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龙虎山

  李建知道,那辆悍马是撞不过自己的越野的。
  
  车里的雪狮发出低沉的呜呜威吓。
  
  月芽听到雪狮在车里呜呜叫着,看着李建道:“李建哥哥,为什么不把雪狮放出来?”
  
  李建看了看大厅里的俊男靓女,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怕吓着他们。”
  
  “没事的,李建哥哥,把雪狮放出来吧,我看住它,你把雪狮关起来,它多可怜呀。”月芽央求着道。
  
  李建看着月芽那可怜的样子,不忍心,轻声道:“看好雪狮,别让它伤到人。”
  
  “我一定看好它。”
  
  李建说着话,一按遥控开关,车门自动打开,雪狮如同一道闪电,跑了出来,呜呜地低声叫着,围着李建兴奋地转着圈。
  
  李建把车门关好,挎着两位漂亮的美女,走进了大厅。
  
  把门的服务生一看两位柳家的大小姐和一位英俊魁梧的男子进来,连忙躬身道:“三位请。”
  
  当他看到一条高大威武,全身雪白的藏獒进来的时候,刚要阻拦,雪狮顿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威吓,露出了白森森的尖利獠牙,背后的鬃毛全都竖起来,剧烈地抖动。
  
  吓得服务生一头冷汗,连忙退了回来。
  
  舞厅在二楼,当三个人来到二楼的舞厅,已经有很多的俊男靓女到了,他们举着酒杯,品着名贵的红酒,彬彬有礼地互相交谈着。
  
  舞场很宽敞,周围是浪漫温馨的雅座,柳家买下了靠近舞场最佳位置的两个号位的雅座。柳家的女孩子们,都继承了父母的优点,长得极其漂亮,柳眉和月芽刚一来到,很多漂亮的公子都主动打招呼。
  
  当他们看到,被柳眉和月芽挽着胳膊的竟然是一位陌生的男子,眼里都露出了强烈的妒忌。
  
  他们在心里咒骂着,但表面上仍旧彬彬有礼,面带微笑。月芽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她认识的很多叛逆性格的小太妹拉到一边发疯去了。
  
  柳眉挽着李建胳膊,把头轻轻地靠在李建的肩膀,一种让人迷醉心跳的男子好闻的气息,让她内心一颤。
  
  多么结实的肩头呀,如果自己能一生靠在这个坚实的肩头,那该有多好呀。
  
  可惜,李建已经有了东方云梅。为什么自己会来晚了一步?柳眉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把头靠着李建的肩头,但到雅座的距离太短了,李建带着柳眉,已经走到雅座旁。
  
  服务生送来两杯名贵的红酒,鞠了一躬,轻声道:“小姐、先生,请慢用,还需要什么,请您吩咐。”
  
  李建掏出几张钞票塞到服务生的手里道:“再给我们上两杯果汁。”
  
  服务生一见李建出手大方,很是高兴,连忙给李建柳眉端来两杯鲜榨的果汁。
  
  李建把一杯果汁放在一边,看了一眼雪狮。
  
  雪狮毫不客气的跳上一个座位,竟然伸出舌头,灵巧地舔着那杯果汁,杯子竟然不倒。
  
  “来,柳眉,谢谢你和你的家人的招待。”
  
  李建举起一杯红酒,看着柳眉。
  
  柳眉微微一笑,举起酒杯道:“李建哥哥,咱们不要客气,你能住在我家,我很高兴,来干杯。”
  
  两杯酒轻轻地碰在一起,李建握酒杯的手指,和柳眉的手指,接触在一起。
  
  柳眉的内心一颤,漂亮的眉毛微微的抖动了一下,电流一般的麻酥,在手指处传来,柳眉心里一颤。
  
  远处的另一个雅座旁,柳眉的表哥陆逸,两眼阴森森的看着李建和柳眉,妒忌的目光恨不得把李建砍死。
  
  臭丫头,你竟然骗老子说你不来舞会,一天就和这个王八蛋勾搭上了,老子一定找机会收拾了你。嘿嘿,你个王八蛋,竟敢撬老子的墙角,老子绝不会饶了你。
  
  陆逸透过窗户,猛然看到李建的越野,眼睛一亮,顿时透出一道怨毒的寒芒,嘿嘿,李建,你死定了。
  
  陆逸拨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一个鬼鬼祟祟的年轻人,出现在李建的越野车旁。身形一闪,躬身钻进越野车下面,一把锋利的钳子,握在手中。
  
