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疯狂的拍卖

  吴道东终于把十几块翡翠原石全部解开,每块原石虽然都是精品,但那种如同恶魔诅咒一般的细密裂纹,让所有的翡翠原石变得一文不值。
  
  吴道东的脸上的肌肉强烈地扭曲着,眼里露出疯狂的杀气,牙齿已经深深地咬进嘴唇,一丝猩红的血迹,顺着嘴角流出,滴在胸前,形同厉鬼。
  
  李建,这些翡翠原石绝对是李建搞的鬼,三个多亿呀,就这样打水漂了,连个响声都没有听到。虽然吴道东知道这绝对是李建搞的鬼,但他不明白,李建到底怎样搞的鬼,怎样让翡翠原石的内部炸开这么多的裂纹。
  
  蔡风雨看着吴道东那痛苦而扭曲的面容,一把拉住吴道东的手道:“四哥,怎么会这样?怎么全是裂纹?这可是三亿多人民币呀。”
  
  吴道东的脸色变得极其地狰狞,看着蔡风雨道:“这些都是李建搞的鬼,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把这些翡翠的内部全部变成密密麻麻的裂纹。”
  
  蔡风雨看着吴道东痛苦的样子,沉声道:“四哥,你放心,我让大哥替你报仇。”
  
  “嘿嘿,风雨,你大哥不会为我报仇的,南州四大家族之中的二哥、三哥和我,都被李建打了,他不是装着没看见吗?他现在和李建拧在一起,要报仇,还是靠自己,风雨,你还是不要跟着吧,免得你大哥说你。”
  
  吴道东知道,要想挑起整个四大家族和李建为仇,自己必须拉上这个刚出校门的蔡风雨,嘿嘿,蔡风云,你想置身事外吗?我偏不让你这么轻松,把蔡风雨拉进来,我就不怕你无动于衷。
  
  “四哥,我已经是大人了,我看得很清楚,是李建一直在欺负我们南州四大家族,二哥、三哥和四哥,都被李建打了一顿,现在他又坑了你三个多亿的翡翠原石,如果我们不报仇的话,我们南州四大家族的脸面何在?一定会被人看不起的。”
  
  吴道东暗暗地欣喜,但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喜悦,相反苦笑着道:“风雨,你大哥知道会生气的,你们蔡家,可是你哥哥说了算的,你不能违背他的话。”
  
  “我早就受够了他的啰唆,这次我一定参加,等我们报了仇,哥哥一定会另眼看待我的。”
  
  “好,不愧为我们南州四大家族的人,风雨,蔡家的崛起,就靠你了。”
  
  在一间阴森森的密室里,头戴狰狞面具的中年人,两眼死死地盯着拍回来的李建在拍卖翡翠原石的视频。
  
  李建,你这次跑不掉的,你一定得死,决不能让你活着到南州。
  
  面具人一伸手,狠狠地摔碎一个茶杯。
  
  “嘿嘿,蔡风云和孙鹏飞,想脱离四大家族,门都没有,我能让你们脱离吗?嘿嘿,一定让你们蔡家、孙家和李建不死不休。”
  
  面具人看着视频里面的李建,哈哈大笑道:“李建,等着南州四大家族的追杀吧。”
  
  当李建把那块两吨多重的翡翠原石运出来的时候,所有看过那块玉石的商人,都禁不住笑了出来,他们以为李建是在最后的环节中,用这块巨大的废料,来活跃气氛的。
  
  李建看着玉石商人微笑道:“大家知道,这是一块没有人敢要的癣吃绿的废石,今天,我要当场拍卖,我是用了五百万买来的,现在一千万起价,有要的吗?”
  
  下面的一个玉石商人微笑着道:“李老板,那块废料,在缅甸我就见过,那块料放在那儿好几年了,店主要价五十万,根本没有人理,你怎么会用五百万买来的?就是十万也没有人敢要。”
  
  李建微微笑道:“那人说,他的哥哥用六千万买的这块石头,打开天窗看到是癣吃绿,结果跳楼了,我可怜他们,就花了五百万买过来了,现在,我要当场解了它,看看里面癣吃绿到底吃到什么程度。”
  
  “嘿嘿,李老板,你上当了,他在编故事骗你,这种癣吃绿,根本没有必要解开,只要是癣吃绿,都是一吃到底。”
  
  隐藏在看热闹人群中那个卖给李建这块石头的老板,连忙低下头,怕有人发现并注意到他。
  
  李建微微一笑道:“我现在就解开它,给大家看看。”
  
  李建说完,在这块巨大的原石上,快速地画着线。柳眉手下的解石师傅,推过来一台大型的解石机,小型铲车把这块两吨重的翡翠原石,小心地放在解石机上。十几个人把这块巨大的翡翠原石固定调整好,按下了电钮。
  
