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我没有杀蔡风雨

  当蔡风云和孙鹏飞赶到那个工地的时候,看到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武警,已经把整个现场封锁,拉起警戒线。
  
  所有的围观人员,全部被驱散。
  
  当两人快要接近封锁线的时候,两位武警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两人。
  
  “所有闲杂人不许靠近,限你们在十秒钟离开,否则开枪击毙!”
  
  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低沉地喝到。
  
  蔡风云看到这么多的警察和武警,在巡逻站岗,感觉到整个气氛十分压抑和诡异。
  
  这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难道自己的亲弟弟风雨真的搅了进来?不会吧,难道那个电话是假的?但是孙鹏飞同样也接到这个电话,说孙俊也被李建打死了。
  
  两位武警战士看到这两个人,竟然没走。
  
  “咔嚓!”
  
  两支冲锋枪的子弹上膛。
  
  “第一次警告,再不走,就开枪!”
  
  两位武警战士的枪口对准了蔡风云和孙鹏飞。
  
  两人连忙开车,开出二百米后,蔡风云心急如焚地拨通了萧逸雨的电话。
  
  他知道,萧逸雨是市公安局长,肯定知道这件事。
  
  “逸雨,你知道风雨的下落吗?”
  
  正在现场的萧逸雨一听是蔡风云的电话,心里一紧轻声道:“蔡风云,你在哪?”
  
  “逸雨,我在一个拆迁工地的外面,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风雨出事了,我就赶了过来,逸雨,你在哪儿?你知道风雨在哪里吗?”
  
  蔡风云急速地问道,话里充满着一种希望。
  
  萧逸雨一愣,按照常理,蔡风云不会知道这件事的,但有人竟然用匿名电话,通知蔡风云,这个人肯定是那个独手独眼的家伙干的。
  
  “蔡风云,我就在现场,你听好了,蔡风雨死了,他参加了一个杀手组织,就在这个拆迁工地,他、邱茂源、孙俊、吴道东联合恐怖分子,伏击李建和我,绑架苏诗雅做人质。蔡风云,南州四大家族,就怕有灭顶之灾。为了你蔡家的生死,你最好和国家合作,不要轻举妄动,接受调查,你明白我的话吗?”
  
  蔡风云一听,手机差一点掉下来,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脑袋嗡嗡作响,瞳孔猛然爆缩,强烈的杀意在眼里喷出。
  
  午饭的时候,自己还和风雨说笑着,吃着乐乐做的蛋炒饭,现在,自己的亲弟弟就和自己阴阳相隔,永不能见,这是真的吗?
  
  风雨和吴道东他们在一起!自己多次警告过风雨,不能和吴道东、孙俊他们在一起,可风雨就是不听呀。
  
  眼泪顺着蔡风云的脸颊流了下来。
  
  “逸雨,是李建杀了风雨吗?”
  
  “蔡风云,无可奉告,我劝你还是回去吧,等待接受调查,保住你们的蔡家。记住,蔡风云,我告诉你,李建的背景极深,如果谁想动他,只怕整个家族,转眼间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只能告诉你这些,记住,别干傻事!”
  
  萧逸雨说完话,挂断了电话。
  
  蔡风云的脸色变得极其地凌厉,本来极其英俊漂亮的面容,肌肉猛烈地扭曲着,变得极其狰狞,风雨,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孙鹏飞始终没有说话,他看着蔡风云的脸色急剧的变化,那种绝望愤怒和狰狞的杀气,狂涌而出,孙鹏飞知道,孙俊和蔡风雨已经死了,这件事果然和李建有关。
  
  孙鹏飞之所以是孙鹏飞,他能提前在四大家族分离出来,就说明这人的思维,极其地敏锐。他早就感觉到李建绝对不是普通的人,自己能和任何人为敌,但决不能和李建为敌。看看眼前的阵势,这么多的武警、公安,连萧逸雨都在场,萧逸雨是谁?自己早就查到萧逸雨的背景,她可是市公安局长;还有武警的喝问,靠近者击毙。如果没有重大事情发生,武警不会这么说的,这些都表明,这件事已经惊动了上层。别的不说,就是李建挑出来的翡翠原石,没有一块是石头,全是极品翡翠,还有,李建对付吴道东的手段,那些被截下的极品翡翠,内部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纹,自己一眼就看出,那绝对是人为的,但要做到这一点,一般人绝对不可能办到,李建很有可能是国家的龙组人员,具有奇功异能。
  