  楼上的陆逸看着那人慢慢地从车底下钻出来,一丝极其阴毒的冷笑,在眼里闪出。
  
  嘿嘿,李建,去死吧。
  
  这时候,音乐缓缓响起。
  
  喝了红酒的柳眉,那张精致漂亮的娇颜,起了一层妩媚的红晕。
  
  柳眉轻轻地站起身来,冲着李建做了个邀请的躬身动作。
  
  低开胸的晚礼服前,两抹白玉一般的细腻半圆和迷人的沟壑,美得惊心动魄。
  
  李建不敢看柳眉的胸前,看着柳眉温柔如水的眼睛,站起身来,搂住柳眉纤细的腰肢,滑入舞池。李建的身体极其地协调,舞姿优美自然,搂着柳眉,两人的配合竟然极其到位,李建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柳眉能瞬间的领会,如同心有灵犀一般。
  
  李建想不到柳眉的舞跳得这么好,两人如同两只天鹅,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王耀军领着几个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飙车能手,直接找到正在跳舞的月芽,嘿嘿冷笑道:“柳月,今天我们找到一位飙车技术极好的车手,不知道柳小姐,敢不敢去?”
  
  正在跳舞的月芽看到王耀军那挑衅的目光,小脑袋一扬,大声道:“有什么不敢?本小姐没有什么不敢的事情!快说,到哪里去?”
  
  “龙虎山!”
  
  龙虎山里有一个这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私自设立的飙车场地,地形极其地复杂险要,其中有一段赛车道,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深渊,去年有两个富二代在那里飙车,直接摔下那个万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政府早就取缔了那个飙车场,但这些寻求刺激的官二代、富二代,照旧来这里飙车。
  
  “龙虎山就龙虎山,本小姐难道还怕你吗?”
  
  “好,你有种,走,龙虎山见。”
  
  王耀军嘿嘿冷笑,抬腿就走。
  
  月芽向舞池里看了一眼正在跳舞的姐姐和李建。
  
  “怎么?害怕了,想找帮手?”
  
  王耀军看着柳月,嘿嘿地冷笑。
  
  “找你妈的头,姑奶奶怕过谁?就你王耀军,每次和我比赛,都被我追得屁滚尿流,最后都被我撇下几十米,我能怕你?”
  
  月芽大声骂道。
  
  王耀军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一片铁青。是的,自己每次和这个变态的臭婊子飙车,竟然从来没赢过她,嘿嘿,今天老子不光要赢了你,还要尝尝柳家女人是个什么滋味。
  
  几个人和月芽快速地走出玉琼楼。
  
  “注意,羔羊已经上路,羔羊已经上路。”
  
  “看到了,羔羊向龙虎山方向驰去,沿路监视。”
  
  “明白!”
  
  两辆路虎快速地跟了上来,车内的两个头戴狰狞面具的杀手,嘿嘿冷笑着,跟别的车联系着。
  
  另一辆悍马车里,一个中年面具人看了一眼玉琼楼,狞笑着道:“嘿嘿,我抓住了这个小丫头,李建,我在龙虎山等你,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雪狮趴在座位上,喝完了自己的果汁,它两眼望着主人剩下的那个红色液体,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它不知道这种红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但那种浓烈的香甜气味,让雪狮眼冒绿光,它很想尝尝那里面的东西,可是,主人没有发话,雪狮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两半杯的红酒,心里在冒火。
  
