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铲除邱家

  就在遥控器离那块石头还有一寸的时候,李建的手掌一把握住那个遥控器。
  
  李建握住那个遥控器,红色的按钮正对着石头。李建再晚半秒,那个红色按钮,就会碰到那块石头上,爆炸装置就会爆炸。
  
  李建拿住遥控器,转过身来。
  
  用刀芒划断面具人脖子的两个人,双手狂舞,数把飞刀,直接穿透另外几个恐怖分子的脖子。
  
  两人微笑着,拿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绝美的精致娇容和一张极其阳光的笑脸。
  
  “小白,春阳!”
  
  李建一声惊呼。这两个人竟然是小白和诸葛春阳化装的。
  
  “师哥,快拆下小姑娘身上的炸弹。”
  
  小白大声叫道。
  
  李建连忙跑了过来,快速地拆下绑在月芽身上的炸弹。
  
  “李建哥哥!呜呜呜呜……”
  
  月芽呜呜地哭着,扑在李建的怀里哭个不停。柳眉也从车里冲了出来。
  
  “月芽!”
  
  “姐姐!”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李建微笑着看着小白和春阳,轻声道:“怎么不事先打个招呼?”
  
  小白的眼里透出一丝喜悦,看着李建道:“我们比你早来十天,提前来调查四大家族,我们一直监视这个中年面具人,发现他和邱家来往过密,但我们发现,还有一个比他更狡猾的一个中年面具人,那人是个高手,凭借我的身法,竟然追不上他,正想联系你,想不到,这个家伙一见你来南州,竟然沉不住气来,马上行动,我们就化装成他们的喽啰,一直混在他们的队伍中,准备配合你的行动。”
  
  “还有一个更狡猾的?”
  
  “是的,萧春秋在监视,可惜,有时候,萧春秋也追不上,看来只有你出马了。”
  
  李建心里一沉,能让小白和萧春秋两大高手追不上的人,身手绝对是一流,有这样的教廷高手隐藏在南州,对国家的安全,是个极大的威胁,必须尽快除掉他,免得节外生枝。
  
  “师傅还好吗?”
  
  李建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师傅了。
  
  春阳笑嘻嘻地道:“师傅就在南州,南州的翡翠玉石展销会就要开始了,师傅碰到当年一个老对手,那人发现了师傅的踪迹,已经向师傅发起挑战,嘿嘿,四大家族也已经掺和进来,大赌石结束的时候,就是他们灭亡的时刻。”
  
  “师傅也在南州?太好了,我给师傅带来了一件礼物,我要送给他老人家。”
  
  小白微微笑道:“师傅也经常念叨你,说很想你。”
  
  李建从怀里掏出两件宝石项链,看着小白和春阳道:“上次在撒哈大沙漠里,我们干掉的那只蜘蛛王,得到六颗宝石,我做了几条项链,每人一条。”
  
  一颗皎洁的如同湖水一般,晶莹剔透,光芒四射、漂亮的月白色项链,在月光下散发着清凉的冷芒,让人精神一振,还有一颗散发着橘红色光华的宝石项链,透出绚丽的色彩。
  
  小白眼睛一亮,看着那颗散发出月白光华的宝石项链,露出极其喜爱的眼神。
  
  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一件首饰,自己一直以男孩子的形象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可内心深处,还是有一颗柔弱女孩的心灵。
  
  李建看着小白的眼睛看着那颗月白项链,微笑着递过去。
  
  小白伸出手,接了过来,宝石入手温润清凉,极其地舒服。
  
  “谢谢。”
  
  李建看着春阳道:“春阳,这颗橘红的给你。”
  
  春阳笑嘻嘻地道:“师哥,我一个小和尚要项链干吗?”
  
  小白看着春阳,微笑着道:“小和尚,送给小尼姑晴儿吧。”
  
  春阳神情一呆,脑海里出现一位机灵而又调皮,事事和自己过不去的小丫头。
  
  “怎么,不想送?不送的话,师哥,就别给春阳了,你留着送给别人吧。”
  
  小白微笑着,把那颗橘红的宝石推了回去。
  
  春阳猛地一手抢过项链,塞进怀里,笑嘻嘻地道:“不要白不要,师姐,我发现,你现在也学会开玩笑了,是不是见到师哥,就这样了?”
  
  小白脸色一红,看了李建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过脸去。
  
  当柳眉看到李建拿出来那两件项链时,神情一呆,这两件项链绝对就是孙鹏飞柜台里的那几件非卖品,自己还拍了照片,孙鹏飞的宝贝,怎么会在李建这里?这几颗宝石,每颗的价值都在几千万以上,这两人和李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师哥,我们先走一步了,萧春秋一个人只怕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小白说完话,一拉春阳,消失在黑暗之中。
  
  李建转过脸,快步走到那个中年面具人的面前,伸手揭开他的面具,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陌生男子,出现在李建的面前。
  
  “邱瑞!”
  
  柳眉失声叫道。
  
  “邱瑞是谁?”
  
