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谁都有秘密

 

  “嘿嘿,庄主大人,那齐庸早晚都是死,他也逃不出去。不若先将我的秘密赎买了吧。”赵魁恭敬地鞠躬说。
  高青坐在黑色幔布前,旁边是火头和水娃,黎斯脸色惨白地依靠在墙根,他的双手双脚被粗绳绑了起来,兴许是他帮助过齐庸而被傀儡庄主所记恨了。
  高青漠然地望着赵魁:“他来了,才可以进行交易。这是规矩。”
  “他怎么敢来?”
  “他会来。”高青平静地说。
  “不可能……”赵魁还想劝说,但身后同样平静的声音道:“我来了。”赵魁吃惊地回头,齐庸就站在门口。
  “我终于知道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齐庸望着高青,眼角余光也扫过黎斯,说,“我要知道二十年前,那场屠杀的真相。”
  “有意思,你终于有了欲望。”高青缓缓地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存在秘密,有了秘密,才有了傀儡山庄。”
  “你想要你的秘密?”高青对赵魁道,赵魁点头。
  “你想要屠杀的真相?”高青对齐庸道,齐庸也点头。
  “但可惜,这一次赎买秘密的机会只有一个。”高青笑了,高青话落的同时,赵魁的黑色短剑已经刺向齐庸胸前,齐庸奋力一击,将赵魁逼开,两人武功相较,齐庸明显高出一筹。
  齐庸第十次将赵魁犀利的剑招化解,突然抡起一把剑,这是一招玉石俱焚的招式,攻势凌厉,但同时胸前破绽也放了出来,赵魁眼珠子一转,虽然这是个好机会,但他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赵魁迅速地后撤,齐庸这一剑却并没有追赵魁,而是身似展翅大鸟飞纵向黑色幔布前,一剑刺向高青。
  “找死!”水娃冷喝,腰间甩出一把软剑,刺向齐庸。齐庸眼神坚定,完全不顾水娃刺向自己的一剑,手里剑锋一转贴在了高青脖颈旁,而水娃的长剑在要刺穿齐庸胸膛的瞬间,打了偏,只刺中了齐庸的肩膀。
  “有胆识,你不怕水娃杀了你?”高青道。
  “我胆子不大,我之所以敢如此冒险,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杀我。”齐庸拉起高青,冷喝,“放了黎斯。”
  高青目光微沉:“放了。”
  水娃挑断了粗绳,黎斯颤颤巍巍地走到齐庸身旁,惨然一笑:“多谢了。”
  “不,我应该谢谢你。”齐庸也笑了。倏然,他的长剑剑锋从高青脖颈上撤开,搭在了黎斯脖子上,冷冷地贴在黎斯脖颈前。
  “你这是何意?”黎斯不解。
  “你应该懂。”齐庸平静地看看高青,再看黎斯,“因为傀儡山庄的主人根本不是高青,而是你。”
  黎斯一愣,下面的赵魁更是错愕不已。黎斯突然笑起来:“齐庸,这玩笑开不得。”
  “我没开玩笑。”齐庸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小花还拖着它的根茎。黎斯眼睛眯了起来:“这是我房间里的花?”
  “不错。”齐庸缓缓道,“我跟你讲过,这个傀儡山庄里每一个人都有秘密,它也有。”
  “哦,它也有秘密,什么秘密?”黎斯问。
  齐庸轻轻抖动,白色花蕾里抖落下了细微的白色花粉,齐庸道:“同马文吉死状一模一样的傀儡,是新做的。我们在高青的房间里找到了同傀儡血衣相同的残料,所以我认定了高青是傀儡的制作者,也就是这个山庄的主人。
  “但后来,我在死尸傀儡的脚底发现了秘密。死尸傀儡脚底粘着一些白色的细粉,是你房间白花的花粉。这说明,死尸傀儡其实是从你房间里出来的。”齐庸一字字地说,“你才是死尸傀儡的制作者。
  “还有,就是我一直疑惑吕敦是如何死的,那是一间门窗封闭的房间,他怎么可能被人杀了。”齐庸盯着黎斯的眼睛,“终于,我找到了答案。
  “在吕敦房间的门柱内我发现了两块黑金。黑金坚硬十足,两块黑金被钉在吕敦房间两扇门的门柱里,是横着钉进去的,门横向受力,所以才推不开。
  “有人杀了吕敦,然后将两块黑金钉进门柱里,做了一个虚假的封闭空间。”齐庸摇摇头道,“黑金虽然巧妙,但只要细心观察,还是可以发现露在墙壁外侧的黑金尾端,当时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这一点,是因为有人很肯定地说门是从里面关起来的。说这话的人就是嫌疑最大的人,这个人就是你。”
  “精彩。”黎斯的笑容变了,变得阴冷,“你说得都没错。”
  “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死尸傀儡也是我制作的,而高青只是被我威胁罢了,他房间里的血衣残料也是我故意留在那儿的。”黎斯淡淡地说,高青漠然的神情有了一丝痛苦的变化。
  “马文吉、吕敦和申屠豹都是被你杀的。”齐庸平静地说,黎斯点点头。
  “他们的死状同我记忆里,那场灭门惨案里三人的死状一模一样,但我想起来了那些画面,却依然记不得他们的名字,甚至想不起画面中自己的身份。”齐庸眼神里带着更多别样神采,说,“但我更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何要将那场屠杀重新上演一遍?你想得到什么?你又如何知晓了这段连我都忘却的记忆?直到我想起了他身上的疑点,才渐渐破解了谜团。”
  黎斯望着齐庸,齐庸则看向一分为二的马文吉。赵魁听齐庸说得越来越莫名其妙,问道:“马文吉,他……有什么疑点?”