  随着巨大轰鸣声的停止,李建轻轻拿开那块石皮,露出里面的翡翠。
  
  所有的玉石商人,在看了那个切面后,都摇了摇头,叹口气。
  
  整个切面上,让人恶心的黑色癣,密密麻麻,几乎把所有的绿色翡翠,吃得一干二净。有几个玉石商人摇摇头,开始退场。
  
  李建再次用笔,又向里面,仔细地划了一道线。
  
  十几个人在铲车的帮助下,调好角度,再把翡翠固定。
  
  当这一刀下去之后,李建的眼里,透出一抹得意的微笑,他弯下腰,慢慢地把这块石皮猛地一掀,灯光之下,一抹如同雨后彩虹一般的绚丽光彩,带着清凉的气流,磅礴喷出。
  
  所有玉石商人的目光一呆,呼吸停止,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消失。
  
  众人的思维在停顿了两秒钟后,紧接着,反应过来,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狂喜神情。
  
  “福绿寿喜!”
  
  天哪,竟然是一块福绿寿喜四色翡翠。
  
  灯光下,整个切口,如同雨后的绚丽彩虹,放射出让人惊心动魄的艳丽彩芒,红、黄、绿、紫四种艳丽纯正的颜色,互相纠结缠绕,如同天上雨后的彩虹,透出股股清新的灵气,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
  
  “哗!”
  
  整个拍卖场,终于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天哪,这怎么可能?一块癣吃绿的废石,里面怎么会解出翡翠中颜色最绚丽多彩的福绿寿喜?
  
  掌声一阵接着一阵,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人们沸腾了。
  
  下面的蔡风云脸色不停地变幻,在翡翠的赌石中,十赌九输,意思就是说,十块翡翠原石,只有一块翡翠,但李建挑出来的翡翠,竟然全是极品,没有一块是白花花的石头,难道李建有奇功异能不成?
  
  还有吴道东截下李建的那十几块翡翠玉石,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绺裂,虽然是极品翡翠,但偏偏一点都不能用,就连小件原料都取不出来。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果说要和李建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看来,南州所有的家族,要重新洗牌了,蔡家决不能掺和进去,免得惹祸上身。
  
  所有没离开的玉石商人,眼里都露出狂热的目光,没有任何人能想到,癣吃绿的废石中,竟然能切出一块极品之中的极品——福禄寿喜。
  
  这可是一块两吨重的翡翠原石,如果要做成福禄寿喜四色镯子,每对的价值,绝对都在一个亿以上。
  
  云梅、诗雅高兴地直接跳了起来,都被这种迷人的光彩迷住了。
  
  “李建哥哥,我要一套这种漂亮的首饰。”
  
  诗雅直接抱住李建的胳膊,摇晃着,撒娇地叫着。
  
  李建所有的钱,都来自诗雅的父亲苏卫城的赠送,别说诗雅要一套这种首饰,要十套,李建都会答应诗雅的。
  
  那个隐藏在人群中,卖给李建这块癣吃绿原石的老板,一看李建竟然切出福绿寿喜的极品翡翠,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心脏狂跳,嗷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晕了过去。
  
  这么大的一块福绿寿喜极品翡翠,价值无法估计,就是自己一万辈子,也不可能再遇到,竟然被自己用五百万卖了出去。
  
  这人终于受不了这种强烈的致命刺激,终于背过气去。
  
  柳眉、孙鹏飞,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们做些珠宝生意,已经很多年了,见过真正的福禄寿都很少,更别说玻璃地的福禄寿喜四色翡翠了。
  
  说什么也一定拍到一块,孝敬一下自己的父母,给孩子留一件传家的宝贝。
  
  李建笑呵呵地看着大家道:“为了感谢所有在场的朋友,这块福绿寿喜四色翡翠极品原石,在打掉下面的癣吃绿后,将被切成一块块的板状翡翠,进行拍卖,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一块福绿寿喜的明料。”
  
  “哗!”
  
  一阵暴风雨一般的掌声响起来,人们沸腾了。天哪,这种福绿寿喜的玻璃地翡翠,已经多年没有见到了,今天一定要拍到一块。
  
  两吨重的原石,去掉癣吃绿,能剩下一半吗?
  
