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幸好遇见,你未娶我未嫁:终遇良缘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咚咚。”
  “稍等,马上来!”清脆的女声,甜腻、温和地隔着厚重的门板传了出来,
  温纪言再一次深呼吸,打起精神,等待开门,当他看到开门探出脑袋的是一位身穿波西米亚风碎花暗色长裙、头上随意挽着发带、不施半点胭脂妆容的清秀女生时,微微有些傻眼。
  “请问,您找谁?”那张清秀的鹅蛋脸上,白嫩的肌肤,微微皱紧的眉头,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眨巴着,带着疑惑地看着温纪言礼貌地询问。
  温纪言快速地将唐蜜甜从头到脚扫了一眼,俊脸上忙摆出一副灿烂至极的笑容来:“请问,你是唐蜜甜小姐吗?”
  “我是,请问,你是?”唐蜜甜茫然地点了点头,随即看着温纪言问。
  “我是准备跟你合租的那位!”温纪言急忙直切主题,扬了扬手上的手机,“是你给我发了信息,叫我来的。”
  “跟我合租的?”唐蜜甜愣愣地看着温纪言,随即俏眉深深地拧了起来,“可是,我找的是陈小姐,不是先生你啊!”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开口问:“莫非,你是陈小姐的朋友?”
  温纪言不知道该回答是或不是,心里犹豫了下。
  唐蜜甜认真地盯着温纪言看了下,礼貌说道:“这位先生,天晚了,请你进来不是很方便。如果是陈小姐要租房的话,我觉得还是等她什么时候有时间了,自己来看看吧。”说完,唐蜜甜准备关门。
  温纪言连忙快一步伸手卡在门边,笑吟吟地看着唐蜜甜说:“唐小姐,我并不是陈小姐,但是,我需要租房。而你正巧把信息发给了我,所以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分!”
  “我把信息发给了你?”唐蜜甜愣了下,看着温纪言诚恳地点了点头,又接着说,“而你正巧也要租房,所以你就过来了?”
  温纪言忙不迭地点头:“是啊,是啊,所以说我们很有缘分嘛!”
  唐蜜甜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温纪言,歉意道:“先生,很对不起,这可能是一场误会,给您造成了不便,我很抱歉。但是,房子我不能租给你!”
  “为什么?”温纪言垮下肩,俊眉拧得紧紧的,带着几分失落地瞅着唐蜜甜,“唐小姐,你的房子不是正好要找合租吗?而我也真的非常需要一个住的地方,不然就要露宿街头了。为什么不能租给我呢?”温纪言说完,又可怜兮兮地补充道,“为了找你这个地方,我又是走路,又是公交,还倒地铁,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我的两只脚都起泡了,我这么诚意地来租房子,为什么不愿意租给我呢?”
  望着眼前这个俊朗不凡的男人,虽然身上的衣服看着有点不合眼,但是他那俊逸好似雕刻一般完美的脸,以及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让因为马虎而造成误会的唐蜜甜心里带着歉意。她真诚地望着他那灿若星辰的深邃黑眸,歉意地说:“对不起先生,给您造成麻烦我真的很抱歉,如果你同意,我愿意给您作出一些补偿。”说着,便转身在鞋柜处,抓了自己的钱包,掏了几张百元大钞,鞠躬道,“对不起,这个给您打车回去吧。”
  温纪言扫了一眼唐蜜甜递过来的钱,并没有伸手去接。他的俊眉不悦地微拧了下,随即收起情绪,温柔地看着唐蜜甜:“唐小姐,能给我一个不租的理由吗?”看着这个带着点迷糊的女生,温纪言不难看出来,她很善良。
  “因为,你是男的。”唐蜜甜尴尬地微笑了下,简单解释了句,“我不跟男生合租!”
  温纪言立马就明白过来。这位姑娘对男女合租颇为忌惮,毕竟一男一女,同居一套屋子里,总有些说不清和不便。但是,温纪言现在极需要这样一个窝,所以他幽眸一转,嘴角随即扯出一抹魅惑的笑来:“唐小姐,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拒绝跟男生合租了!”
