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表哥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赶来,趴在张市长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张市长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他看了一眼陈书记道:“自焚的三人,有两人没有抢救过来。”
  
  陈书记一听,心里一沉,刚才省委的赵书记亲自打来电话,必须把三个自焚的人救活,挽回影响。可是现在死了两个,现在全国的媒体都盯住了南州,南州已经成为这个恐怖漩涡的中心。
  
  就在这个时候,钱光涛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
  
  张市长看到钱光涛满头大汗地进来,沉声道:“钱光涛,江峰集团暴力强拆是怎么回事?”
  
  钱光涛连忙道:“张市长,暴力强拆我不知道呀,他们没有向我汇报。”
  
  钱光涛这人也是狡猾至极,把所有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张市长一听钱光涛说什么都不知道,顿时气愤不已,大声道:“钱光涛,你是城建局长,江峰集团私自强拆,逼得人家自焚。现在,全国的新闻都在转载他们血腥暴力强拆的视频,遭到无数人的谴责,省委的王书记已经亲自打来电话,严惩凶手,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钱光涛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什么,省委王书记亲自打来电话,看来,事情不妙呀,这段视频,是哪个王八蛋传出去的,这不是要命吗?
  
  现在,自己一定要咬住自己不知情,自己可能还有希望。给个什么处分都可以,只要自己的局长位置还在,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又捞了回来。
  
  “张市长,是我失职,我一定把整个事情调查清楚,严惩凶手,给市委一个交代。”
  
  王副市长看着钱局长的脸色煞白,心里不由得冷笑,看来,这次要牺牲钱光涛了,虽然自己免不了受到处分。自己是陈书记的人,陈书记省里有人,即使张市长想借机拿掉自己,陈书记也不会答应的。
  
  张市长看着所有的市委常委,大声道:“马上把所有的涉案人员全部抓到,钱光涛和王副市长,做出深刻检查。”
  
  散会后,张市长叫过公安局长的郑局长,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郑局长看着脸色铁青的张市长,小声道:“张市长。”
  
  张市长示意他坐下,但郑局长没敢坐。
  
  张市长看了一眼郑局长道:“小郑,你看那段视频,有什么发现?”
  
  郑局长看着张市长那刀锋一般的目光,微微沉思了一下,就知道张市长想问什么。
  
  “张市长,视频里有一个关键的陌生男人。”
  
  张市长看着郑恩民,点点头,眼里露出一丝亮光。
  
  郑恩民知道自己猜对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跟了张市长已经好几年了,张市长的心思自己每次都能揣摩得八九不离十。
  
  “视频虽然经过了剪辑,但还是留下了几个身影,我已经派人调查了拆迁现场,一个年轻男人,凭借一人之力,打倒了全部的拆迁人员,你说,这人是什么人?无所顾忌地动手?”
  
  张市长两眼看着郑恩民道。
  
  “我也调查了当时在场的人,此人身手极好,下手有轻重,留了情,没死一个人,他绝不是南州本地人。”
  
  张市长点点头道:“就怕是上面来的人,这件事要是被捅到上面,整个南州就完了。”
  
  郑恩民没有插话,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
  
  “小郑,马上暗中调查此人的落脚点和背景,不要轻举妄动,随时向我汇报。”
  
  张市长看着郑恩民道。
  
  “是,张市长。”
  
  张市长摆了摆手,郑恩民退了出去。
  
  叶眉集团的总部,坐落在美丽的凤鸣山脚下,一条清澈的小河,围绕着叶眉集团的总部,蜿蜒着流淌着,伸向远方。
  
  叶眉集团的总裁柳清风,站在自己办公室的阳台上,看着自己女儿的跑车,滑进集团大院,洁白儒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自己的两个女儿柳叶、柳眉,已经能完全独立地掌控叶眉集团了。
  
  特别是柳眉的北京珠宝展销会,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不光为集团拍回来十几个亿的极品翡翠,而且让国际上的珠宝界,都记住了叶眉集团。
  
