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天价的豪赌

  一方霸主吴江山,在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看李建一眼,一般看玉石的人怎么能入他的法眼?
  
  他和翡翠赌王冯一眼是很好的朋友,在翡翠生意上,互相合作,今天两人相约来选购原石,当听到小丫头喊出李建的名字之后,猛地吓了他一跳。
  
  李建这两个字,如同一根尖利的毒刺,已经深深的刺进吴江山的骨髓和灵魂,让他每时每刻,都处在强烈的仇恨之中,而且极其地敏感。他两眼死死地盯住李建,经过仔细地辨认,眼前之人,就是面具人给自己看的视频里的李建,他终于肯定,眼前之人,就是自己的杀子仇人。
  
  吴江山毕竟是一方霸主,他强忍自己的暴怒,不露声色,心里早已在翻腾不停,嘿嘿,李建,我先让翡翠赌王收拾你,翡翠赌王,你知道李建是谁的儿子吗?
  
  吴江山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早已被李建发现,特别是他那个极其危险的掏枪动作,让李建顿生警觉,这个人是谁?怎么突然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而且伸手掏枪,自己和他有仇吗?自己并不认识他啊。
  
  李建一拉月芽,冷冷地看着那个壮汉道:“这是我挑好的翡翠,我们正在交易,如果谁想抢这块原石,绝对办不到。”
  
  冯一眼用眼角斜视着李建,嘿嘿冷笑着道:“你挑好的翡翠?你懂翡翠吗?你问问店老板,是你先挑好的,还是我先挑好的?”
  
  冯一眼知道,在南州任何玩翡翠的人,都不敢得罪自己,何况一个小小的玉石店老板?
  
  “年轻人,不要不知天多高、地多厚,这位是南州的翡翠赌王,你怎么能和翡翠赌王抢石头?年轻人要厚道,什么事情,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你怎么这样霸道呢?”
  
  吴江山在挑火,睁眼说瞎话,唯恐天下不乱,他要借助翡翠赌王的手,来打击李建。
  
  冯一眼的势力极大,手下养了很多的打手,势力并不次于南州四大家族。而且,冯一眼心狠手毒,杀人不眨眼。那一年,他在缅甸的坑口中,看到了一块玻璃地的极品帝王绿,但卖家要价极高,他没有言语,不露声色,当时,他没有这么多的钱,根本买不起。后半夜的时候,这家伙连夜带人灭了那个坑口的矿主全家,其中那个矿主的女儿才三岁,被他一刀砍成两截。幼儿被砍为两截的血腥场面,到现在,还让吴江山心惊肉跳。
  
  他没有花一分钱,抢走了那块玻璃地的帝王绿。
  
  李建不想和这些人纠缠,看着店老板道:“老板,你说是谁先买这块翡翠原石的?”
  
  这个店老板还要做生意,还要在翡翠行混饭吃,他根本不敢得罪翡翠赌王,看了李建一眼道:“兄弟,你还是不要买了,是我记错了,是翡翠赌王先预定的。”
  
  店老板为了不得罪翡翠赌王,昧着良心说起假话来。
  
  李建没想到,店老板会说假话,差一点把李建气晕过去。
  
  “你这个人怎么睁着眼说瞎话,没有一点正义感,翡翠赌王是你亲爹吗?相不相信,姑奶奶找人废了你。”
  
  月芽被这个王八蛋老板,气得跳起来,开口大骂。
  
  原石店老板被月芽骂得暴跳如雷,大声道:“你这丫头怎么骂人?我一心想认翡翠赌王为亲爹,但人家还不肯认我做干儿子呢。”
  
  这个店老板太无耻了。
  
  “年轻人,快滚吧,别找不痛快,再不滚的话,翡翠赌王的手下要是废了你,可是白废了你呀,整个南州,有谁敢惹翡翠赌王?别找挨揍。”
  
  吴江山继续挑火。
  
  李建一声冷笑道:“翡翠赌王,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想不到南州的翡翠赌王,竟然是个颠倒黑白、强抢豪夺的黑道人物,这块翡翠,我要定了,谁要是敢过来抢,我就打断他的狗腿。”
  
  “你他妈的找死!”
  
