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翡翠赌王

  陆逸花了很大的价钱,找人破坏了李建的车闸,但李建却完好无缺地回来,这让陆逸极其地恼怒不已。这家伙的命真大呀,嘿嘿,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不离开南州,一定找机会除掉你。
  
  看着李建和月芽有说有笑地走下楼来,陆逸把脸上的肌肉调整到最佳笑容,微笑道:“月芽表妹,到哪儿去?”
  
  “陆逸表哥,我们到展览会去,你怎么到现在还不去?爸爸知道会生气的。”月芽看着陆逸道。
  
  陆逸家也是做翡翠玉石生意的,原来的生意做得很大,但是,陆逸的父亲陆一鸣,在参加了几次赌石之后,由于心急,终于赌垮了,半辈子的积蓄,全部变成白花花的石头,最后破产了。
  
  陆琼瑶和柳清风,并没有嫌弃这个弟弟,借给了他一笔不小数目的钱,让他专收一般的明料,加工成首饰出售,不要再参加赌石。
  
  但是,人只要一参加赌石,根本收不住手。结果,柳清风借给陆一鸣的钱,再次变为白花花的石头。陆家破产以后,陆一鸣就把陆逸送过来,让陆逸跟着他的表妹柳叶她们学做生意,准备以后再单干,东山再起。
  
  可是,陆逸比他父亲要阴暗,一心想在三个表妹中,挑一个做老婆,来继承柳家的家业,可惜,三个表妹都不喜欢他。
  
  现在又凭空多出了一个李建,让陆逸十分恼火。今天他想等着月芽一起走,却看到李建和月芽有说有笑地走下楼来,连忙上前答话。
  
  “月芽表妹,我们能一起去吗?”
  
  月芽点点头道:“可以,一块走吧。”
  
  陆逸一听月芽同一和自己一块走,高兴地差一点跳起来,连忙道:“谢谢表妹。”
  
  李建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不是好东西,但月芽让他一起去,李建又不好说什么。
  
  三个人来到白楼的前面,李建打开车门,雪狮早已在车里面等得不耐烦了,趴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冲着李建叫着。
  
  陆逸也想上李建的越野,但李建哪里敢让他上来?车里有很多的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自己的几把狙击步枪都挂在车里面,虽然有枪袋,但保不准这个家伙乱摸。
  
  李建看着月芽道:“让陆逸坐另一辆车。”
  
  李建说完,直接关上车门。陆逸本来想和月芽坐在一起,一见李建直接关上车门,掏出电话,要了一辆车过来。
  
  李建发动起越野,开出叶眉集团。
  
  陆逸被李建弄了个大红脸,对着李建越野车的背影,心里大骂不止。
  
  “李建哥哥,为什么不让陆逸表哥上来?”
  
  月芽看着李建道。
  
  李建看了月芽一眼道:“月芽,陆逸不是好人,你防着他点,记住了吗?”
  
  “不可能吧,李建哥哥,他可是我的亲表哥,我舅舅家的孩子。”
  
  月芽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李建。
  
  “小丫头,坏人写到脸上吗?我看人不会错的。”
  
  李建的车刚一开出叶眉集团,一辆车就远远地跟在后面。
  
  这次南州翡翠玉石展,是全国最大的翡翠玉石专场展销,来自缅甸和全国的玉石商人,都汇集在这里,巨大宽敞的展览大厅,布满了很多的展柜展台。
  
  叶眉集团的展柜,就在位置最佳的一号展位。
  
  柳清风和陆琼瑶,正在看着自己精品柜台里面的成品翡翠。
  
  柳眉在北京拍来的三块福禄寿喜四色明料,柳清风让师傅们解开了一块,做出了四副彩色的镯子,解下来的镯子心和边角料,做出了很多的雕刻小件,摆在柜台里面能不断旋转的小托架上,经过灯光的照射,发出彩虹一般的绚丽彩芒,霞光万道、晶莹剔透、五彩缤纷,极吸引人的眼球。特别是,柳叶和柳眉姊妹俩,本来长得就极其漂亮,每人穿了一件月白真丝苏绣刺花旗袍,把江南女子那种淡雅、精致、温柔如水的美丽,表现得淋漓尽致。
  