  “疑点在这里。”齐庸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块破烂的白布,白布展开,里面是三根断掉的指骨。
  “这是马文吉不见的断指?”赵魁想到了。
  “是。”齐庸道,“几个时辰前,我同赵魁还有这只猴子争斗,我的手腕被猴子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大块的牙印。我突然注意到马文吉的断指边缘也有这样的牙印,我有了个大胆的念头,会不会断指根本不是被凶手折断的,而是马文吉自己咬断了手指,将指头吞进了肚子里。”
  “所以……”
  赵魁恍然明白了:“所以你假装同火头拼命,却一刀劈开了马文吉的肚子,找到了断指。”
  “不错。”齐庸点头,望着黎斯后背,说,“我找到断指然后逃跑,等藏好了以后我冷静下来想到,自从我们七个人来到傀儡山庄,马文吉、吕敦和申屠豹都按照你的计划一个一个被杀掉,同他们相似的死尸傀儡也出现了。但从死尸傀儡的线索来看,吕敦和申屠豹的傀儡是我们来之前就完成的,独独只有马文吉的傀儡是刚完成的。这岂非很奇怪?
  “然后我浑浑噩噩间,回忆起了二十年前那场血腥的灭门惨案,想到了答案。”齐庸缓缓地说,“灭门惨案里,悬吊正堂而死的人,就是我爹。他的死状同马文吉相同,但他的左手手指是完整的。
  “于是,我明白了。其实马文吉的死尸傀儡你早就完成了,只是你在杀马文吉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咬掉自己左手的三根手指。你措手不及,因为完成的傀儡,左手是完整的。你只能重新再制作一具死尸傀儡,完成的地点就在你的房间里,所以傀儡脚底才会沾染你房间里的花粉。就这样,同马文吉新的死状一样的死尸傀儡出现了。”齐庸一字字说得清晰,赵魁听得惊讶连连。
  “至于马文吉故意咬掉左手三根手指的原由,你如此精明,应该也想到了。”齐庸看着黎斯,黎斯淡淡一笑:“我的房间在马文吉房间左手边第三间,他咬掉了左手三根手指,就是想向其他人揭露杀害他的凶手是我。愚蠢的人,愚蠢的法子。”
  “但就是这样愚蠢的人却让你的计划完全变了,更让你接连露出马脚。
  “当我识破了你的手段,我不得不佩服你,但更加看不懂你。你知道我过往的事情,而所谓的傀儡山庄,就是你一个天大的谋局,你藏在谋局的深处,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齐庸叹息道,“在来找你的最后时刻,我突然想,你做死尸傀儡的意义是什么?死尸傀儡惟妙惟肖,同死去的人外表、神情都惊人的相似。于是,我就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马文吉的肚子里有三根断指,那么死尸傀儡腹中又会不会也有三根断指呢?
  “结果……我错了。”齐庸望着黎斯,手里的剑锋隔绝开两人的目光,“我刨开了傀儡的肚子,没有手指,只有这个。”
  齐庸缓缓托起左手,那是一个精致的紫色荷包。荷包用七彩的线绣着人首鸟身的迦陵频伽。
  在紫色荷包的背面,用独有的金线绣着两个字,也是一个人的名字——黎斯。
  齐庸倏然将横在黎斯脖颈上的剑锋放下,退后一步,缓缓道:“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秘密——我才是黎斯,你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