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戴着十几个耳环的少女

  二十天后,李建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王局亲自到医院去接李建出院。
  
  当李建到达特卫局的时候,王局长就给李建下达了南下南州的任务。
  
  “李建,我给你十天的时候,一定要把南州的恐怖组织——教廷,干净彻底地消灭掉,迎接首长安全南巡,有信心吗?”
  
  “有,保证完成任务。”
  
  李建的回答铿锵有力。
  
  “好,我等待着你的好消息,党和人民在看着你。”
  
  李建的越野车,如同一道电芒,飞驰在高速公路上。
  
  就快接近南州了,李建的内心禁不住一阵兴奋,又带着一丝的不安,教廷这个恐怖组织的强大,自己在M国已经领教过了。
  
  想不到,这个恐怖组织竟然渗透到中国的南州,而且控制了一个大家族,南州的四大家族,到底哪个家族被控制了?
  
  四大家族,每个家族都死了一个公子,情报显示,为了复仇,他们已经布置了一张天罗地网在等待着自己。
  
  我李建一定要搅碎你们这张代表着邪恶的黑暗之网。
  
  想到这里,李建再次猛加油门,越野车如同一支利箭,向前射去。
  
  考虑到这次任务危险的程度,特卫局只派了李建一个人南下,南州有国安和特战队的人在接应。
  
  当王局宣布由李建一人独自南下的时候,东方云梅转脸看着李建,双眼里透出强烈的担心。
  
  教廷恐怖组织的暗杀能力极强,下毒、枪击,无所不用,世界上有很多国家的元首,都死在他们的暗杀之下。李建一个人去,没有支援,能行吗?
  
  王局看着东方云梅担心的样子,轻声道:“并不是李建一个人战斗,国安和特战部队的同志们,早已到达,随时能支援李建。”
  
  李建和东方云梅回到自己的宿舍,雪狮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老鼠和猫的节目,一会儿张牙舞爪,一会儿嗷嗷的狂吠,看得极其投入。
  
  雪狮一见主人回来了,嗷嗷叫了两声,飞快地叼出李建和云梅的拖鞋,放在他们的脚下,摇着尾巴,嗷嗷地督促着两人快点换鞋,两只眼睛却盯着电视屏幕上倒霉的猫被老鼠欺负得喵喵直叫。
  
  云梅被雪狮孩子似的表情逗乐了。
  
  两人连忙脱掉鞋子,雪狮快速把两双鞋子叼到鞋架子上,然后直接跳到自己的专座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云梅看着李建,眼里充满着依依不舍的浓浓情意和一丝担心。
  
  “梅儿,不用担心,有国安和特战部队的同志们配合,不会有事的。”
  
  李建安慰着云梅。
  
  “我想和你一起去,李建哥哥,我可以掩护支援你。”
  
  云梅想起每次和李建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拖李建的后腿。危急的时候,自己还能帮助李建。
  
  “梅儿,局里的决定,肯定是经过认真周全地考虑的,一切听从指挥。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梅儿,等着我回来吧,我回来后,带你回一次老家,去见见我的父母,然后我就娶你。”
  
  李建捧着云梅那精致绝美的脸庞,轻轻地吻了一下。
  
  “李建哥哥,我舍不得离开你,抱紧我。”
  
  云梅知道,教廷这个恐怖组织极难对付,李建此去,将极其地危险,一种揪心的疼痛和担心,直透骨髓。
  
  一种不安的危险气息,始终围绕在自己周围。
  
  李建紧紧地抱住云梅的娇躯,炽热的嘴唇疯狂地吻着云梅,吻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娇唇、她的耳垂。
  
  李建知道,这一次的南下,又是一次极其危险的行动,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回来,李建要把自己最纯洁最热烈的爱,献给自己一生中唯一的爱人。
  
  李建的吻很疯狂很热烈,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灵魂,和云梅融化在一起。
  
  “建哥哥,好好地爱我……爱我……”
  
