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血雨腥风

  南州,是中国南方最大的城市,是中国南部经济和政治交流的中心,整个城市发展得极快,座座高楼,平地拔起,一片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月芽成了李建的解说员,介绍着道路两旁看到的主要建筑物。
  
  月芽口中老是提到两个房地产开发集团的名字——江峰集团和诚信集团。
  
  李建知道,江峰集团,就是南州四大家族中吴道东的父亲吴江山创立的。
  
  而诚信集团,就是南州邱家邱茂源的父亲邱裂天的集团。
  
  这两个房地产集团,主要把持着整个南州的房地产开发。
  
  正说着,月芽指着前面一大片尘土飞扬、正在拆迁的居民小区道:“这片正在拆迁的地方,就是吴家江峰集团的工地,你看看,他们正在指挥人员强拆老百姓的房子。”
  
  拆迁的现场一片很乱,尘土飞扬,人喊车鸣,哭爹喊娘。
  
  李建伸手在身旁取出一架微型摄影机,并把越野车开到一个角度极佳的位置,把微型摄影机递给月芽道:“不要出来,在车内把这些强拆的过程拍下来,我有用。”
  
  月芽一听李建哥哥让自己偷拍江峰集团强拆老百姓房子的证据,小脸顿时兴奋得透红,快速地调整好摄影机,不断地拍摄着特写镜头。
  
  南州四大家族的吴家,还真厉害呀,南州之行,就先从吴家的江峰集团动手。
  
  李建看着走下车来的柳眉道:“这是一块什么用地?是公共利益的设施还是商业开发的楼盘?”
  
  柳眉一指旁边的一幅巨大的楼盘鸟瞰图牌子道:“你看,江峰集团开发的这块地,要建造的是高层住宅楼。”
  
  李建看了看柳眉和柳叶道:“叶眉集团有没有参与房地产开发?”
  
  柳眉微微摇摇头道:“我父亲一直认为,房地产开发里面,充满着残酷的血腥暴力,血腥气太浓,开发商喝的是老百姓的鲜血,所以,我父亲一直反对叶眉集团进入房地产开发领域。”
  
  “南州的房地产开发,一直是由政府出面干预的吗?”
  
  “不是,只有南州四大家族的房地产开发,政府一些部门才出面。”
  
  嘿嘿,四大家族还真有面子,丰厚的利益,让某些部门和开发商绑在一起了。
  
  江峰集团,离灭亡的日子不远了。
  
  “柳叶柳眉,你们不要过去,我过去看看!”
  
  李建快速地走向已经混战在一起的拆迁场地。
  
  柳叶看了柳眉一眼,轻声道:“李建想干吗?”
  
  柳眉微微摇头,看着李建和那只雪白的藏獒,快速地走向乱轰轰的人群,眼里露出担心的神情。
  
  “爱上他了?”
  
  柳叶伸出手,轻轻握住柳眉的小手,看着柳眉眼里的那一丝担心。
  
  柳眉心里一颤,眼神变得慌乱起来,细细的眉毛抖动了几下,转过微红的脸来,看着姐姐道:“怎么会呢,李建有女朋友的,很漂亮的一位女孩子,他们爱得很深。”
  
  柳眉眼里的那丝慌乱,没有逃过柳叶锐利的眼睛。柳叶轻轻揽过柳眉的肩头道:“但愿你还没有显陷得太深,快点拔出来吧。自从你在北京回来,你嘴里就不停地说出李建的名字,但我敢肯定,李建这人生活的圈子,绝对和我们不同,他的骨子里面透出的那种大气,竟然带着一种决定人生死的一种霸气,李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他来南州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一天能拍出几百亿的翡翠原石,普通人能做出来吗?”
  
  柳眉眼圈一红,扑到柳叶的怀里,晶莹的眼泪留下来。
  
  柳叶和柳眉是双胞胎,柳眉温柔如水、善良娇柔,柳叶倔强理性,做事干净利索,什么事情一眼就能看透。
  
  李建的确是一位极其优秀的男人,但他不属于柳眉这种柔弱如水的女孩子。
  
  李建和藏獒快速走近拆迁现场。
  
  天虹大酒店。
  
  装修豪华的总统包间里,江峰集团的总裁吴江山,坐在红木椅子上,他今天要宴请南州市主管城市建设的王副市长、城建局的钱局长。
  
  吴江山坐在红木太师椅上,微微地闭上眼,嘴角露一丝笑意。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工作,江峰集团终于拿下了这块地,今天就要把最后的几家钉子户拿下。
  
  负责这次拆迁的项目经理赵一坤匆匆走进来,躬身道:“吴总,最后一批拆迁已经开始,但那个二层楼的业主手里,拎着几瓶汽油,扬言再强拆的话,就要自焚。”
  
