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鬼瞳藏秘

 

  “你胡说!”高青咬着嘴唇喊。
  “我同齐庸发现,三具模仿被害人死状的傀儡中,只有第一具刚刚摆放出来没多久。而这里,高青,你露出了马脚。”黎斯指向高青木床后的角落,木床边缘凸起的部分扯着一小块鲜红颜色的布料,高青一脸惊愕地道:“这,这是……”
  “这块布料同第一具傀儡身上的血衣一模一样,而我也注意到傀儡背后的血衣残缺了一小块,就在你这里。”黎斯语气变得低缓,“血衣残料出现在你房间里,证明傀儡曾在你房间里待过,它就是你制造出来的。”
  “这血衣布料,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我没理由这样做。”高青表情委屈地说。齐庸默不做声,目光死死盯着血衣残料,再转回到高青脸上。
  “在这里最有能力杀人,而又隐藏好行踪的只有一个人。水娃说了,傀儡山庄的主人已经在修罗楼里了,他就是你,高青。”黎斯说出了最后的结论,“你是傀儡山庄的主人。”
  “不,我不是,我不是!”高青一边否认,一边悄悄后退。
  齐庸看出了高青的心虚,大喝一声:“想走?!”
  齐庸想擒住高青,房间里却突然出现了一阵白色的粉雾,接着两个矮小的身影拉着高青冲出了房间。“咳咳!”齐庸捂着双眼,待尘雾消散,高青已经不见了。
  “救高青走的,看身影是水娃和那猴子。”齐庸道。
  黎斯点点头:“没想到真是他。”
  “既然杀人者是山庄主人高青,赵魁为何又躲躲藏藏?”齐庸道。
  黎斯淡淡一笑:“恐怕他一露面,就会变得跟申屠豹一样。”
  “高青呢,他为什么要杀人?”齐庸想不通。
  “你可知江湖上如何评价傀儡山庄?”黎斯问。齐庸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能摇摇头。黎斯道:“极少数的人会获得傀儡山庄的血色请柬,它代表了你拥有赎买秘密的机会。但进入傀儡山庄的人,十人中有七八人会枉死在里面,没人知道是谁下的毒手,而剩下的人就拥有了赎买秘密的机会。”
  黎斯说完,齐庸点头道:“申屠豹曾经提过。”
  “嗯,高青是傀儡山庄的主人,他就掌握了这个权力。他挑选合适的幸存者,让他们活下去跟自己做交易,而剩下的人,就会被他一个个杀死。”黎斯道。齐庸忽然想起在神秘房间里看到的,除了吕敦、马文吉两人的尸首外,还有许多变成白骨的尸骸。那些是否就是以前来傀儡山庄赎买秘密而惨遭毒手的受害者?
  “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秘密,现在别人的秘密被你识破了,你觉得他会放过你?”黎斯自嘲地笑了笑,“秘密就是秘密,只要被任何一个人知道了,就不再是秘密。赎回秘密,本就是天大的笑话,哈。走吧,离开这儿。”
  黎斯和齐庸沿着回廊走了小半个时辰,穿过正堂,来到了修罗楼的石门,石门紧紧地关闭,没有一点开启的可能。
  黎斯轻轻一叹:“这石门重逾千斤,除非找到开启石门的机关。否则,我们不可能出去。”
  “只能将高青找出来了。”黎斯说。两人花了大半夜的工夫,将修罗楼的所有房间找寻了一遍,除了七人休息的房间外,其余的房间都没有人住过的蛛丝马迹。
  “他们去了哪里,难不成变成了鬼?”齐庸说着,周围那密密麻麻的死尸傀儡投下的冷邪目光让他忍不住接连打冷战。
  “天很快就亮了,咱们先休息一下,等养好了精神再找。”黎斯不想白白地浪费精力和体力,两个人来到了黎斯的房间。两个人没有再分开,现在敌暗我明,分开就会给躲在暗处的敌人机会。
  两人并肩和衣躺在木床上,齐庸望着头顶的床幕,不觉心头一阵的空荡荡,像是整个人世间只留了自己一个人,思绪也飘远了。他微微侧过身,黎斯已经闭上了眼睛,坚毅的侧脸让齐庸有些迷茫。这侧脸似曾相识,好像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自己见过,不仅见过,而且还很熟悉。
  怎么会?!