  所有的玉石商人,开始打电话,调动着手里可能调动的一切资金。
  
  他们知道,福绿寿喜四色翡翠,也许自己的一生中,就只能见到这一次,这是唯一能拥有福绿寿喜的机会,一定要拍到一块,做成镯子,作为传家宝,流传下去。
  
  那几个外国商人,眼里露出极其贪婪的神情,早已摩拳擦掌,势在必得。
  
  当解石师傅,把所有的癣吃绿都打掉后,终于分解出来一块一百公斤的福绿寿喜四色翡翠。
  
  这一百公斤的极品翡翠,被分解成为每块五公斤的板型料子,正好够取出镯子的尺寸。
  
  两吨重的翡翠原石,最后只能取到一百公斤的可用明料,解成每块五公斤的板料,只有二十块。而现场的珠宝商人,竟然有一百多人,看来,竞争将十分激烈。
  
  看着那二十块晶莹璀璨,幻出万道彩霞的极品翡翠明料,所有想得到一块这种料子的玉石商人,开始拼命地筹借资金,这种五公斤的板料,每块能出四副福禄寿喜四色手镯,每副手镯的售价在一亿元以上,那么,这块明料的价格,将在三亿以上。
  
  去年的那位大财团的老总,以每副一亿元的价格,向柳眉订购两副真正的亮色玻璃地的福禄寿手镯,柳眉由于没有原料,到现在也没有做成。
  
  每块的保守价在三亿,那么在拍卖中,就有可能向上翻倍。
  
  而拍卖到这种极品翡翠的商人,绝不会轻易地卖出一副这种镯子,一定会珍藏起来,等待升值。
  
  所有做珠宝玉石的商人,他们的思维,都极其地超前,在这些外国人抢购极品翡翠的疯狂行动中,已经嗅到翡翠就要暴涨的气息。
  
  所以每个人的想法就是,拍到一块这种几年都没有出现的四色翡翠,先珍藏十年,十年后再卖出两副,剩下的两副就作为传家宝吧。
  
  ……
  
  李建微笑着看着大家道:“现在有二十块这种福禄寿喜明料,我有父母和朋友,所以,请大家原谅,我要留下四块明料,给我的父母亲人做几件首饰,不知大家有意见吗?”
  
  所有的玉石商人一阵骚动,少了四块,竞争将更加激烈,但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知道,每个人都有父母亲人,人家自己的东西,肯定自己说了算。
  
  “李老板,人人都有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如果我能拍到一块的话,我也一定要给母亲做一副这样的镯子。”一个戴眼镜的玉石商人看着李建道。
  
  李建微微笑着看着那人道:“谢谢,祝你好运。”李建留下了最好的四块明料。
  
  整个拍卖十分的激烈,李建不得不佩服柳眉他们,又是柳眉、蔡风云和孙鹏飞,三个人直接重拳出击,直接用超出现在市场价格的三亿五千万,各自抢了一块。
  
  随后的价格,简直把人吓死,价格直接飙升到四亿。
  
  人们都彻底地疯狂了,高潮一个接着一个,萧逸雨终于领教到什么叫拍卖,什么叫钱,东方云梅也是目瞪口呆。
  
  几名外国宝石商人被中国人疯狂的拍卖惊呆了,竟然没有拍到一块。
  
  最后剩下三块的时候,站在最前面的诗雅,牵着雪狮,大叫着,跺着脚,直接把价格顶到六个亿,竟然连续拍到两块,这个牵着大藏獒的漂亮美丽的少女,把几个外国人彻底地激怒了。
  
  他们嗷嗷叫着,直接把价格加到七个亿。
  
  诗雅背后是谁?航宇集团。小丫头根本没有算过七个亿是什么概念,再次把价格狂喊道八个亿。
  
  外国宝石商人终于红了眼,咆哮着喊出了九个亿的价格,并冲着诗雅挥舞着拳头。
  
  站在诗雅旁边的雪狮,一见这几个全身长毛的陌生人,竟然冲着自己的女主人示威挥拳,顿时不愿意,一声咆哮,扑了过去。
  
  养过藏獒的人们都知道,千万不要在藏獒面前会动拳头,大喊大叫。
  
  雪狮把那个狂喊九个亿,挥舞着拳头的外国大汉,直接扑倒在地。
  
  这个插曲,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回来!”
  
  诗雅连忙大叫一声,雪狮闪电一般地退了回来。
  
  诗雅冲着那个爬起来、吓得脸色苍白的外国人,一伸调皮的小舌头道:“你赢了。”
  
  那个外国人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天哪,这个小丫头的一句话,自己多花了两个亿。
  
  最后一块明料,被这个外国人以九个亿拍走,自此,李建的翡翠玉石全部拍卖结束。
  
  所有的收入,李建都打进自己的救助基金会,将用在那些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孩子身上。
  
  拍到福禄寿喜明料的玉石商人,欢天喜地地抱着自己的宝贝,在保镖的拥簇下,高高兴兴地离开,没有拍到的,垂头丧气。
  
  那位要给自己母亲做镯子的玉石商人,由于财力有限,没有拍到明料,一脸无奈地离开。
  
  “朋友,请你等一下。”
  
  李建微笑着看着那人。
  
  那人一愣,轻声道:“李老板,有事吗?”
  
  李建转过身来,取出一小块,正好是一副镯子的福禄寿喜明料,递给那人道:“给你,拿回去给母亲做镯子去吧。”
  
  那人一看李建竟然给自己留了一副镯子的料,神情狂喜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