  姊妹两人,那洁白细腻,如同白莲藕一般的皓腕上,戴着一只四色福禄寿喜的彩色镯子,让两人的美丽,发挥到极点。
  
  美人如玉,玉如美人。
  
  所有来参加翡翠玉石交易会的商家们,都会站在叶眉集团的展台前,凝视一会儿。
  
  柜台里面的四副晶莹璀璨、彩虹一般的镯子,吸引着很多巨富和贵夫人们。
  
  但标价同样把人吓死,那四副镯子,每副标价五亿人民币。
  
  这个价格让所有的人望而生畏。
  
  蔡风云和孙鹏飞的展位,就挨着叶眉集团,是二号和三号展位。他们的展台里,也同样摆着福禄寿喜的四色镯子,但只有一副,剩下的料,他们已经珍藏起来,摆出来的镯子,同样标价五个亿。
  
  当人们看到柳眉柳叶两位美人,每人带着一只价值二点五亿的镯子在那里搬弄成品翡翠的时候,所有人的心脏,都跟着那两只镯子晃动而不停地跳动。
  
  这副镯子,是李建送给柳眉的那副。
  
  这种珍贵的镯子,就连陆琼瑶都不舍得做一副戴上。
  
  随着走进大厅的人增多,柳清风在柜台里,十分小心地拿出一只福禄寿喜的镯子,戴在陆琼瑶的皓腕上。
  
  陆琼瑶的美丽和柳叶柳眉不同,柳眉她们的美丽表现在清纯、靓丽、淡雅、精致和青春。而陆琼瑶表现的则是雍容华贵、典雅大方、成熟魅力的贵妇气质。
  
  陆琼瑶这种成熟的魅力,让所有的贵妇人都发了狂。
  
  但五个亿的定价,又让她们黯然销魂。
  
  李建和月芽没有和柳清风他们打招呼,两人悄悄地逛起了翡翠原石商店。
  
  小丫头没有去北京后悔死了,这次一定要让李建大显身手。
  
  两人来到一家规模不小、专门销售原石的商店。
  
  地上和铁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坑口的翡翠原石。
  
  李建仔细地看了十几块,很不理想,全是白花花的石头,如果谁买去了,绝对赌垮。所以,十个人赌石,有九个破产。这十几块石头在没有解开之前,价值绝对会超过一个亿,但是要是解开的话,就一文不值了。
  
  老板一看李建看石头的样子,就知道遇到了内行,马上笑呵呵地道:“老板,喜欢哪块?我给您和和价,算你便宜一点。”
  
  李建随手指了一块五十公斤左右的原石道:“老板,这块怎么卖?”
  
  店主看了看标签道:“这块原石是老坑口的,外面表现极好,蟒带和松花明显,质地细腻,这是今天夜里来的货,您要是相中了,给您个便宜价,一口价,二百万。”
  
  二百万!李建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涨价不会这么狠吧,这种原石,在北京的时候,也就五十万,现在竟然要二百万,还是一口价,翻了四倍?自己拍了二百亿,如果不拍卖的话,就会翻四倍,不就成了八百亿了?天哪,亏了!
  
  李建摇摇头道:“还有别的吗?这么大的店,不会就这点石头吧?”
  
