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破茧

 

  “哈哈哈,你找到了,厉害。”黎斯转过身看着齐庸,赞许地点头,“你的机智和能力像传闻里的一样,四大神捕之一的‘鬼捕’黎斯果然名不虚传。”
  “既然你如此了得,可能推断出我是谁?”他望着齐庸,不,这个时候应该叫黎斯了,真正的黎斯。
  黎斯望着冒充他的人,长剑指地:“发现了这个荷包后,我也终于记起了所有,记起了绵阳湖畔同青荷的相识、相知、相恋,直到天人相隔。也想起了绵阳府黎家的灭门之案,爹还有大伯、小寸在内的三十二人都死于非命。我想起来了,但却觉得心里更加沉重。
  “至于你。能知晓黎府灭门惨案,并将死状记忆得如此深刻,只可能是三个人。”黎斯缓缓地说,“我、屠杀黎家的凶手,还有就是……我的亲弟弟,黎琪。”
  黎斯看着眼前面容熟悉的男子,恍惚地,他看到了二十年前,在大街上拉住自己衣袖,愤怒、悲伤却倔强地将眼泪留在眼眶里不肯落下的少年。
  他看着黎斯,长吁一口气:“很久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叫我这个名字了,黎琪……哈哈,是,我曾经叫做黎琪,但现在我叫做魏独命。”
  “魏独命。”黎斯重复着,看着自己的弟弟,道,“这许多年来委屈你了。”
  “知道为何我敢直接袭击高青吗?因为我知道你是这里的主人,你不会杀我。”黎斯眼中微微闪动,“还有在藏尸密室里,申屠豹想对我暗下杀手,有人用石头偷袭了他,这个人也是你吧。”
  “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魏独命冷冷地说,“你为何不说,将你从山崖边推下,而后利用苗疆巫术将你记忆封存住,再给你一个假身份,让你前来傀儡山庄的人也是我。
  “利用火头进入你的房间,将申屠豹的头发塞进你手里,再偷走你的剑,伤了申屠豹,这栽赃嫁祸于你的人也同样是我。”
  “我知道,是你做的。”黎斯目光坚定,“但我相信,你这样做,有你的理由。”
  “理由,有那种东西吗?”魏独命自嘲地一笑,“我想起来了,果然有这种东西。理由就是我想知道,你为何这二十年里,将爹、大伯还有所有亲人惨死的事实忘得一干二净?
  “十八年前,你已经追查到了,屠杀黎家的凶手很可能同朝廷里的某位权贵相关,而这位权贵则是直接听命于大世皇帝。”魏独命冷笑,“你知道了这事实,却仍甘愿做他们的走狗鹰爪。你甚至忘记了……对青荷的承诺,你承诺说要帮她报仇!你都忘记了,不是吗?”
  黎斯心中一隅的黑色巨岩开始丝丝震碎,岩石上沈青荷的面容清晰可见。终于,黎斯明白了这所谓的噩梦。
  ——那黑色的巨岩是禁锢自己脑中二十年前那场残酷的屠杀的记忆的,自己拼命想要忘记,想要将它压入心底最深处,而同样被遗忘的还有她——青荷。但自己又何尝可以将她忘记,将一切都泯灭……
  于是,黑色巨岩、模糊人脸成了自己这二十年噩梦的源泉,也是自己心底最深最深的一个秘密。像是一个茧,黎斯已经在茧内生活了二十年,今天却被魏独命刺穿了茧壳。
  “我想,我明白了,你这样做的原因。”黎斯的目光深深坠入自己的世界里。魏独命大笑一声:“是,我做这一切,就是想刺激你,将你拼命忘记的一幕幕再重新上演。我要让你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永远都存在了,不会被忘记……永远不会!你是个懦夫。”
  魏独命逼视黎斯,黎斯低下头:“我是。”
  “哼,我不会让你忘记这段过去,就算你忘记了,我也会让你想起来,用血,用死亡,帮你记住!”魏独命说完,冷漠一笑道,“我要做的都做完了,黎大神捕,你若不想抓捕我,我就走了。”
  黎斯没说话,魏独命、水娃和火头,以及高青和赵魁都离开了。
  黄昏又日落,黎斯不知在这暗无天日的傀儡山庄待了多久,每天看着影壁里反射出的迦陵频伽的图案,他已经想到,其实魏独命做的这个局里,有许多破绽是他故意留给自己发现的。
  比如吕敦房间内的黑金,明明可以早就取走,却没有取走。
  比如,杀伐果断的傀儡山庄之主魏独命,如果他想杀死一个人,是不会容得他张嘴将自己的手指咬下来的。
  比如,他明明可以杀了自己,却一次次地帮助自己。
  比如,在死尸傀儡上留下了太多的线索。
  比如……比如……
  “魏独命。”黎斯轻轻呼唤着这个遥远而又亲切的名字。
  第十天,当黎斯走出傀儡山庄时,在山庄门口,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死人,是赵魁。黎斯早就想到了,知晓了太多的秘密,本就是最大的祸患。
  赵魁怀里抱着一封血色请柬,是黎斯的那封。
  上面多了一句话——忘记告诉你了,沉燕镖局的齐庸是当年屠杀黎府的凶手之一,但他已经失踪了。他的遗物就在你手里。还有,高青我没有杀他,原因你不必知道,或许,当有一天我想告诉你的时候,你会吓一跳。
  落笔处赫然写着——魏独命。
  黎斯淡淡地笑了笑,将请柬放在怀里,将那朵从傀儡山庄阴暗回廊里取来的白色小花种在了山巅朝向太阳的土壤里。黎斯最后凝望一眼白花,走下山去。
  远眺傀儡山庄这边,水娃好笑地说:“门主,他竟然还有心思种花?”
  魏独命淡淡一笑:“那才是他,黎斯。”
  水娃眼珠子一转,说:“门主,我已经将高青那小子秘密送往了那个大家族,用了最保密的人,绝对不会有人发觉。”
  “好,这件事办完,也除掉了马文吉、吕敦、申屠豹和赵魁这四个组织指名要除掉的人,算你功劳最大。”魏独命细长的眼眉一凝说,“‘黑夜’的夜宫,分‘魑魅魍魉’四门,我能成为魉门门主,你也尽心竭力地辅佐。这次回到圣地,我会请示宫主,升你做我魉门门下‘天地玄黄’四组的天组之首。”
  “谢门主。”水娃兴奋地说。
  “但是,这次魉门里傀儡山庄关于黎斯和高青的所有事情你都要保密,否则,我可以让你去圣地,同样能让你下地狱。”
  “明白,属下明白。”水娃不敢直视魏独命冰冷的眼神,忙低头道。
  “烧了这里吧,又要重新寻找一座傀儡山庄了。”魏独命望着暮色里孤独的山庄,转身走了下去。
  那神秘的俊美少年,高青,他又是什么身份?为何杀人如麻的魏独命会对他手下留情?他同沈青荷为何又如此相似?
  像是坚守的迦陵频伽,歌声美妙,却未必代表了那是一段完美的故事,或许,是更加痛苦的伤。
  而此刻,关于黎斯同魏独命纠缠的宿命,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