  “梅儿,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我的生命……我的唯一……”
  
  “建哥哥,我也爱你……一生一世,永远的爱你……”
  
  “梅儿……梅儿……”
  
  “建哥哥,好好爱梅儿吧,梅儿今天要和你在一起,我要你……”
  
  李建的身子一僵,看着梅儿眼里那炽热的浓浓爱意,心里一颤。
  
  “建哥哥,抱我去卧室,好好爱我……”
  
  云梅目光迷离,脸色娇红,呼吸有点极速,饱满的胸脯,上下剧烈的起伏着。
  
  李建内心狂跳着,抱着自己的梅儿。
  
  云梅说着话,两手紧紧地搂住李建的脖子,红润的嘴唇,带着兰花一般的幽香,雨点一般落在李建的脸上、嘴唇上。
  
  李建轻轻地吻着云梅,抱着梅儿的娇躯,走向自己的卧室。
  
  “李建哥哥,好好地爱我……爱我,我要为你绽放。”
  
  云梅痴痴地呢喃着,拉着李建的手,按在自己饱满高翘的胸脯上。
  
  “李建哥哥,我要把最美好的东西给你,给我的爱人……”
  
  “梅儿……”
  
  云梅轻轻地站起身来,眼里透出让人心醉的柔情,看着李建,一颗……两颗……三颗,慢慢地解着自己的纽扣。
  
  李建的眼睛湿润了,两眼呆呆地看着云梅脸上那种让自己心颤的圣洁柔情,强烈的幸福爱意,在内心燃起。
  
  云梅的外衣缓缓地滑落,露出她那白玉一般的白皙娇躯,饱满高翘的胸脯。
  
  “建哥哥,好好爱我……”
  
  看着云梅美丽的娇躯,李建的眼泪终于流下来,紧紧地把云梅搂在怀里。
  
  “梅儿,一生一世,我李建只爱你一人。”
  
  “建哥哥,我知道,梅儿这一辈子,能碰到建哥哥,是梅儿最大的幸福,建哥哥,好好地爱我,今天梅儿要做最幸福的人,好好地爱我……”
  
  两人疯狂地亲吻着,爱抚着,慢慢地倒在柔软的床上。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李建炽热的嘴唇,向下亲吻着,吻着云梅的眼睛、嘴唇、脖颈、胸脯。
  
  云梅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两只修长的胳膊,搂住李建的脖子,脸色如同朝霞,娇羞无比。
  
  “建哥哥,爱我……”李建轻轻地压在云梅的娇躯上,那种炽热的柔情爱意,让两人猛烈地燃烧。
  
  那种心神肉体连同灵魂的炽热交融,让两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南州就在眼前,一场残酷的杀戮,就要开始。
  
  李建继续猛加油门,越野车化作一道电芒,向前冲去。
  
  后面一辆粉红色的布加迪高级敞篷跑车,闪电一般地在后面快速地追了上来。车上一位长发飘飘、极其美丽的江南少女,两眼发出炽热的目光,晃动着十几个漂亮耳环的小耳朵,狂野地盯着李建,一身紧身的外国皮衣,紧紧地裹着那玲珑的娇躯,一双饱满高翘的胸脯,微微颤抖着,发出夺人心魄的诱惑。
  
  “喂!大伯,好漂亮的破吉普,速度很跩呀,咱们比试一下如何?”
  
  少女那双涂着蓝色眼影的眼睛,充满着强烈的挑衅,看着李建,并做了个向下的鄙视动作。
  
  李建差一点被这个打扮前卫的皮衣少女,差一点气晕过去,大伯?自己有这么老吗?
  
  什么?漂亮的破吉普?本大伯,不,本帅哥这辆车,可是最新研制的高科技越野,发动机都是最新进口的,速度并不会输给你。
  
  “怎么?不敢比吗?小大伯?”
  
