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天朝名捕3天曜变:真相被假象尘封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傀儡山庄

 

  灰色石门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隆声缓缓朝两边分开,石门打开,齐庸首先感觉到一阵寒冷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随即,他看到门内站着一个孩童。
  这是一个梳着两个朝天辫的小男孩,旁边蹲着一只红色的小猴,小猴跟小男孩的眼珠子都大大的,盯着门外的七个人。
  “请进,主人命我在此恭候几位。”小男孩学大人说话还有模有样,白嫩的小脸上洋溢着笑容,但齐庸觉得这孩子笑容里带着几分阴冷。
  “我叫水娃,它叫火头。”齐庸、黎斯等七人走进傀儡山庄的大门后,水娃将自己和红毛小猴介绍给所有人,“主人有事外出,三天后会回来,所以这三天时间你们都要住在这里了。跟我走吧。”
  水娃转身带着七人走入了傀儡山庄,七人走后没多久,沉重的灰色山庄石门又带着刺耳的声音缓缓闭合。
  傀儡山庄内大部分楼阁亭宇都建立在陡峭的山壁上,齐庸转过眼,正看到山庄高处一块突兀的石崖上有一座雨亭,雨亭半截建在山外,亭下白色雾气团聚,如同天上的仙亭。
  傀儡山庄远比请柬中的庞大,水娃跟小猴火头引领七人在山庄内前行了两盏茶的工夫,山庄内倏然出现了一圈高耸的山岩。青灰色的山岩像是一条粗厚的大蛇盘踞在傀儡山庄的深处,而在这大蛇的腹部,有一座两层高的石楼,石楼后半部深入山岩中。
  “请。”水娃笑嘻嘻地说。黎斯注意到石楼楼腰部分悬着一块深褐色的石牌,上面有三个篆体古字:修罗楼。
  黎斯的目光动了动,齐庸走过来:“你怎么了?”
  “没事,进去吧。”
  水娃先走进修罗楼,回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脸。齐庸很快明白了这孩子笑脸的意味了,因为齐庸一走进修罗楼,一阵刺骨寒心的气息就笼罩过来,齐庸感觉到被无数双冰冷的目光同时注视着。他环顾四周。
  修罗楼的楼内石壁上赫然悬挂着几具,不,是几十具、几百具血淋淋的人尸。人尸有的被刨空了内脏,有的被砍掉了脑袋,有的被挖出了双眼,有的甚至被砍成了十几块,血肉模糊地堆积在一起。
  七个人都露出了反感的表情,齐庸觉得腹内一阵翻涌,险些就吐了出来,他立即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下去。
  “不用担心,傀儡山庄里的,当然是傀儡。那些是主人喜爱的玩物,木头做成的,不是真人。”水娃继续往里走,虽然他这样说,但周围石壁上悬挂或内嵌的血肉傀儡实在是冲击着每个人的承受力。七人继续跟着水娃往里走。
  这修罗楼外面看去仅仅是普通的两层石楼,但内有乾坤,石楼依靠着山崖,山崖底部有一个巨大的石洞,于是,石楼跟石洞就契合在了一起。又走了盏茶的时间,才来到了修罗楼的正厅。
  “请大家稍等。”水娃始终是一副笑脸,跟红毛猴子火头消失在了一扇石门后。
  齐庸一路过来看到了几百具尸体,先前的都悬挂在石壁上,后来有些干脆就摆放在廊内,立在拐角或者走廊角落中,阴森地望着每一个靠近他的人。
  “这是什么鬼地方,地狱吗?”刀疤男子幽森地道。
  齐庸忍不住心中的疑问,问黎斯:“黎兄,你来傀儡山庄是为了什么?”
  黎斯定睛看了看齐庸,说:“我其实不想来,但不来又不行,所以只得来了。”黎斯看齐庸的表情并不满意,笑着反问,“你呢?”
  “我?”齐庸想起看到血色请柬时内心的震动,看到人首鸟身时自己崩溃的记忆,茫然地摇头,“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但是,我来了。”
  水娃很快出来了,走到正厅中央说:“接下来,念名字,然后安排你们的房间,三天后,主人会见你们。点到名字的人,请交出你们的请柬。”
  “马文吉。”水娃开始念名字了,矮胖的男子第一个站了起来,用恭敬的神情将请柬递了过去。也是红色的表皮,不知道请柬里的内容是否跟自己的一样。齐庸心想。
  “吕敦。”身材干瘦,留着山羊胡的男人走过去,递过请柬。
  “申屠豹。”刀疤男子交出了请柬。
  “赵魁。”锦袍大眼的男子交出了请柬。
  水娃瞅了瞅齐庸这边:“高青。”
  年轻俊美的公子缓缓站起来,交出了请柬。
  接下来,黎斯和齐庸的请柬也相继交了出去。
  “我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房间,相信你们会喜欢这里的。嘻,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住在修罗楼里。”水娃一如既往地笑容甜美,齐庸忽然看到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谑。
  修罗楼里除了前面走进来的廊子,另外还有东、南、西三条长回廊,有许多空置的房间,当然都是石室。北面是一面巨大空旷的石壁,石壁光滑异常,可以将人的影子倒映进去。
  七人的房间分别被安置在了东、西两条回廊中,齐庸的房间挨着高青,齐庸从自己房间中走出去,正发现高青在廊子中发呆。
  廊子深陷进山体内,稀薄的光线从高处缓缓洒下来,洒在高青的脸上,高青俊美的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他转过头,看着齐庸,突然问了一句奇怪的话:“你……有什么秘密?”