  那个黑大汉保镖,一声爆叫,挥着拳头,冲了过来,对准李建的脸部,就是一拳。另外几个保镖,也冲了过来。
  
  李建最恨的就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打手,他们仗势欺人,为了一点钱,出卖着自己的良心,对待老百姓,极其地凶狠毒辣,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李建对这些人,绝不手下留情,都是直接废掉,让他们永远地失去作恶的本领。李建一看这个黑大汉,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拳打来,不由得一声冷哼,身形一闪,一个掌刀,直接劈在这个黑大汉的手臂上。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黑衣大汉的胳膊,顿时被劈断。
  
  “嗷!”
  
  黑衣大汉一声惨叫,疼得面目扭曲,惨叫着,捂着自己被劈断的胳膊,倒在地上,翻滚不止。
  
  李建这一掌没有留情,不光劈断了他的胳膊,而且震碎了他手臂的筋脉,以后,这条胳膊就废了,永远不能再为恶。
  
  “好,李建哥哥,打得好,干脆再打断他的狗腿,让他永远不能再做恶。”
  
  月芽大声叫道。
  
  剩下的几个保镖,一见对方一掌劈断了大汉的胳膊,顿时纷纷叫嚣着,冲了过来。
  
  “砰砰砰!”
  
  李建拳打脚踢,眨眼间,就把几个保镖全都打倒在地。
  
  月芽快速地拨打父亲的电话。
  
  冯一眼一看李建的身手这么厉害,顿时一愣,脸色变幻不停,极其狡猾的他,看了一眼李建道:“你说是你先挑的,我说是我先挑的,咱打个赌如何?”
  
  李建刚打趴下冯一眼的保镖,一听他要和自己打赌,不由得嘿嘿冷笑道:“打什么赌?”
  
  “嘿嘿,就以这块原石打赌,只要你猜对了这块原石里面的质地、水种、颜色,这块原石就是你的,我猜对了,就是我的,如何?”
  
  冯一眼早就根据这块原石的外表表现,推断出这块原石的质地和颜色。而对方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绝对不知道原石里面是什么,这家伙输定了。
  
  “嘿嘿,翡翠赌王,你号称翡翠赌王,你不感觉到赌注太小了吗?”
  
  李建决心让这个狗东西破产。
  
  “哈哈,年轻人,好,有志气,你说赌什么?”
  
  冯一眼从小就跟着父亲赌石,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又拜师缅甸翡翠赌王,终于练就出来一双极毒的眼睛,一块原石在他面前,他根据原石的外部特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块翡翠能否出绿,准确度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现在对方竟然答应和自己赌石,真是找死。冯一眼的内心极其地兴奋,嘿嘿,自己赢定了。
  
  “赌家产!”
  
  冯一眼一听对方竟然和自己赌家产,不由得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紧接着哈哈狂笑起来,鄙视地看着李建道:“嘿嘿,有意思,竟然敢和我赌家产,你一个小毛孩子,就是不吃不喝,能有多少家产和我赌?”
  
  “他没有的话,我有!”
  
  柳清风微笑着一步跨了进来,看着冯一眼,充满笑意的眼里,竟然透出浓烈的杀意。
  
  “柳——清——风!”
  
