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布下陷阱

  柳叶为人比柳眉精明得多,而且眼光特别犀利,好像防贼一般地防着自己,这使陆逸十分恼怒,心里暗暗地骂道,臭丫头,你等着,等着我把柳眉追到手,继承了柳家的产业,连你也一块收拾了。
  
  这个有点变态的念头,始终缠绕在陆逸的脑海里,虽然自己很不喜欢柳叶,可是,自己老是在梦里梦到这个臭丫头。
  
  这让陆逸的心里有种扭曲的快感。
  
  自己喜欢的柳眉,却没有一次能进入自己的梦中。
  
  自己多么想把梦中的柳叶换成自己喜欢的柳眉,在梦中能听到柳眉的娇吟,可是偏偏事与愿违,老天就是不让自己梦到柳眉。
  
  现在柳眉竟然把李建带回来,姑父又把李建的房间安排在柳眉的旁边,显而易见,姑父就是想把柳眉嫁给李建。
  
  陆逸摸了摸口袋里的一种药性极大的春药,嘿嘿,要是不行的话,就给柳眉小丫头下一点春药,生米做成熟饭再说。
  
  陆逸想到这里,慢慢地回到自己楼下的房间,慢慢地打扮,想着晚上参加舞会的事情。
  
  柳眉、柳月把李建带到房间后,两个小丫头都回到自己的房间,拆迁工地尘土飞扬,几个人都灰头灰脸,先洗个澡吧。
  
  李建脱掉衣服,站在炽热的水龙头下,想着今天自己所做的一切,四大家族一定会得到自己来南州的消息,哪个家抢先对自己下手,哪个家族就一定是教廷的走狗。
  
  因为,十天后,首长就要到达南州,教廷肯定要提前对付自己。
  
  嘿嘿,来吧,我李建等着你们。
  
  吴江山回到自己的家后,刚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还没来得及咽下,那个鬼幽一般的面具人,一下就坐在自己的面前。
  
  “李建来南州了。”
  
  “噗!”
  
  吴江山一听李建来南州了,嘴里的那口茶水,差一点把自己呛死。
  
  “你说什么?李建来南州了?”
  
  吴江山噌的一声,站起身来,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狰狞,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气。
  
  “他在哪里?我要把他碎尸万段,替我的儿子报仇。”
  
  “嘿嘿,你的拆迁工地上,那个阻止拆迁的男人,就是李建,他已经住进了柳清风家里了。”
  
  面具人阴森森地道。
  
  “那个一个人打倒一百多人的年轻人,就是李建?”
  
  吴江山一听,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些被打倒的小痞子们,吴江山看了,每个人胸前都被打了一掌,封住了胸前的经脉,都已经废了,每个人只要多走几步路,都累得气喘吁吁,别说再给江峰集团当炮灰了。
  
  没想到,下如此狠手的人,就是杀死自己儿子的仇人李建。
  
  好,只要你李建来到南州,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别想再回北京。
  
  李建竟然和柳家混在一起,嘿嘿自己早就想干掉柳清风,把陆琼瑶抢过来,陆琼瑶到现在还是那么的风骚,一摸一把水呀。
  
  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追到手,等到干掉柳清风,一定要把那个骚货抢过来。
  
  面具人看着吴江山道:“你不是早就想霸占叶眉集团的产业吗?”
  
  吴江山一听面具人这话,吓了自己一跳,自己在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但从来没有说出口,面具人怎么会知道?这也太可怕了吧。
  
  吴江山看着面具人道:“你怎么会知道我想霸占柳清风的产业?”
  
  “嘿嘿,我不光知道你想霸占柳清风的产业,更知道你想霸占柳清风的老婆陆琼瑶。”
  
  吴江山眼里猛然爆发出浓烈的杀气,冷冷地看着面具人。
  
  “嘿嘿,我们调查过你年轻时候的发家史,你年轻的时候,曾经疯狂地追求陆家的陆琼瑶,但陆琼瑶却爱上了柳清风,刚才我提到柳清风的时候,你的眼里,杀气暴增,但又带着一丝的痛惜,嘿嘿,你还没有忘掉陆琼瑶。”
  
  吴江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这个面具人真是厉害呀。
  
  “你既然加入了我们,你儿子的仇,今天晚上,就给你报,我们已经设计好了,布下了一个局,等李建进来。过几天,我们干掉柳清风后,柳家的产业和陆琼瑶,连她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都给你如何?”
  
