐蜜甜站起身子,径直走到门边,拉开门,摆出请他出去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焦急地开口,身子却窝在沙发里没动,显然不想走。
  “温先生,请你出去。”唐蜜甜懒得跟他废话。
  “我不走,我已经签字了,你答应把房租给我了!”温纪言带着点赖皮。与露宿街头相比,他宁愿耍无赖,挑战下唐蜜甜的底线,“甜甜,我承认,在晚交房租跟没带身份证这两件事上,我确实不对。但是,你都已经答应租给我了,那么你也不能出尔反尔地赶我走!你这样善良的女生,一定不会做这样不讲理的事,对吧?”
  “虽然你的马屁很受用,但是对不起,还是请你出去,你再不走,我叫保安了!”唐蜜甜不吃温纪言这套。
  “甜甜,你不会真叫保安吧?”温纪言不死心。
  “您好,请你们值班保安来下××楼,××号!”唐蜜甜没有跟温纪言废话,径直抓着手机给物业打电话。
  “不要!”温纪言快步从沙发里探出身子,一把抢过唐蜜甜的手机,快速地切断,冷着俊脸,欺近她几步。
  “你……你想干吗?”唐蜜甜心里带着几分害怕,害怕地往后退。
  “你说我能干吗?”温纪言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嘴角。
  “你别过来了,保安马上就来了!”唐蜜甜紧张地盯着温纪言看了一番,强作镇定地说。
  “甜甜,如果我是坏人的话,想要伤害你,你叫保安,你报警,都来不及的!”温纪言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机递给唐蜜甜,俊脸挂着阴郁道,“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低声下气地哀求你帮帮我。你实在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打扰你了!对不起,再见!”说完,温纪言将唐蜜甜的手机小心翼翼地递到她手心里,轻扯了一下嘴角,留下一抹苦涩的笑,转身便想走。
  也许是他的表情真的很落魄很忧伤,就好像是落难的王子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优雅的贵气;也许是他最后的一句话,说得那么忧伤寂寥;也许是他的眼神,带着落寞的无奈……不知道是哪一根弦,拨到了唐蜜甜心里最柔软的角落,唐蜜甜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头脑发热了,对着温纪言走远几步的背影,扁了扁嘴道:“好了,暂时就先留住你几天吧!”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天籁之音一般落在温纪言的耳边,他狂喜地转过身子,不确定地看着唐蜜甜问:“你是说,你让我住下了?”
  唐蜜甜扁了扁嘴,点点头:“嗯。”
  “我暂时不交房租,没有身份证,你也愿意让我住了?”
  “你自己说做家务的,如果不愿意做,就算了,你走吧!”唐蜜甜无所谓地说。
  “做……做做,我什么都愿意做!”温纪言欢喜地点头,“甜甜,你真是太善良了,我实在是太感激你了,以后我一定会以身相许,好好报答你的!”
  “是啊,以身相许,以身抵债,帮我把家里卫生做干净一点儿。试用你一个星期,如果不行,你又不交房租,也不押身份证,那么到时候,请你自己自觉地走人,OK?”唐蜜甜摆出“家长”的样子来,正色地跟温纪言谈判。
  温纪言认真地点了点头:“不用一个星期,给我三天,我如果做不好家务,或者交不出房租,不用你说,我自己会滚的!”三天,只要温纪言跟陈锦言联系上,要他想办法弄点小钱,完全不成问题的。
  “OK,希望你也是言而有信的人。”唐蜜甜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温纪言动了下下巴,“还傻站着干吗?进来啊!”
  “小姐,您好,是您叫我们来的吗?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温纪言刚踏进屋子,唐蜜甜还来不及关门,尽责的小区保安便匆匆地赶了过来,礼貌地问。
  唐蜜甜黑溜溜的眼眸一转,嘴角扯了抹,礼貌地一笑,伸手指了下走廊里的感应灯:“这灯泡坏了,你们什么时候能给我换好?”
  保安相互瞅了两眼:“您叫我们来,就是跟我们说灯泡坏了?”
  “是啊,我说了几次要你们维修,你们都不来维修,当然要你们亲自来看看了。”唐蜜甜说得义正词严,“虽然,我知道你们很忙,但是,也请你们不要将这些小事忘了,要不然,晚上回家,没灯很不方便,也不安全!”
  “好的,我们尽快安排人给您维修!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再见!”
  唐蜜甜耸了下肩膀,对着他们客气地说了句:“再见!”然后关门进屋,便愣愣地看着温纪言脱了鞋,抱着靠垫,蜷缩在沙发里,打着轻微的鼾声,睡得那叫个香甜啊。
  “不是吧?才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睡着了?”唐蜜甜放轻了脚步,走了过去。细看了下温纪言的俊脸,有清淡的黑眼圈,俊朗的下巴处还带着点点胡茬,像是睡眠不良或者睡少了的样子。唐蜜甜犹豫了下,还是从一旁的沙发里拉了一条薄毯,轻轻地盖在了温纪言的身上,然后起身去厨房,继续准备晚餐。
  温纪言则是狡黠地张开眼,目送着唐蜜甜去厨房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来,脑海里不知不觉地为自己这个蹭住而撒谎的想法感到伟大,我真是太聪明了!