  国家的龙组人员,是一支具有奇功异能的秘密部门,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他们就如同拥有尚方宝剑一般,可以对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人,直接动手。
  
  李建这么高调地进行玉石拍卖,一天就拍卖了二百多个亿,这肯定有他的目的。大哥孙俊死了,孙鹏飞虽然难过,但绝不会替孙俊报仇。相反,李建这个朋友,他交定了,孙家要想在京城发展,做大做强,走向世界,肯定要借助李建的帮助。
  
  给自己打电话的这个人,绝对是知情者,他为什么给自己打这个匿名电话,他的目的是什么?孙鹏飞根本不用去想,就明白这个人的目的,就是让孙家和李建为敌,李建既然是国家的人员,和李建为敌,就是在和政府作对,嘿嘿,和政府作对,有好下场吗?
  
  想到这里,孙鹏飞的心里,终于轻松起来了。
  
  看着蔡风云眼里疯狂的杀气,孙鹏飞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就像自己的哥哥孙俊,早晚会给孙家带来灭顶之灾,这话,现在就已经验证了。
  
  哎,但愿这次孙家,能平安地渡过这次危机。
  
  两人默默地开着车,没有再说一句话。
  
  整个北京城所有的路口、车站、飞机场、高速公路的入口、医院,都有武警在搜查设卡,他们的目标,就是断去右手、瞎掉左眼的人。
  
  李建和东方云梅把情况详细地向王局回报了。
  
  “嘿嘿,他们果然沉不住气了,竟然再次冒险动手,李建,他们的目的就是抢先在北京除掉你,让你去不了南州。看来,南州之行,你是非去不可了。”
  
  李建看着王局道:“我随时听从组织的安排。”
  
  王局看着李建血迹斑斑的肩头,眼里露出爱惜的神情道:“不忙,国安的人已经到了南州,他们先调查清楚后,你再过去。然后,不问他是什么强大的家族,只要危害国家的安全,国家一定会清除掉的,你现在到医院养伤,等候消息。南州四大家族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只要他们一动,他们灭亡的日子就到了。”
  
  南州,邱家豪华的府邸,就坐落在一座小山的前面,庭院深深,风景秀丽怡人,很多的黑衣大汉保镖,来回地巡视着。
  
  “啪!”
  
  邱老爷子邱裂天狠狠地把一个茶杯摔在地上,破碎的瓷片迸到一个中年人管家的脸上,鲜血直流,但那个管家没有去擦,仍旧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什么?你说茂源已经死了?”
  
  邱裂天嘴唇哆嗦着,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两眼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
  
  管家邱瑞沉重地点点头:“蔡家的蔡风雨,孙家的孙俊,吴家的吴道东,都死了。”
  
  “你说什么?还死了三个?全是四大家族的人?”
  
  邱裂天的眼里露出强烈的震惊,老泪顺着脸颊流了出来,是什么人敢招惹南州的四大家族?简直是找死。
  
  “是谁干的?”
  
  股股浓烈的杀意,在邱裂天的眼里,如同火山一般喷发出来,不论是谁,杀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绝不会放过他的。
  
  老管家道:“那个人叫李建,是个年轻人。”
  
  邱裂天咆哮着道:“查出那个人的底细,把他全家一个不留的干掉,给茂源报仇,做得干净一点。”
  
  老管家点点头道:“是,老爷,正在查。”
  
  “茂军在什么地方?让他快来见我。”
  
  邱裂天想起自己的大儿子邱茂军,自己就两个儿子,现在茂源死了,自己就指望茂军了。
  
  “老爷,大少爷这两天都不在南州,现在联系不上。”
  
  “尽快联系上他,让他回来主事。”
  
  邱裂天沉声道。
  
  “好的,老爷。”
  
  “联系上小姐了吗?”
  
  “联系上了,小姐说,他要带着二少爷回来。”
  
  邱裂天点点头,脸色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他看着老管家道:“另外的三大家族反应怎么样?”
  
