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由你顶罪

  李建出手毫不留情,十几个小痞子,眨眼间,全部被李建放倒。
  
  李建放倒了楼上的小痞子,直接跳到楼下,冲进楼下的痞子群中,如同虎趟羊群一般,拳打脚踢,所有的痞子们,没有剩下一个。
  
  看热闹的人们沸腾了,他们虽然表面上不敢欢呼,但内心极其地痛快,终于有人能出来教训这些人渣,大快人心呀。
  
  这时候,120急救车,风驰电掣地开过来,李建引导着医生,把已经烧成重伤、昏迷过去的一家三口,抬上急救车拉走。
  
  负责这次拆迁的项目经理赵一坤,早已下了命令,如果楼上的人自焚,绝不能相救,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死了干净,顶多赔二十万,江峰集团有的是钱。
  
  就在楼顶上三个人刚刚燃起来的时候,竟然凭空出现一个男人,抢过灭火器,扑灭了三个人身上的烈火,突然向自己找来的黑社会的人下手。
  
  这人的身手极高,每一拳一掌,都打倒一个人,眨眼间,所有黑社会的人员,竟然全部被打倒在地。
  
  赵一坤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什么人?竟然敢跟江峰集团的人过不去,简直就是找死。眼看着120救护车,拉走了自焚的三个人,又看着这人打倒了所有的小痞子,赵一坤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可怕。
  
  他慢慢地走下车来,两眼死死地盯住李建道:“你是谁?为什么阻碍我们依法拆迁?”
  
  李建看着这个胖得如同肥猪一般的人渣,冷冷地道:“你又是谁?你依法拆迁?依照的是什么法律?”
  
  “嘿嘿,我劝你,识相的话,快滚,我就不追究你刚才打伤这些人的事,否则,我会把你送到精神病院,每天给你电刑治疗,嘿嘿,到时你就会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李建一听,这个王八蛋竟敢威吓自己,把自己送到精神病院,难道他以前曾经把正常人送到过精神病院?
  
  “看来,你就是这次强行拆迁的罪魁祸首,老百姓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容易吗?你们想怎么拆,就怎么拆,谁给你的这种权力?把你们的拆迁许可证拿来看看。”
  
  赵一坤一听对方要看拆迁许可证,心里顿时一愣,拆迁许可证还没有办下来,要是等到拆迁许可证办下来,黄花菜早就凉了。
  
  猛然,五六个手持棍棒的彪形大汉,推搡着几个挎着包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请你不要推搡我们,我们是记者,我们有国家赋予我们的正当采访权,请你不要干涉。”
  
  一个年轻的记者,大声争辩道。
  
  “采访你妈的头!”
  
  啪!
  
  一个黑衣大汉,大骂了一声,狠狠地打了那个记者一巴掌。
  
  年轻的记者被打得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赵一坤一看是记者在偷拍暗访,脸色顿时变得极其可怕,一指那几个记者道:“砸烂所有的照相机,看看挎包里,有没有微型电脑,全部砸烂,搜他们的身。”
  
  赵一坤说完,几个黑衣大汉,冲了上去,就去抢夺记者们的挎包。
  
  那个年轻的记者大声道:“你们这是在犯法,就不怕法律制裁你们?”
  
  赵一坤哈哈狂笑道:“老子杀人都敢,何况搜搜你们几个小记者的身,在整个南州,老子没有不敢做的事情,搜!”
  
  大汉们疯狂地拽扯着记者们的相机和机器。
  
  李建一声冷哼,两步跨到黑衣大汉的面前,砰砰几拳,直接把那几个大汉放倒在地,看着几位记者道:“快走!”
  
  那个记者塞给李建一张名片,然后,带着那几个记者,快速地跑了出去。
  
  “快截住他们!”赵一坤气急败坏地大叫着。
  
  几个黑衣大汉,咆哮着追了过去。
  
  李建冲着雪狮打了个手势,雪狮一声咆哮,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扑了过去,瞬间就把那几个大汉扑倒在地。
  
  几个黑衣大汉,看着如同狮子一般的藏獒,呲着獠牙,呜呜地吼叫着,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瘫软在地。
  
  眨眼间,几个记者跑得无影无踪。
  
  王市长和吴江山、钱局长喝得正高兴,腰间的电话震动起来。
  
  王市长掏出电话,醉眼朦胧地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南州市委书记陈书记极其严厉的声音:“王成仁副市长,马上到市委来一趟。”
  
  “咔嚓!”
  
  陈书记挂断了电话。
  
  王市长一听陈书记严厉的声音,顿时把酒吓醒了,再想问什么,但陈书记已经挂了电话。
  
  能有什么紧急事情,让自己去一趟市委?老家伙的声音有点不对劲。
  
  王市长连忙站起身来,看着吴江山道:“市委有急事,我先走了。”
  
  吴江山和钱局长连忙站起来,送王市长下楼。
  
  吴江山和钱局长回来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吴江山道:“王市长有什么急事?走得这么急。”
  
  这时,赵一坤急匆匆地赶过来,脸色煞白。
  
  吴江山一看赵一坤狼狈的样子,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吴总,事情有点不妙。”
  
  赵一坤看着吴江山道。
  
  吴江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道:“说。”
  
  吴江山经历的事情太多,不论什么事,他都能做到处事不惊的境界。
  
  “在强拆的过程中,两层楼的家主点燃了身上的汽油,被一个人打急救电话救走,这人的身手极好,一个人把所有拆迁的人员,全部打倒,拆迁被迫停止。”
  
  吴江山眉毛一挑,看着赵一坤道:“没死人吗?”
  