  面具人嘿嘿地笑着。
  
  吴江山的眼里顿时变得炽热起来,站起身道:“谢谢。”
  
  “嘿嘿,不用谢,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不过,你要管好你的小儿子吴道南,小心他给你带来灭族的灾难,他可是个惹祸精,他虽然代替了自己的哥哥,加入了南州四大公子的行列,可是天天惹祸,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不要让他坏了我们的大事,你明白吗?”
  
  面具人说完话,眼里寒芒一闪,透出极其冷酷阴森的杀气。
  
  “我知道。”
  
  吴江山知道,面具人这是在警告自己,如果自己的儿子坏了教廷的大事,面具人会毫不留情下手的。
  
  面具人说完话,一阵清风吹过,他的身影凭空消失。
  
  好快好诡异的身法呀。
  
  投靠教廷,对吴家不知道是福是祸。
  
  嘿嘿,今天晚上,就要干掉自己的仇人了。
  
  诚信集团,邱家。
  
  邱裂天的大儿子邱茂军,死死地盯着那段暴力拆迁的视屏上,两眼透出一种可怕的冷芒。
  
  那只藏獒,就是那只藏獒,还有李建,杀了自己的弟弟邱茂源。
  
  嘿嘿,想不到,你今天竟然来到南州,李建,我要是让你活着离开南州,我就不姓邱。
  
  在北京,柳家就和李建搞在一起,现在又搞到一块,嘿嘿,柳家的三个小妞真不错,李建,今天晚上,你就过不去。
  
  邱茂军一声冷哼,手掌一翻,一枪打在大屏幕上。
  
  “轰!”
  
  一声巨响,整个大屏幕发出强烈的轰鸣,炸得粉碎。一片碎片蹦进了他的脸颊,血红的血水流进邱茂军的嘴里。
  
  “李建,我一定要让你死。”
  
  邱佳虹的房间。
  
  本来漂亮的邱佳虹,脸色变得极其憔悴,漂亮的大眼睛里,增加了道道血丝。
  
  李建呀李建,你是东方云梅的男友,但却杀了我哥哥,这个仇,我邱佳虹不得不报,为什么,本来是极好的朋友,现在却要变为仇敌?这是为什么?
  
  邱佳虹的脸色渐渐的扭曲起来,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把小巧的手枪在手掌中不断地翻腾着。
  
  李建刚洗完澡,披着浴巾走出来,弯下腰去沙发上拿衣服。
  
  “砰!”
  
  一声门响,房门被人一把推开。
  
  “李建哥哥,看看我的晚礼服……啊……”
  
  洗完澡后的月芽,身穿一身雪白低胸晚礼服的月芽,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她是想让李建看看自己这身晚礼服漂亮不。可没想到,李建刚刚洗完澡,披着浴巾,正弯腰去拿自己的衣服,披在身上的浴巾,在刹那间滑落。
  
  而月芽一声“李建哥哥”,让李建下意识的一转身,李建没穿衣服的、年轻健美雄壮、如同山岳一般的身体,展现在月芽的面前。
  
  月芽从来没见过年轻男子的身体,那种匀称健康,如同花岗岩一般健美、疙疙瘩瘩小麦色的神秘男子肌肤,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种健美的男子肌肤,宽阔的胸膛,肌肤下那强悍力量的震撼,让月芽在一声惊叫中,惊呆了。
  
  她没想到,年轻男子的身躯是这样的迷人。
  
  李建一看是小丫头月芽,脸腾的一下红了,抓起衣服,跑进卧室。
  
  李建这一跑,那种强悍的肌肉和爆发力,让月芽纯洁的少女之心,如同琴弦一般,发出强烈的颤音。
  
  李建哥哥,太美了。
  
  这小丫头,怎么不敲门?这,千万别吓着小丫头。
  
  李建快速地穿好衣服,内心怦怦直跳,慢慢地打开门,在门缝里看着月芽。
  
  只见月芽脸微红,饱满高翘的胸脯,还在剧烈地起伏着,一脸陶醉的样子。
  
  李建终于放下心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微笑着走出房间,看着月芽道:“嘻嘻,这是谁家的小公主,这么漂亮迷人。”
  