  唐蜜甜没有接话,只觉得温纪言的笑容灿烂炫目,还带着两个浅浅的梨窝。
  “你是怕男女合租在一起,有很多麻烦是吧?”温纪言试探地问,看着唐蜜甜诚实地点了点头,心里立马就有了对策。为了不露宿街头,为了能进到这个善良姑娘的小窝,他只能委屈自己变身了,轻咳了下嗓子,“唐小姐,这点你不用顾忌,安心把房子租给我就好!”
  唐蜜甜眨巴了下黑眸,有点不理解温纪言的意思,强调道:“先生,不是顾忌不顾忌的问题,而是我不会把房子租给男生住!”这是原则性问题。
  “我知道!”温纪言眸光灼灼地看着唐蜜甜,正色地点了点头,“你不把我当成男生,不就可以把房子租给我了嘛!”
  “可是,事实上,你就是男生!”唐蜜甜执拗地说。
  “唐小姐,事实上,我虽然生了男儿的身体,但是我……”为了诓骗唐蜜甜,温纪言只好睁着眼睛开始编瞎话。他一脸温柔地看着唐蜜甜,俊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娇羞的模样,微微低垂着脑袋,垂着弯弯的睫毛,压低了声音道,“既然我是抱着诚意来合租的,我也不怕告诉唐小姐实话,其实我是个GAY。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姐妹的!”
  “啊!”唐蜜甜被这个信息雷倒了,吞咽不及的口水,生生地把自己给呛着了。
  温纪言忙温柔地伸手,拍着唐蜜甜的后背,体贴道:“唐小姐,求求你,把房子租给我吧,我们会成为好姐妹的!”
  唐蜜甜呆呆地看着温纪言,不知道该给他什么样的表情才好。虽然听过GAY,但是现实生活里,她还是头一次遇到自己承认是GAY的人,还说要跟自己做姐妹,真让她又惊又吓的,完全不知所措。
  “唐小姐,你该不会是歧视我,所以才不把房子租给我吧?”温纪言的俊脸上,忙挂出一副忧伤的表情来,“我就知道,我说了实话,你会瞧不起我!歧视我!我还真是自找难堪!”
  听着温纪言哀怨地埋汰自己,唐蜜甜心里倒是过意不去了,忙开口解释:“对不起,我没有瞧不起、歧视你的意思。只不过我第一次遇到你们这类人……”唐蜜甜歪着脑袋想了下,犹豫着该用什么措辞比较含蓄得体。但是,想了想都没找到合适的词,只能随意地扯了扯嘴角,“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我没有瞧不起你就是了。”
  “既然你没有瞧不起我、歧视我的意思,那么,你就应该把房子租给我!”温纪言理直气壮地看着唐蜜甜,“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租给我,那就是还在心里歧视我,歧视我们这一类人!”
  这顶帽子扣得大了!不租给他,意思就是唐蜜甜歧视GAY那类人了;可是,要真租给他,他毕竟还是个男人哪!
  唐蜜甜的思绪纷飞,心里不停地思索、犹豫,到底,要不要租给他?
  “唐小姐,求求你,把房子租给我吧。我保证,不会给你造成任何麻烦;我也保证,不会给你的生活造成任何一丝丝困扰,请你不要拒绝我好吗?”温纪言可怜兮兮地看着唐蜜甜,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唐蜜甜不知道该怎么招架,只能讪讪道:“我,我……”
  “你别你了,你别把我当成男人,当成姐妹,我们住一起,一定会有很多欢乐的!”温纪言看着唐蜜甜扯出灿烂的笑来,随手假意地翘着兰花指,伪装出一副很娘的样子来,“唐小姐,我叫温纪言,你可以叫我言言!”
  “糖糖,甜甜,我该叫你什么呢?”温纪言自来熟地拉着唐蜜甜的手,熟络地开口,笑得一脸纯真,那模样确实是一副好姐妹。
  唐蜜甜想抽出被温纪言抓着的手,但是,眼眸的余光扫了一眼温纪言,见他一副可怜相,满眼恳求地望着自己。她不由自主地扁了扁嘴,欲言又止,手也并没有抽回来,只是试探着说:“我这房租不便宜,你确定要跟我合租?”
  “钱不是问题,我跟人合租,也主要看合租对象的!”温纪言认真地看着唐蜜甜开口,“唐小姐,你很善良,而且不歧视我,所以我觉得,可以跟你成为很好的姐妹!”
