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兽性大发

  李建和柳眉、雪狮冲下楼,打开车门,跳上越野车,向外冲去。
  
  陆逸看着柳眉也上了越野,顿时一阵心疼。
  
  这么漂亮的表妹,自己都没有机会玩玩,这次上了李建的越野,可惜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早知道这样,自己就提前下春药,好好地乐一乐,现在后悔死了。
  
  柳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雪狮只好趴在后面。
  
  “龙虎山在哪个方向?”
  
  李建大声问道。
  
  “出城,正北十公里,要快。李建,龙虎山都是亡命之徒汇集的地方,月芽穿的又是晚礼服,千万别被他们伤害。”
  
  柳眉的眼泪哗哗流下。
  
  李建伸出手,握住柳眉冰凉的小手,轻声道:“不用担心,月芽是个很聪明的丫头,她肯定会随机应变的,如果谁伤害她,我一定不会让他见到明天的太阳。”
  
  越野车如同一道闪电,快速地冲向北面的郊区。
  
  李建怀里的手机发出震动,李建一手开着车,另一只手掏出手机,一个秘密号码出现在自己手机屏幕上,李建一看这个号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自己的计谋成功了一半。
  
  “李建,前面有伏击,遇到桥梁,更要小心。”
  
  这声音让李建的内心一阵激动,自己没看错人。
  
  “报告,目标开向郊区,马上就要出城。”
  
  “好,很好,进入郊区后,开始猎杀,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就等着李建出城。”
  
  “好,哈哈哈……”
  
  从郊区到龙虎山这段路,不是公路,而是一般的土路,坑坑洼洼,极不好走。
  
  月芽的布加迪,开起来极其灵巧,提速减速极快,眨眼间,就把王耀军撇下老远,但王耀军的悍马,是最新型的,速度也是极快,越野性能极好,那些坑坑洼洼,直接冲了过去。两台车的距离,在渐渐缩短。
  
  越向前,道路越难走,越不平,但布加迪还是仗着速度和灵巧,把悍马拉下十几米。
  
  但就在快要到达龙虎山飙车场的时候,月芽的车慢慢地停下来,几块石头挡在本来就不宽的泥路上。
  
  这几块石头,好像路旁的石墙倒了,布加迪过不去。
  
  月芽打开车门,看着这几堆石头,微微地叹了口气,看来只有让王耀军来搬了。
  
  后面的几辆车,不知被两人拉下多远了。
  
  王耀军的车灯照在月芽凹凸有致的少女娇躯上,特别是月芽那饱满的高翘胸脯,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白皙迷人,如同玉雕一般,两抹饱满的半圆和神秘的沟壑,让王耀军兽血沸腾,欲火渐渐升起。
  
  嘿嘿,这个丫头真漂亮,自己早就想干了她,可是没有机会。王耀军慢慢地停下车,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呀,自己干了她,柳家又能拿自己怎么样?自己的父亲是市长,老子怕谁?嘿嘿,柳家可是南州最大的珠宝商,他们是最要脸面的,自己干了这个小丫头,说不定,柳清风还会把这个小丫头嫁给自己,嘿嘿,自己是得到了美人,又得到了财产,哈哈,值得冒这个险。
  
  想到这里,王耀军走下车来,看着月芽道:“怎么了?柳月。”
  
  月芽根本没想到,危险在想自己逼近,更不知道王耀军的肮脏想法。
  
  “王耀军,路边的墙倒了,一堆石头挡住了去路,你快过来搬开。”
  
  王耀军快步走来,他要在后面的车赶来之前,尽快把事情办完,生米做成熟饭再说。
  
  王耀军嘿嘿淫笑着,直接冲向月芽。灯光下,月芽看着王耀军冲了过来,以为他要搬石头,但月芽马上感觉到情况不对,王耀军一脸狞笑着,眼里闪烁着淫贱的目光,扑了过来。
  
  “王耀军,你……你要……干什么?”
  
  月芽知道王耀军已经不怀好意了,顿时后悔得要命,自己太逞强了。
  
  “老子想干什么?老子就想干了你,不行吗?”
  
