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你到底是谁

  “李建已经闯过第一道关口,正向夺魂桥方向开来。”
  
  “看到了,炸药安置好了吗?”
  
  “嘿嘿,安置好了,就等着那家伙过来,一定要把他炸上天去,哈哈哈。”
  
  夺魂桥是一座建在一个深涧之上的单孔桥,桥身长有七八米,桥身极窄,只能单行。桥下面就是很深的沟壑。
  
  对方就在这座桥下,安装了爆炸装置,只要李建的车子开到桥上,远处埋伏的杀手,瞬间遥控爆炸装置,进行爆破,整个石桥,连同李建,都会飞上天去。
  
  李建的车灯照在那座桥上,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从外面传来,让李建的内心极度不安,李建猛然想起自己接到的那个电话,让自己小心桥梁,难道桥上有问题?
  
  桥上不可能埋伏人,危险肯定来自桥下。
  
  远处的山坡上,一辆轿车里,一个面具人手里握着遥控器,看着李建的越野亮着车灯,快速地驶向夺魂桥。面具下,那双诡异的眼睛,透出极其怨毒的寒芒。
  
  李建,你的狗咬掉了老子的一只手,你又射瞎了老子的一只眼,今天老子要送你见阎王。
  
  李建的越野刚冲向小桥,李建快速地激活安装在车前面的光电炫目干扰仪,强大的电子波让附近所有的电子电波信号受到干扰。
  
  面具人一看李建的车开到了桥中间,不由得哈哈狂笑道:“李建,去死吧!”
  
  那人狞笑着,疯狂地按下遥控器的按钮。
  
  安装在桥下的爆炸装置,毫无反应,并没有爆炸。
  
  李建的越野车,如同闪电一般,冲过了夺魂桥。
  
  手里拿着遥控器的面具人神情一呆,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顿时咆哮不止,扔掉遥控器,手里多出一支来福散弹枪,咆哮着道:“给我干掉李建!”
  
  李建的越野车刚一冲过夺魂桥,山坡上,几辆路虎高速扑了过来,每辆车的窗户,都露出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李建看着高速扑来的几辆车,大声道:“柳眉,坐好。”
  
  李建话音未落,几辆车的窗口喷出了道道烈焰。
  
  “砰砰砰!”
  
  连声爆响,雨点一般的子弹,发出尖利的破空怪啸,狂扫过来。只打得越野车火星四溅,砰砰爆响。
  
  那个面具人嗷嗷狂叫着,在窗口伸出粗大的散弹枪口,对准了李建的挡风玻璃,扣动了扳机。
  
  刺目的灯光下,李建终于又看到了他那双诡异怨毒的眼睛。
  
  这是一双自己已经见到过多次的、充满着狂暴暴戾,如同恶魔一般的眼睛。
  
  上次,劫持诗雅、萧逸雨,被雪狮咬掉一只手掌的面具人,就是他。
  
  车内的雪狮一眼看到那个面具人,顿时咆哮如雷,嗷嗷地狂叫着。
  
  “砰!”
  
  面具人扣动了扳机。
  
  粗大的子弹发出夺人心魄怪啸,打向李建的车窗玻璃。
  
  李建猛打方向盘,越野车原地高速旋转。“轰!”一声爆响,子弹打在车边的钢板上。只震得李建和柳眉耳朵生疼。
  
  面具人哈哈狂笑着,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机,手指再次扣动扳机。
  
  “轰轰轰!”
  
  连声爆响,所有的子弹,都打在防弹钢板上,但强大而恐怖的冲击力,让越野车剧烈地晃动。
  
  李建猛地掉转车头,越野车发出强劲的轰鸣,车前面的两挺机关炮,伸出来冷森森的粗大枪管,对准了面具人的路虎。
  
  李建狠狠地按下了发射按钮。
  
  “嘟嘟嘟嘟!”
  
  两挺机关炮的枪管一颤,串串粗大的子弹,带着刺目的烈焰,旋转着,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轰向那辆路虎。
  
  “噗噗噗!”
  
  路虎的前半截,顿时被打成马蜂窝,开车司机的身体,瞬间被打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
  
  “轰!”
  
