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网游之大神扛回家:翻三页笑一次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好好的一场婚礼,中途新娘莫名换了人,被换的方式还那么光明正大和有创意,新郎更是还被冠上了“夫奴”的名号。
  
  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很容易想象得出两位“受害者”的表情会是多么的崩溃。
  
  不过,凌羽羽最后的一句话却轻易勾起了众玩家的翩翩联想,玩家们都觉得她似乎在隐约告诉大家一件事情:铁马冰河成为零星月篱的夫奴是早有预谋的!
  
  而这个主谋就是当事人之一、夫奴的现任妻主——零星月篱!
  
  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一众玩家早已经脑补了N种版本的“抢婚”理由——
  
  版本之一:零星月篱暗恋大神铁马冰河已久,无奈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只能默默难过地看着铁马冰河和自己的好姐妹深深雪相亲相爱。但是这种酸楚日积月累,终于有一天,零星月篱的妒火无法抑制地爆发了,于是雇佣纯洁的小羽毛在这一天将铁马冰河夺了过来。
  
  版本之二:零星月篱虽然表面上和深深雪是好姐妹,暗地里零星月篱跟深深雪有仇,更是对她恨之入骨,跟她好只不过是为了让她放下戒心更好地接近她。直到深深雪和铁马冰河成亲,时机终于成熟了,于是零星月篱趁此机会给了深深雪沉重的一击,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心碎的感觉。
  
  版本之三:零星月篱和铁马冰河是仇人,或者是现实中的女朋友或老婆,她故意接近深深雪,之后的过程同版本之二,目的是打击渣男和小三。
  
  ……
  
  版本之N:零星月篱喜欢的其实是深深雪,可是深深雪喜欢的却是大神铁马冰河,于是零星月篱因爱生恨……
  
  一时间众说纷纭,但无论如何归根到底总结一句:纯洁的小羽毛不过是受人所托,收了人家的钱财替人消灾而已,最终的罪魁祸首还是指向了那个人——零星月篱!
  
  于是凌羽羽就这样凭着简单的一句话,祸水东引了。
  
  至于零星月篱的昔日“好姐妹”们,自然也进行了各种脑补,纷纷指责起她的不是来。
  
  【附近】糖果雨宣:太过分了!月篱,我想不到你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
  
  【附近】茜草:就是!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人!
  
  【附近】零星月篱:不是这样的!阿雪,你听我解释,这完全是那个纯洁的小羽毛的阴谋!
  
  【附近】零星月篱: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刚刚私信我说把铁马冰河还给我们,让我点那个“确认”,我才按她说的做,哪知道……
  
  【附近】糖果雨宣:(冷笑表情)她叫你做你就照做?真是可笑!难道你看不到提示框的内容?还是你早就觊觎铁马冰河了?阿雪一直对你这么好!
  
  【附近】茉莉梨花笑:我看这是早有预谋的吧?不然也不会那么巧合!
  
  【附近】糖果雨宣:是啊,故意捣乱阿雪的婚礼,很好玩么?
  
  【附近】深深雪:别说了,我很伤心,月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附近】零星月篱:!
  
  【附近】零星月篱:原来连阿雪你也不相信我?!
  
  【附近】深深雪:事实在眼前,没什么好说的。
  
  【附近】零星月篱:好,很好!
  
  【附近】零星月篱:既然你说没什么好说的,那我也不费力解释了!对,没错,我是故意的!
  
  【附近】零星月篱:我喜欢铁马冰河很久了,所以才故意破坏你的婚礼,现在铁马冰河是我的夫奴了,你就嫉妒我吧!这个答案,你满意了没有?!
  
  【附近】糖果雨宣:你——!
  
  众人继续哗然。
  
  不过零星月篱似乎再也没有耐心跟她们争执下去了,只见她突然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两根尖长的峨眉刺,趁着深深雪没有防备,猛地冲上前将尖长的一端刺入了她的身体!
  
  穿着火红嫁衣的深深雪在纷飞红色纸屑中慢慢倒地,最终成了没有温度的尸体,这一幕场景凄美不已。
  
  见零星月篱竟然偷袭,深深雪的姐妹们都愤怒了,她们连忙拔出自己的武器迎了上去,群攻起零星月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