  王耀军一把抱住月芽的娇躯,臭嘴疯狂地亲向月芽的嘴唇,另一只手,恶狠狠地抓向月芽的胸。
  
  月芽激烈着挣扎着,反抗着,喊叫着。
  
  但王耀军的力气太大了,月芽根本不是王耀军的对手,再加上月芽穿的是低胸的晚礼服,王耀军一把就把月芽的晚礼服撕到胸下,露出一双饱满的高翘少女的胸脯,黑色的蕾丝文胸,根本盖不住月芽发育极好的饱满乳房。
  
  灯光下,那双尖尖的饱满,已经露出半截,如同白玉一般,差一点让王耀军魂飞魄散。
  
  王耀军一声嚎叫,扛起吓呆了的月芽,冲进自己的悍马车里,一把撕掉月芽的文胸。
  
  两只耀眼雪白的小白兔弹跳出来。
  
  王耀军一声闷哼,大嘴一张,咬了过来。
  
  胸前一凉,月芽一下清醒过来,一声凄厉的尖叫,猛一转身,狠狠地抬起腿,踹了出去。
  
  这拼命的一脚,正踹在王耀军的胯下。
  
  “啊!”
  
  王耀军一声惨叫,捂住自己的罪恶之处,躬身倒下。
  
  月芽快速地穿好衣服,跑了出来。
  
  王耀军起身就追,但后面几道车灯射了过来。
  
  后面的车追了上来。
  
  “他妈的,你们开这么快干吗?奔丧吗?”王耀军咒骂着,冲着他们挥舞着拳头。可惜了,多好的机会呀,自己上来就应该一拳把月芽打晕,让她没有反抗能力,这会,早就完事了,后悔呀。
  
  就在这时,一把冷森森的枪口对准了王耀军的脑袋。
  
  一个戴着狰狞面具的杀手站在王耀军的面前。
  
  冰冷的枪口,让王耀军感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们……是谁?我是王……市长的儿子,我爸是王……成仁,你们不能杀我。饶命呀,我有钱,我给你们钱,要多少,我给你们多少,求你们了,别杀我……”
  
  王耀军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嘿嘿,记住,这是李建杀的你,到地狱里去告李建吧。”
  
  面具人瞳孔一缩,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轻微的闷响,子弹穿透了王耀军的眉心。
  
  王耀军至死都不相信,自己这么年轻,就会死掉。
  
  他直觉得眉心一凉,脑海里全是刚才月芽那雪白细腻饱满高翘尖尖的少女胸脯……
  
  王耀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不可捉摸诡异的微笑,这种微笑,让所有看到他笑容的人,有种看到恶魔一般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面具人嘿嘿冷笑着,退出悍马,关上车门。
  
  另外两位面具人,冲向月芽,直接用麻袋套向月芽。
  
  两个面具人快速地搬开石头,开着月芽的布加迪和王耀军的悍马,消失在黑夜中。
  
  一辆商务车里,那个中年面具人快速地拨打着一个电话号码。
  
  柳清风和陆琼瑶正在总部后面的玉石加工厂,鉴赏着柳眉在北京拍来的四色福禄寿喜翡翠镯子,电话响了。
  
  柳清风拿出电话,一个陌生的号码在屏幕上闪烁。
  
  这是谁的电话?自己没见过这个号码。
  
  柳清风还是按下接听键。
  
  “柳清风,你的女儿在我们的手里,不要报警,带上五百万,现在来龙虎山的飙车场,我们等你,你自己来,如果你报警,你将会收到你女儿的头颅。”
  
  一个阴森森的冷酷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柳清风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看陆琼瑶,见妻子没有注意自己在接电话,连忙拿着电话走了出去。
  
  “什么?你绑架了我的女儿,你不要开这么无聊的玩笑,我的大女儿就在办公室,二女儿和小女儿在参加舞会。”
  
  柳清风经常收到这种无聊的敲诈电话,从来没有当真。
  
  “嘿嘿,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听听你女儿的声音。”
  
  面具人说着话,看着另外两个人道:“解开麻袋。”
  
  两人解开麻袋,露出惊恐万分的月芽,月芽的嘴里被塞着一块破布,双手被反绑着。
  
  “拿下堵嘴的布。”
  
  当月芽堵嘴的破布被拿下的时候,月芽大声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面具人冷笑道:“我们缺钱,所以就绑了你,给你父亲通电话,让他马上拿来五百万,我们就放了你,否则,嘿嘿……”
  
  面具人把电话递到月芽的嘴上。
  
  “爸爸,我是月芽,快来救我。”
  
  月芽对着电话大声叫着。
  
  那边的柳清风一听是月芽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月芽,你在哪里,快说。”
  
  面具人迅速移开电话,那两个人,再次用破布塞住月芽的嘴。虽然月芽剧烈地反抗着,但又被装进了麻袋里。
  
  “柳清风,你听清楚,不要关电话,五百万,马上来龙虎山,不许报警,你家周围有我们的人,如果你报警,我们就先强奸了你的女儿,再杀了她。”
  
  “咔嚓!”
  