  “自焚?嘿嘿,自焚的好呀,他们自焚了以后,老子顶多赔个二十万,和十几个亿相比,二十几万,就是毛毛雨,让他们自焚好了。但要记住,防止记者进入现场,附近都要派出巡逻人员,发现有拍照录像的,砸烂他们的机器,给我打,打死有我顶着。”
  
  “是,吴总。”
  
  赵一坤慢慢地退了出来。
  
  吴江山嘿嘿冷笑道:“自古民不和官斗,贫不和富斗,这些钉子户的脑子进水了吗?给你们几万块钱,找个地方混吃等死就算了,偏偏和老子过不去,早知道会这样,昨天夜里就应该暗暗把他们丢进江里。”
  
  “江总,王市长到了!”
  
  管家吴瑞轻声道。
  
  “快快有请!”
  
  吴江山顿时大喜,连忙站起身来,出去迎接。
  
  拆迁现场一片混乱,一位老太太和一位中年妇女,哭喊着,试图阻止钩机用巨大的铁爪,扒倒自己的房子。但是,一个身上刺满狰狞鬼头的小痞子,恶狠狠地抡起木棍,一连两棍,打在老人和中年妇女的头上。
  
  “啊!”“啊!”
  
  两声惨叫,老太太和中年妇女倒在地上,鲜血直流,小痞子竟然还不解恨,又狠狠地一脚跺在中年妇女的胸口。
  
  “啊!”
  
  中年妇女一声惨叫,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晕了过去。
  
  李建再也忍受不了这血腥野蛮暴力的拆迁,一声大喝:“住手!
  
  几个打人打得正欢的拆迁人员,一听有人竟敢向他们爆喝,顿时暴怒不已,如同吃人的野兽,瞪着李建道:“你他妈的是谁,胆敢管老子的闲事,快滚,否则,老子废了你。”
  
  看着被打倒在地上,全身是血,呻吟不止的老人和孩子,李建愤怒了,大声喝道:“一群没有人性的东西,如果是你爹你娘,你也这样打吗?”
  
  一个面目长得极其凶恶的人大声骂道:“你是哪根葱?这些刁民,如果是我爹娘,我早就把他们扔出去了,房子归我了,你快滚,不要多管闲事。”
  
  李建看着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你听听他们说的话,还有人性吗?
  
  “快把你们的负责人叫来。”
  
  李建大声道。
  
  “你他妈的找死,我们的负责人正带人,进攻另一家房子,我们的事,你也敢管?兄弟们,狠揍他。”
  
  那人的话音未落,五六个人,挥舞着木棒,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小丫头柳月不断拍摄着这些血腥暴力的画面,内心极其地气愤,当小丫头拍到拆迁人员凶狠的殴打那些为了保护自己家园的老人孩子的时候,月芽流泪了。
  
  这些人真是残忍呀,毫无人性。
  
  月芽看到了李建的车载电脑,流着泪,把这些视频直接传送到国内的各大网站,并配上画外音:“南州江峰集团,正在进行暴力拆迁。”
  
  这些视频,刚一上传,立刻引起所有记者的强烈关注,行动极其迅速的记者们,快速地赶向拆迁向现场。
  
  那狰狞的行凶面孔,血迹斑斑的棍棒、头盔盾牌,还有凄厉的惨叫声,让无数人看得目瞪口呆。所有的网站都在快速地转载着还在不断上传的拆迁视频。
  
  李建一看到拆迁人员挥舞着棍棒,疯狂地扑来的时候,李建暴怒了,狠狠地挥动拳头,砰砰砰几拳,几个人全部被李建打得飞了出去。
  
  雪狮一见主人动手,一声咆哮,直接扑倒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獠牙,展现在这个人的面门,但雪狮没有下嘴。
  
  这个拆迁人员,一声惊叫,直接晕了过去。
  
  他刚刚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可是,竟然被一只狗吓晕过去。
  
  负责强拆两层楼的强拆人员,终于竖起了梯子,扑上楼来,楼顶的一家人,终于在绝望中,哭喊着点燃了身上的汽油。
  
  整个房顶,顿时烈焰冲天,惨叫不止。
  
  小丫头月芽震惊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活生生的三口之家呀,这段视频直接被传了上来。
  
  所有正在观看视频的人们惊呆了。
  
  李建的身形,化作一道电芒,抢过钩机上的灭火器,对准了三个人,喷出了灭火泡沫。烈焰被灭火器扑灭后,李建快速地拨打120求救。
  
  李建刚拨通120,一个全身刺满狰狞鬼头的痞子头,咆哮着道:“谁让你扑灭火的?谁让你拨打求救电话的?兄弟们,废了这个王八蛋。”
  
  说话间,几十个小痞子们,嗷嗷叫着挥舞着铁棍,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