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诗雅萧逸雨被抓

  “谢谢李老板,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料子,太珍贵了,谢谢您成全我的心意,我这就给您转账,您说个价吧。”
  
  李建笑呵呵地道:“这种真正的亮色福禄寿喜料子,我查过资料,已经几年没出过了,就是真正的玻璃地亮色福禄寿三色镯子,每副的价格,也已经达到一个亿一副,但还是找不到料子,福禄寿喜四色翡翠,更是没有,所以,这种料子是无价的。但就在刚才,我说给自己的父母留下做首饰时,现场只有你自己出来,说要给自己的母亲做一副镯子,所以,是你的孝心感动了我,我就给你留了一副镯子的明料,价钱你看着给。”
  
  “谢谢李老板,我叫高志远,南州人,我给您一亿五千万吧。”
  
  “呵呵,不要那么多,一个亿就够了,省下的钱,可以投进生意里去。”
  
  那人的眼睛有点湿润了,向李建要了账号,把款打了过来。那人递过一张名片道:“李老板,我叫高志远,这是我的名片,你有机会到南州,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喝一杯。”
  
  李建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放到口袋道:“好的,到时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一杯,放好这块料子。”
  
  高志远接过料子,给李建鞠了一躬,匆匆而去。
  
  李建随后让柳眉把自己留下的那块玻璃地的帝王绿、福禄寿三色翡翠,解成板料,留下做两套首饰的料,连同福禄寿喜,一起做两套首饰,一套送给自己的母亲,一套给云梅。
  
  李建抽出来一块福禄寿喜四色板材,递到柳眉道:“柳眉,谢谢你今天的帮助,这块料子送给你个人,做两套首饰吧,我敢肯定,你拍回去的那些料子,都是家族集团公司的,不是你个人的。”
  
  柳眉看着李建手里这块福禄寿喜明料,知道这种料子的价值,微微笑道:“谢谢李大哥,我真的还没有一套像样的首饰,不过,这种料子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李建看着柳眉道:“我借了你的场地,你又一直帮助我解石,我也要谢谢你呀,料子你一定要收下。”
  
  柳眉看着李建不是虚让,微笑着道:“好的,李大哥,我只能要一套首饰的料,剩下的,让云梅姐姐挑选样式,全部做成首饰吧,剩下的帝王绿、三色福禄寿和福禄寿喜,你留着吧,这些料子,在明年这个时候,一定会翻番。”
  
  李建微笑着点头道:“那就这样吧,福禄寿喜这块料子,做好小件后,所有参加解石的师傅们,一人一件小件,就当我谢谢他们。”
  
  柳眉微微点头,好看的大眼睛一眨道:“那我就代他们谢谢你了李大哥。”
  
  参加解石的师傅们,一听这个消息,高兴得不得了,差点跳了起来,这种料子,比黄金还要贵重,几年来,根本没有见过,就是小件,价值绝对都在近百万。所有参加解石的师傅们,连忙过来,感谢李建。
  
  诗雅看着自己拍来的那两块彩虹一般的翡翠明料,笑嘻嘻地道:“柳眉姐姐,我抢了两块料子,这一块料子,全部做成各种首饰,另一块,我就送给你吧。”
  
  柳眉并不知道诗雅的背景,当小丫头连拍到两块这种料子的时候,终于知道,小丫头诗雅的背景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家,十二个亿,小丫头笑嘻嘻之间就直接转账,更让柳眉哭笑不得的是,那个外国人,被诗雅的一句话,直接把价格喊到九个亿,多花了两个亿呀。
  
  “诗雅,这块我给你做首饰,剩下的一块,我可不敢要,留着珍藏吧。”
  
  “柳眉姐姐,那就送给你一套首饰,李建哥哥给你一套,我也要送,就当加工费好了。”
  
  柳眉微微笑道:“你这个加工费付得太贵了。”
  
  “嘻嘻,谁让我喜欢柳眉姐姐呀。”
  
  所有的料子,师傅们连夜加工,争取在珠宝展销会之前,全部做出来。
  
  这时候,叶眉集团的成品首饰经过空运,已经到了,李建本想让大家好好地庆贺一下,看到柳眉忙碌的样子,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再说,这么多的首饰到了,柳眉也不敢离开。
  
  李建辞别柳眉,和云梅、诗雅、萧逸雨走出珠宝城,临走之前,李建看了一眼邱茂源的展位,李建的现场解石,终于带动了邱茂源的原石,他的原石也卖出了一些,但邱茂源自己解开二十几块原石,全是白花花的石头,就怕还是亏。
  
  展位上,没看到邱茂源的身影。
  
  “我们到哪儿去庆贺一下?”
  