  “没有,那三个自焚的人,就怕活不了。”
  
  赵一坤擦去了脸上的冷汗。
  
  “死了更好,一次性解决完事。”吴江山冷冷地道。
  
  “有几个记者偷偷地潜伏进来,被我们抓住,可是被那个人强行救跑了,这就怕留下后患。”
  
  吴江山眼里寒芒爆射,看了一眼赵一坤道:“我以前交代过你,一定不要让记者抓住什么把柄,你今天,竟然让记者跑了,很让我失望,赵一坤,你记住,所有拆迁中的行为,都是你个人的行为,与江峰集团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吗?”
  
  吴江山的眼睛里射出一道毒芒,极其阴冷,好像刀锋一般,刺进赵一坤的心里,直透骨髓,让赵一坤毛骨悚然,冷汗直接湿透了后背。
  
  吴江山的狠毒,赵一坤是知道的,自己的上一任经理,由于不肯替吴江山顶罪,一家人就神秘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个经理的女儿,只有九岁。
  
  自己在负责这各项目的拆迁之前,就和吴江山签订了合同,在拆迁之中,所有发生的一切事物,跟江峰集团无任何关系。
  
  赵一坤不敢擦去脸上的冷汗,连忙道:“我知道。”
  
  “查查那人是什么背景,如果没有什么背景的话,我负责干掉,拆迁工地有什么事情,你顶着,你坐牢,你的全家我养着,出狱后,有一千万等着你。”
  
  赵一坤连忙点头道:“我明白,吴总。”
  
  吴江山看着赵一坤快速地离开,眼里又出一道极其阴冷的寒芒,如同一条毒蛇。
  
  李建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强拆人员,一声冷笑,快步走到开钩机的司机面前,冷冷地道:“以后再开钩机,替这些黑心的开发商钩倒老百姓的房子,我宰了你。”
  
  李建说着话,寒芒一闪,几根操纵杆,断为两截。
  
  司机根本没看清那道寒芒是怎么回事,但手臂粗的操纵杆,竟然被砍断,这太可怕了。
  
  司机禁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吓得差一点背过气去。
  
  李建走下钩机,几颗光电监视器,被李建弹飞到两层小楼上。
  
  哼哼,江峰集团,吴江山,等到坐牢吧。
  
  李建带着雪狮回到越野旁,月芽笑嘻嘻地看着李建,眼里露出极其崇拜的神情道:“李建哥哥,你真厉害,竟然能打倒那么多人,我要学你的武功。”
  
  柳叶和柳眉在高处,早已看到李建所做的一切,眼里都露出敬佩的神情,柳叶的眼里更是闪出一道异彩,天哪,一个人竟能打败一百多人,这是什么身手?
  
  “李建哥哥,我把拍到的视频,已经传到各大网站上了,所有的网站都在疯狂的转载,你看看点击率,有一个网站的服务器已经被点爆,瘫痪了。”
  
  小丫头兴奋极了。
  
  李建连忙查看新闻,只见几个最大的新闻网站,都把这段视频,放在醒目的头条,而且还配上大红字的题目:全国最血腥暴力的拆迁。
  
  王副市长匆匆忙忙地赶到市委的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里坐满了市委的领导们,陈书记脸色变得一片铁青,脸色变得极其可怕,仿佛就要喷出烈火一般。
  
  等离子大屏幕上,正在播放血腥暴力拆迁的那段视频,整个会议大厅静得可怕。
  
  主管城建开发的王副市长,看到这个血腥的暴力拆迁视频,就知道大事不好,冷汗从脑门上流了下来。
  
  王副市长一进会议室的房门,所有的目光一起射了过来,目光中,有愤怒的,有幸灾乐祸的,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王副市长,这是怎么回事?请你向市委常委解释一下。”
  
  陈书记两眼死死地盯着王成仁。
  
  王成仁连忙道:“这是江峰集团开发的文苑高层高档住宅区,他们在拆迁,怎么会弄成这样?这……这是暴力拆迁呀,陈书记,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做,我检讨,我检讨,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所有违法人员,一定要依法查办,该抓起来的决不轻饶。”
  
  老奸巨猾的王成仁,在瞬间就反应过来,连忙检讨,又表示决心。
  
  “现在,全国的老百姓,都知道我们南州出了这么丑恶的暴力拆迁事件,逼得人家三口人自焚,拆迁人员手里的木棒,竟然挥向老人和孩子,谁给你们这么大的权力?钱光涛在吗?”
  
  陈书记一声大喝。
  
  钱光涛就是城建局的局长。
  
  一位工作人员轻声道:“陈书记,钱局长还没到。”
  
  “耻辱呀,这是南州的耻辱,公安局的郑局长在吗?”
  
  郑局长连忙站起来道:“陈书记,我在。”
  
  “马上把所有涉案人员抓捕归案,一个都不能放过。”
  
  “已经开始抓捕了,陈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