  一声暴响,路虎发出强烈的爆炸,带着刺目的烈焰和恐怖的气浪,飞上了天空,炸得粉碎。
  
  柳眉只看得目瞪口呆,天哪,李建这辆越野车,是装甲车吗?子弹都打不透,而且这辆越野,竟然装有机关炮,厉害呀。
  
  草丛中,那个提前跳车的面具人,两眼如同饿狼一般,死死地盯着李建的越野,恶狠狠地道:“李建,等一会,山坡上见。”
  
  那几辆车一看李建这辆越野车的火力如此猛烈,竟然没有一丝的惧意,如同疯狂的饿狼一般,扑了过来,每一辆车的窗口都射出无数的子弹。
  
  李建大声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找死呀。”
  
  越野车的两挺机关炮,剧烈地抖动着,发出震天的轰鸣,一辆又一辆路虎,直接被李建的机关炮,打得支离破碎,爆炸起火,飞上了天空。
  
  远处的一块巨石后,两个面具人狞笑着,架起了一架微型导弹发射器,快速地瞄准李建的越野车。
  
  天哪,教廷这个恐怖组织,为了对付李建,竟然走私进来这种先进的武器,太可怕了。
  
  一个面具人狞笑着道:“快,干掉他。”
  
  恐怖的瞄准镜死死地锁定李建的越野车。
  
  “警告!警告!被锁定,被锁定。”
  
  越野车的自动防御系统发出急促的警告声。
  
  李建大吃一惊,这些恐怖分子,难道有重型武器不成。李建快速地按下一个红色的按钮,光电炫目干扰仪再次启动。
  
  几乎同时,那个面具人扣动了发射扳机。
  
  “轰!”
  
  一枚微型导弹,拉着一道白烟,高速地射来。
  
  柳眉一眼看到一个带翅膀的亮红色的导弹高速飞来,顿时绝望地闭上眼睛,这次死定了。
  
  一幢耀眼的白光和强大功率的干扰波被释放出来,李建越野车周围的空间,好像瞬间被扭曲一般,李建猛加油门,冲了出去。
  
  那枚微型导弹刚一飞到白光附近,如同喝醉了的醉汉,摇摇晃晃地失去了目标,掉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炸成一团烈焰。
  
  听到一声猛烈地爆炸声后,柳眉不敢睁开眼睛,她知道,这次自己肯定死了,喜欢看军事频道的柳眉,她知道,飞过来的那是一枚微型导弹,李建这辆越野车再有防弹功能,但却防不了导弹的袭击。
  
  柳眉一动不动地躺在李建的怀里,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死在一起,自己这一辈子,也算没有白活。
  
  柳眉下意识地一搂李建,一种让自己迷醉的温热熟悉气息,把自己紧紧地包围。自己没有死?柳眉伸出手指,狠狠地掐了一下摸到的温热躯体。
  
  李建刚把越野开出导弹爆炸的范围,腰上猛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不由得大叫道:“柳眉,你掐我干吗?”
  
  柳眉一听到李建的声音,连忙睁开眼,失声道:“我们没有死?”
  
  李建微笑道:“没有死,但我就要被你掐死了。”
  
  “天哪,李建,我们没有死!”
  
  柳眉狂喜之极,忍不住一把搂住李建的脖子,快速地在李建的脸上亲了一下。
  
  一股淡雅好闻的少女幽香,传进李建的鼻子。
  
  “李建,那可是一枚微型导弹,你怎么躲过去的?”
  
  李建根本没有时间回答,快速地调好车头,车前猛然升起一个微型导弹发射器。
  
  “柳眉,我们先干掉他在说。”
  
  柳眉看着越野前面的导弹发射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建这辆车竟然有微型导弹发射器,自己这次终于相信,李建的越野能跑过月芽的布加迪了。
  
  李建的这辆车,绝对是一辆极其先进的高科技产物,李建到底是什么人?
  