  蓝眼睛的美丽少女一扬长长地睫毛,眼里闪烁出一道狡黠的挑衅目光,做了一个极其危险地动作。那双染满了亮金色豆蔻指甲油的修长小手,轻轻地一打方向盘,布加迪跑车,闪电一般地靠过来。
  
  李建的越野车,现在速度极高,而且这是在高速公路上,蓝眼睛少女的这个动作,让李建吓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不敢比试吗?小大伯?怕是太监吧?”
  
  两辆车靠得很近,极其地危险。
  
  少女长得极其漂亮,光洁饱满的额头,弯弯的漆黑眉毛,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如同清澈的山泉,透出一种调皮倔强、桀骜不驯的目光。
  
  小巧的琼鼻,微微一皱,冲着李建挑衅着做着鬼脸,温润的嘴唇,涂着粉色的亮色唇膏,微微上翘的嘴角,透出一种不屑的孤傲。
  
  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充满着叛逆性格的小丫头。
  
  “怎么了,小大伯,不敢比吗?”
  
  小丫头猛地加速,再次把跑车靠了过来。
  
  李建微微一笑,看着小丫头道:“比试可以,我要是赢了你怎么办?”
  
  “哼!”
  
  小丫头一皱漂亮的小鼻子,看着李建的越野道:“就你这辆破吉普,想赢我的布加迪,妄想!噢,对了,你这辆车,是私自改装的吧,破吉普的速度不会这么快吧?”
  
  私自改装?小丫头,你改一下我看看,嘿嘿,一会你就知道本帅哥的厉害了。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先说好,我要赢了你如何?”
  
  “哼,本小姐的名字,不是你一个开破吉普的老伯能知道的,你要是赢了我,本小姐就告诉你我的名字,而且还陪你一夜,但不知道,老伯,你还行吗?”
  
  小丫头说完话,故意地挺起那双饱满高翘的巨大胸脯。
  
  李建一听这话,差一点晕了过去,这个疯丫头说话,太雷人了,一会之间,自己从大伯,已经变成了老伯,还问自己还行吗,这也太前卫了吧。
  
  嘿嘿,一会儿,你就哭吧。
  
  李建不再说话,一加油门,越野车发出一声轰鸣,如同一道电光,向前射去,转眼冲出去很远。
  
  小丫头柳月一见李建的破吉普,竟然在瞬间加速,冲了出去,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顿时一亮,布加迪跑车微微一颤,化作一道闪电,在后面追来。
  
  布加迪跑车,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跑车之一,瞬间加速极快,不到两秒,小丫头就在后面追了上来。
  
  李建看着倒车镜里的布加迪,如同一道电芒,赶了上来,连忙打开电脑测速系统,车后面的电子眼快速打开,电子眼紧紧地锁定小丫头的布加迪,进行电脑自动测速,整个电脑测速系统,在电脑的自动控制下,不时地提醒李建,进行加速。
  
  李建微笑着,再次把速度提高,让小丫头的布加迪,始终在自己后面四米左右。
  
  小丫头柳月的两眼看着李建的破越野,目光变得更加明亮炽热,嘿嘿,终于找到飙车的对手了,这到底是一辆什么破吉普?速度竟然这样变态?
  
  柳月好看的性感嘴角微微一翘,小巧的鼻子皱了皱,布加迪的速度再次加速,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在后面赶来,眨眼间,两辆车的距离缩短到两米。
  
  “对方在加速,请收缩外形,减少阻力。”
  
  电脑在快速地提示。
  
  李建按下一个红色按钮。
  
  越野车本来高高的顶部,快速地降低高度,车前脸瞬间收缩成流线型,如同战斗机一般。
  
  这一下,原来那辆越野车,已经彻底地消失,竟然变成一辆涂着迷彩颜色的流线型跑车。
  
  这一个让人吃惊的变化,顿时让柳月目瞪口呆,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温润的小嘴,张得大大的。
  
