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飙车

  “雪狮。”柳眉大声叫着。
  
  李建看着奔向山顶的雪狮,又看着柳眉道:“柳眉,你下来,我和那个黑人飙车。”
  
  柳眉看了一眼狭窄的车道和旁边的万丈深渊,轻声道:“李建哥哥,我和你一起去。”
  
  李建看了柳眉一眼,微微点头。
  
  “好,我们一起去救月芽。”
  
  “喂,东亚病夫,你叫李建?”
  
  那个黑人赛车手,看着李建,嘿嘿冷笑着,眼里露出不屑的神情。
  
  “请你尊重别人,我叫李建,我们不是东亚病夫,东亚病夫的时代早已过去。”
  
  李建冷冷地道,内心在冒火。
  
  “我就叫你东亚病夫,怎么了?不可以吗,想和我飙车?你配吗?看看你那辆破越野,想和我比赛,你撒泡尿照照吧,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根本不和你比赛,因为,你是东亚病夫,你不配……”
  
  “拍!”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传来。
  
  李建身形如电,狠狠地一巴掌,抽在那个黑人的脸上,直接把他打得原地转了一个圈,眼冒金星。
  
  李建冷冷地盯着那个黑人道:“你再说一遍,我宰了你,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们M国人真是欠揍。”
  
  李建说着话,强大的威压气势和凌厉的杀气,如同山岳一般,狠狠地压了过去。
  
  黑人赛车手罗伯特被李建这一掌打得晕头转向,强大的气势威压,差一点让他背过气去。
  
  “你……你怎么打人?”
  
  罗伯特捂着肿起来的脸,气急败坏地大叫道。
  
  “再说一句废话,我就宰了你,飙车。”
  
  李建说话间,坐进了自己的越野,快速地发动着车子。
  
  罗伯特看着李建的破越野,不禁嘿嘿地冷笑,嘿嘿,中国人,就你那辆破越野,也想赢我的劳斯莱斯幻影,真是痴人做梦,半路上,一定把你撞下万丈深渊。
  
  罗伯特快速地跳进自己的车子,发动起来。
  
  两辆车子,如同两道闪电,顺着飙车道,向山顶冲去。
  
  罗伯特是专业赛车手,车技极好,劳斯莱斯幻影的提速极快,竟然被他抢了一个先,冲在前面。
  
  龙虎山的飙车道,是南州的富二代和官二代寻求刺激的地方,根本没有人修过,整个车道就是一条天然的山路,右边是悬崖峭壁,左边是万丈深渊。
  
  几年来,已经掉下去好几辆的赛车了,全部是车毁人亡。南州政府已经多次查封,但还是不管用,每个月,这些官二代和富二代都偷偷地过来疯狂几次。
  
  李建一看劳斯莱斯幻影冲在自己的前面,瞬间把车速提起,越野车紧紧地在后面咬住不放。李建每次想超过去,罗伯特的幻影都会挡在自己的前面。
  
  猛然,前面是一个急转弯,罗伯特的幻影竟然不减速,直接转弯,整个车身瞬间立了起来,轮胎摩擦着山石,发出刺耳的声音。
  
  本来罗伯特的幻影死死地挡住李建的车道,但当幻影梦猛然立起来之后,道路瞬间变宽,李建猛加油门,越野如同一道狂风,狠狠地插了过去。越野的车身和幻影并排着急转弯。
  
  罗伯特一见李建赶上来,不由得一声冷笑,猛打方向,本来立起来的车身,狠狠地砸向李建的越野。
  
  李建猛然加速,越野车一声轰鸣,射了出去。
  
  “轰!”
  
  罗伯特的幻影狠狠地砸在地上,震起一片灰尘。
  
  李建的越野终于超过了幻影。
  
  罗伯特脸色一变,什么?中国人这辆破车,竟然超过自己的幻影,简直就是自己的耻辱,破越野怎么能超过幻影呢?
  
  罗伯特灵巧地驾驶着劳斯莱斯幻影,死死地咬住李建的越野不放,数次提速,想越过李建,但李建宽大的车身,就是挡在罗伯特的前面。
  
  罗伯特只气得哇哇爆叫。
  
  罗伯特看着李建高大的车身,猛然一脸的狂喜,哈哈,李建,你死定了,我不超过你,你在前面跑,等一会,你就会车毁人亡。
  
  罗伯特知道前面有一处地势极其险要的地方,那个地方,李建的车绝对过不去,以李建的车速,根本来不及刹车,再说,那段路又是一个下坡。
  
  哈哈,李建,你真是找死,自己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不能靠得太近,免得自己撞上去。
  
  李建猛然发现罗伯特竟然不死死地追自己了,不由得纳闷起来,虽然知道这不是个好现象,但李建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越野车快速地向下冲去。
  
  柳眉猛然想起前面有一个极其险要的地方,那个地方的路极窄,刚好一辆车能通过,而且旁边有一块巨大的怪石,伸了出来,横在道路的上方。高一点的车绝对面不去。
  
  “李建,你这车超高,前面有一块巨石伸出来,就怕越野车过不去。”
  
  李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连忙大声叫道:“还有多远?限高多少?”
  