  “那……那好吧,你先进来,我们再谈下合租细则!”唐蜜甜挠了下脑袋,拉开门,将温纪言迎进了屋子,歉意地看着他道,“不好意思,没有男士拖鞋!”
  温纪言忙脱掉了鞋子,光着脚跟在唐蜜甜的身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随即便打量了下这屋子。这是一套60多平方米的小两居,南北朝向两个门对着,客厅旁边开着的是洗手间,进大门挨着洗手间的便是厨房。屋子不大,一眼就能看完,但布置得很温馨,尤其卫生打扫得很干净,因为地板亮得都能照出人影来!
  “温先生,我再自我介绍下,我叫唐蜜甜,在DADA公司做实习设计师,很高兴认识你!”介绍完,她主动朝着温纪言礼貌地握了下手。
  “DADA形象设计很出名,甜甜,你前途无量啊!”温纪言主动叫着唐蜜甜的单字,随即不等唐蜜甜发表抗议,又道,“我们以后都要住在一起了,小姐、先生的叫,太生疏。你叫我言言、小言,都可以哦!”
  “好吧,小言!”唐蜜甜硬着头皮叫了一声,随即僵硬地笑了笑,下意识地拨弄了下头发,看着温纪言一本正经地说,“虽然你的生活有些另类,但是我先申明,这屋子租给你,只给你一个人住。你不能不经过我允许,带乱七八糟的人回来!不然,我随时可以赶你出去!”
  温纪言忙不迭地点头:“你放心,就我一个人住,我不会带任何人回来的。”在这个城市,他什么人都不认识,想带也带不了。
  “那就好!”唐蜜甜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她的生活一直很简单,所以希望找个合租的人,最好合租室友的人际关系也能简简单单。她最厌恶的就是那种关系乱七八糟的人。她从茶几的抽屉里抽出两份合同,递给温纪言,“这是合租协议,还有列举的一些合租守则,你可以认真地看下。有什么意见,你可以提出来。”
  “哦,好!”温纪言从未有过这种自己出面租房子的经历,对个中细节也是毫无头绪。再说了,他相信以唐蜜甜的善良,也不会诓骗他,所以,草草地扫了一遍,便朝她点点头,“协议没问题,那些合租守则,我会抽时间好好背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造成任何一丁点儿麻烦的。”
  见他说得那么坦诚直率,唐蜜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过来住?”
  “今晚!”温纪言正色地看着唐蜜甜。
  “啊?!”唐蜜甜有点傻眼,“这么急?你行李都没带,还要去搬吗?”
  “不用,我没任何行李,管好自己就成!”温纪言看着唐蜜甜,随即伸手指着合约的尾处,租金明确了,交三押一,而他此时只有不到50块钱了,窘迫道,“甜甜,关于这个交三押一的租金,我能不能晚几天给你?”
  “不是吧?”唐蜜甜不可思议地看着温纪言,生怕她自己听错了。她的表情也不似刚刚那般热情,眼中的光芒也有些暗了下去。她就是想解决资金难题,才找人合租的。照这家伙的说法,她还是没办法解决问题。
  再说了,帅哥又不是面包,饿了也不能当饭吃。这个家伙,万一是徒有其表的登徒子,只是来骗住的地方的话,她该怎么办?唐蜜甜在心里暗暗地寻思,不免有些紧张。她看着温纪言的眼神,瞬间也变了好几个样子,拒绝、赶人的话已在喉咙边,随时准备礼貌地请他出去了。
  “是的!”温纪言坚定地点了点头,“既然我连自己是个GAY都对你坦白了,也不怕再跟你爆料一点。其实,我是被家里逼着结婚逃出来的,因为太匆忙了,所以我的钱包什么的都没带!”温纪言说到这,看到唐蜜甜张了张嘴,便猜测她要请自己出去了,忙堵住她插嘴的话,一口气继续,“但是,我可以给你写欠条,过几天我一定能把钱给还上,连本带利一起!”
  “我怎么知道你的欠条有没有用啊!”唐蜜甜讪讪地扁了扁嘴,“再说了,哪有先住人,再给钱的?”万一是坏人,住进来赶不出去了,那唐蜜甜不是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