  冯一眼看着柳清风,瞳孔瞬间缩成一条细细的刀锋,全身的暴戾杀气,如同火山一般,狂涌而出。
  
  冯一眼和柳清风在以前,有很多的生意上过节,两人已经交锋数次,互有胜负。可以这样说,整个南州,柳清风是冯一眼唯一忌惮的人物。
  
  当年缅甸翡翠原石交易大会上,柳清风和冯一眼抢夺翡翠原石,最终冯一眼由于财力有限,被柳清风击败。
  
  后半夜,冯一眼和自己的哥哥冯彪,带着杀手,伏击柳清风。但柳清风身旁有一位身手极高的帮手周叔,一人两把左轮,左右开枪,打得冯一眼狼狈逃窜。
  
  本来冯一眼和哥哥冯彪已经跑了回来,但却被赶来支援的,柳清风的好友,北京最大的珠宝商李景龙拦住了去路。
  
  冯一眼的亲哥哥冯彪,被周叔一枪爆头。
  
  从此,冯一眼和柳清风接下了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
  
  旁边的吴江山看到柳清风竟然掺合进来,不由得一愣。
  
  “呵呵,江峰集团的总裁吴总也在呀?呵呵,赌王和吴霸主,竟然联合起来,一同欺负一位年轻人,真替你们害臊。”
  
  柳清风讥笑着看着吴江山,一脸的鄙视。
  
  什么?他就是吴道东的父亲,江峰集团的总裁?李建终于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见到自己会发出强烈的杀气,而且有个掏枪的动作。
  
  吴江山肯定认出了自己,可是自己并没有杀吴道东。
  
  柳清风正和自己的妻子做生意,接到了月芽的电话,月芽把情况和父亲仔细地说了一遍,柳清风快速地赶过来。
  
  柳清风通过自己女儿柳眉对李建的描述,三十块的原石里面,竟然没有一块是石头,柳清风知道,李建看翡翠,肯定有秘法。当他看到李建要和冯一眼赌家产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答应替李建出头。
  
  李建微微一笑道:“谢谢柳总,不需要你的加入,现在我需要知道的是,冯一眼有多少家产?不知道他的家产,是否能比得过我。”
  
  “哈哈哈,年轻人,你太狂妄了,我冯一眼的家产,说出来能吓死你,就是柳清风的叶眉集团,我也不看在眼里。”
  
  冯一眼一脸不屑地看着李建,露出鄙视的眼光。
  
  李建手掌一翻,两个手指夹住一张银联卡,一脸鄙视地看着冯一眼道:“翡翠赌王,这就是我的全部家产,咱们一人一半出钱,买下这块原石,到大厅,亮出你的家产,出示银行证明,让所有的人作证,如果我输了,卡里所有的钱都是你的,如果你输了,你的所有家产给我,不知道你敢答应吗?”
  
  “哈哈,好,今天我高兴,就和你玩玩,只要你卡里的钱达到我的满意,我就和你赌,咱们按照赌石的规矩,先写出这块原石的质地、水种、颜色,密封保存,然后当场解石,猜对者,除了获得对方的家产,还获得拥有这块原石的权利。”
  
  冯一眼哈哈狂笑着,他知道,自己赢定了,这块翡翠原石自己早已看得一清二楚。
  
  “好,翡翠赌王。”
  
  李建和店老板讲好的价格是二百万,两人各转了一百万的现款后,店老板高高兴兴地把这块原石运到大厅。
  
  当冯一眼看到李建卡里现金的余额数字时,顿时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唇哆嗦着,两眼渐渐变得炽热起来,流露出极其贪婪的神情。天哪,这张卡里竟然有三百多个亿,这……这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来头?卡里面竟然有三百多亿的现金。
  
  冯一眼虽然眼馋李建的三百多亿,但又犹豫了,既然对方拥有三百亿的现金,肯定有来头,有背景,如果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自己的处境就会极其地危险了。
  
  吴江山一看冯一眼竟然犹豫了,好像不敢赌的样子,内心顿时着急起来,如果冯一眼不和李建赌家产,李建和冯一眼就不会结仇,自己让冯一眼除掉李建的计划,就会泡汤。
  
  自己再加一把火呀,嘿嘿,冯一眼,你做梦都不会想到,李建就是北京最大的珠宝商李景龙的儿子吧。
  
  吴江山并不知道李建根本不是李景龙的儿子,是面具人为了威吓吴江山,而制造的谎言,但吴江山却相信了。现在吴江山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冯一眼,嘿嘿,冯一眼就不会放过李建了。
  