  李建微笑着看着三位大美女。
  
  萧逸雨笑呵呵地道:“李建,你今天可是发财了,我们要好好地宰你一顿,就到刚开业不久的田园大酒店。”
  
  “是呀,逸雨姐姐,我们要好好地吃李建哥哥一顿。”
  
  诗雅笑嘻嘻地看着李建道。
  
  小雪狮一听要去吃饭,也是高兴地冲着李建叫着。
  
  李建看着两位美女高兴的样子,呵呵笑道:“只要你们不怕胖,可以放开量地吃。”
  
  诗雅笑嘻嘻地坐进李建的越野。
  
  “喂,小丫头,你不开你的法拉利?”
  
  诗雅笑嘻嘻地道:“挤在一起热闹,有你这个免费的司机,我开车干吗?”
  
  诗雅说着话,拉着云梅和萧逸雨,做到越野车的后面。
  
  雪狮轻车熟路,坐到李建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
  
  四人一狗,开着车直奔田园大酒店。
  
  李建的车刚一拐弯,后面就有四辆轿车,缓缓地启动,追了上去。
  
  黑暗之中,那个戴着狰狞面具的中年人,身形一闪,上了一辆高级轿车。
  
  “目标已经出动,猎杀开始!”
  
  田园大酒店距离珠宝城要半个小时的路程,而且要穿过一片正在开发的拆迁区。
  
  整个拆迁区的居民已经全部搬完,只留下一座座破旧的房屋。
  
  当李建的越野车刚经过这片拆迁区的时候,卧在副驾驶的雪狮,瞬间变得焦躁不安,两只耳朵猛然竖起,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李建知道,藏獒对危险的来临极其敏感,同时,自己也感觉到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在向自己逼近。
  
  “注意,有危险在向我们逼近。”
  
  云梅和萧逸雨快速地拔出手枪。
  
  李建一眼看到,一辆巨大的集装箱货车,在一个拐弯处,猛然拐过来,发疯似的从前面对着自己的越野就冲了过来。
  
  “后面也有一辆!”诗雅转过头来,看到后面一辆巨大的集装箱大货车,呼啸着,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猛然高速撞来。
  
  两辆集装箱货车,前后夹击,布置这个杀招的人真是极其地歹毒。
  
  如果李建的越野被两辆巨大的集装箱撞到,再是防弹车,巨大的惯性,也会把越野车压扁。
  
  两辆集装箱货车转眼呼啸着撞到,司机脸上那狰狞的面容,李建看得清清楚楚。
  
  道路的两边全是沙子石子,还有很多的废弃物,本来的道路就十分狭窄,两辆集装箱货车正好把道路死死地卡死。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十米……
  
  两辆货车拉起百丈沙尘,咆哮着转眼就到,恶狠狠地撞了过来。
  
  李建的冷汗一下子湿透衣服,两眼快速地寻找出路,就在前后的集装箱货车不到五米的时候,李建一眼看到一堆两米高的石子,就堆在路旁,这是唯一的出口,李建一声长啸,猛打方向,动力强劲的越野车,一声怒吼,直接冲向这堆几百立方的石子。
  
  “嗡嗡嗡!”
  
  越野车腾空而起,在石子堆上高速越过。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两辆集装箱货车猛烈地撞在一起发出震天的爆炸,一股巨大的烈焰蘑菇云腾空而起。
  
  李建擦去冷汗,看着猛烈燃烧的两辆集装箱货车,心里一阵心悸。
  
  云梅和萧逸雨也是冷汗淋淋,诗雅只吓得目瞪口呆。
  
  早已站起来的雪狮,兴奋地嗷嗷直叫,伸出舌头去舔李建。
  
  远远跟在后面的面具人,一看李建竟然能逃脱两辆集装箱货车的撞击,顿时暴怒不已,大声骂道:“饭桶!”
  