  猛然,一股自己很熟悉的仇人气息,在楼梯口传来。
  
  这是主人的仇家,那股气息在慢慢地靠近,自己曾经咬断这人的一只手掌,这次,这人跑不了了,一定要替主人抓住他。
  
  雪狮一声低吼,身形快如闪电,冲向楼梯口。
  
  蔡风云、孙鹏飞、吴道南和邱茂军在三楼上喝完酒,准备到二楼跳舞。
  
  蔡风雨、孙俊、吴道东和邱茂源死了,南州四大家族的老爷子们,终于再次联合起来,组成了联盟,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李建。
  
  孙鹏飞、吴道南和邱茂军和蔡风雨,组成了新的南州四公子。
  
  今天,他们都接到李建到达南州的消息,四大家族快速地做出反应,共同的制定了干掉李建的阴谋。四人刚在三楼上喝完酒,走下楼来,一条雪白的藏獒,拦在了四人的面前。
  
  “呜呜呜!”
  
  雪狮全身的鬃毛剧烈地抖动,耳朵竖起来,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利的獠牙,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一个人,全身弓起,咆哮着,随时准备扑过去撕咬。蔡风云和孙鹏飞,一眼看到这只巨大的藏獒,顿时吓了一跳。
  
  两人一眼就看出来,这只藏獒,就是李建的那只,难道李建就在这里?
  
  但这四个人,从来没有得罪过这只藏獒,今天这只凶猛的藏獒,怎么会拦在面前?
  
  后面的邱茂军,全身不禁一颤,汗毛倒竖,两眼露出强烈的杀气和一股怨毒的寒芒,左手一翻,掌心中多出一把手枪,藏在袖口中。
  
  雪狮死死地盯住邱茂军,嘴里的低吼,渐渐地变成咆哮。
  
  蔡风云和孙鹏飞都感到纳闷,邱茂军没有到过北京,怎么会得罪了这只藏獒?
  
  吴道南一看一只巨大的狗,拦住了自己的去路,顿时恼怒不已,这个不知道天多高,就知道吃喝嫖赌的富二代,哪里知道藏獒的厉害,一声冷哼,抬腿就踢。
  
  蔡风云和孙鹏飞脸色一变,大喝道:“不要惹它。”
  
  但为时已晚,吴道南的一条腿,已经踢了出去。
  
  雪狮一见有人袭击自己,嗷嗷一声,如同闪电一般扑了过去,一下子把吴道南死死地按倒在地,白森森的獠牙,贴在吴道南的脖子上。
  
  这一下,把吴道南差一点吓死,一声闷哼,吓得直翻白眼。
  
  雪狮的震天咆哮,一下子把音乐打断,所有的人都看到一只巨大的雪白藏獒,咆哮着按倒吴道南。
  
  李建一听雪狮的咆哮声音,连忙拉着柳眉,跑了过来。
  
  “蔡风云!孙鹏飞!”
  
  李建一眼看到蔡风云、孙鹏飞站在楼梯口旁,后面还有一个人,这人的一只眼睛里,透出极其怨毒的杀气,另一只眼睛好象不会转动。
  
  “邱茂源!”
  
  李建吓了一跳,邱茂源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又有点不太像,邱茂源没有此人魁梧,杀气没有这么浓烈,邱茂源属于阴森森的人物,而这个人,有点强硬的霸气,绝不是同一个人。
  
  蔡风云和孙鹏飞也看到了李建拉着柳眉,快速地走过来。
  
  “回来!”
  
  李建一声低喝,雪狮放开吴道南,嘴里发出呜呜的低沉咆哮,两眼死死地盯着邱茂军。
  
  雪狮的獠牙,没有咬下去,它一直在等待主人的命令。
  
  “人生何处不相逢,李建,我们又见面了!”
  