  那场拍卖极品翡翠的火爆现场,让所有的人都记住了叶眉集团的名字。
  
  这二十几天来,叶眉集团每天都接到世界上各地的珠宝商,很多的订单,一下让叶眉集团,一跃成为南州最大的珠宝集团。
  
  特别是,叶眉在北京发回来的翡翠价格就要暴涨的信息,自己亲自带着公司的翡翠鉴定师和所有的流动资金,去了趟缅甸,几乎把缅甸所有的翡翠原石存货,全部抢购一空。
  
  虽然蔡家和孙家也赶了过来,但自己抢先了一步。他们所买的翡翠原石,都是自己挑剩下的。
  
  自己回来的第二天,整个翡翠市场的价格,直接飙升,连翻两番。
  
  自己抢购回来的原石,就是不加工,转手倒卖,就能稳赚几百亿。
  
  那个叫李建的年轻人,所挑出来的翡翠,竟然全是精品。自从女儿柳眉回来,女儿的嘴里经常挂着李建的名字,女儿大了,每当女儿提起李建这个名字的时候,女儿的眼睛里,就会出现一种只有女孩子在恋爱中才能出现的娇羞神采,看来,女儿是喜欢上了那个叫李建的年轻人。
  
  “清风,遇到了什么喜事?看把你高兴的。”
  
  一位雍容华贵,但身材如同少女一般的中年江南女子,微笑着走了过来。
  
  这位长相极其漂亮的中年妇人,长得极其漂亮妩媚,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皱纹,光洁如玉,只有那清澈的眼神中,才透出一种成熟中年女性的神采。
  
  如果这位漂亮的夫人和柳眉柳叶站在一起,人们一定会认为她是她们两人的姐姐。
  
  “瑶儿,我们的女儿都大了,你没看到,柳眉近来有什么变化吗?”
  
  柳清风轻轻地揽着妻子陆琼瑶柔软的腰肢。
  
  陆琼瑶把头靠在丈夫的怀里,微笑着道:“看到了,眉儿看样子是恋爱了,就是那个北京的男孩子吗?”
  
  “很有可能,你看,他们来了。”
  
  陆琼瑶顺着丈夫的眼光,看道两个儿女走下车来,而小女儿拉着一位身材高大,面目坚毅的年轻男子,从一辆越野车里走出来,后面还跟着一条如同狮子一般的藏獒。
  
  柳清风和陆琼瑶一看,眼睛一亮,好魁梧漂亮的男孩子。
  
  刚才,柳清风就接到女儿柳眉的电话,说是李建到了。
  
  “瑶儿,看到了吗?那个魁梧的男孩子,就是眉儿嘴里提到的那个北京的李建,配眉儿还可以吧?”
  
  “不错,好漂亮的男孩子。”
  
  陆琼瑶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丈夫。
  
  “走,到客厅等他们。”
  
  柳清风揽着夫人陆琼瑶,走向客厅。
  
  从两人的神情和亲昵看,柳清风和陆琼瑶十分地恩爱。
  
  李建被月芽拉着走下车子,看着叶眉集团漂亮的总部大楼,竟然坐落在山清水秀的山前,远离闹市,不禁羡慕起来。
  
  柳清风还真会选地方。
  
  “李建哥哥,看我们的总部大楼,漂亮吗?”
  
  李建微微笑道:“不错,山清水秀,空气新鲜,南州真是一个好地方呀。”
  
  柳眉笑道:“这是父亲亲自选中的地方,我们家就在总部大楼后面。”
  
  “柳眉,这里的环境真是优美极了,喘气都很舒服,这种清晰新鲜的感觉,能透到骨头里,以后,我也要把家安在南州。”
  
  柳眉的眼睛一亮,轻声笑道:“好呀,我送你一套别墅,就在凤鸣山下。”
  
  “好呀,柳眉。”
  
  “嘻嘻,李建哥哥,那我们就成为邻居了,我就可以天天看到你了。”
  
  月芽笑嘻嘻地道。
  
  柳叶看了柳眉一眼,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
  
  四个人刚一来到会客大厅,柳清风和陆琼瑶满面微笑地迎了出来。
  
  “李建,这是我爸爸和妈妈,爸爸妈妈,这就是我经常提起的李建。”
  
  李建刚一看到柳清风和陆琼瑶,一下子惊呆了。
  
  长相极其儒雅俊朗的柳清风,显得如此年轻,水晶金丝眼镜下,那双清澈透明的眼睛,透出星星一般的神采,近五十的年龄,如同三十刚出头一般。
  
  而柳眉的母亲陆琼瑶,长得更是年轻妩媚,如果不是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透出那种成熟的慈爱眼神,李建绝对会认为陆琼瑶就是柳眉的姐姐。
  
