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阴险的毒计

  王军带着警卫战士在后面追赶上来,但两辆撞在一起的集装箱,猛烈地燃烧着,死死地堵住了去路。王军快速地用电话向后面的李战天报告情况。
  
  李战天带领着警卫战士,走另一条路,包抄过来。
  
  李建在后面快速地追着那个面具人,但那个家伙的速度极快,围着一座废弃的楼房竟然绕了一个圈子。
  
  李建一看那人在前面一拐,继续绕圈子,好象在等什么。一定要抓到他。
  
  李建一抖双臂,弹出一对翅膀,身体腾空而起,飞在空中,绕过楼房,在那个家伙前面等着。
  
  面具人的速度极快,看了一眼被自己甩掉的李建,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这个家伙太恐怖了,一个人竟然连续干掉四辆车,简直就是杀人魔王,终于甩开他了。
  
  那人刚想到这里,猛然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一愣,抬头一看,只见李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把乌黑的手枪正对着自己的脑门。
  
  面具人脸色一惊,身形如同一道残影,不退反进,一道刀芒,快如闪电一般,划向李建的咽喉。
  
  这个家伙的速度极快,李建刚才愣是没追到他。
  
  他的刀芒更快,刀芒一闪,锐利的刀锋,就划向李建的咽喉。冰冷的刀锋凉气,刺激的李建咽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就在刀锋正要切入李建咽喉的时候,一把冰冷的枪口,正顶在他的咽喉上。
  
  “别动!我的枪好走火!放下刀。”
  
  一声冰冷的声音在那人的耳边响起。
  
  李建的双眼死死地盯在面具人脸上的那个面具。
  
  那人一哆嗦,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刀。
  
  李建冷冷地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追杀我。”
  
  面具下,那双眼睛喷射着怒火,狠狠地盯着李建,不说一句话。李建一声冷哼,伸手去揭开他的面具。
  
  但那人眼睛的瞳孔爆缩,手里猛然多出一把手枪,对着李建的脖子就是一枪。
  
  “砰!”
  
  李建下意识猛地一闪,子弹擦着他的脖子飞过。但就在这时,李建背后猛然又出现一个带着狰狞面具的人,一双眼睛透出阴森森的寒芒,对着李建就是一枪。
  
  李建对危险的感觉,极其地灵敏,当那人刚一出现,扣动扳机的时候,李建一个侧闪,高速飞来的子弹擦着后背呼啸而过,打进李建面前的面具人的胸口。
  
  “啊!”
  
  这人发出一声惨叫,声音竟然极其地年轻。
  
  后面的面具人哈哈狂笑道:“李建,你竟然打死了蔡风云的亲弟弟,哈哈,你死定了。”
  
  “什么,这个面具人竟然是蔡风云的亲弟弟?”
  
  那个面具人话音未落,对着李建连开数枪。
  
  “砰砰砰!”
  
  高速旋转的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射来。
  
  李建知道,身后这个向自己开枪的面具人,就是上次袭击自己的面具人,也就是自己在地摊上找到帝王绿时,那个向自己释放威压的面具人,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隐藏在四大家族中的那个教廷黑手。
  
  这人的枪法极快,又快又准又狠,李建躲避得有些吃力,再加上那个人说的,躺在地上的蒙面人,竟然是蔡风云的弟弟。
  
  但那一枪可不是自己开的,而是面具人为了偷袭自己,被自己躲过,而打在这人身上的。
  
  那一枪打得极准,正中地上那人胸口的心脏部位,很有可能是面具人故意打的,好嫁祸自己。
  
  地上那人如果真是蔡风云的弟弟,自己和蔡风云的友谊,就会灰飞烟灭。
  
  这个人的枪法根本不容李建多想,李建一个翻滚,身体如同一道电芒,扑到一个水泥墩子后面,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家伙,一个让人恐怖的对手。
  
  一定要干掉他,这次绝不能让他跑掉。
  
  李建的身形猛然在水泥墩的侧边一滚,两把九二式的枪口终于瞄准了这个家伙。
  
  “砰砰砰!”
  
  李建的两把枪终于喷出了烈焰,颗颗子弹,呼啸着射向面具人要害。
  
  这人知道李建的枪法厉害,身形如同一道残影,左右翻滚,如同一条毒蛇,诡异地扭曲着,样子十分恶心,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感觉。
  
  谁见过人的身子竟然能像蛇一般蠕动扭曲,躲避子弹?
  