  “老爷,另外三家都乱成了一锅粥,都在吵着到北京去报仇。”
  
  邱裂天摆摆手道:“邱瑞,去忙去吧。”
  
  “是,老爷。”
  
  老管家邱瑞转过脸去,脸色瞬间变得极其地狰狞,他低着头,快速地走进自己的房间,关好门。
  
  北京的蔡明明接到哥哥蔡风云的电话,急忙赶到珠宝城,当她听到自己的亲弟弟蔡风雨死了的消息时,顿时晕了过去。
  
  昨天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亲弟弟,今天就没了?风雨是那样的招人疼爱,而且就要和乐乐结婚了,天哪,这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杀害了自己的亲弟弟?
  
  蔡明明醒过来后,蔡风云就把自己从萧逸雨那里得到的情况,和蔡明明说了一遍。
  
  蔡明明的脸上,顿时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李建杀了风雨?这怎么可能?”
  
  蔡明明快速地拨打云梅的电话。
  
  东方云梅和李建正在医院的病房里。
  
  “云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建怎么会杀了我的弟弟?”
  
  东方云梅看了李建一眼,捂上了电话道:“李建,蔡明明在问蔡风雨的事。”
  
  李建一把接过云梅的电话,对着话筒道:“让蔡风云听电话。”
  
  蔡明明一听是李建的声音,两只眼里顿时喷出烈火,冷冷地道:“李建,我弟弟怎么得罪你了,他才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他和乐乐就快结婚了,你竟然杀害了他,你还有人性吗?”
  
  李建冷冷地道:“蔡明明,你没有任何权利指责我,你让蔡风云接电话。”
  
  “李建,你等着,我一定会给我弟弟报仇的,你等着。”
  
  蔡明明已经泪流满面,把电话递给蔡风云。
  
  “李建,你杀害了蔡风雨?”
  
  蔡风云的声音极冷,如同刀锋一般,传进李建的耳朵里。
  
  “蔡风云,你听好了,我没有杀害蔡风雨。蔡风雨和吴道东他们,联合恐怖组织,在路上伏击我和萧逸雨。你知道,萧逸雨是什么身份,她是京城市局的局长。这件事,已经惊动了高层,你明白吗?蔡风雨、吴道东、孙俊、邱茂源,都是被恐怖分子杀人灭口的。”
  
  李建现在还不知道,四大家族中,到底谁是幕后黑手,就是蔡风云也不能排除嫌疑,李建只能把问题引到萧逸雨身上,以萧逸雨的身份,来掩盖一下自己的身份。
  
  “李建,你在撒谎,风雨这么年轻,怎么会参加恐怖组织?肯定是你杀害了他,你在栽赃陷害。”
  
  蔡风云的情绪极其地激动。
  
  “蔡风雨年轻,吴道东年轻吗?邱茂源年轻吗?蔡风雨和他们搅在一起,你应该知道,早晚要出事的,现在我只能告诉你这些,蔡风云,我真的没有杀害蔡风雨。”
  
  “咔嚓。”
  
  李建直接挂死电话,有很多事情,自己是不能说的。
  
  蔡风云紧紧地握住电话,手指的骨节咔咔作响,嘴角剧烈地抽动着。
  
  “咔嚓!”
  
  手机被蔡风云攥得支离破碎。
  
  蔡风雨那极其阳光的笑容在自己眼里闪过。
  
  蔡风云的耳边,再次响起自己弟弟的声音。
  
  哥哥,我和乐乐就要结婚了,到时,你要做我的伴郎。
  
  李建,你在说谎,我不会放过你的,伤害我弟弟的人,都得死。
  
  珠宝展销会的第二天,南州的吴家和邱家,都撤回了展位,所有的东西都运回南州。
  
  但是,这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珠宝展销会照旧十分火爆,蔡风云和柳眉他们,竟然都连夜做出来一副玻璃地亮色福禄寿喜的镯子。
  
  两副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如同彩虹一般的透明四彩镯子,顿时吸引住无数人的眼球。
  
  两副玻璃地的福绿寿喜镯子的标价,都是四个亿。
  
  这一个天价,引起了整个珠宝界强烈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