  细想着这一路的逃亡生涯,异常地艰辛、凶险,温纪言想起来就想抹把眼泪。十几个小时的车程,让出门不是飞机便是动车商务舱、养尊处优的温纪言,感到苦不堪言。车厢拥挤杂乱不说,气味更是臭气滔天,让他的听觉跟嗅觉,经历了一番非人的考验。更不舒服的是,硬卧那狭小的床,还是中间的,那么小的一丁点空间,让身材高大的他,不小心就撞头、碰身子,连身都翻不了,只能像只蜗牛似的蜷缩着,他感觉四肢都要僵硬麻木了。听到下一站是S市的时候,他当时就差激动得热泪盈眶,忙从硬卧铺上连滚带爬地爬下来,还很夸张地做了一个张开双臂的动作,顿觉周身自由了很多,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去洗漱间胡乱地漱了下口,抹了把脸。
  温纪言跟着出站的人流走出了火车站,找了一处相对僻静的角落,忙给好兄弟陈锦言打电话求助:“喂,兄弟,是我!”毕竟,买了车票,他浑身上下也就50块钱了。他需要好兄弟给他打钱来支援,要不然在S市,这50块钱哪够他住酒店,只能露宿街头。
  “啊?亲爱的,是你啊,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呀?小宝贝,你想我了?”陈锦言看着陌生号码,当着温强的面接了电话,一听是温纪言的声音,忙急中生智,用甜得腻死人的声音开口。
  陈锦言是什么人?跟温纪言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他反常的举动,温纪言自然猜到了他老爹在监控中,不由得同样压低了声音,卡着自己的嗓子,变声开口道:“是啊,亲爱的,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才来看看我呀?”
  “咳咳,我现在有点儿忙,等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乖,来亲一个!”陈锦言说着,对着电话啵了一口,然后快速地切断了电话,赔着笑脸看着温强:“温伯伯,我女朋友打给我的……”
  温纪言望着电话被切断的嘟嘟声,俊眉不自觉地拧了起来。看了看S市,同样是个时尚大都市,但跟B市却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温纪言如果手机没换掉,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或许还能找到一些能急救的朋友来。可此时,他除了能背出陈锦言的电话,这个破手机里没有任何联络人。身无分文,又没有身份证的他,瞬间,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等待陈锦言的救援。
  温纪言找了一家KFC,点了一些吃的,便找了一个角落安静地坐着。从下午2点,一直等了3个多小时,下午5点一刻了,却始终没等到陈锦言的电话。他挠了挠头发,眼看着夕阳西沉,心也跟着一点点地沉了下来。陈锦言再不给他电话,他今晚真的要很悲催地露宿街头了。
  当搁在餐桌上破旧的诺基亚,响起嘟嘟的信息铃声时,温纪言的心也跟着雀跃了下,忙第一时间抓过手机,扫了两眼,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陈小姐,我在××网上看到你寻求合租信息的。我叫唐蜜甜,有一套两居室,在××路,寻求室友,您如果需要的话,联络我!
  温纪言将这条信息仔仔细细地看了两眼,辨别了下真假,随即想想自己就50块钱,一个大男人,骗财没有;骗色,虽然有那么一点点,但是,他是男人,怎么都不亏,再加上要面临露宿街头的悲催场景,温纪言毫不犹豫地给这个唐蜜甜回了条信息:“唐小姐,您好,我想租你一间房,你的具体位置是?”
  “××路,××小区,××楼,××号!”
  温纪言看着这清楚的地址,又无力地看了看这老式的诺基亚,不由得有些无奈地拧着俊眉。如果是3G手机,他好歹能搜索下具体位置,可是,这破手机,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哪!
  温纪言收起手机,走去柜台,问了下路,得知那小区挺远,50块打车都不够付的时候,他真的想一口血喷出来。于是在不断问路,好心人的指点下,温纪言一会挤公交,一会倒地铁,费了整整2个小时,才找到这个××小区,××楼,××号,见到这个可爱的女房东。
  没有想到,凭借着他的俊脸以及三寸不烂之舌,还真的蹭到了一个不错的住处,这让温纪言想不佩服自己都不行!
  当然,这中间无论哪个环节出现偏差,都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了,可是偏偏让温纪言就这样走了“狗屎运”,误打误撞地遇到了唐蜜甜。
  当唐蜜甜端着一盘热乎乎、香飘四溢的鱼香肉丝从厨房出来时,温纪言已经小憩完。他从沙发里站起来,贪婪地吸闻了几下气味,谄媚地走过来说:“甜甜,你做了什么啊?好香!”
  看着近在咫尺,突然放大的俊脸,唐蜜甜呆呆地不知道该给什么表情。手上的鱼香肉丝被温纪言给接了过去,见他端端正正地放在餐桌上,然后抓起筷子便夹了一筷子菜往自己嘴里塞去。唐蜜甜终于缓过神来,快步上前,一把抢了温纪言的筷子,没好气道:“谁让你吃的?”唐蜜甜可不准备免费让他住了,还得做饭,伺候他吃。
  温纪言眨巴着黑眸,一脸无辜地看着唐蜜甜:“对不起,我错了!”他确实不应该贪嘴吃独食,难怪唐蜜甜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