  李建两个弹匣里,有三十发子弹,当打到一半的时候,李建的子弹,差一点要了他的命,一发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竟然把他的头皮,射出一道血槽,鲜血哗的一下流下来,那个面具本来就狰狞至极,现在被鲜血一染,那人的脸,如同厉鬼一般。
  
  面具人一声爆叫,整个身形,如同一条毒蟒,猛然弹起,右手的枪口,对着李建就是一枪。
  
  这一枪打得太突然,又快又狠,角度极其刁钻。
  
  李建一个侧翻,子弹擦着耳边飞过,在耳朵的边沿,留下一道血痕,子弹飞翔旋转的音爆,让李建的那只耳朵,顿时听不到声音。
  
  那人就在开枪的同时,手掌一翻,一根蓝汪汪、又尖又细的毒叉,一下划到李建的咽喉。
  
  这柄毒叉,绝对是见血封喉。
  
  李建的身形猛地一侧,一道剑芒一闪,正撩在毒叉的前端。
  
  “叮!”
  
  火星四溅,毒叉和李建的鱼肠宝剑撞在一起,毒叉的一个毒尖,被李建的鱼肠的宝剑砍断。
  
  面具人一愣,这一楞被李建抓住了。
  
  李建猛跨一步,一掌劈向他的胸前。
  
  李建这一掌,劈得极其突然,又快又准。这家伙想躲,根本没有可能。
  
  “砰!”
  
  一声闷响,面具人被李建一掌打飞出去。
  
  面具人一声闷哼,身形一个踉跄,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两眼死死地盯着李建,露出极其怨毒的目光,冷冷地道:“李建你看那是谁?”
  
  李建全身戒备,防止这个诡异家伙的偷袭,抬头一看,顿时暴怒不已,瞳孔爆缩。
  
  一座两层废弃的小楼上,七八个蒙面黑衣人,用手枪顶在诗雅和萧逸雨的太阳穴。
  
  “你们真卑鄙!”
  
  面具人嘿嘿冷笑道:“只要能干掉你,再卑鄙的办法,也要用,嘿嘿,你今天死定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蔡风云?邱茂源?吴道东?孙俊?”
  
  李建说着话,两眼死死地盯着他那双眼睛,但这是一双陌生的眼睛,没有一丝的熟悉气息。
  
  “李建,你是想让她们死,还是你死?嘿嘿,你没有时间考虑。”
  
  “李建哥哥,打死那个坏蛋,他竟然对我们用毒气。”
  
  诗雅在两层的小楼上大喊着,但这喊声却分散了李建的注意力。
  
  眼睛极毒的面具人,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抬手就是一枪,打向李建的咽喉。
  
  这一枪快如闪电。
  
  李建的身形猛地一转,子弹没有打到他的咽喉,却打进了李建左肩头。
  
  李建一声闷哼,鲜血在肩头狂涌而出。
  
  楼上的萧逸雨和诗雅一见李建受伤,拼命地反抗,但身体被死死地绑住。
  
  面具人一看李建肩头受伤,身形直接扑来,手里的毒叉,又快又狠地插向李建的咽喉。
  
  李建右手一扬,数道寒星,无声无息地飞向那人的双眼。李建的银针速度,要比那家伙的毒叉快得多。
  
  面具人猛然看到两点寒星爆射过来,连忙收回毒叉,猛地转身躲避,但为时已晚,左眼猛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一根寒芒射进了他的眼睛,左眼顿时失明。
  
  “啊!”
  
  面具人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身形如同一道电芒,飞向那座两层小楼。
  
  李建在后面猛追,但他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冲向了楼顶,一把抱住诗雅的头部,恶狠狠地咆哮着:“李建,你打瞎了我的一只眼睛,我要让你死!”
  
  李建站在楼下,两眼死死地盯住面具人道:“放下诗雅,你要敢她一根寒毛,我会撕碎了你。”
  
  “嘿嘿,我数五秒钟,五秒钟之内,你放下枪,否则,我就打死她。”
  
  面具人咆哮着,用枪顶住诗雅的太阳穴,咆哮着叫着。
  
  “一……二……三……”
  
  “不要丢下枪,李建哥哥。”诗雅大叫着。
  
  李建看着情绪极其不稳的独眼蒙面人,脑海里快速地想着对策。
  
  “四……”
  
  面具人情绪极其激动,一直眼里爆射出冷酷的寒芒,开始慢慢地扣动着扳机。
  
  李建知道,自己再不丢下手枪,这个王八蛋真会开枪的。
  
  “五……”
  
  李建就在他喊出五的时候,丢下了自己的双枪。
  
  “哈哈,李建,你去死吧!”
  
  就在李建丢下手枪的同时,面具人猛地调转枪口,对着李建扣动了扳机。
  
  就在着极其危险的时刻,楼顶的入口处,一声震天的咆哮,一道白光冲了上来。
  
  “嗷嗷!”
  
  藏獒雪狮闪电一般地一口咬在面具人的手腕上。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面具人的一只右手,竟然被雪狮一口咬掉。
  
  这时候,远处传来刺耳的警车声。
  
  “啊!”
  