  天哪,是科幻吗?这个大伯的破吉普,竟然能变形,太不可思议了。
  
  变形后的越野车,比电芒还快,如同一支锐利的利箭,向前射去,发出尖利的破空厉啸。
  
  柳月想不到会遇到这种情况,直接把跑车的速度,打到最高,布加迪如同飞起来一般,好像不沾地面。
  
  两辆轿车,如同两道电芒,高速飞驰,刺破了整个夜空。
  
  负责监视高速路的警官们,透过等离子监视屏,猛然发现两道电芒,如同流星一般在高速路上飞驰,顿时大吃一惊。天哪,这么快的速度,要是出现意外,绝对会车毁人亡,而且还会危害公共安全。
  
  警官们直接按下一个按钮,高速路沿途上的警报装置,立刻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危险!危险!请减速!”
  
  数辆巡逻的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在后面快速地赶来。
  
  李建看了看被自己拉下近二十米距离的布加迪,开心地笑了,嘿嘿,小丫头,竟敢喊我大伯和老伯,嘿嘿,一会看你怎么哭鼻子。
  
  “警告!警告!五公里处有收费站!”
  
  电脑里传来提示的声音。
  
  李建慢慢地减速,真爽呀,自己自从开了这辆越野车,从来没有和别人飙过车,嘿嘿,今天竟然和一个陌生的小丫头飙车,就连自己都想不到,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小丫头喊自己大伯和老伯刺激的?自己真的老了吗?
  
  后面小丫头的布加迪,快速地赶过来。
  
  小丫头那染成亮金色的瀑布长发,随风飘舞,漂亮的大眼睛,变得极其地炽热,盯着李建,露出崇拜的敬意道:“大伯,不,老伯小帅哥,你真棒。”说着话,冲着李建竖起了小巧的白皙大拇指。
  
  李建看着小丫头白皙细腻的小巧耳朵上,那十几个发出叮当脆响的环形小耳环,差一点再次晕倒,天哪,自己从大伯到老伯,现在又变成老伯帅哥,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称呼自己的。
  
  “小丫头,你输了,可别耍赖吆,告诉我你的名字?”
  
  小丫头漂亮绝美的脸蛋微微一红,内心怦怦直跳,想到自己刚才许诺的话,不禁尴尬至极。
  
  小丫头脸色红红的,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要是赢了自己,就陪他一夜的话,内心不禁狂跳,连忙轻声道:“这次比赛不算,谁知道你的破吉普竟然会变形?会变形的车,当然不算了。”
  
  小丫头在强词夺理。
  
  李建决心再逗一逗她。
  
  “那可是你刚才的诺言吆,人无信而不立,前面就到了南州的出口了,你输了,就要跟我走,去开房。”
  
  小丫头一听开房,脸色一下红到耳根,唯唯诺诺地嘟囔着道:“你使诈,这次不算,回来我们再到龙虎山比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陪你。”
  
  李建心中嘿嘿暗笑,这是哪家的小丫头,说话这么野?但那脸色红得好像彩霞一般,嘿嘿,还是个小丫头。
  
  “不行,你输了,就要按你说的办。”
  
  李建内心偷笑,心道:小丫头,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小丫头一看对方不依不饶,顿时大怒,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别人,今天想不到竟然被这开着破吉普的外地人欺负,哼,来到南州地盘,竟敢欺负我,一会一定要你跪地求饶。
  
  “哼,开房就开房,你当老娘怕你不成?到时,你要是不管用,那就必须割掉算了。”
  
  小丫头心里暗暗发狠,只要车子一下高速公路,自己一个电话,叫来十几个人,一定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你再想开房。
  