  “啊,到了!”柳眉一声惊叫。
  
  李建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路口,简直就是一道石门,左右两边是巨大的岩石,上面,一块探海石伸了出来,拦在上边,自己的越野车超高。
  
  这时,李建的车速极高,就是自己的越野车能变形,也得有时间。
  
  李建连忙刹车,但这时候,刹车竟然好像失灵一般。
  
  陆逸叫过来的那个人,把李建的刹车制动,剪断了一多半,只留下了一点,经过多次的摩擦,关键的时候,刹车终于失灵。
  
  越野车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发疯一般的冲向那个石门。
  
  罗伯特一看李建的越野,高出那道石门很多,而且竟然没有刹车,狠狠地撞了过去,顿时幸灾乐祸,高兴地哈哈大笑,并把车停下来,准备看李建车毁人亡的场面。
  
  李建一感觉到刹车失灵,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让电脑启动第二套刹车系统,根本来不及了。李建手疾眼快,一掌拍到变形按钮,高大的车身开始慢慢地变形,降低高度。
  
  “快点呀,马上就过石门了。”李建满脸流汗,声嘶力竭地大叫着。
  
  但这个车体变幻过程需要十秒钟才能完成。
  
  柳眉知道,这次是死定了,两手紧紧地抱住李建的脖子。
  
  李建两手死死地握住方向盘,瞄准了石门的中心点,冲了过去。
  
  如果整个车身,出现一点偏差,越野车再是防弹车,这么高的速度,也一定会撞得支离破碎。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越野车如同一道闪电,冲出了石门。
  
  在进入石门的刹那间,越野车完成变形,但后尾还是慢了一点。
  
  越野车带着一溜火花,如同一颗炮弹,冲了出去。
  
  李建忍不住大声喊道:“柳眉,我们冲过来了。”
  
  柳眉一听李建高兴的狂喊,连忙睁开眼睛,只见那座低矮的石门,早已被越野车远远地甩在身后。
  
  柳眉有种劫后余生的狂喜感觉。
  
  “李建哥哥,我们还活着!”柳眉顿时泪流满面,紧紧地抱住李建,把头靠在李建的怀里。
  
  李建快速地启动第二套制动系统,一边拍着柳眉的后背,微笑着道:“我们不会死的,我们还要去救月芽。”
  
  柳眉终于想起来,在高速公路上,月芽说李建的越野会变形,自己当时根本不相信,现在自己终于知道了,月芽说的是真的。
  
  当幸灾乐祸的罗伯特看着李建的越野车快速变小,冲过石门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变形金刚吗?那辆破越野,竟然会变形,太恐怖了吧,难道是科幻?
  
  罗伯特驾驶劳斯莱斯幻影,快速地从后面追来。
  
  柳眉依偎在李建的怀里,不舍得起来,鼻子闻着让自己迷醉的好闻气息,听着李建那强劲的心跳,不禁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这个宽厚的怀抱,好温暖好温馨,要是自己能永远地靠在这里该有多好呀。
  
  李建回头看了一下,只见罗伯特在后面亡命一般地追来,不由得一声冷笑,按下烟雾按钮,股股浓烈的烟雾在后尾喷射出来,瞬间把道路淹没。
  
  罗伯特连忙刹车,跳下车来,咆哮着挥动着拳头,嗷嗷狂叫。
  
  山顶之上的终点处,戴着狰狞面具的中年人,两眼死死地盯着冲上来的越野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人简直就是打不死的蟑螂。
  
  旁边的那个被雪狮咬去右手的面具人,一只独眼里喷射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杀气,一把从旁边的一个人手里夺过一支冲锋枪,狂喊道:“给我把他打下去!”
  
  十几个面具人,手持冲锋枪,扑了过去,所有的枪口都颤动着,喷出烈焰,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如同泼水一般,射向李建的越野。
  
  李建一看这么多的面具人扑来,无数颗子弹打在越野车上,发出震耳的轰鸣。
  
  李建快速地按下控制机关炮的按钮,两挺机关炮猛烈地喷出道道烈焰。
  
  这些恐怖分子,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让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给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
  
  机关炮的粗大子弹,穿透了这些恐怖分子罪恶的身体。
  
  十几个恐怖分子,转眼间被李建全部干掉。
  
  柳眉看着这恐怖的场面,连忙闭上眼睛。
  
  “柳眉,千万别下车,等我救回月芽,明白吗。”
  
  李建看着柳眉道。
  
  柳眉点点头,伸手抚摸了一下李建的脸道:“小心。”
  
  李建点点头,慢慢地下了越野,关上车门。
  
  断去一只手的面具人两眼死死地盯着李建,那个面具中年人,慢慢地打开商务车,两个恐怖分子每人一把手枪,指着月芽的太阳穴,慢慢地走出来。
  
  小月芽头发散乱,脸色煞白,身上围了一块厚布,但眼睛里仍旧透出一股倔强,眼睛乱转,她一眼看到站在远处的李建,眼里终于露出一丝惊喜。
  
  “李建哥哥,快来救我。”
  
  断手的面具人嘿嘿地冷笑着,一步跨了过来,一掌打在月芽的脸上。
  
  月芽的脸上顿时肿起老高,出现一个鲜红的红手印。
  
  月芽狠狠地盯着断手面具人。
  
  “呸!”
  
