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军史乡土 > 神探李昌钰破案实录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锁定目标

    第6节锁定目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海伦不可能凭空消失的。”海伦的同事萝拉告诉刑警。
    萝拉和海伦是同一班机的空服员。她回忆说十八日从德国飞回美国时,海伦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萝拉就问她有什么心事。海伦说自己曾怀疑先生有外遇,同时委托私家侦探调查,结果理查果然有外遇,她已决定回家后正式提出离婚。
    萝拉说当时海伦怪怪还跟她说,自己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千万不要怀疑是意外,要站出来主持公道,替她申冤,所以,海伦的失踪与理查关系匪浅。
    目前为止,大家除了知道理查是个飞行员外,他的背景并不为人所知,经过刑警调查后,才发现理查其实颇有来头,曾两次参加过中央情报局的特别行动,在越南,寮国两地参与过空援计划,是个经过特别训练的前中情局专员。
    再进一步调查,才发现近年来理查与海伦的感情不睦,海伦一直怀疑理查在外面有女朋友,而且可能有好几个;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双方沟通的机会更少,海伦曾为了咨询有关离婚的事情去找过一位女律师。
    刑警马上跟这名女律师联络。女律师表示,一个多月前海伦曾向她咨询离婚事务,因为她怀疑理查可能有外遇,请律师帮忙争取三个小孩的抚养权;同时她也说明理查的暴力倾向,有时还会动手打她,她要尽快结束这段婚姻。律师建议海伦先找侦探确定理查有外遇后,再正式提出离婚。
    海伦便委托了一位名叫梅尔私家侦探,当探员拜访梅尔时,他一口咬定海伦失踪绝对与理查有关。他说自己曾跟监了理查几天,拍了许多照片,发现理查在纽约长岛与新泽西州等地都有女朋友,他们都是航空公司的空服员。他回忆道,案发前约两个多星期,他将理查与不同女友亲热的照片拿给海伦,当时她伤心欲绝,表示这次任务回来后就要正式离婚。
    另一方面,刑警向保姆查询海伦失踪前后的情形时,保姆表示,当天晚上她约会结束,回到家时大约是第二天的清晨两点左右,她曾听到重物落地的一声,后来不再有声响,她便继续睡觉,早上五点半就被理查叫醒。
    保姆回想,当时风雪很大,理查却叫她将小孩的东西准备好,因为房子停电,他要开车载大家到他姐姐家。
    当她问理查有关海伦的去处时,理查说她已先去他姐姐家了。理查姐姐住在八十里外的一个叫西港的城市。到了西港时,海伦并不在该处,理查便随口应付说,可能她加班去了。
    保姆注意到,当他们离家时,卧室的地毯上有一块很大的污痕。理查说自己会在第二天的下午四时来接他们。但是,第二天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他才姗姗来迟,回到家后,保姆发现卧室和走廊的地毯都不见了,家俱位置也都移动过。这位仍未满二十岁的保姆觉得理查很神秘,也有一点凶恶和恐怖的感觉,便辞职回蒙大拿的老家去了。
    警方逐渐确认海伦失踪与理查很有关系,便问他是否知道海伦的下落。理查坚决否认知情,并说他比任何人都焦急。刑警问他是否愿意测谎,理查一口答应,希望警察能还他清白,早日找到海伦。
    测谎技术最早在本世纪初出现在美国,刚开始只是一些测谎专家提供的测谎服务。直到一九二一年,加州的伯克莱市警局率先使用测谎技术协助办案,其他执法部门陆续跟进,测谎学校也应运而生。但是当时技术还不完善,测谎结果大幅取决于测谎人员的主观认定,因此司法界一直持保留态度,一般大众也不视作科学的调查方法。
    到了本世纪中期,科技发展也带动了测谎技术。一方面,人们对测谎的科学原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另一方面,测谎仪器的精确度也大幅提高。越来越多人认同测谎技术并不是骗人的把戏,而是利用科学来拆穿骗徒心理反应的方法。
    测谎仪器主要记录受测者回答问题时心理连接生理反应。许多的科学研究都显示,人们在撒谎时需要较多的大脑活动,因而产生异常的心理压力。这些大脑活动和心理压力会引发某些生理反应,如呼吸速度与深度、心跳频率、血压、还有因出汗而改变的皮肤电阻等。等这些都是自主神经系统的作用,无法以意志力量来控制。
    测谎器并不能测定说话内容真伪,而是测量受测者的生理变化。这些生理变化非常细微,往往要用先进的电子技术才能侦测出来,再用曲线图或数字的方式记录下来。
    常用的测谎器有两种:一种为多线测谎仪,检测并记录受测者呼吸、心跳、血压和皮肤电阻等生理变化;另一种为声析型测谎仪,检验并记录受测者说话时声带肌肉颤动的次声波变化。
    测谎仪就象医疗诊断仪器一样,训练有素而且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才能有效运用,测谎结果的可信度大半取决于测谎人员的专业水平。
    测谎是以问答方式进行。问话一般采用简单的问句,受测者只需要回答「是」或「否」。测试的问题模式非常重要,测谎的询问方法包括区域比对法、紧张高点法、对照问题询问法等。每种方法都包括三群问题,即有关问题,无关问题及控制问题。
    美国法院规定:测谎必须先征询受测对象同意,警方不能强迫侦查对象接受测谎。目前美国的大部分法庭仍未将测谎结果视为科学证据,刑警只能将测谎结果作为侦查的参考而已。
    理查自愿接受测谎,他神态自如地走入了测谎室,室内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面上放着一台多线测谎仪,测谎专家让理查坐在桌子右边,自己坐在他对面。测谎专家先开始询问一些无关问题和背景问题,再触及控制及关键问题:“你有没有杀死你的太太?”测谎专家问道。
    “没有!”理查以肯定的语气回答说。
    “你有没有教唆他人杀害你的太太?”
    “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太太的下落?”
    “不知道!”
    ……
    测谎仪上记录笔忽快忽慢地上下移动,记录纸画出了一条条犹如心电图的曲线。测谎人员每问一个问题,眼睛都盯著上下颤动着的记录笔,记录这些反应。测谎经过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理查离开后,等候已久的刑警迫不及待地问测谎人员:“他有没有杀他的太太?他有没有承认?”
    专家指着记录纸上的曲线解释道,“不论是主、次要相关问题,他都没有说谎的迹象。”
    “这表示他是在说实话吗?”刑警问道。
    “有这个可能,可能他并没有杀害他的太太,也不知道她的下落。”测谎专家表示。
    警方只有将海伦列为失踪人口,暂时按兵不动。
    但是,海伦的母亲和朋友都认定理查嫌疑重大,他们向州检察官富林尼根申诉,检察长就请我协助调查这宗离奇的失踪案。
    我决定先让州警政厅的测谎人员再对理查测谎一次。和上次一样,理查仍旧矢口否认,测试结果也如出一辙。不过,这位有经验的测谎专家指出,测谎反应「过度正常」,也许他太会说谎,所以没有生理上的反应。
    测谎这条路显然无效,但是从结果过于正常以及他接受过情报训练的背景来看,理查涉案的可能不小。我们便决定成立专案小组,将海伦失踪一案查个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