  李建一听小丫头竟然自称老娘,顿时狂晕。
  
  好雷人的小丫头。
  
  这时,几辆公路巡警的车在后面赶来。
  
  李建快速地让越野车变回来,恢复原样。
  
  小丫头一看后面的警车,赶了上来,连忙加速,就想跑,但前面的收费站到了,好几辆公路巡警的车,在等着她。
  
  这时候,一辆漂亮的兰博基尼跑车,轻轻地滑过来,轻轻地停在小丫头的布加迪跑车前面,车门缓缓打开,一位长发飘飘,长得极其漂亮的美丽江南女子,走了下来。
  
  这个漂亮的女子,竟然就是叶眉集团的柳眉。
  
  但柳眉竟然好像不认识李建一般,看也不看李建。
  
  小丫头一看到柳眉来到,只好撅着小嘴唇,走了下来。
  
  “柳月,怎么又在高速路上和人飙车?爸爸回来非教训你不可。”
  
  明明就是柳眉,怎么会不理自己呢?好像还不认识自己一样?
  
  那修长高挑的纤细身材,弯弯的淡雅眉毛,明亮漂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小嘴唇,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柳眉。
  
  “爸爸回来了?”
  
  小丫头一听自己的父亲回来了,顿时吓了一跳,一下扑进柳眉的怀里,黑色皮衣下面那火爆的娇躯在柳眉怀里扭动着,撒着娇道:“好姐姐,千万不要告诉爸爸,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柳眉看着自己妹妹撒娇可爱的样子,绝美的脸色变得极其地温柔,脸上竟然闪烁着一种圣洁的母爱,这种浓浓的爱意,让李建一呆。
  
  “小丫头,在和谁飙车?”
  
  柳眉抬起那带着长长睫毛的漂亮眼睛,向后面看着,在寻找和自己妹妹飙车的罪魁祸首。
  
  看了几眼,竟然没有找到。
  
  “哼哼,就是那个坏大伯,用一辆外表看似破吉普的怪车,和我飙车,还说,要是赢了我,就要我和他一起去开房。”
  
  小丫头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李建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这个可恶的小丫头,竟然当面撒谎,自己又变成了坏大伯,而且还说想和小丫头去开房,这太让人气愤了吧。
  
  李建羞得满脸透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柳眉一听自己妹妹柳月这样一说,脸色顿时一冷,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透出凌厉的寒芒,死死地看着李建道:“你是谁?你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诱骗小女孩和你飙车,还想伤害我妹妹,今天你不说清楚,就怕你不能离开这里。”
  
  这次李建终于发现,这位漂亮的江南女子,不是柳眉了,柳眉的眼里,没有这么凌厉的寒意,就是柳眉生气的时候,也不会出现这种神情。
  
  在李建和柳月飙车的时候,极其聪明的雪狮,一直紧紧地抱着座位上,一动不动。
  
  现在它猛然感觉到一丝威胁在外面传来,雪狮一声低吼,后背狮子一般的鬓毛,根根倒竖,露出尖利的獠牙,一声低吼,冲了出来,站在李建的身后,两眼死死地盯住那个极像柳眉的女子。
  
  那个江南女子正在喝问李建,猛然看到一只雪白雪白,如同狮子一般的大狗,咆哮着呲着獠牙,冲了出来,那女子和柳月一下子吓呆了。
  
  李建连忙拍着雪狮的脖颈,让雪狮安静下来。
  
  为了李建的安全,云梅让李建带着雪狮。
  
  藏獒在四个月的时候,长势极快,现在的雪狮,就要长成大藏獒了。
  
  现在,雪狮的头颅,长得如同一头雄狮一般,又粗又长的雪白鬓毛,高高飘起,极其地威风。
  
  雪狮感到主人让自己安静,雪狮低吼一声,慢慢地坐在李建的身旁。
  
  “好漂亮的大猫咪。”
  
  柳月一看到这只威猛雄壮的雪白大藏獒,顿时十分喜爱,就要向前抚摸他。
  
  “回来,柳月!”
  
