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婚恋家庭 > 网游之大神扛回家:翻三页笑一次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三界】羽毛的总攻:各位小羽毛不要冲动,我们要做文明人,文明人应该用文明人的方式来解决。
  
  于是几乎立刻,世界上就滚出了一条公告——
  
  【系统公告】势力「羽毛军团」对势力「花语流年」宣战!
  
  凌羽羽像个没事人一样围观着【三界】频道的一举一动,笑得肚子都痛了。
  
  原来这就是总攻说的“文明的方式”?
  
  「羽毛军团」是凌羽羽的读者所建立的势力,最初只是一些爱好网游的读者跟随着凌羽羽进入《云行天下》。后来为了更好地催文,进入游戏的人越来越多,于是「羽毛军团」顺理成章地发展成本服的第一大帮,地位无可动摇。
  
  势力「花语流年」就是深深雪三人所在的势力,见事态发展到如此严重,对方的势力主连忙跑出来打圆场。
  
  【三界】花语天下:咳咳,不用弄得这么严重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大家各退一步,可以吧?(哀求表情)
  
  【三界】羽毛的总攻:可以,让那三个白莲花给我们家羽毛大人和各位小羽毛道歉。
  
  【三界】糖果雨宣:我们没有错,凭什么让我们道歉?!
  
  【三界】幕落々初:(惊讶表情)花语的势力主居然屈辱卖国了?
  
  【三界】小小小桔:我这次真的没白来~(大笑表情)
  
  【三界】零星月篱:没错,这不公平!
  
  【三界】深深雪:帮主,错的明明不是我们,就算要退出势力,我们也要讨回一个公道。
  
  【三界】花语天下: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诚意地哀求我,那么我就大发慈悲好了!
  
  『势力』:玩家「糖果雨宣」被逐出势力「花语流年」。
  
  『势力』:玩家「零星月篱」被逐出势力「花语流年」。
  
  『势力』:玩家「深深雪」被逐出势力「花语流年」。
  
  一石激起千层浪,势力滚出的三条公告给了深深雪几人最后的重击,开始还为三人辩护几句的亲友团纷纷消失,剩下挣扎的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真是惨不忍睹。
  
  凌羽羽突然想起一个句十分经典的话:每个网游里都有一群恶毒女配的存在。
  
  只是可惜,凌羽羽从来都不是好人。
  
  她不是那个女主角,而是那个恶毒女配……
  
  在如此激动人心的时刻,凌羽羽的身影轻飘飘地出现在【三界】频道上,不带来一片云彩。
  
  【三界】纯洁的小羽毛:麻烦大家看下我的等级再说话。=-=
  
  然后……
  
  没有然后了,那三位女玩家迅速销声匿迹了。
  
  凌羽羽在【三界】频道的现实掀起了更大一波的浪潮,而在「羽毛军团」内部里已经闹翻了天。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最后那句……我能说脏话吗?!
  
  【势力】〖羽毛军团〗[长老]流沙:不能,不过羽毛大实在太腹黑了!=v=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花语小号:腹黑+1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催文的云朵:腹黑+2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抄作业ing:腹黑+3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纯洁的小羽毛:大家……太热情了。(脸红表情)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大大!给我去更文!你多少天没更了?!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蝴蝶飞啊飞:对啊快点更新!
  
  【势力】〖羽毛军团〗[长老]猪猪:更新更新!(咆哮表情)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纯洁的小羽毛:呃……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纯洁的小羽毛:我看我还是下线好了。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羽毛的总攻:大大你这个不厚道的!不过话说回来,你打算就这样一直顶着菜鸟的身份吗?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花语小号:嗯,这样太容易引起被人误会了。刚刚那三个是第几次了?我觉得羽毛大人那还是随便转个职业吧?免得永远卡在60级不能二转。
  
  【势力】〖羽毛军团〗[成员]影の子:还是先别转了,我刚刚在官网看到最近好像准备推出一个新职业,似乎是专为大人这种散人职业的玩家准备的~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纯洁的小羽毛:哦?是什么新职业?
  
  【势力】〖羽毛军团〗[势力主]纯洁的小羽毛:等等,我去接个电话。
  
  聊天聊到一半,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凌羽羽只好暂时放下网游里的事情,关掉游戏,起身去接电话。
  
  “你好,请问是凌羽羽小姐吗?我是××快递公司的,这里有你的快件,麻烦下楼来拿一下可以吗?”
  
  快递?
  
  凌羽羽皱了皱眉,她清楚记得自己最近并没有在网上订购任何东西。谁会给她寄东西呢?
  
  挂上电话,凌羽羽换上一件外出的衣服,五指成梳简单地理顺自己的头发,匆匆奔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