  齐庸晃了晃脑袋,面向墙壁闭上了眼睛。
  许久,很久,那么久。
  黑色坚硬的岩石,峥嵘面容。它亘古的存在,没有丝毫的破绽。那繁琐复杂的纹路像是一双双眼睛彼此连接在一起,想要同齐庸透露一些信息,这些信息似乎就融合在那张若隐若现的脸里。
  看不到,看不懂,齐庸发觉自己变得矮小。他仰望黑岩,突然,那纹路真成了无数双透明光亮的眼睛,带着万丈光芒刺进齐庸的眼中,他的双眼被洞穿,这个世界也一起灭亡。
  齐庸睁开了眼睛,这一次他没有流出冷汗,似慢慢适应了这晦涩难懂的冗长梦境。
  身旁,黎斯不在了。
  黎斯呢?房间里飘散着淡淡的清香,齐庸想起了窗下那白色的小花,坚强怒放的生命。它轻轻洒下白色花粉,想要自己的生命走得更远、更久一些。
  齐庸望着地上的白色花粉出神。
  “啊!啊!……”一声声惊叫遥远地传来,谁?水娃、高青、赵魁,还是黎斯……叫声惨烈却短促,茫茫的黑色回廊里,齐庸迷失在其中,往哪里走,他不知道。
  “黎斯!”齐庸在回廊里呼唤,但只有穿过回廊的风回应齐庸,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只有稀薄的光芒洒进这山腹中的修罗楼。鬼使神差的,齐庸第四次见到了那少掉三根手指的死尸傀儡,一副被吊起的狰狞死状,微微转动的眼球盯着齐庸。
  齐庸突然全身一震,梦境里,那一双双盯着自己的眼眸竟同傀儡的眼珠极为相似。齐庸咽了口吐沫,伸出手颤巍巍地抠下了傀儡的眼珠子,果然是水晶,冰凉凉的。
  齐庸仔细观察着水晶,似觉得哪里有不妥。是哪里?齐庸突然握紧了手里的水晶眼珠,再瞅着双眼空洞洞的傀儡,转身跑进了回廊。
  穿过正堂,来到了朝着北面的巨大石壁,死状同申屠豹一模一样的傀儡眼珠子也被齐庸抠了出来。在这之前,他已经将木箱里的傀儡的水晶眼珠子也抠了出来。现在,齐庸将六颗水晶眼珠放在一起,惊奇地发现,在三对水晶小球里都有一小团灰蒙蒙的阴霾,体积不大,但确实存在。
  齐庸努力地想看清水晶里面有什么,但太过渺小,也太过模糊。倏然,一道温暖的阳光穿过楼宇缝隙,照射在第三具傀儡所站立的地方。齐庸愣了愣,将手里的六颗水晶小球放在傀儡空洞洞的眼前,光线正好照在上面,柔和的光线似一道穿过山石的清流,将水晶中氤氲的图案呈现了出来,反射在了对面巨大光滑的石壁上。
  齐庸睁大了双眼,石壁上,从六颗小球中折射出来的是一只人首鸟身的怪物,齐庸惊讶得无以复加。那怪鸟的人脸竟是一张女子的脸,而这女子的面容竟同高青一模一样。
  高青原本俊秀的脸庞浮现在齐庸的脑海里,瞬间,那屹立于脑海深处的黑色巨石开始剧烈地震动,齐庸觉得天崩地陷起来,身体摇摇欲坠,无力地昏倒在地。
  意识的最后,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上带着惊恐和迷茫,他向自己伸出了手。
  那是——赵魁。
  高青,人首鸟身……永远永远的迦陵频伽,是你吗?
  “是我呀,你这个糊涂鬼。”她笑了,笑容隐藏在午后的阳光里,看不清楚面容,只有温暖和舒服。
  “我们很快就会永远在一起了,你和我,是不是?”
  她又笑,这一次是娇羞,红色爬上了她白皙的面颊。
  “我给你唱山歌吧,这是歌颂天山白雪般纯净的神灵所流传下来的歌谣,现在只有我跟阿婆才会唱了。我现在唱给你听,只唱给你听,记得呀。”
  “我记得。”
  “星辰下的灵魂,天山上的白雪。我将守护你呀——迦陵频伽……迦陵频伽!”
  “我记得,我记得!”齐庸猛地坐起,口中重复着一句话,一旁阴冷的声音问:“你记得什么?”
  “赵魁。”齐庸看到不远处盘膝而坐的赵魁,脑中似千百根银针刺入,疼痛难忍。齐庸用力按住自己的脑袋:“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救你回来的。”赵魁揉着手腕说。齐庸这才发现自己躺在那间神秘的藏尸房里,那几十具白骨尸骸还在,但吕敦和马文吉的尸首却看不到了。
  “谢谢你救了我。”齐庸真心地说,他已经知道赵魁并非杀人凶手。赵魁笑了:“我也不想你死得不明不白。刚刚我出去找吃的,看到你昏倒,你是怎么了,受伤了?”
  “不知道,头昏沉沉的,然后就没了知觉。”
  赵魁点了点头,齐庸道:“你同申屠豹是怎么回事?”
  “他完全是个疯子,非说是我杀了马文吉和吕敦,说我是为了保留赎回秘密的机会。哼!他不知道,我最想的是离开这地狱一样的地方。”
  齐庸接下来将高青就是傀儡山庄主人,很可能他才是凶手的发现告诉了赵魁,赵魁听得脸色几变,最后道:“没想到,这傀儡山庄的主人就在我们身边,怪不得,怪不得可以轻而易举地对我们下杀手。”
  “对了,我刚刚发现了一点东西。”赵魁突然诡异地笑了笑,他将盛放尸骸的石桌挪动了几寸,石桌下出现了一道暗门。赵魁将暗门掀起,一道阴森的鬼气扑了上来,暗门里,是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
  “你说找不到高青,我想,他可能藏在这下面。”赵魁望着地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