  面具人一声凄厉的惨叫,转身就跳下两层楼。
  
  李建一个翻滚,捡起手枪,对着几个蒙面人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连声爆响,三个正要开枪的蒙面人,直接被李建爆头,剩下的几个蒙面人,一见面具人跳下楼去,连忙跟着跳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想到,失去右手的面具人,左手一抬,回头就是三枪,直接把后面的三个蒙面人打倒在地。
  
  三个蒙面人至死都不会相信,面具人会向自己开枪。
  
  三个人眼里露出极其惊异的表情,仰面倒在地上。
  
  面具人的枪法极准,三个人都是眉心中弹,一枪毙命。
  
  面具人的身影如同电芒一般,消失在黑夜中。
  
  这时候,大批的警察和李战天、王军带来的警卫,赶了过来。
  
  云梅看到李建的肩头被鲜血湿透,一声大叫道:“李建,你受伤了!”
  
  李建连忙道:“伤了肌肉,子弹已经飞出去了,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云梅连忙撕开李建的肩头,只见肩头上的肌肉,竟然被打了个对穿,还在不断的流血。
  
  李建快速地取出一个白瓷瓶,把所有的药粉,都倒在伤口上。
  
  伤口马上就停止了流血。
  
  “萧逸雨,你过去看看那具尸体到底是不是蔡风雨。”
  
  “好的,我这就过去。”
  
  “梅儿,你是怎样让雪狮上去的?”
  
  云梅一边给李建包扎伤口,一边道:“我在你后面追来,在雪狮的带领下,就发现楼顶上他们正用诗雅威吓你,我就让雪狮冲上去,呵呵,雪狮真厉害,一口就咬断了那人的手掌。”
  
  诗雅快步冲过来,大声叫道:“李建哥哥,你受伤了。”
  
  李建担心地看着诗雅道:“诗雅,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诗雅道:“我没有事,李建哥哥,你受伤了。”诗雅说着话,眼泪流出来。
  
  “诗雅,没事,皮肉伤,几天就会没事的。”
  
  这时候,萧逸雨走来看着李建道:“李建,正是蔡风雨,我在珠宝城见过他,很阳光的一个男孩子,怎么会参加杀手组织?”
  
  李建看着萧逸雨道:“蔡风雨是那个面具人故意杀的,他是想嫁祸给我,让南州四大家族,来对付我。”
  
  萧逸雨神色猛然一变道:“快去看那三个被面具人干掉的蒙面人是谁?”
  
  李建和云梅、萧逸雨跑向那座楼的后面。
  
  萧逸雨直接掀开他们脸上的蒙面黑布。
  
  孙俊、吴道东、邱茂源。
  
  李建看着云梅道:“看来,南州将是一场惨烈的搏杀呀。”
  
  李建知道,面具人回头枪杀这三个人,绝对会说是李建杀的。
  
  这招真是极其地歹毒。
  
  蔡风云正在自己的展位上,仔细地用刻刀在那两块福禄寿喜的板材上,画着图形。
  
  这两块拍来的极品翡翠,自己一定要亲自设计,做出最引人注目的福禄寿喜镯子来,让师傅们连夜加班,明天一早,就上市销售,价格定在五个亿。
  
  定这个价格的意思,就是我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翡翠,但我不卖,如果你实在想要的话,五个亿,就卖给你。
  
  那位没有拍到这种福禄寿喜明料的外国珠宝商人威廉,后悔得撞墙。自己的朋友科斯基,那位用九亿人民币拍到一块福禄寿喜的伙计,直接把这块料的照片,发到国际互联网上,已经有人出到十一亿人民币了,但科斯基,就是没卖。
  
  威廉就想买蔡风云两块福禄寿喜中的一块,价格出到十亿人民币,蔡风云微微摇头道:“不卖,我要珍藏。”
  
  蔡风云知道,这种亮色的福禄寿喜料子,才是真正的福禄寿喜。
  
  那些所谓的福禄寿喜,都是假的,质地根本没有达到玻璃地。这种亮色的玻璃地福禄寿喜翡翠,就是无价之宝,谁舍得卖?
  
  李建自己留了四块这种料子,还留了一大块福禄寿三色翡翠。
  
  真是一位奇人呀,难道李建真有透视眼?他挑出来的翡翠,没有一块是石头的,自己一定要和他做成朋友。
  
  这时候,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在屏幕上闪烁不停。
  
  蔡风云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按下接听键。
  
  “蔡风云,你的亲弟弟蔡风雨,在西面十五公里的拆迁工地上,被李建枪杀了。”
  
  一个阴冷的陌生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接着,对方挂断了电话。
  
  “什么?”
  
  蔡风云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蔡风雨,是自己的亲弟弟,刚刚大学毕业,怎么会被李建枪杀?
  
  蔡风云把料子锁进保险柜,吩咐自己的几个保镖不能离开半步,然后冲出珠宝城,发动起来自己的布加迪-威龙,冲了出去。
  
  同时,孙鹏飞收到了同样的电话。
  
  孙鹏飞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哥哥,但孙俊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在接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急匆匆地驱车直奔那个拆迁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