  李建看着柳眉问道。
  
  “邱瑞是邱裂天的管家,邱裂天的心腹。绑架月芽这件事,肯定是邱家所为。”
  
  柳眉的脸色变得极其气愤。
  
  “看来,南州的邱家,就要退出南州四大家族了。”
  
  这时候,一辆奔驰车,在赛车道上,冲了过来。
  
  “是爸爸的车!”
  
  月芽大声叫道。
  
  奔驰车停下来,柳清风和周叔快步地走出来。
  
  “爸爸!”
  
  月芽一下扑进柳清风的怀里。
  
  周叔看着山顶上的十几具尸体,脸色大变,变幻不停,看了李建一眼,好家伙,果然不同凡响,一个人干掉这么多的人,有自己当年的风格。
  
  当周叔看到邱茂军和邱瑞的时候,瞳孔不由得暴缩,好犀利的飞刀。
  
  周叔看着李建道:“是邱家人干的?”
  
  李建点点头,轻声道:“有人指使邱家人做的。”
  
  周叔狠狠地道:“邱家会付出代价的。”
  
  李建道:“邱家已经完蛋了,邱茂源和邱茂军都死了。”
  
  李建知道,邱家的人,今天夜里,就会永远地在南州消失,但愿邱佳虹没有被卷进去。
  
  柳清风拉着月芽和柳眉走过来,看着李建道:“谢谢你,李建。”
  
  李建微微笑道:“不要客气,柳总。”
  
  “来,李建,我介绍一下,这是周叔,我们柳家的保护神。周叔,这位是眉儿的北京朋友李建。”
  
  李建和周叔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李建知道,这位周叔的身手极高。
  
  柳清风看了一眼地上的邱茂军和邱瑞,沉声道:“想不到是邱家干的,周叔,不要放过邱裂天那个老王八蛋。”
  
  南州邱府。
  
  邱裂天坐在太师椅上,端起一杯茶,想喝一口,却又放下。
  
  今天老是心神不宁的,难道要出什么事吗?
  
  北京那个叫李建的家伙来南州了,今天晚上,南州四大家族联合行动,铲除李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茂军的电话,竟然无人接听,急死人了。
  
  小儿子茂源已经死在李建的手里,茂军可不要再出什么意外,否则,邱家就真的完了。不可能出现什么事,自己身后有一个庞大的教廷组织,只要教廷存在,在南州,没有人能动了自己的邱家。
  
  邱裂天想到这里,自己的心情微微好受一些,嘿嘿,自己找到了一个强大的靠山,有了教廷给自己撑腰,什么狗屁最大的珠宝商柳家,自己一样不理他们。教廷今天晚上就对柳家下手,除掉柳清风后,柳家所有的产业和地盘,教廷已经答应,全部送给自己,嘿嘿,邱家要一跃成为南州第一大家族,什么蔡家、孙家,老子根本不放在眼里,老子要做南州的老大。
  
  嘿嘿,归顺教廷,真是邱家的福分呀。
  
  想到这,邱裂天喝了一口龙井,满嘴生香,好茶,真是好茶呀,有钱就是好,这一斤绝品龙井,就值二十万,果然是好东西呀。
  
  猛然,两个陌生的人影走了进来,吓了邱裂天一跳,一口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龙井茶,喷了出去。
  
  邱裂天一下子站起来,看着那两个陌生人,大声道:“你们是谁?为什么私自闯进我们邱家?保镖,保镖哪里去了?”
  
  萧春秋看着这个南州第二家族的掌门人,眼里射出两道逼人的寒芒,冷冷地道:“你叫邱裂天?”
  
  邱裂天感觉到两人身上散发出一种让人窒息的强大威势和杀气,而且还带着一种让人不可逼视的正义威严,心里不由得一沉。
  
  “我就是邱裂天,你们是什么人?”
  
  小白一步跨了过来,亮出自己的证件道:“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邱裂天,你涉嫌勾结国外恐怖组织,危害国家安全,袭击国家政人员,你被铺了。”
  
  邱裂天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冷汗唰的一下流出来,把全身的衣服湿透,眼前一黑,差一点晕了过去,邱家完了。
  
  “你们撒谎,我没有勾结……”
  
  萧春秋一声冷笑道:“这是逮捕证,你看好了。”
  
  邱裂天一声冷笑,身手就去掏枪。
  
  萧春秋一掌劈在邱裂天的手腕上,手枪掉了出来。
  
  “带走!”
  