  一口血水喷在断手人的脸上。
  
  断手面具人勃然大怒,一掌狠狠地打向月芽。
  
  “住手!”
  
  李建一声爆喝,两眼死死地盯着断手面具人,冷冷地道:“你再敢打她一下,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断手面具人嘿嘿地冷笑,挥舞着手里的手枪道:“嘿嘿,说大话吗?你的枪在哪里?李建,这么多的枪口对着你,你没有破越野保护你,你能对付得了吗?你不让我打她,我偏打。”
  
  断手面具人说完话,脸色变得极其地狰狞,枪口一转,用枪托砸向月芽的脸部。
  
  一道白光,如同电芒一般,无声无息地飞向断手面具人的眉心。
  
  “噗!”
  
  电芒一般的飞刀,劈开了他的面具,扎在他的眉心,穿透了他的脑髓。
  
  面具分开两半,掉在地上。
  
  “邱茂军!果然是你!”李建冷冷地喊道。
  
  邱茂军至死都不相信李建的飞刀有这么快。
  
  李建见过这家伙的眼睛,李建就不会忘记,在玉琼楼看到,雪狮拦在他的面前,李建又看到那双诡异怨毒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的冷酷。
  
  李建就知道,被雪狮咬去手臂的那人,就是邱茂军。
  
  “嘿嘿,好快的飞刀,李建,我低估了你,可惜,你的飞刀再快,能快过我的按钮吗?今天你死定了。”
  
  中年面具人说着话,举起一个遥控器,按在一个红色按钮上,一拉月芽身上的那块厚布,一个恐怖的爆炸装置,绑在月芽的身上。
  
  李建顿时瞳孔爆缩,两眼死死地盯着中年面具人道:“你真卑鄙,竟然在月芽身上安放炸弹,如果月芽受到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嘿嘿,李建,一命换半命如何?”
  
  面具人的眼睛里,透出浓烈的杀机。
  
  “什么意思?”
  
  李建的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仿佛发现了什么。
  
  “砍掉你的右手,我就放了这个丫头,如何?”
  
  “不要,李建哥哥!”
  
  月芽流着泪,大声叫道:“李建哥哥,你就是砍掉右手,这个万恶的坏蛋,也不会放了我们的,他一定会赶尽杀绝的。”
  
  李建狠狠地瞪着面具人道:“你又拿什么让我相信你?”
  
  “李建,你没有选择,你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我给你一分钟考虑的时间,一分钟后,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按下按钮,柳家三小姐就会被炸得粉碎。”
  
  面具人狞笑着盯着李建。
  
  “59……55……50……45……”
  
  李建看了一眼自己的越野车,柳眉不会激活那个电光炫目干扰仪,如果她会,面具人的遥控器就会被干扰,失去作用,可惜,柳眉不会。
  
  “30……25……20……”
  
  李建焦急地看着远处,脸上的冷汗流下来了。
  
  “李建哥哥,千万不要相信这个恶魔的话,你快开枪打死他。”
  
  月芽流着泪,大声地叫着。
  
  李建知道,虽然自己的枪法快捷,保证可以在一秒钟干掉面具人,但不能保证他在死亡的同时,不按下那个按钮。
  
  “10……8……6……4……”
  
  不远处的草丛里白光一闪。
  
  李建顿时狂喜,刚才自己看到的那道白光,终于又出现了。
  
  “2……1……”中年面具人身形一闪,狞笑着就要按红色按钮。
  
  “嗷!”一声震天的咆哮从草丛里传来,雪狮如同闪电一般,一嘴咬在那人的手腕上。
  
  “咔嚓!”
  
  一声脆响,他的手腕被雪狮一嘴咬断。
  
  李建一扬手,一把飞刀狠狠地贯入中年面具人的眉心。
  
  用枪顶在月芽头颅的两个面具人,就想开枪,他们身后的两个面具人,突然做了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动作,两人手腕一翻,刀芒一闪,划过两个枪手的脖颈。
  
  “噗!噗!”
  
  鲜血狂喷,两个手持手枪的面具人软软地倒在地上。
  
  被雪狮咬断手腕的遥控器,快速地砸向一块石头。
  
  这要是按钮被碰到,绑在月芽身上的炸弹就会爆炸。李建一声长啸,身形化作一道电芒,扑向那个遥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