  江南女子连忙喝住柳月,她知道,这种大型藏獒,陌生人绝对不能靠前的。
  
  雪狮一见这个小丫头想靠近自己,本来坐在地上的雪狮,一声咆哮,露出獠牙,猛然站起身来,就要扑出去。
  
  “坐!”
  
  李建一声低喝,雪狮嘴里发出呜呜的威吓,坐了下来。
  
  这下,把那个小丫头吓得一下子扑到那个江南女子的怀里。
  
  一位高级警官,带着几位交警走了过来,微笑着对那个漂亮的江南女子道:“叶总您好,请您签个字,就可以把月小姐带走了,但下次千万不要在高速公路上飙车了,太危险了。”
  
  那个叫叶总的江南女子,微笑着道:“谢谢赵警官,我一定管好妹妹,绝对没有下次。”
  
  说着话,叶总伸出白皙的小手,在一个单子上签着字。
  
  李建终于看清了,这个叶总笑起来,简直就是柳眉的样子,但柳眉脸上那个美的惊心动魄的酒窝在左面,而这个叶总,却在右面。两人太像了,没听柳眉说,她还有一个姐姐呀。
  
  后面的警车终于拉着警笛,在后面赶了上来,车已刚一停稳,在上面跳下来几位交警,看到赵警官站在那儿,连忙上前敬礼:“赵警官好。”
  
  赵警官还了一礼道:“那辆和月小姐飙车的车,没有找到?”
  
  那位交警道:“我们就跟在那辆车的后面,可是,转过一个弯,那辆车就奇怪地消失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柳月小丫头一听交警竟然不知道,这辆车就在他们的眼前,小鼻子一皱,恶狠狠地看着李建道:“就是这人和我飙的车。”
  
  李建顿时苦笑不已,这个小丫头,报复心太强了吧。
  
  那位赵警官疑惑地看了看李建的越野,又看了看柳月的布加迪,摇摇头道:“月小姐,不要开玩笑了,这辆越野车,能把你的布加迪拉下老远?不要冤枉好人。”
  
  打死赵警官,他也不会相信李建的越野车能跑过布加迪。
  
  李建冲着小丫头微笑着道:“不要冤枉好人,我可是好人吆。”
  
  “他是好人?”柳月急眼了,指着李建大声道:“他不是好人,他这辆车会变形,就像变形金刚一般,能变小。”
  
  小丫头连忙辩解,指着李建的越野车,看着李建装好人的样子,气得要命。
  
  几位交警微笑着摇摇头,把车开到高速路的出口后,再去查看录像。
  
  李建一拍雪狮的脑袋,雪狮嗖的一下,钻进车内。
  
  那位叶总看着李建,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脸色一冷道:“你还没有说出你是谁?为什么你这辆车,能跑过布加迪?而且你还要向我妹妹道歉。”
  
  李建一听,顿时脸色一冷,看着叶总道:“我们认识吗?”
  
  叶总微微摇头道:“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我有必要要告诉你吗?再说,我为什么要向你妹妹道歉?我也不认识她,再见!”
  
  李建说完话,就要发动车子。
  
  小丫头看着李建,修长浑圆的白皙大腿一迈,晃得李建一愣。她小鼻子一皱,拦在车前道:“老伯,虽然你是一名老男人,但也是一名男人呀,怎么能当众撒谎?留下你的名字,我们有时间到龙虎山去比一场,不敢去的不是男人,是太监。”
  
  李建对这个小丫头,真是头痛不已,不想和她纠缠,微微笑道:“再不让开,我要放狗了。”
  
  雪狮不失时机地咆哮一声。
  
  柳月一听,吓得连忙跑到姐姐的身旁。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赵警官,走了过来道:“同志,请您出示您的身份证和驾照。”
  
  李建点点头,拿出身份证和驾驶证。
  
  李建的身份证是特卫局专门办的,隐藏了身份,只是一般的士兵,驾驶证也是部队上的。
  
  赵警官没有发现什么,把证件递给李建,并敬了一个军礼。
  
  李建微微一笑,收起证件,刚要发动车子,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开了过来。
  
  这辆法拉利,李建看着很是熟悉,李建看了看旁边的小丫头,又看了看叶总,心里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不假。
  
  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车门打开,漂亮的柳眉,慢慢地走下车来,看着小丫头柳月,疼爱的道:“小丫头,又惹祸了?”
  
