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地狱有谁

 

  申屠豹狰狞的脸已经变得平静,四肢大敞地躺在地板上,脸朝上。黎斯、高青和齐庸三人走进赵魁的房间里,四面的墙壁上都是血迹,黎斯将四面墙壁瞧了一遍,然后走回申屠豹的尸体旁,检查后说:“申屠豹的骨头都碎了,碎成了无数块。墙壁上都是碰撞后留下的血,这申屠豹是活活撞墙而死的。”
  “撞墙而死……”齐庸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一定是赵魁杀了申屠豹!”高青道,申屠豹同赵魁厮斗搏命这是三人都知道的,而且申屠豹还死在赵魁的房间里。
  “申屠豹来找赵魁麻烦,却被赵魁杀了。”齐庸也说。
  “但有疑点,以赵魁的本事能够杀了申屠豹?而且他是怎么让申屠豹撞墙碎骨而死的呢?”黎斯盯住房间窗户下的墙壁,那块墙壁上也有一摊血迹,但这血迹好像只有一半,呈波浪状。
  黎斯缓缓站直了腰板,没有说话,一旁的高青开口说:“倒也不尽然,就因为赵魁武功不如申屠豹,所以他杀了申屠豹后才不会被怀疑。赵魁也许早想好了这点。
  “至于杀死申屠豹,杀人并非全看武功高低,如果用了迷香,先迷晕了申屠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抱着他,撞死他。而且在自己房间里杀申屠豹,他可以事先安排好一切,等申屠豹入瓮。”
  “高青说得有道理,目前看,赵魁的嫌疑最大。”黎斯说。
  “在傀儡山庄住了三晚,死了三个人,每一个人都死得诡异惨烈。这里根本不是什么修罗楼,而是活生生的地狱。”高青望着骨头全碎、身形夸张扭曲的申屠豹,目光里流露出骇然的神情,“修罗地狱里不知有谁,它正在一个一个地……屠杀!”
  齐庸的身体一震,他有些摇晃不定。黎斯望着他:“齐庸,你没事吧?”
  齐庸虚弱地点了点头:“没事,我没事。”他的双眼没有看黎斯,而是死死盯着申屠豹的脑袋。申屠豹的脑袋上黑色浓郁的发丝里有着一缕邪气的绿发。
  齐庸不禁想起,自己噩梦醒来时,手里就揪着一缕黑中泛绿的头发。这头发从何而来?是申屠豹的头发?如果是申屠豹的头发,怎么会在自己手掌里?难道自己……
  齐庸紧紧咬着嘴唇,不想让身旁两人发现自己心中的波涛起伏。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跟申屠豹之死,有关系?!这是一个恐怖而大胆的念头,齐庸将这念头牢牢压在心底。
  “我受够了,我要离开这里!”高青无法忍受地说,“我不要赎回秘密了,比起那个,我更想活下去。”
  “你走吗?”高青看着齐庸。
  齐庸道:“走。”
  黎斯没表态,他望向门口,门口闪出了两个矮小的身影——水娃和火头。水娃笑嘻嘻地说:“抱歉,你们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你不是说想走就可以离开的吗?”高青带着愤怒的口气道。
  “是,那是以前,现在不可以了,因为主人已经回来了。”水娃的语气平静,黎斯三人面面相觑。
  黎斯道:“傀儡山庄的主人?”
  “当然,这里只有一个主人。”
  “他在哪里?”齐庸问。
  “就在石楼里,他很快就会同你们见面,想想其实也很好,现在死了三个人,你们赎回秘密的机会变大了许多。不是吗?”水娃笑着抱起申屠豹的尸体离开了。
  黎斯望着水娃离开的背影,慢慢道:“你们说,傀儡山庄的主人,会不会从一开始就在我们身边,或者……他根本就在我们中间,是我们其中的一人?”
  地狱中有谁?有你,还是我?或者,你我就是地狱?
  夜穿行在黑暗里,黎明没有到来,修罗楼中一个鬼魅的人影冲到正堂中的阴影里。这里面朝着北面巨大光滑的石壁,有一具傀儡默默地立在阴影里,鬼魅的身影冲到傀儡面前,他就是黎斯。
  这阴影里的傀儡同赵魁房间里全身碎骨而亡的申屠豹死状一模一样。傀儡全身夸张地扭曲成一团,双眼空洞地望着头顶。黎斯摸了摸傀儡塌陷下去的身体,触感同真人并无太大区别,不得不佩服制作这傀儡的工匠。
  “谁?”黎斯目光如电,射向距离傀儡不远的黑暗里,有人缓缓走了出来,是齐庸。
  “齐庸?”
