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死亡

 

  齐庸想着那具血淋淋的傀儡,缓缓抬头,马文吉的尸首已经被放了下来,躺在床上。现在屋子里还是有七个人,唯一不同的是,现在是六个活人加一个死人。
  “他的手指呢,莫非凶手带走了那三根断指?”赵魁目光中露出一丝恐惧,“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可恶的家伙,杀了人,还模仿那死尸傀儡的模样。”申屠豹摸了摸背后的刀柄,瞪眼道,“他这样做,是想恐吓我们,让我们害怕。”
  “很奇怪。”齐庸开口道。
  黎斯问:“怎么了?”
  “马文吉的窗棂上有一个淡淡的血脚印,但在窗户外却一点痕迹都找不到。”齐庸想不明白地说,“凶手难道飞走了不成?”
  “也许他脱了鞋跑了。”沉默了很久的干瘦男人吕敦缓缓地说,“不过也可能是,凶手根本就没离开过,他藏起来,然后等我们一个一个过来。”
  “你是说,凶手在我们中间?”高青说着,目光瞥了一下其他人。
  吕敦眯起眼睛瞅过每一个人,最后望着门外,水娃来了,这次火头没跟来。
  “小兄弟,现在人死了,在傀儡山庄内死得不明不白。”赵魁望着水娃道,“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水娃还是笑得那样甜美,像是不谙世事的世外童子:“你是他的亲人?”
  “不是。”
  “朋友?”
  “不是。”
  “那你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水娃话语突变,变得锋芒毕露,但表情还是一副与人无害的样子。
  赵魁嘴角抽搐了两下:“那在山庄内死了人,总得有个说法。要不我怎么敢保证下一个死的不会是我?!”
  “很简单。”水娃缓缓道,“人死了,活着的人如果觉得待在这里有危险,现在可以离开,我会送你们平安离开傀儡山庄。”
  水娃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但只要踏出傀儡山庄,这一辈子就再没有第二次机会进来。你可想离开?”水娃问赵魁。
  赵魁眉毛抖了抖,目光很快黯淡了,摇摇头。
  “请大家回各自的房间,马文吉的尸首我会处理。”
  齐庸追上了往回走的黎斯,他瞅了瞅还在房间里的水娃:“黎兄,傀儡山庄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他们宁可冒着死亡的危险也要留下来?”
  黎斯望了望头顶的几十具傀儡,寓意深长地说:“因为有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这一天,很少有人说话,六个人都待在自己的屋子里没有出来,只有晚饭的时候才各自从房间里出来,吃完饭,然后又快速地回到了房间里,好像都害怕会成为下一个马文吉。
  时间走得很快,赵魁缩在床上,周围是一片凄凉的阴影,桌子上的油盏似随时都可能熄灭。
  “咔哒,咔哒!”又是那阵怪声在门外响起,像有人在门外轻轻地叩门,赵魁冒出了冷汗。这一晚,这怪声已经出现了好几次,开始赵魁去开门,门外都没有人。后来,赵魁看到门外有一个扭曲的影子,那影子很奇怪,身体像个陀螺一样的扭转着,如同许多块堆成的一样。赵魁看到那个影子后,再没有开门瞅过。
  但怪声更加密集了,赵魁用力地塞住耳朵,将随身的宝剑抱在怀中。许久,他松开手,怪声没有了。
  “呼!”赵魁长吁一口。
  “咔哒,咔哒!”不对,声音没有消失,还在,而且就在屋子里。赵魁目光一点点转动,窗下的阴影里有一个趴着的人,缓缓站直了身体。
  “救……救命啊!”
  夜出奇地短暂,梦却冗长而单调。
  齐庸的眼皮跳动,他又在同一个时间进入了同一个梦境。黑色的坚石挡住了这个世界,齐庸伸出手轻轻触碰,手指一点点地滑落,突然,他感觉到一阵生疼,黑岩划破了手指。血水疯狂地涌出,似有一股力量不停地吸吮着齐庸的伤口,要将全部的血液吸出来。
  黑岩开始旋转,成了一张脸,一会儿,又成了另外一张脸。
  黑色巨石的上空,齐庸听到了声音,有一只舞动的黑色大鸟盘旋在苍穹之上。
  齐庸听到了救命声,他猛地睁开眼睛,救命声来自房外,并不遥远,这声音也并不陌生,是赵魁。
  齐庸错愕地发现,自己睡前挡在门后的桌子又被推开了,门虚掩着。齐庸没时间多想,冲了出去,他不想看着一个一个的人无缘无故地惨死。
  齐庸推开赵魁的房门,他是第一个来的人,房间里的油灯熄灭了,黑暗寂静中只有齐庸的呼吸声。床上有一个人,一动不动。
  齐庸摇了摇床上的人,床上的人“啊”的一声大叫,喊道:“放过我,放过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该来这里,不该来傀儡山庄!”
  齐庸胸口一阵堵塞,他猛地拽起藏在被子下面的赵魁,大声质问:“说,傀儡山庄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来?”