  蔡风云风轻云淡地看了李建一眼,眼里露出极其复杂的表情。
  
  从地上爬起来的吴道南,脸色变得煞白,眼里露出极其怨毒的杀气,气急败坏地伸手就想掏枪。
  
  但邱茂军一把按住吴道南的手臂,摇了摇头。
  
  “呵呵,蔡风云,孙鹏飞,你们可好?我们有二十多天没见面了吧。”
  
  李建的眼光看着蔡风云和孙鹏飞。
  
  “原以为我们能成为一生的知己,却想不到,造化作弄人,我们竟然成了仇家,李建,你今天来到南州,要想回到北京,除非太阳从西面出来,蔡风雨他们,在地下等着你。”
  
  蔡风云两眼寒芒大作,强烈的杀气,狂涌而出,四周的温度,好像瞬间降低。吴道南和邱茂军两眼死死地盯着李建,恨不得马上咬李建一口。
  
  孙鹏飞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眼神极其地复杂。
  
  “嘿嘿,蔡风云,我接招就是了,我倒要看看你们南州四大家族怎样留下我李建。”
  
  蔡风云一声低喝:“走!”
  
  四个人都狠狠地瞪了李建一眼,走下楼去。
  
  雪狮两眼死死地盯着邱茂军,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李建看着四个人的背影,特别是邱茂军的背影,李建内心一动,这人像极了另一个人。
  
  柳眉看着走下楼的四个人,一丝担心在脸上露出。
  
  “李建,你以后不要单独出门了,这四个人不好惹。”
  
  李建嘿嘿冷笑道:“我在等着他们,就怕他们不来。”
  
  月芽和王耀军他们开着车,冲出了南州城,直奔郊区的龙虎山。
  
  “柳月,你的布加迪占了好车的便宜,速度就是比我的快,有种你换辆悍马和我比试一下?”
  
  王耀军打开车窗,冲着月芽大声叫道。
  
  “王耀军,姑奶奶的车就是比你的臭悍马跑得快,但是,上次我们在龙虎山比赛,那个场地,布加迪根本跑不起来,相反,你的悍马在那个地方,更能发挥越野的能力,嘿嘿,竟然被我的布加迪撇下三十多米,你还有脸再提,还是你的技术不行,有本事,你也买辆布加迪开开,如果你买辆布加迪,你老子第二天就会进监狱,嘿嘿,你敢买吗?”
  
  王耀军一听,顿时气的脸都绿了,是呀,就是自己的老头子再能贪点,但自己敢买布加迪吗?纪委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的老头子呢。
  
  “柳月,这里到龙虎山还有十公里,咱们先来个热身赛如何?”
  
  王耀军阴森森地道。
  
  “来就来,我柳月怕你不成?”
  
  “好,先到龙虎山为胜,你要输了,陪我睡一夜。”
  
  “睡你妈个头。”
  
  王耀军的悍马,早已冲了出去。
  
  王耀军的悍马,是现在最先进的车型,速度极快,虽然速度比不过月芽的布加迪,但这是山地,坑坑洼洼,布加迪根本跑不起来,如果是一个技术全面的车手,驾驶着悍马,在这种坑坑洼洼的山路,绝对能赶上布加迪。
  
  悍马车最适应这种山地。
  
  几辆车在后面快速地跟过来。
  
  “羔羊已经出了城,速度在加快,奔向龙虎山。”
  
  “看到了,通知龙虎山的人,在他们飙车的时候,抓住那女的,男的干掉灭口。”
  
  “明白!”
  
  “李建跟过来后,马上猎杀。”
  
  “明白。”
  
  “月芽到哪里去了?”柳眉在舞池里,没有发现月芽。
  
  李建一听柳眉在寻找月芽,向四周一看,没有发现月芽的身影。
  
  李建心脏一缩,知道不好,一把拉住一位服务生道:“看到柳月了吗?”
  
  服务生忙到:“柳月小姐和一群人,说是到龙虎山飙车去了。”
  
  柳眉一听,脑袋顿时嗡的一声。
  
  龙虎山那里可是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强奸杀人飙车仇杀,经常发生。
  
  “李建,快去救月芽,他们到龙虎山去飙车去了,那个地方很危险。”
  
  柳眉内心极其地慌乱,一种不安的危险,在心头升起,月芽有危险。
  
  李建一看柳眉的眼泪都下来了,知道龙虎山那个地方,绝对不是个好地方。伸手一拉柳眉,冲下楼去。
  
  黑暗中,一双怨毒的眼睛,看着李建,露出狰狞的寒芒。
  
  “李建,只要你到了龙虎山,你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