  “二姐!”
  
  柳月一声欢笑,如同小鸟一般,扑进柳眉的怀里。
  
  柳眉看着那个江南女子微笑道:“大姐先来了?”
  
  柳眉的大姐一看到柳眉来到,伸手拉住柳眉的手道:“这个小丫头,又飙车了。”
  
  看样子,小丫头和柳眉之间的感情,要比和她大姐的感情,要好得多。
  
  柳眉拍着柳月的后背,轻声道:“听说你又在高速路上飙车,这多危险呀,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免得姐姐为你担心。”
  
  “好的,姐姐,我早已不到高速公路上飙车了,谁让我碰到那个坏蛋大伯,看着他那辆破吉普,竟然跑得好像兔子一般快,结果……”
  
  柳月脸色微红,不敢再说什么。
  
  “呵呵,结果忍不住了,是吗?看样子,是你胜了?”
  
  柳眉疼爱地拍着柳月的小脑袋,脸上透出浓烈的爱意。看来小丫头在家里极受宠爱。
  
  “哪有呀?结果,他那辆吉普,竟然会变形,一下变成一辆怪异的跑车,速度极快,如同闪电一般,结果,我输了。”
  
  “是吗?”
  
  柳眉抬起眼来一看,只见李建微笑着,靠在车门上,正看着自己。
  
  柳眉漂亮的眼睛一亮,内心不由得怦怦狂跳,顿时失声叫道:“李建。”
  
  “呵呵,柳眉,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李建伸出手来,和柳眉的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我好来接你。”
  
  柳眉握着李建的手,微微颤抖着。
  
  “什么?姐姐,你认识这个坏大伯?”
  
  李建一听小丫头在柳眉面前,还这样称呼自己,顿时苦笑不已。
  
  柳眉拍了拍柳月的小脑袋道:“这就是我经常给你说的,北京的李建哥哥,快叫哥哥。”
  
  “什么,这个坏大伯,不,大帅哥,就是你说的那个在北京珠宝城,一天拍出了几百多亿的翡翠原石,没有一块是石头,具有透视眼功能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大帅哥——李建哥哥?”
  
  小丫头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露出极其崇拜的眼神,看着李建问道。
  
  李建一听,顿时头大,坏老伯终于变成了大帅哥了。
  
  李建微微点头道:“丫头,我是你李建哥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小丫头一把抱住李建的胳膊,摇晃着道:“李建哥哥,我叫柳月,家里人都叫我月芽,天天听姐姐在夸你,说你有透视眼,能看到翡翠原石里面是否有翡翠,是真的吗?那你快看看我姐姐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多大……”
  
  小丫头太兴奋了,一指柳眉饱满的胸脯,口无遮拦。
  
  柳眉脸色一红,一把捂住月芽的小嘴,轻声道:“李建,别听小丫头乱说。”
  
  李建终于知道,月芽小丫头,这张嘴可真是什么都敢向外说。
  
  “没事的,月芽很纯真很可爱的,我很喜欢。”
  
  “哈哈,姐姐,李建哥哥都说喜欢我,我终于有个哥哥了,我再打架,就有人帮助我打了,是不是李建哥哥?”
  