  李建快速地按下发射键。一枚微型导弹,拉着一道白烟,直扑那两个发射导弹的面具人。
  
  那两个家伙,一见自己发射的导弹,直扑李建的越野,顿时发出哈哈的狂笑声。李建这次死定了。他们两眼死死地盯着拉着白烟的导弹,但当导弹射到李建越野车附近的时候,竟然摇摇晃晃地掉下来,顿时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掉下来的导弹发生强烈的爆炸。
  
  “快,再射一次。”
  
  一个面具人狂叫着,再次填装导弹。还没有等他们填好,李建的微型导弹,拉着一道白烟,高速地扑来。
  
  两人听到尖利的破空砺啸,就看到一枚导弹,已经打到眼前。
  
  两个家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抬腿就跑。
  
  他们能跑过导弹吗?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炸响,两人和导弹发射器,一起飞上了天空,被炸得支离破碎。
  
  “李建,快点,前面就是飙车场了。”
  
  李建猛加油门,越野车如同一支利箭,冲向前去。
  
  柳清风的奔驰刚一开出叶眉集团的总部,黑暗之中的监视人快速地报告:“柳清风出来了。”
  
  “看看后面有没有人跟踪?”
  
  “没有看到别的车子。”
  
  “好,把柳清风引到龙虎山的另一个地方,拿到钱后,直接干掉。”
  
  “是。”
  
  柳清风的车子开出南州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道:“向北开。”
  
  “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五百万我已经带来了。”
  
  柳清风的声音依旧沉稳,没有一丝的慌乱。
  
  “嘿嘿,我们要的是钱,你的女儿,我们连一根毛都不动,但是你要耍花招的话,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吧。”
  
  那人说完,挂死了电话。
  
  柳清风的眼里,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机。
  
  “周叔,救回月芽,把那些人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柳清风的声音,如同刀锋劈到钢板上一样,铿锵有力。
  
  “放心,月芽如同我的亲人一般,谁要是伤害了她,我要凌迟了他。”
  
  柳清风拨打着柳眉的电话。
  
  坐在车里的柳眉掏出电话,一看,是爸爸的电话。
  
  “眉儿,你在哪里?”
  
  柳眉一听到爸爸的电话,眼泪哗的一下流出来。哭道:“爸爸,月芽上了龙虎山,很有可能被绑架了。”
  
  柳清风一听自己女儿的哭声,连忙道:“不哭,你在哪里?”
  
  “我和李建哥哥正奔向龙虎山的飙车场,月芽很可能就在飙车场,我们要去救月芽。”
  
  “什么?你们就在龙虎山?”
  
  柳清风大吃一惊,心里一沉。
  
  李建接过柳眉的电话道:“柳总,我们马上就到飙车场了,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救出月芽,你在集团总部,不要出来,现在外面很危险,我感觉,可能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是针对你们叶眉集团的。”
  
  柳清风一听,眼光变得更加凌厉起来,看了周叔一眼道:“好的,我们就待在总部。”
  
  周叔看了一眼柳清风道:“李建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
  
  柳清风点点头道:“肯定是一位军人,身上有种隐藏很深的浓烈杀气,而且血腥味极浓,他杀过很多人。”
  
  周叔点点头道:“柳眉和他在一起上龙虎山,肯定安全。”
  
  柳清风看着周叔道:“眉儿好像很喜欢这个小伙子。”
  
  周叔摇了摇头,微微地叹口气,看了柳清风一眼,没有说话。
  
  当柳清风的车子来到龙虎山下的时候,电话里传来那个阴冷的声音:“前方二公里处,有一个采石场,有人在那里等着你。”
  
  柳清风眼里的杀机越来越浓。
  
  车子在几分钟后,来到那个采石场,柳清风慢慢地停好车,走下车来。
  
  “柳清风,你失信了,让你自己来,为什么两个人来?”
  
  一个带着狰狞面具的人,如同鬼幽一般在黑暗慢慢走出来,透出阴森森的寒气。
  
  那阴冷的声音,透出狂暴的恼怒。
  
  “那是我的司机,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我近视,晚上开车看不见。”
  
  柳清风冷冷地道。
  
  “哼,不要耍花招,钱带来了吗?”
  
  柳清风一晃手中的皮箱道:“都在皮箱里,我要见我的女儿。”
  
  “嘿嘿,你女儿就在那里。”
  
  面具人一指柳清风的身后。
  
  柳清风转过脸来,远处两个黑衣人架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
  
  面具人一见柳清风转过脸去,手中多出一把手枪,对着柳清风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这个人要的就是柳清风分神的那一瞬间,打算直接干掉柳清风。
  
  “砰!”
  