  月芽看着李建微笑着走出来,轻声道:“李建哥哥,漂亮吗?”说着话,月芽用手提起裙角,娇美的身形,转了一个圈,洁白的晚礼服,如同一朵洁白的白莲花。
  
  月芽的漂亮,并不弱于柳眉。柳叶的美丽带着一种圣洁,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知性美感,也就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美感。柳眉的美丽,和夏雪的美丽一样,如同江南的春水,温柔细腻,能把人淹死。而月芽的美丽带着两位姐姐的优点,圣洁高贵、妩媚细腻,却带着一种叛逆,这种微微带有叛逆的美丽,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三个女孩子,都继承了父母的优点,身材修长,亭亭玉立,面容白皙光滑细腻,而月芽的身材,更加火爆,低开胸的晚礼服,微微露出两抹雪白细腻,如同白玉一般的圆形,还有一点迷人调皮的沟壑。
  
  “月芽,好漂亮的小公主呀。”
  
  李建微笑着看着月芽。
  
  “嘻嘻,谢谢李建哥哥,你今天要陪二姐和我,去参加舞会。”
  
  月芽抱着李建的胳膊摇晃着。
  
  胳膊上传来那种柔软的饱满,让李建差一点晕过去。
  
  “月芽,什么舞会?”
  
  “就是南州上流阶层,在玉琼楼,每个月举行的一次舞会,全是社会名流的公子小姐,极其地热闹,所以,李建哥哥,一会,你要陪我们去。”
  
  月芽摇晃着李建的胳膊。
  
  李建沉思了一下,微微笑道:“好的,我陪你们去。”
  
  “谢谢李建哥哥,太好了。”
  
  月芽高兴极了,猛地抱住李建的脖子,在李建的脸上亲了一下,大声道:“我去告诉二姐去。”
  
  小丫头咯咯笑着跑了出去。
  
  李建摸着被月芽亲过的脸,笑道:“这个小丫头。”
  
  玉琼楼,是一所南州上层社会阶层的一个高级会所,实行会员制,一年会员金卡费用二十万。
  
  晚上八点整,一辆辆国际一流跑车,很准时地来到玉琼楼前。
  
  李建开着他的越野,里面载着柳眉,月芽自己开着她的价值二百多万美元的布加迪,在前面开道。
  
  本来柳眉想开着她的法拉利,但李建觉着,还是自己越野车里面的设置更保险安全,那些几百万美元的世界名车,有自己的越野实用吗?
  
  李建和月芽停好车,李建替柳眉打开车门,柳眉今天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束腰晚礼服,把她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
  
  “柳眉,你今天晚上,真漂亮。”
  
  李建看着柳眉轻轻地走下车来,赞叹着。
  
  柳眉脸色微红,轻声道:“谢谢。”
  
  说话间,伸出纤纤素臂,挎着李建的胳膊。月芽笑嘻嘻地跑了过来,伸过手臂来,抱住李建的左胳膊,三个人刚上了台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砰!”
  
  一辆超级悍马车,直接撞到李建的越野后尾上。
  
  越野车立刻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哪个穷酸的破吉普,丢死人了,开到这里冒充世界名车?快点拖走。”
  
  一个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年轻男子,跳下悍马,狠狠地一脚踢向李建的越野车。
  
  月芽转脸一看,大声叫道:“王耀军,别踢我们的车。”
  
  那个叫王耀军的年轻人,一听月芽说这辆破吉普,竟然是柳家的车,不由得讥笑道:“柳月,柳家破产了吗?怎么会开来一辆破吉普,参加舞会?”
  
  月芽旋风一般跑过去,瞪着王耀军道:“王耀军,你家才破产了呢,就你那辆破悍马,昨天还被我的布加迪撇下三十米,今天还有脸和我说话,你好意思么?”
  
  王耀军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一片铁青。
  
  他在昨天和柳月飙车,被这小丫头撇下三十米,真是气死人了,一会非得拉着她到龙虎山飙车不可。
  
  “嘿嘿,柳月,昨天是我操作失误,一会,有种就上龙虎山,很多哥们都在龙虎山飙车,等一会,哥们来齐了,我叫你,你敢去吗?”
  
  “哼,谁怕谁,一会龙虎山见。”
  
  月芽冷笑一声道:“把你的破悍马开走,这是我家的车位。”
  
  月芽一说那个车位是她家的,差一点把王耀军气得背过气去。
  
  王耀军只是官二代,自己父亲王成仁,也就是和吴江山一起喝酒的王副市长。家里就是贪点,他能贪多少?柳家可是财大气粗,玉琼楼前的车位,柳家就买了三处,王耀军根本不能比。
  
  王耀军心里暗暗地骂道:“臭婊子,等会上了龙虎山,一定先收拾了你再说,让你再讥笑老子。”
  
  王耀军贪婪地看了一眼月芽胸前的两抹半圆和那神秘的沟壑,咽了一口口水。
  
  王耀军冷哼一声,把悍马向后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