  吴江山看了李建一眼,趴在冯一眼的耳朵上说了一句话。
  
  冯一眼一听,两眼顿时爆射出杀人的寒芒,怪不得李建的卡里有三百亿现金,怪不得柳清风和李建在一起,原来,李建竟然是李景龙的儿子,哈哈,柳清风、李景龙,当年你们杀了我的哥哥冯彪,今天报仇的时候到了,我要把柳清风一块拉进来赌石,让你们一无所有。
  
  冯一眼一直只参加赌石,买过来翡翠原石,直接解开拍卖,他没有多少房产,也没有玉石加工厂,只有现金,他始终认为,只有钱攥在自己手里,才最保险。
  
  他卡里的现金,比李建这张三百亿的卡,还多出来五十亿,这是冯一眼半辈子的心血,是他所有的积蓄。
  
  冯一眼和吴江山叽叽咕咕了一会,吴江山的眼睛渐渐地放出光来,露出了贪婪的眼神,他看了柳清风一眼,不怀好意地嘿嘿笑着。
  
  南州翡翠赌王和李建以所有的家产进行赌石的消息,在翡翠行里如同旋风一般快速传开,很多翡翠行里的大老板和珠宝商都暗暗地来到现场看热闹。
  
  吴江山知道,冯一眼赢定了,他找来翡翠行里的几位元老做公证人。
  
  两张银行卡和密码都封存起来,不论谁输了,他那张银行卡和密码就会当众打开,进行现场转账。
  
  人们的眼里都露出极其兴奋的神色,南州翡翠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期待呀。
  
  当人们看到和翡翠赌王冯一眼赌石的,竟然只是一位年轻人,顿时一愣,纷纷议论道:“真是找死呀,这位年轻人脑子进水了?和翡翠赌王赌石?有病吧。”
  
  “天哪,就这么一块破石头,两人竟然挣破了头,这绝对是一块废石,你看,表面的质地极其粗糙,外面还露出一线狗屎地,我怎么看不出来是什么好翡翠?”
  
  “你要看出来,你就是翡翠赌王了。”
  
  “人家又不是说这块翡翠原石有多好,而是赌里面的质地、水种和颜色。”
  
  众人议论纷纷。
  
  冯一眼狠狠地盯了李建一眼,嘿嘿地冷笑着,李建,你的父亲李景龙和柳清风勾结在一起,杀了我的哥哥,今天你死定了。
  
  “嘿嘿,年轻人,我们开始吧?”
  
  冯一眼不屑地看了李建一眼,嘿嘿地冷笑着。
  
  李建看着冯一眼那狠毒的眼光,心道,这人的眼光真毒,嘿嘿,想赢我的三百亿,我一定要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开始。”
  
  两人互相冷笑着,快速地用笔写好这块翡翠的质地、水种和颜色,把纸叠好。然后由几位公证人进行密封。
  
  原石老板暗暗地高兴,一块卖不出去的原石,竟然让两个傻瓜,用二百万买了去,而且还在自己店里赌石,这下,自己可就出名了,反而和翡翠赌王冯一眼拉上了关系,嘿嘿,老子走运了。原石店老板让店里的伙计把这块石头绑在解石机上,亲自操刀解石。
  
  整个展厅的人都轰动了,翡翠赌王冯一眼,谁不知道?所有的人,都想看看这位赌王的风采,沾沾他的财气。
  
  原石店的老板已经开始准备解石了。
  
  吴江山看着胸有成竹的冯一眼,又看了看一脸笑意的柳清风,眼里露出阴森森的寒芒,不由得冷哼一声道:“柳清风,咱们助助兴如何?”
  
  柳清风看着吴江山那不怀好意的目光,知道这老东西终于沉不住气了。
  
  “吴江山,你想参加赌局?”
  