  一声巨响,面具人直觉着自己的胸口一热,喷出一道血箭,整个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狠狠地撞向后面,飞出五六米远。
  
  他那一枪的子弹,飞上了天空。
  
  周叔手里握着一把巨大的左轮手枪,嘿嘿地冷笑道:“真是找死。”
  
  “砰砰砰!”
  
  周叔抖手又是三枪,远处的三道黑影,发出凄厉的惨叫,倒在地上,抽动不已,每个人的胸口上,都出现一个恐怖的血窟窿,在喷射着鲜血。
  
  周叔这种巨大的左轮手枪子弹,绝对是特制的,又粗又长,打在人身上,绝对是一个大血窟窿。
  
  周叔从小看着月芽长大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女孩的身影,绝对不是月芽。
  
  “快上车,到龙虎山的飙车场。”
  
  柳清风和周叔发动着奔驰,快速地向前冲去。
  
  整个飙车场地,死气沉沉,没有一辆车,过去那种火爆的飙车场面,再没有出现。
  
  李建和柳眉透过车窗,看着死一般寂静的场地,心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辆商务车,隐藏在山顶的黑暗之中。中年面具人的眼里,透出毒蛇一般的冷酷,李建真是大命的,竟然能闯过重重关口,来到飙车场,真是个可怕的对手。
  
  嘿嘿,就是不知道这小子的飙车技术怎么样。
  
  一丝诡异的狞笑,在面具人的脸上露出。
  
  “和他飙车,在路上干掉他。”
  
  面具人冷冷地对着话筒道。
  
  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在黑暗中,猛然射了出来,如同一道闪电,在飙车场地上,打了一个旋。
  
  车门缓缓打开,一个黑人赛车手,在车上走下来。
  
  又是一个面具人,出现在李建越野车不远的空地上,他那双眼睛里的暴戾寒芒,李建极其地熟悉,这人赫然就是自己刚才打爆的那辆车里的面具人。
  
  那辆车都被自己打得粉碎,炸上了天空,这家伙怎么会没有死?
  
  “你竟然没有死?”
  
  李建推开车门,两眼盯着那个面具人冷森森的眼睛。
  
  “嘿嘿,李建,我命大,死不了,月芽就在山顶,你和这个人飙车,如果你能赢了他,月芽就在山顶上等着你,如果你输了,你就会掉下万丈深渊。”
  
  李建看了看那个眼里露出一丝不屑的黑人,又看了看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沉声道:“这是个生死之局。”
  
  面具人嘿嘿冷笑道:“李建,不敢赌吗?”
  
  李建一声冷笑道:“就怕你们不守信用。”
  
  “哈哈哈,李建,你没有选择,月芽就在山顶,如果你不赌的话,山顶上的人,会立刻杀掉月芽,如果你赌的话,还有一丝希望。”
  
  面具人哈哈狂笑道。
  
  李建看着狂笑的面具人,冷冷地道:“你到底是谁?我已经见过你数次了,被狗咬的滋味如何?你那只手掌不会像螃蟹一样长出来吧?你那只眼睛复明了?”
  
  李建的话音刚落,面具人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全身不住的颤抖,毒蛇一般的寒芒在眼睛里喷出。
  
  看着面具人被自己气得差点晕死过去,李建嘿嘿笑着道:“我敢肯定,你绝对是四大家族里的人,而且是四公子里面的一个,蔡风云?孙鹏飞?吴道南?还是邱茂军?”
  
  面具人一楞,接着嘿嘿地冷笑道:“当你到达山顶上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
  
  “嗷嗷嗷!”
  
  车内的雪狮猛然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快如闪电一般从车内窜了出来,全身的白毛全部炸开,剧烈地抖动,白森森的獠牙,在黑暗中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
  
  雪狮刚一冲出来,面具人吓得一哆嗦,神色狂变。
  
  他已经吃过雪狮的一次亏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
  
  “嗷!”雪狮一声怒吼,对着面具人冲了过去。
  
  面具人一声惊叫,钻进一辆车里,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