  “有,但价格还要翻番,就在隔壁。”
  
  店主笑呵呵地道,一推旁边的一道门,隔壁的空间竟然更大,房子中间摆满了原石,四周的铁架子上,也是放着一块块贴着标签的原石。
  
  月芽失声叫道:“好多呀。”
  
  店老板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的惊叹,不禁得意地道:“我在缅甸有总店,那里的原石更多,我们夜里刚到,这个店面是昨天刚租下来的,你是第一个客户。”
  
  李建暗暗地惊叹这家老板的实力,屋里屋外的原石,大概价值十亿元左右。李建仔细地看着一块块原石,内心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这么多原石,但质量根本不比在北京看到的原石好,这么一屋子的原石,虽然有几块能出绿,但品质都一般,李建竟然没有发现一块看得上眼的。
  
  “李建哥哥,没有喜欢的吗?”
  
  月芽小丫头心里有点着急,很想让李建挑出像北京那样好的原石。
  
  李建叹息着,看着房间中间的最后的一块一百五十公斤的原石,如果这块不出绿,这价值十亿的翡翠原石,全是废石头,解开之后,一文不值。
  
  老板早已出去,去招呼别人。这里的石头,都是大块的,别人又偷不走。
  
  李建打开强光手电,快速地查看着这块翡翠原石,猛然,先是一层艳绿的光芒一闪,紧接着,一缕彩霞一般的亮色荧光在石头里磅礴透出,如同一缕艳丽的朝霞。
  
  “玻璃地的朝霞!”
  
  李建神情狂喜,看了这么多的原石,终于看到一块极品翡翠。
  
  这块翡翠原石,外面是一层五公分厚的艳绿,再向里,竟然是一团磅礴的彩霞。
  
  虽然是双色,但是,纠结在一起的艳绿和彩霞很少,就像鸡蛋一般,蛋清是艳绿,蛋黄是朝霞,蛋清和蛋黄交界的地方很少纠结在一起,只有薄薄的一层。
  
  这块极品翡翠料,能出三种翡翠镯子,外面的能出艳绿,中间纠结在一起的那层,能出双色,里面的朝霞,能出橘红。
  
  但可惜的是,石头里面有一道绺裂,在取料的时候,要让开这道绺裂。
  
  正在这时,老板进来了。
  
  “老板,这块石头多少钱?”
  
  店老板看人,早就练成了一双火眼金睛,一见李建问这块石头,顿时大喜道:“老板真是好眼力,这块石头表现极好,是老帕敢坑口的,那是个熟透了的老坑,每年都能出很多极品的翡翠。”
  
  李建知道对方想提高价钱,微微笑道:“说个价吧。”
  
  “一口价,一千六百万。”
  
  “什么?一千六百万,天哪,老板,我给你一把玩具枪,你去抢银行吧。”
  
  小丫头月芽,差一点跳起来,气得撅起小嘴直吹气。
  
  老板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玩具枪能抢银行?
  
  李建内心一喜,但脸上还是露出失望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慢慢地向外走去。
  
  “对,李建哥哥,咱不买了,这个破石头就值十块钱。”
  
  月芽也跟着向外走。
  
  店老板一看,心道,坏了,要高了,这块石头还是涨价前那一批原石进来的,就剩这一块没有人要,花了一百六十万,看着没有人要,自己又不敢解开,只好混在新进的料,看看能卖出去么,只要给够本,就卖了,自己喊价一千六百万,就是想宰他一刀。
  
  这个店老板真黑呀,一百六十万进来的,敢要一千六百万。
  
  “李建哥哥,不买了。”小丫头在旁敲侧击。
  
  “老板,您别走呀,您今天是第一个客户,您出个价。”
  
  店老板一看李建要走,顿时急眼了,千万不能让这个大冤头走了。
  
  李建一看店老板有点急眼,心中有数了,微微笑道:“你说个一口价,如果说高了,我就不再回来。”
  
  李建故意吓他。
  
  店老板顿时哭丧着脸道:“老板,我五百万进来的,您给六百万吧。”
  
  李建知道,这个老板绝对还能赚,一声冷哼道:“一口价,二百万,不卖算了,这就走人。”
  
  小丫头一听李建出了二百万,这次终于跳了起来,大声道:“李建哥哥,你傻了,这个破石头,能值二百万?你可不能上当,快走,坚决不能买。”
  