  “李建,你好,我是柳清风。”
  
  柳清风微笑着伸出了修长白皙的手掌。
  
  李建伸出手,握住柳清风的手道:“想不到柳总的容貌竟然显得如此年轻,哪里是中年人呀,简直就是而立之年的人呀。”
  
  “呵呵,哪里,老了,看看,我的三个女儿都这么大了。”
  
  柳清风最喜欢听人赞美他年轻。
  
  “柳夫人,你好。”
  
  李建又伸出手,和陆琼瑶握手。
  
  “李建,我经常听眉儿提到你,想不到你如此年轻,竟然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翡翠如此准确,三天后,南州翡翠玉石交易会,你可要大显身手呦。”
  
  李建笑了笑道:“柳夫人,您过奖了,我是侥幸。”
  
  众人正说着话,雪狮一眼看到客厅墙壁上的液晶电视,顿时十分高兴,摇着尾巴,一嘴叼过遥控器,用爪子操作着遥控器,直接找到少儿频道。
  
  少儿频道,正在播放猫和老鼠,雪狮高兴地汪汪直叫。
  
  所有的人都被雪狮的动作惊呆了,天哪,这条藏獒,竟然会自己看电视。
  
  月芽高兴地一下抱住雪狮的巨大狮子头,忍不住亲了两下,大声道:“雪狮,你太可爱了。”雪狮已经不排斥月芽了,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一下月芽的手指,继续看自己的电视。
  
  柳清风懂得鉴赏这种极品藏獒,一看就知道这只藏獒绝对是正宗的藏獒王。
  
  呵呵,自己正巧有一只花了近一千万买回来的藏獒,和李建的藏獒比起来,要差一点。
  
  “呵呵,李建开车一路上肯定累了,先吃饭,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就住在你们年轻人那座白楼。”柳清风知道,自己的女儿柳眉很有可能喜欢李建,他就把李建的房间安排在柳眉的隔壁。柳眉她们居住的白楼,和柳清风的别墅不在一起,相隔有十几米,单独一个院子。
  
  众人吃过饭后,李建和月芽、柳眉,来到白楼。
  
  这座白楼,是一座两层的小别墅,柳清风为了锻炼孩子的独立性,从小就让她们单独住,自己的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做。
  
  整座小白楼,就有一位中年刘妈管理。
  
  三人刚进入客厅,一位年轻潇洒,身穿白色西装的英俊男子,走了出来。
  
  李建看着这位英俊的男子,心道,江南的男人,就是比北方的男人漂亮。
  
  “表妹,你来了,晚上玉琼楼的舞会,我们可不要晚了,南州所有的上层名流的公子小姐都到。”
  
  英俊潇洒的男子,看到柳眉来到,眼睛一亮,露出一种爱慕炽热的神采。
  
  柳眉微微皱了皱细细的眉毛道:“表哥,今天我来了朋友,我就不去了,噢,对了,介绍一下,这位是北京的李建李大哥,这是我的表哥陆逸。”
  
  李建伸出手道:“你好。”
  
  陆逸看了看柳眉,又看了看李建,微笑着道:“你好。”
  
  两人的手握到一起。
  
  “我听到姑父说了,房间刘妈已经收拾好了,请上楼吧。”
  
  “谢谢。”
  
  月芽和柳眉领着李建上了二楼,来到自己的房间。
  
  陆逸看着李建的背影和那一只大狗,眼里露出一丝阴冷的寒芒。
  
  原来柳眉对自己还可以,但自从柳眉从北京回来之后,对自己就有点冷漠,嘴里老是提到一个叫李建的男子名字,在姑妈和姑父面前,一直夸奖李建,这让陆逸内心十分妒忌和不满。
  
  姑妈家,没有男孩子,这么大的一份产业,最后留给谁?只有留给自己的女儿,而自己从小就十分喜欢自己的表妹柳眉,如果自己娶了表妹柳眉,柳家家的产业就会姓陆。
  
  产业和美人都属于自己的了。
  
  陆逸的房间在一楼,性格火爆直爽的柳叶很不喜欢小白脸陆逸,因此,对陆逸下过命令,想在白楼住可以,但二楼没有经过柳叶的同意,不允许陆逸上来。
  
  陆逸对这个限制十分的不满,但为了能居住在白楼,只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