  月芽抱住李建的胳膊摇晃着不放。
  
  透过衣服,少女的饱满柔软和坚挺,让李建想抽回自己的胳膊,但却被月芽抱得紧紧的。
  
  小丫头只有两位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就看到邻家的小女孩,在受到别人欺负的时候,可以跑到哥哥那里去告状,但现实中,自己却没有一位拉着自己的手,保护自己的哥哥。
  
  从小不知做过多少次梦,梦到自己有哥哥了。
  
  这二十多天来,月芽不时从二姐的嘴里,听到李建哥哥的如同传奇一般的事情,心里早就向往着和这个北京哥哥见面,想不到今天就见面了,自己竟然还和他在一起飙车,这太令人刺激兴奋了。
  
  李建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月芽,哥哥我打架很厉害的,以后谁再欺负你,我保证打得他满地找牙。”
  
  “嘻嘻,太好了,李建哥哥,以后他们再和我飙车的时候,我一定叫上你。”
  
  月芽兴奋地跳了起来。
  
  李建在怀里掏出一件用那块用福禄寿喜明料做成的一件弯月和星星连在一起的小挂件,递到月芽面前道:“月芽,哥哥给你的礼物。”
  
  “哇塞,好漂亮呀,李建哥哥,你怎么会把这块料子做成月芽和星星的模样?难道你以前就知道我的名字叫月芽?”
  
  柳眉和她姐姐、李建都笑了,这事还真巧,剩下的这块料子,正好有点半圆的弧度,李建就让师傅们做成月芽形状,但一个月芽太单调,师傅们又在月芽的旁边,雕刻了一颗漂亮的星星。真想不到,竟然能送给月芽,这真是太巧了。
  
  “来,姐姐,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在北京帮助我们,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极品翡翠明料的李建。”
  
  “李建,这是我姐姐柳叶。”
  
  李建和柳叶同时伸出了手,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当柳眉叫出来李建的名字时候,柳叶就仔细地打量着妹妹近来经常在自己面前提起的李建。
  
  身材魁梧,浓眉大眼,一双眼睛极其深邃,透出一种干练利索的感觉,特别是嘴角上那抹倔强坚毅的弧度,极其富有魅力。
  
  妹妹特别提到的是,李建挑出来的原石,里面全是翡翠,而且全是极品,没有一块是石头,难道李建真是透视眼吗?
  
  “李建,你现在在南州,我要尽一下地主之谊,我们家很宽敞,先到我们家落脚吧?”
  
  李建微微沉思了一下道:“好吧,那就打搅了。”
  
  李建考虑的是自己住在叶眉集团,可以利用叶眉集团的势力,打探南州四大家族的动静,只要自己找出他们勾结教廷、通敌叛国的证据,马上就会用雷霆的手段,连根拔起。
  
  “快走吧,不要在高速公路上晾着了。”
  
  柳眉微笑着道。
  
  “姐姐,你让司机开着我的车,我要坐李建哥哥的越野,看看他这辆车子到底为什么会变形,不过,李建哥哥,你要看好你那只狗狗,不允许它向我露出牙齿。”
  
  月芽摇晃着李建的胳膊,看着雪狮。
  
  李建微微笑道:“我跟雪狮说一声。”
  
  李建轻轻拍着雪狮的脑袋道:“雪狮,不要冲着月芽呲牙,知道吗?”
  
  雪狮看着李建,又看了看月芽,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冲着月芽摇了摇尾巴。
  
  李建拉着月芽的小手,放在雪狮的鼻子上,雪狮的眼睛看着李建,又看着月芽,眼睛终于露出一丝温柔,伸出柔软的舌头,舔了一下月芽的小手。
  
  李建微微一笑道:“月芽,雪狮接受了你,从此以后,他永远不会对你龇牙的。”
  
  “真的,太好了,雪狮。”
  
  月芽高兴地跳起来,一把抱住雪狮的巨大脑袋,把小脸贴到雪狮的脑袋上,轻轻地拍打着雪狮的脖子。
  
  雪狮并没有排斥月芽,竟然懂得把身子向里面靠了靠,给月芽让出一点位置。
  
  柳眉和柳叶看着雪狮终于接受了月芽,两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几辆名贵的跑车,和一辆越野,快速地开出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