  几位国安战士给邱裂天戴上手铐,刚要押走,邱佳虹跑了过来。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
  
  邱佳虹大惊失色,看着自己的父亲戴着手铐。
  
  小白一亮国家安全局的工作证道:“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请邱小姐一起走,配合我们的工作。”
  
  邱裂天脸色灰白,自己刚刚还在做要当南州老大的美梦,可是,转眼间,自己就被戴上了手铐,这辈子别想出来了,自己害了儿子和女儿呀。他还不知道,邱茂军早已完蛋了。
  
  邱裂天看着萧春秋和小白道:“一切的罪过都是我做的,请你们不要难为我的女儿,她一点都不知情。”
  
  小白点点头道:“邱佳虹只是协助我们调查,如果此事跟她无关,我们会释放她的。”
  
  “谢谢。”
  
  邱裂天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
  
  一夜之间,南州邱家所有的人员,神秘的消失。
  
  半夜的时候,南州的张市长、陈书记和公安局的郑局长,同时接到上面的一个电话后,全部赶到市政府。
  
  三个人一碰面,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安。
  
  南州的第二大家族的邱裂天通敌叛国,危害国家安全,已经逮捕,押往京城。
  
  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国家安全局直接来人,把罪犯连夜押走,真是干净利索呀。
  
  陈书记看了一眼张市长,两人又看着郑局长。
  
  郑局长连忙站起来,冷汗已经湿透了后背。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公安局在干吗?刚刚强拆风波还没有过去,又出现了一个危害国家安全,通敌叛国,郑恩民,你是怎么干的?你每天都干了什么?”
  
  陈书记看着郑恩民,冷冷地道。
  
  郑恩民站在那里,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三个人的心里都很乱,南州再次出现这么大的事情,看来,三个人的位置都不保了。
  
  张市长轻声道:“邱家的事情,严密封锁消息,不许走漏一丝消息,就是你老婆都不能说,明白么?”
  
  郑恩民连忙道:“好的,张市长。”
  
  张市长又道:“马上逮捕城管队长周豹,逮捕城建局长钱光涛,暗中调查王成仁,严令江峰集团给那片拆迁户合理的补偿,如果他们办不到,取消他们的用地合同。”
  
  “是,张市长。”郑恩民连忙答道。
  
  陈书记点点头。
  
  非常时期呀,必须要用非常的手段。
  
  张市长知道,南州地界里,绝对还有上面派来的人,他们可是钦差大臣呀,拆迁风波一定要尽快平息,决不能再次发生这种事。
  
  陈书记看着郑恩民道:“那个叫李建的人,调查清楚了吗?记住,只能远距离的调查,我反复地看了那个视频,这人不简单。柳家的背景,也要调查清楚,但不能轻举妄动。”
  
  “是,陈书记。”
  
  “南州玉石翡翠展销会,就要到了,一定要做好保卫工作,绝不能出现什么纰漏,那些珠宝,都是价值连城呀。”
  
  张市长看着郑恩民道。
  
  郑恩民忙道:“都布置好了,昨天很多商户,都已经进来了,我们公安,二十四小时值班,所有的地方都安装了摄像镜头,每隔五分钟,都有警察巡逻一遍。”
  
  张市长和陈书记,两人暗暗地点了点头。
  
  南州郊区的一座别墅。
  
  那个进入吴江山家的面具人,站在大屏幕前,两眼死死地盯着屏幕上李建的身影,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动着,股股恐怖的杀气在身上散发出来,弥漫在整个房间。
  
  想不到,这么周密的布局,连同四大家族的力量,竟然还没有干掉李建,而且全军覆没,耻辱呀,真是教廷的耻辱。
  
  “中国领导人南巡之前,干不掉李建,所有的人,都处以火刑。”
  
  那句让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的话,让他的内心剧烈地颤抖,那双阴森森的眼睛,如同毒针一般,直刺脑髓。
  
  上面终于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火刑,那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刑法,用铁链子,穿透人的琵琶骨和腿骨,绑在十字架上,用烈火焚烤。受刑之人,辗转哀号,凄厉至极。自己曾经见过没完成任务的教廷成员,被施以火刑,那种情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一般,恐怖极了。
  
  明天总部派来的一流杀手就要到了,总部已经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除掉李建的命令。
  
  自己必须提供李建的行踪。
  
  李建的可怕之处,自己已经多次领教了,但愿这次总部过来的杀手,能成功地干掉李建,所有的人,都能逃脱火刑的制裁。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面具人冷声道:“严密监视柳家的一切行动,见到李建的行踪,马上报告。”
  
  “是!”
  
  旁边的面具人齐声答道。
  
  这天早晨,李建正在洗脸刷牙。
  
  “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
  
  “李建哥哥,我们家的展位布置好了,一会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展览会上,上了好多翡翠原石。上次你在北京,挑到了那么多的极品翡翠,这次,你还要帮助我们再多挑一些。”
  
  月芽笑嘻嘻地跑进来。
  
  小丫头自从上次看到不该看的,终于学会了敲门。
  
  李建快速地刷好牙,洗完脸,微笑着道:“好呀,一块去吧。”
  
  小丫头今天穿了一身火爆的黑色皮裙,饱满高翘的胸脯,随着说话和动作,微微颤抖着,让李建一阵眩晕,特别是,黑色的短裙下,那两条浑圆白皙修长的、如同玉雕一般的粉腿,在李建眼前直晃,简直是在摧残李建的意志。
  
  两人刚一下楼,正碰到脸色阴沉的陆逸,陆逸本来阴沉的脸色,一看到月芽,马上变得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