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申屠豹

 

  “会不会有另外的可能,杀人的不是这里的主人?”齐庸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他现在坐在凳子上,这里是黎斯的房间,房间位于东回廊的尽头,这里是所有房间里光线最充足的地方。
  修罗楼外,那巨蛇一般盘旋的山岩阻挡了大部分光芒,让这座处于山腹内的石楼始终处于阴霾的氛围里。齐庸在楼中待的时间久了,感觉连肌肤都开始变得冷硬。
  齐庸问话时,目光没看向黎斯,而是看着窗户下从石壁中攀升出来,艰难生存的一朵白花。石中花努力将自己的脑袋伸向光线汇集的中央,那是生命的意志。
  齐庸看得出神,黎斯缓缓道:“修罗场中没有任何被阻拦的事,如果这座楼里除了我们七人,还有别人也混了进来,暗中杀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个水娃不会告诉我们修罗楼里究竟藏了多少人。”黎斯房间里的第三人开口了,是面容白皙的青年高青。
  “三种可能。杀人者要么是傀儡山庄的主人,要么是藏在楼里的人,第三种可能……”黎斯瞧着另外两人,“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高青也看了看其余两人,低头不说话。
  白色的小花恍若轻轻摆动了身体,有点点的白色花粉洒落下去,落在地上。这白色的荧彩同格格不入的修罗楼纯黑色的环境黑白分明,齐庸心中某个深深的角落,微微碎裂了。
  “你在想什么?”黎斯很有兴趣了解齐庸的想法。
  齐庸笑了笑,说:“这楼里的每个人都隐藏着秘密,我刚才在想,它有没有秘密?”齐庸指的是那朵小花。
  “哈哈。”黎斯笑了。
  “凶手真有可能在我们中间。”高青突然说了一句,黎斯和齐庸看向他,他低头继续说,“来傀儡山庄之前,我花费了好大周折才打听清楚。原来每一次傀儡山庄主人给予赎买秘密的次数是有限制的,但不知道具体是几次。”
  “所以有人为确保自己可以将秘密买走,杀了竞争对手?”黎斯明白了高青的意思,道。
  高青缓缓点头,这是他想过的最可怕的一个假设。凶手就在身边,会在你想象不到的刹那夺走你的性命。
  “在这黑暗的修罗楼里,时间似乎过得忽快忽慢。”齐庸边说边看着屋子一角的水漏,这是傀儡山庄里的计时工具。他们七人是前日酉时左右进入的傀儡山庄,此刻已经又到了酉时,这已经是他们在傀儡山庄的第二天,第三夜。
  “这座修罗楼超乎寻常的大,你们想不想去冒一冒险?”黎斯忽然说。
  高青和齐庸对望一眼,点头。
  吕敦的尸体已经被水娃不知藏到了哪里,齐庸原以为黎斯会带自己去吕敦的房间找线索,但没想到黎斯却来到了马文吉的房间。
  “马文吉窗棂上的血印是一个脚印,脚印很浅,留脚印的人要么体重很轻,要么就是轻功很高。”黎斯看过血印,来到窗外,搜找了很久才站直了身体,“窗棂上的脚印是唯一的脚印,在马文吉窗外十丈内都没有第二个脚印出现。即便凶手脱掉了鞋,也很难做到一点线索都不留下。我记得吕敦曾说,他怀疑杀害马文吉的凶手没离开过房间,而是隐藏了下来。”黎斯说完,高青点头:“他说过。”
  “吕敦莫非找到了真凶,或者找到了至关重要的线索,所以被杀人灭口?”齐庸突然道。
  “如果吕敦说得对,凶手果真没走,那这个凶手就一定是第一个赶到马文吉房间的人,这个人是谁?”黎斯问身旁两人。
  “我记不得了。”高青道。
  “是申屠豹,不,又好像是赵魁,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齐庸努力回忆地道。
  黎斯缓缓点头,目光扫到了不远处山壁中内嵌的几具血肉傀儡,倏然压低了声音:“又或者杀人的根本不是人。”
  齐庸和高青一愣,这会儿,相隔不远的回廊深处传来了刀剑碰撞声,还有人的呼叱喝骂声。黎斯微微皱眉道:“听声音是两个人,申屠豹……赵魁?!”
  “他们在厮杀?”高青道。
  容不得三人犹豫,他们赶紧循着声音冲进了回廊里,黎斯和高青赶在前面,齐庸在后面。突然,他看见一个人影从回廊闪过,齐庸本想叫住黎斯,但黎斯人已经跑远了。齐庸顿了顿,追着人影而去,
  人影在偌大的修罗楼中来回穿梭,似鬼魅一般。齐庸用尽了所有手段才跟住了人影,眼角扫过一具具冰冷悬挂的死尸傀儡,让人不寒而栗。人影终于停下了,进入了一间空旷的房间里,这房间处于两条回廊的边缘,若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这房间。
  在石门外,有几滴鲜血。齐庸不禁心道:申屠豹、赵魁厮斗受伤了?会是哪一个受伤?