  “秘密?”齐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秘密,又怎么能告诉别人?
  高青笑了:“很奇怪,那面光滑的石壁是这修罗楼里唯一没有死尸傀儡的地方。”
  高青说的是北面巨大光滑的石壁,高青躲进了房间里,齐庸沿着西回廊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廊子里的光线好一些,微暖的光射在齐庸的眸子里,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齐庸的肩膀上。
  冰冷刺骨的温度。
  “谁?”齐庸没听到回复,他一点点回头,发现只是一具傀儡。一具刺穿胸膛的傀儡,衣襟被鲜血染红,五官痛苦地扭曲着。傀儡盯着齐庸,眼中微微发光。
  “你怎么在这里,怪不得找不到你。”身后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齐庸想到了声音的主人,回头看,是水娃,还有浑身火红色的猴子火头。
  “他们都在大厅里等你吃晚饭。”
  齐庸来到雾仙山中,这是神秘而又诡异的傀儡山庄里的第一夜。
  丰盛的菜肴被摆上桌,是一张巨大的石桌,七个人面无表情地坐在石桌两侧。齐庸刚想动筷,一抬头,楼顶黑色的石板里内嵌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傀儡,齐庸又将筷子放了下去。
  齐庸只喝了一碗白粥,离开座位时,黎斯慢悠悠地走过来,在他耳边用极低的声音道:“今晚小心。”
  黎斯面无表情地走了,齐庸愣了愣,水娃还是笑嘻嘻地坐在一边,齐庸抹了抹嘴,回到了房间里。
  齐庸将门窗关得死死的,又拉过桌子堵在门后,这才放心地躺在床上。没有想象中的心情澎湃难以入眠,这一晚,齐庸很快就睡着了。
  ——这是梦中。
  黑色的巨岩屹立于中心,庞大地占据着狭隘世界的大部分,那张黑岩上的脸又模糊了起来。不远处,有灰暗色的涌动,是大海。
  大海深处缓缓流出来一个人,齐庸站在黑岩侧。大海里,那人突然飞了起来,扑向齐庸。
  飞到近处,齐庸才看到他血肉模糊的脸、眼中闪烁的厉光,还有呼天喊地的鬼哭声。
  那是一具肚破肠穿的死尸傀儡!
  齐庸长吁一口气,梦醒了。
  齐庸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门口,他完全呆住了。原本堵在门后的桌子回到了先前的位置,门被打开了。
  有人进来过?齐庸这么想,他用力揉了揉额头,撕裂地疼痛。
  “死了,他死了!”门外突然传来叫声,齐庸顿了顿,冲出房间。
  东回廊的房间里,矮胖的马文吉被吊在半空中,双眼凸出,恐惧绝望地望着石壁。他的左手被割掉了三根手指,血流了一地。人已经死了多时。
  “看这里!”刀疤男子申屠豹指着房间里的窗户,窗棂上有一抹淡淡的血脚印,说,“凶手是杀人后从窗户逃走的。”
  “谁,凶手是谁?”锦袍男子赵魁瞪大了眼睛,目光在其余五人脸上一一扫过,恐惧之色越来越浓。
  黎斯静静地检查了马文吉的尸首。齐庸问:“黎兄发现了什么?”
  黎斯缓缓地说:“缢死无疑,但凶手为什么要割掉他的三根手指?”齐庸也盯着马文吉,在他死灰色的脸颊上徘徊。
  “他,他的样子!”高青突然变了脸色,转身跑了出去,其余几人也跟了来。高青一路跑跑停停,终于在西回廊的一个转角停住了,他的目光凝视着转角的角落里。
  齐庸和黎斯也都赶到了,拐角的角落里,有一具被吊起的傀儡,穿着一身血红的鬼衣,双眼凸出,它的左手手指,少了三根。
  “一模……一样。”高青喃喃道。
  所有人都望着傀儡,在这傀儡山庄的深处,一抹阴冷无比的乌云正迅速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