  赵魁看清了齐庸的脸,恐惧让他颤声地说:“秘密……秘密。傀儡山庄的主人掌握了我的秘密,这个秘密关乎我,还有我家人的生死,我不能不来,我要赎买这个秘密。”
  “赎买秘密?”齐庸松开了赵魁。
  赵魁脸色缓缓平静下来,颓废地说:“来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被傀儡山庄的主人所掌握,这些秘密绝对不可以流传开,所以我们这些人都被迫接受了请柬,来到傀儡山庄。按照规矩,只要见了傀儡山庄的主人,满足他开出的价钱,这个秘密就可以买回去,傀儡山庄会将秘密永远封存。”
  “你有什么秘密?!”齐庸盯着赵魁的双眼。
  赵魁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三年前,我因为贪恋一妇人的美貌,所以当晚就带着家丁去了她家,然后奸污了她……谁知想,她相公和孩子突然回家了,我没有办法,只能……”
  “杀了他们?”
  赵魁点点头:“我本以为自己这事做得天衣无缝,但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你可以置之不管,看你样子也应该很有钱有势啊。”齐庸说。
  “嘿,若是寻常人我也不害怕,但知道我秘密的是傀儡山庄。”赵魁摇头道,“在过去七年里,因为被傀儡山庄揭穿秘密而至家破人亡的人不下百人,而且都死得很惨,有的甚至全家惨死。我不敢拿自己全家的性命打赌,所以只能来……”
  “傀儡山庄区区一个江湖山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你有所不知,它背后……”
  “啊!”又是一声惨叫,齐庸看向赵魁,赵魁摆手:“这次不是我。”
  “不好!”齐庸冲了出去,赵魁也不敢多待,紧跟着也冲了出去。
  西回廊的尽头,一间紧紧关闭的房间外,已经早来了两个人——黎斯还有高青。齐庸和赵魁来后,申屠豹才最后赶来。
  “吕敦?”申屠豹问。五人来到了吕敦的房间外,房间内黑漆漆的,不见任何东西。
  黎斯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门从里面关起来了,窗户也关了,但这声惨叫的确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他出了什么事……难道跟马文吉一样?”赵魁虽然长相粗犷,但胆子却不大,此刻站在所有人的后面说。
  “废什么话,先开门再说。”申屠豹不含糊,转手抽出紫金宝刀,空中闪过一阵紫光刀影,“嘭”的一声,金刀砍在石门上,石门朝内倒了下去。
  申屠豹满意地收起长刀,几个人走进屋子里,但屋里没人。
  “人呢,难道不在房间里?”申屠豹纳闷地说。
  “不可能,如果他不在屋子里,门和窗户是谁关起来的?”高青摇头道。
  “这有口大木箱。”赵魁发现了藏在床下的木箱,将木箱拉了出来,一股血腥味从箱子里漏了出来。黎斯目光凝聚,将木箱打开。
  血红肠白的尸体堆在木箱里,高青立刻转过了头,捂着嘴冲出了屋子。黎斯的目光停顿,箱子里,吕敦被砍成了三大块,头和脖子一块,肚子和手臂一块,屁股和双腿一块。吕敦的脑袋仰着,五官流血,一双死鱼眼死死地盯着头顶。
  申屠豹的双手也忍不住发抖:“贼娘养的,好狠的手段!”
  “他是怎么死的?”
  “当然是被人杀死的。”申屠豹咬着牙道。
  “但,但我们进来时,石门和窗户都是关着的,人被藏在木箱里。如果是被人杀的,凶手是怎么逃离这房间的?”赵魁道。
  申屠豹一愣,一股怒气中烧,他完全没想到这个问题。他转头看向齐庸,齐庸看向黎斯,黎斯将箱子里的吕敦尸首检查了两遍,站起身说:“密道。”
  “对,有密道。”赵魁说,“凶手从密道进来,杀了吕敦,然后又从密道逃了。”
  申屠豹的眼珠子眯了起来,冷冷地说:“傀儡山庄里的密道可不是我们能知道的,那么从密道杀害吕敦的人很可能是……”
  “山庄的主人?”齐庸脱口说。
  “傀儡山庄的主人想一个个杀光我们!”赵魁表情夸张。
  “如果想离开,现在就可以走。”水娃那稚嫩中带着邪气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跟火头一起出现了。齐庸冷冷地望着这一人一兽,默不做声。
  “这座山中石楼名曰修罗,听名字你们也可以想到,这里是一片修罗场。任何发生在这里的事,我们都不会阻止,任何的秘密都可以发生。”水娃缓缓地说,火头在一旁张牙舞爪,申屠豹摸着自己的长刀。
  “马文吉的死状同楼中的死尸傀儡一模一样,你们说,会不会吕敦的死状也跟傀儡一样?”重新回到屋中的高青说。众人一愣,申屠豹离开了吕敦的房间,其余四人也都进了回廊。
  水娃见人都走了,缓缓走到大箱子旁边,望着吕敦轻轻摇头:“可惜了,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秘密。”
  火头“叽叽”怪笑起来。
  半个时辰后,在修罗楼东回廊的中端石壁高处,齐庸首先发现了那个傀儡。
  傀儡躺在一个倾斜向下的大箱子中,身体被分割成了三块,同吕敦的死状一模一样。
  随后而来的人也都看到了这个内嵌入石壁的木箱里的傀儡,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晦涩阴暗,赵魁颤抖地说:“真的是傀儡山庄的主人下的手?他要杀光我们……”
  “害怕,你可以滚。”申屠豹瞅了一眼高空的傀儡,转身走了,其余人望着他离开的背影陷入沉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