  李建的越野高速地向前冲去,刚开不远,岔路口的前后就有四辆路虎和悍马,冲了过来。
  
  “云梅过来开车,我对付他们。”
  
  李建的越野内部,驾驶室和后面是相通的,座位在两边,中间是通道。
  
  李建直接打开天窗,云梅坐在驾驶座位上,高速地驾驶着越野,向前冲去。
  
  前面的两辆悍马,一左一右,疯狂地冲过来,并且从窗口伸出来两只黑洞洞的枪管。
  
  李建手疾眼快,一挥手枪,九二式手枪喷出了烈焰。
  
  “砰砰砰!”
  
  连续三枪,暴怒的子弹瞬间打进刚刚伸出枪管的窗口。
  
  “啊!啊!”
  
  两声凄厉的惨叫,在车内传来。
  
  惨叫声还没有停止,“轰!”一声巨响,整个悍马直接飞上了天,炸成一团烈焰。
  
  李建的第三枪,直接打进悍马车的油箱,导致悍马直接爆炸。
  
  萧逸雨看着李建三枪直接打爆了一辆悍马,眼里露出佩服的神情,真不愧为世界警卫大赛的射击冠军。
  
  另一辆悍马车,一见李建打爆了悍马车,开车的司机咆哮着,狠狠地加大油门,不顾自己的生死,撞了过来。
  
  李建一声冷哼,直接瞄准司机的眉心,扣动了扳机。
  
  “砰!”
  
  九二式粗大的子弹,穿透悍马车的玻璃,瞬间打爆了司机的头颅。
  
  “噗!”
  
  司机的整个脑袋,直接爆裂,失去控制的悍马,直接撞向路旁的一堵建筑工地的石墙。
  
  “轰!”
  
  整个车头被撞得变形,冒着黑烟,失去头颅的司机尸体和另外的两个杀手,直接被甩了出来,砸向石墙。
  
  “噗噗噗!”
  
  连续爆响,只撞得脑浆迸裂。
  
  后面的两辆路虎看到李建眨眼间干掉两辆悍马,车速竟然不减,高速地冲过来。
  
  云梅猛一打方向盘,越野车在一秒钟内旋转掉头,咔嚓一声轻响,一挺机关炮在前面伸出来,全电脑控制的火控系统,自动瞄准开火。
  
  “哒哒哒!”
  
  机关炮的枪口剧烈颤抖着,喷出道道烈焰。
  
  “砰砰砰!”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瞬间就把那辆路虎打得支离破碎,炸成碎片。
  
  另一辆路虎的枪手,终于开了枪。
  
  砰砰砰的子弹,打在越野车上,火星四溅。
  
  萧逸雨终于知道李建为什么老是开这辆破越野,天哪,竟然是一辆高级防弹车,而且竟然装了机关炮,而且是自动火控系统。
  
  最后一辆路虎一见旁边的路虎,竟然被对方直接打碎,连忙调转车头,高速地逃走。
  
  李建一声冷哼,伸手抓过自己那支巴雷特狙击步枪,瞄准那辆路虎,扣动了扳机。
  
  “砰!”
  
  那辆路虎顿时侧翻,腾空而起。
  
  “砰!”
  
  李建又开一枪,这一枪正打在路虎的油箱上。
  
  “轰!”
  
  一声爆响,路虎在空中炸成一团烈焰。
  
  “李建哥哥,干得太漂亮了!”
  
  猛然,前面一股浓烈的杀气,狂涌而来。
  
  那个带着狰狞面具的中年人,在黑暗的工地上一闪,消失不见。
  
  李建身形如同一支利箭,在天窗上爆射而出,追了下去。
  
  云梅连忙停下车,大声叫道:“逸雨,保护诗雅。”
  
  云梅打开车门,追了下去。
  
  雪狮一声咆哮,跟了过来。
  
  云梅刚一离开,又是一个头戴狰狞面具的中年人,在黑暗之处一闪,如同鬼幽一般欺来,眨眼来到越野车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打开车门的萧逸雨就是一枪。
  
  萧逸雨根本没有想到,这人的速度枪法这么快,连忙躲闪,子弹擦着自己的脑门飞过。
  
  但面具人猛一扬手,一股白色的毒粉弥漫开来,萧逸雨和诗雅瞬间晕了过去。
  
  面具人嘿嘿冷笑,黑暗之处,又跑过来两个蒙面人,扛起诗雅和萧逸雨,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