  对方扣死了电话。
  
  柳清风心里一沉,大脑快速地转动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快步走过来,笑着道:“瑶儿,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有事出去一下。”
  
  陆琼瑶看着丈夫,轻轻地把柳清风笔挺的西装上一小片石粉弹掉,握住柳清风的手,微笑着道:“去吧,快去快回,别让我担心,带上保镖。”
  
  陆清风微笑道:“很近,我带上周叔就可以了。”陆清风说着话,轻轻地在陆琼瑶的脸上亲了一下。
  
  陆琼瑶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红晕,拍了拍自己丈夫宽阔的后背。
  
  陆清风转过身去,快步走出玉石工厂。
  
  一个老人快速地给陆清风打开车门。
  
  “周叔,月芽被绑架,带上五百万,到龙虎山。”
  
  老人神色一变,双目中爆射出来两道电芒,嘿嘿冷笑道:“我有十年没杀人了,看来,今天要破戒了。”
  
  周叔坐进驾驶室道:“走!”
  
  两人快速来到办公室,从保险柜里取出现金。
  
  周叔在另外的保险柜里,取出两把粗大的左轮手枪,嘿嘿地冷笑道:“老伙计,今天你要大显身手了。”
  
  柳清风也取出一把手枪,放在怀里,看了一眼老人道:“周叔,走吧。”
  
  李建开着越野车驶出南州,顺着一条国道,直奔北面开去。
  
  刚开出两分钟,数道刺目雪白的强光照射过来,两辆高大的装载铲车,发出强劲的轰鸣,如同两座山峰一般,狠狠地撞过来。
  
  强烈的刺目白光,让李建的眼睛一花,两辆装载机伸着巨大的钢铲,快如闪电一般的撞到。
  
  “啊!”
  
  柳眉吓得一声尖叫,闭上了眼睛。
  
  李建快速地按了一个按钮,一道红光在车窗前面射出,刺目的白光瞬间被红光过滤。两辆装载机的铁铲已经铲到。
  
  李建一声长啸,大喝一声:“坐好!”
  
  李建猛打方向,整个越野车发出震天的轰鸣,车身陡然两轮着地,立了起来,擦着巨大的锋利钢铲,冲了过去。
  
  由于车身立起来,柳眉柔软的身子直接冲进李建的怀里。吓得柳眉一声尖叫,两手死死地抱住李建的脖子。
  
  就在李建的越野车冲过装载机的同时,一股浓烈的烟雾,在越野车后面喷出来,射向两辆高速行驶的装载铲车。
  
  这种浓烈的烟雾,是特制的一种烟雾制剂,李建原来在少林寺高速公路上,和杀手较量时用过,这次终于再次用上了。
  
  浓烈的烟雾,瞬间把铲车司机的视线遮住了。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两辆装载机猛烈地撞在一起,发生震耳欲聋的爆炸,耀眼的烈焰腾空而起,升起一朵恐怖的蘑菇云。
  
  李建一声冷笑,加速向前开去,拐向了那条月芽走过的那条土路。
  
  躺在李建怀里的柳眉听到剧烈的爆炸声,闭着眼睛,再也不敢睁开,两只胳膊死死地搂住李建的脖子,喃喃地问道:“李建哥哥,我们死了吗?能和你死在一起,我真高兴。”
  
  李建嘿嘿一笑道:“小丫头,快点睁开眼,没有人能杀死你李建哥哥,快坐好,我敢肯定,还会有人拦截我们。”
  
  柳眉一听两人没死,连忙睁开眼,转过头一看,越野车已经开到那条奔向龙虎山的那条土路。
  
  “李建哥哥,注意,前面有条深沟,沟上的那座小桥很窄。”
  
  柳眉去年来龙虎山寻找月芽的时候,走过一次。
  
  “好的,柳眉,放心吧,你李建哥哥的车技绝对是一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