  齐庸本想等黎斯来了再进去,但石门内倏然传来一声巨响,并伴随着惨叫声,齐庸等不及了,石门本就虚掩,便立即推开石门。
  石门内,一个人站在几张石桌前,衣衫破烂,半个肩膀都在冒血。这人怒目圆睁,望向走进来的齐庸。
  “申屠豹。”
  石门内站着的是申屠豹,而在申屠豹的身侧石桌上,横七竖八地搁放了数十具白骨骷髅,最前面的是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一具是马文吉,一具被是肢解成三块的吕敦。两人的血肉混在一起,说不出的恐怖和血腥。
  “你在干什么?”齐庸问。
  申屠豹看清楚了来人,原本愤怒炙热的眼神冷却了一些:“都是赵魁那个浑蛋,他暗中偷袭我,还伤了我。我一路追他,但被他溜了。这厮一定是害怕我夺走了他赎买秘密的机会。该死的,肯定也是他杀了马文吉和吕敦。”
  “赵魁?”齐庸回想起那个胆小的男人,似有些觉得不妥。
  “不错,就是那浑蛋。”申屠豹冷冷地说,“这该死的浑蛋,贼娘的傀儡山庄,什么破规矩!说什么赎买秘密的名额有限,该死!”
  齐庸目光转移到了两具尸首上,似被什么吸引住了,走了过去。他的视线从马文吉的脸上转到了吕敦的脸上,一道隐隐的光在齐庸的脑海中漂浮,是什么?
  申屠豹看着两眼直勾勾的齐庸,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凶残的念头:现在七人里已经死了两个,赵魁也必死于我手,还剩下三个人,但还不能保证自己就一定有赎买秘密的机会,但如果竞争对手再少一个呢?
  申屠豹将放下的紫金宝刀悄悄举起,倏然劈下,一粒石子突然打在申屠豹的手腕上,申屠豹吃痛,手腕一缓,齐庸闻声醒过神来,看到申屠豹的表情,已然明白了一切。
  “看来想杀光所有人,独占赎买秘密机会的并不止赵魁一人,申屠兄。”齐庸握紧了拳头冷冷地说,“不知申屠兄想要赎买的秘密会是什么?”
  “你的好奇多了一点,这对你没好处。”申屠豹冷哼一声,他暗杀的机会失去了,此时自己又受伤了,未必是齐庸的对手。申屠豹对于赎买秘密是势在必得,他本是淮南漕运霸主黑龙帮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头目,为了往上爬,他勾结了黑龙帮的死对头杀害了黑龙帮的帮主,还将其全家活埋。而后他掌握了黑龙帮的实权,又杀人灭口,剿灭了黑龙帮的死对头,将所有知情人斩草除根。这是他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也是他永远拔不掉的一根刺。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万事仁义为先,若让帮众知道他吃里爬外,勾结外敌杀害帮主的秘密,那他的下场会无法想象的悲惨。
  石门外突然有人阴笑一声,申屠豹双眼射出怒光,冷喝一声:“赵魁!”
  申屠豹纵身出了房间,留下了齐庸一个人。齐庸站在原地,一时没了主意,想想还是找黎斯一道来再看一下两名死者的尸首,或许能有新的收获。
  齐庸刚转身,房间内在三个墙角燃烧的壁灯突然同时熄灭了,房间里瞬间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里。齐庸双眼未适应黑暗,倏然,他的脚踝感觉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有尖锐的手掌抓住了齐庸的脚踝。齐庸微微低身,正看到马文吉那张开的大嘴,还有绝望中泛着灰白死气的眼珠子。
  透彻的寒冷似附骨之蛆般瞬间而至,齐庸崩溃地大叫一声,挣脱了那只手。
  齐庸再没回头,一路狂奔,等累到筋疲力尽,才发现自己迷路了,前后左右都是相同的回廊路。齐庸环顾四周,倏然,他的目光像冻住了。
  就在角落里,是那具跟马文吉死状一模一样的死尸傀儡,傀儡的眼珠子对着齐庸眨了一下。齐庸错觉中伸手想要摸傀儡的眼珠子,险些将傀儡碰倒,他只得又将傀儡重新安置妥当。
  “你在害怕?”诡异魅惑的声音响起,齐庸险些被吓得蹦了起来。他发现说话的是傀儡山庄神秘的童子——水娃。
  “亥时过,所有人都要回房。”水娃嘴角挂着甜美的笑容,“跟我走吧。”
  齐庸回到了房间,他没再遇到黎斯,不知道黎斯有没有找到赵魁或申屠豹。齐庸的眼皮子越来越重,经历方才险恶的境遇,齐庸原以为自己不会轻易入睡,但事情往往出乎意料,他入睡得很快,而且很沉,像一个贪睡的婴儿。
  坚硬的黑岩,灰暗色的大海,在石头上若隐若现的脸庞,混沌的高空,还有迷失在记忆一隅的自己。齐庸站立着,似雕塑,他同巨石对视,像是较量着彼此的坚韧。
  “咔,咔!”有东西破碎,在齐庸的脚下,惨白的手从地下伸了出来,将齐庸一点点拉入黑寂的地下。地下遍布了红色的荆棘,在齐庸靠近时,会喷薄出红色的液体,血腥浓稠。
  黑岩在头顶屹立,自己在地下沉沦,齐庸用力抓着红色的荆棘,不让自己沉沦到底。
  “呼!”再一次梦境中的长吁,齐庸醒来了,冷汗湿透了他的衣衫,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齐庸摊开手,双手上沾了一摊血,血迹中间是一撮黑中泛绿的头发。
  “齐庸!”房间外,高青叫道。
  齐庸开了门,高青脸色难看地说:“又有人死了。”
  齐庸和高青来到了赵魁的房间,石门虚掩,黎斯等候在门外,没有看到申屠豹。
  一阵浓烈的死亡气息从石门缝隙中传了出来,齐庸想起申屠豹愤怒的表情,不由得说:“难道赵魁被杀了?”
  石门打开了,房间里,一个人静静地躺在石板上,不是赵魁,而是申屠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