  “黎兄也发现这傀儡了,这是第三具傀儡。”齐庸比黎斯先找到了傀儡,方才听到动静,所以藏了起来,等看清楚来人是黎斯后,又重新走了出来。
  黎斯从头到脚观察着傀儡,又把傀儡轻轻抬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也有这种感觉。”齐庸望向傀儡的脸颊,傀儡眼中的光芒微动,齐庸道,“这傀儡的眼珠子是水晶做的。”
  “水晶?”黎斯并没有太注意过傀儡的眼珠子。
  “嗯,只有水晶做成的假眼珠子,才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完美效果,方才我从下面看,竟还有眼珠子转动的错觉。”齐庸感慨道。
  齐庸突然把傀儡从原来位置挪开一寸,双眼冒着光,道:“难道是……黎兄,跟我走。”
  黎斯愣了愣,跟上了齐庸的步伐。齐庸先来到了同吕敦死状一模一样的傀儡石壁下,这具傀儡位于山壁顶端,齐庸和黎斯施展轻功,两人身如轻猿,很快来到了内嵌入石壁的木箱旁,那具被割裂成三大块的傀儡就在箱中。
  齐庸牢牢攀住石壁,仔细检查木箱同石壁相接的地方。
  一炷香工夫后,两人下了石壁,来到了第一具被发现的傀儡前,这具傀儡是同马文吉一样的死状——被吊死,左手少了三根手指。齐庸将亥时前遇到申屠豹,并跟踪他进入神秘停尸房,发现吕敦同马文吉的尸体,后逃出房间迷路的事同黎斯讲了一遍,黎斯只是点头,并不清楚齐庸说这些的原由。
  齐庸微微激动地说:“从神秘停尸房出来后,我就迷路了。转来转去就来到这具傀儡旁,还不小心差点撞倒了傀儡,当时我看到了这个。”齐庸抱起傀儡,傀儡脚下的石板很干净,上面生长了一层薄薄的绿苔。
  修罗楼中常年阳光短缺,湿度也大,位于拐角角落里的地方更是潮湿阴冷,所以在石板上生长出一层绿苔,也不足为怪。
  但黎斯望着绿苔,目光也亮了:“这绿苔是只在山洞中生长的脆苔,顾名思义,它生存条件比较苛刻,除了潮湿阴冷的环境外,还不能被任何重物施压,否则它就活不了。”
  “黎兄见多识广,这就是脆苔。后面发现的两具傀儡脚下都没有发现脆苔,只有在这具傀儡脚下发现了它们。而且,后面两具傀儡,从傀儡踩压石板显现出来的脚印看,也比第一具要厚实得多。”齐庸双眼冒光,“黎兄,这就是说……”
  “说明后面两具傀儡早就存在了,所以它们脚下不可能生长出脆苔。而第一具傀儡则是刚刚摆放在角落里的,所以脚下还有没死掉的脆苔,从脚印的深浅厚度也看得出来。”黎斯眼神深邃地说,“同样是跟三人死状一模一样的三具傀儡,为什么只有第一具是刚摆放出来的?”
  “这具傀儡是在马文吉死后才摆上的,很可能这傀儡是刚刚做成的。”黎斯道。
  “对。”齐庸点头道,“凶手在玩什么把戏?”
  齐庸和黎斯掌握了新的线索,决定先去找高青,三人再商量之后的事情。两人刚走到高青房间外,就听到屋内传来打斗声,黎斯道:“高青有危险。”
  高青手持长剑正同一人拼斗,眼见得步步后退,就要出危险了。同高青拼杀的男人倏然转过头,浓眉大眼,表情凶狠,竟然是赵魁!
  “赵魁,看你往哪儿逃!”齐庸抽出长剑砍向赵魁,赵魁撤身一个“鲤跃龙门”,从窗户跃出,拖着宝剑,转眼就消失在了阴冷的回廊里。
  赵魁轻功了得,几个起落把黎斯三人甩在了身后,黎斯三人无奈地回到高青的房间。黎斯看着因高青和赵魁厮杀而变乱的房间,走到一张桌旁,眼中冒光地说:“幸亏来得及时,否则可能又要多一名受害者了。”
  “可惜让他跑了。”高青失望道。
  “你错了,我说多一名受害者,指的是赵魁。”黎斯盯着高青。
  高青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你开玩笑?凶手是赵魁,他杀了申屠豹,刚才还差点杀了我。”
  “我不喜欢听笑话,更讨厌开玩笑。”黎斯说,“刚刚我们只看到你们两人厮杀,其实并不是赵魁要杀你,而是你要杀他。”
  齐庸听完黎斯的话,不可思议地望着高青俊秀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