  老板一听急眼了,一把拉住月芽和李建道:“我的小姑奶奶,口下留情,成交。”
  
  李建笑了,下次再买原石,一定带上这个小丫头。
  
  李建看着哭丧着脸的老板道:“给我账号,我给你转账。”
  
  “好的,老板,我的账号是……”
  
  店老板还没说出账号,几个人走了进来。
  
  “老板,看看你的原石。”
  
  一个下人模样的年轻人,一脸媚笑的看着一位留着非常别致的小胡子的中年人。看来,那个小胡子的中年人是个大老板,旁边的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人,更是不怒而威,绝对是一方霸主,但眼神极其阴沉,闪烁着刀锋一般的寒芒。
  
  “您……您……您是翡翠赌王!”
  
  店老板一看中年人的嘴唇上别致的小胡子,终于想起来,这人就是整个南州的翡翠赌王——冯一眼。
  
  谁也不知道冯一眼的真名叫什么,但都知道这位南州翡翠赌王看石头的时候,只看一眼,就能知道,这块石头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所以,就叫冯一眼。
  
  店老板一看南州的翡翠赌王来到自己的店,激动得差一点晕了过去,知道今天自己发财了。
  
  冯一眼根本不看李建一眼,慢慢地走进原石,随手指着几块原石道:“这块、这块,这块。”
  
  这家伙一连指了六七块原石,而且还包括李建挑好的那块朝霞。
  
  冯一眼的手下,快速地记录着原石的牌号。
  
  李建内心顿时一愣,不愧为南州的翡翠赌王,他在看了一眼的情况下,所指出的这几块原石,都能出绿。
  
  冯一眼看着店老板道:“说个一口价。”
  
  店老板知道,冯一眼有一个规矩,就是他看中的原石,老板要说一口价,可以的话,就成交,如果老板要高了,冯一眼转头就走,从此不进这家店。
  
  冯一眼不进的原石店,别人一般都不敢进。
  
  店老板一看冯一眼挑中的原石,有一块是李建买好的,连忙赔笑道:“老板,那一块原石,这位老板已经挑好了。”
  
  冯一眼本来不屑看李建一眼,猛然听到那块原石已经有人买了,眼里精光一闪,看了李建一眼。嘿嘿地冷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冯一眼买另外几块原石的目的,就是为了买李建刚挑出来的这块原石,这块原石的价值将超过一亿。
  
  冯一眼手下的一个五大三粗的打手,一听有人买了老板相中的玉石,顿时勃然大怒,一声冷哼,两眼狂暴地盯着李建道:“这个房间里的原石,我们昨天就挑好了,现在是来提货的,如果有谁不长眼睛的话,我就废了他。”
  
  “什么?是你们昨天先挑好的?你发烧烧坏了脑子吧,这批原石,老板夜里才运到,你昨天在哪里挑的?在缅甸?你脑子进水了?”
  
  小丫头月芽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一见对方睁眼说瞎话,马上大骂起来。
  
  那个壮汉一听这个小丫头,竟然敢骂自己,顿时咆哮着道:“哪里来的疯丫头,敢骂老子,老子打死你。”
  
  月芽一听对方要打自己,连忙大叫道:“李建哥哥,他要打我。”
  
  李建!
  
  旁边的那个极其霸气威严的中年人一听李建这两个字,全身顿时一颤,一双眼睛里瞬间爆发出凌厉的杀气,满头的灰白头发,猛然炸开,嘴唇有点哆嗦。
  
  李建,这人真是李建。
  
  吴江山两眼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叫李建的年轻人,不错,和视频里的李建一样,李建,他杀了自己的儿子吴道东,是整个四大家族的共同仇人。
  
  吴江山下意识地地把手伸进怀里,握住了枪柄。
  
  但吴江山毕竟是吴江山,现在自己能开枪吗?嘿嘿,李建,我终于见到了你了,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为我儿子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