  柳清风优雅地看着吴江山。
  
  “我只想助助兴,一人一百亿如何,我压在冯一眼身上。”
  
  老奸巨猾的吴江山,不敢像冯一眼那样,赌自己的全部家产,他只想狠狠地打击一下柳清风。在南州的珠宝界,柳清风一直压着自己,让自己抬不起头来。现在有这个好机会,一定要好好地报复他一下。
  
  “哈哈,吴江山,你也太小家子气了吧?再说你好歹也是南州四大家族中的一员,只赌一百亿,难道你们吴家要衰败破产了?只有这一百亿的流动资金?,要不,我借给你一点周转一下?”
  
  柳清风大笑着讥笑着吴江山。
  
  吴江山一听柳清风这样讽刺自己,不由得勃然大怒。嘿嘿,柳清风,你真是找死,你想赌大一点的?好,老子就陪你赌。
  
  吴江山嘿嘿冷笑道:“这张卡里有三百亿。咱们就和冯一眼一样,就赌三百亿如何?”
  
  “哈哈,吴江山就是吴江山,真是个大财主,好,我柳清风就舍命陪君子,陪你玩玩,可惜你不是个君子。”
  
  柳清风当着众人的面,对吴江山又是讽刺又是打击,把吴江山气得脸色煞白。
  
  所有玩翡翠的玉石商人,他们的骨子里,都有着一种深入骨髓的赌博基因,他们一看,南州四大家族中的吴江山,和叶眉集团的柳清风也搅进来,参加赌石,而且是六百亿,顿时兴奋不已,纷纷私下里赌了起来。整个翡翠展销大厅里的所有玉石商人,都被搅动起来,发财的机会来了,只要你抓住这个机会,一辈子就不用再奋斗了。
  
  他们分成两个阵营,一边压冯一眼赢,一边压李建赢。
  
  大多数人看好的还是冯一眼,冯一眼可是南州著名的翡翠赌王呀。
  
  但里面还有比较精明的人,柳清风绝对不会拿出三百亿玩,柳清风是谁?南州最大的珠宝商。柳清风为人比较低调,但今天他竟然甩出来三百亿,这不反常吗?所以,也有很多人跟着柳清风压李建这面赢。
  
  整个现场十分压抑,但却充满着强烈的兴奋。
  
  当柳清风和吴江山办好一切手续之后,一位翡翠元老大声道:“解石!”
  
  “呲呲呲!”
  
  一阵刺耳的解石声传来,锯片快速地切割着这块翡翠原石。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眼光死死地盯着散发出来的石粉,想提前知道,这块天价赌资的原石,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
  
  猛然,冯一眼的神情狂喜,脸上的肌肉剧烈的颤抖,眼睛里透出炽热的兴奋的光芒。
  
  他死死地盯着溅出来的石粉,当锯条切割到这块原石的中间的时候,一丝几乎看不到的艳绿石粉,迸溅出来。溅出来的石粉中,竟然带出一丝绿意。
  
  哈哈,自己赢定了,三百亿呀,自己出生入死,也就挣了三百多亿,现在,自己眨眼功夫就能赢李建的三百亿,嘿嘿,李景龙,你勾结柳清风打死了我的哥哥,我今天赢了你三百亿,再找机会干掉你的儿子。
  
  吴江山看着冯一眼狂喜的神情,知道自己赢定了,那抹绿意盎然的绿色石粉,他也看到了。
  
  嘿嘿,柳清风由于站的角度不对,并没有看到那抹极不明显的绿色石粉。
  
  吴江山看着柳清风,猛然,一种强烈吞并柳清风所有的翡翠产业的疯狂念头,在心里暴涨。
  
  人都是贪得无厌的动物。
  
  吴江山知道冯一眼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
  
  现在已经出绿了,自己赢定了,为何不直接打垮柳清风,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呀,机不可失!
  
  “哈哈哈,柳清风,我们再加点赌资如何?”
  
  吴江山狂笑着看着柳清风。
  
  柳清风一看吴江山那嚣张的神情,微笑着道:“怎么加?”
  
  吴江山大声道:“我们就赌所有的产业!”
  
  上面的那些翡翠元老们和周围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