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李战天安排了两位警卫便衣,专门盯住孙鹏飞柜台里面的那五件项链,这两位警卫,枪法一流,擒拿格斗,更是一绝。
  
  这次,为了配合李建的行动,李战天带来近百位一流的警卫战士,分布在整个珠宝城的各个位置,特别是李建的周围。
  
  昨天王局长看着李建背后的那道砍在防弹衣上的伤口,极为李建的安全担心,专门吩咐李战天,一定要保护好李建的安全。
  
  对面的邱茂源,一眼看到走进来的李建,眼角的肌肉剧烈地扭曲,瞳孔如同野猫一般,骤然爆缩。他早就看到柳眉对面的空地上,两台崭新的解石机,静静地摆在那里。
  
  李建想干什么?难道他要当场解石?嘿嘿,这家伙可是买了自己两个亿的原石,难道今天解石?嘿嘿,但愿解出来的都是白花花的石头,让李建破产。
  
  李建正和柳眉说着话,猛然发现身着便衣的萧逸雨,一个人悠然自得地溜达着过来。李建一拉云梅的手,冲着萧逸雨一努嘴。
  
  “萧逸雨!”
  
  云梅微笑着跑了过去,一把拉住萧逸雨的手。
  
  “云梅!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梅笑嘻嘻地道:“许你来,不许我来吗?”
  
  “小丫头,我来是执行任务的,你来干吗?难道也是执行任务?”
  
  “逸雨,来了。”
  
  “李建,你好。”
  
  说着话,萧逸雨和云梅走进大厅,被云梅一把拉进柳眉展台的会客室。
  
  “云梅,这个展位是谁的?这么气派?”
  
  “来,萧逸雨,我有个妹妹,柳眉,南州第一珠宝大集团,叶眉集团的老总,你可要关照一下吆。”
  
  “叶眉集团!”
  
  这几天,萧逸雨把所有参加珠宝展的大公司的简介都看了一遍,知道叶眉集团是南州珠宝界,几个最大的珠宝集团之一,实力极其地雄厚。
  
  “柳眉,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以后你来北京发展,就抱住这人的粗腿。”
  
  云梅笑嘻嘻地拉着萧逸雨来到柳眉面前。
  
  “梅姐姐,你的朋友吗?”
  
  柳眉说着话,看到云梅拉着一位十分漂亮的年轻女子走过来。
  
  “你好,我叫柳眉,云梅姐姐的妹妹。”
  
  柳眉微笑着伸出手来。
  
  这小丫头,真是八面玲珑,并没有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叶眉集团,而是把自己说成是云梅的妹妹。
  
  萧逸雨内心暗暗地赞道:“好漂亮懂事的女孩子。”
  
  “我是萧逸雨,你云梅姐姐的同学,以后叫我萧姐姐就可以了。”
  
  “萧姐姐,你真漂亮。”
  
  柳眉一把抱住萧逸雨的胳膊,拉到沙发上,亲自给萧逸雨端过来一杯茶,递到萧逸雨的手中。
  
  三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在说着话,李建走进来道:“大量的客人都来了,柳眉,你的生意已经开张了,我可以解石了。”
  
  三个人连忙站起身来,随着李建走了出去。
  
  果然,有很多人围住柜台,在挑选翡翠饰品。
  
  李建让人把从邱茂源那里买来的,最好的五块原石,都拉出来,摆在空地上。要打击邱茂源,就要在这些原石里,解出极品翡翠,促使邱茂源自己解开几个亿的翡翠原石,让他陷入疯狂。
  
  李建看了邱茂源一眼,暗暗地冷笑,拿起笔在这块一百五十多公斤的原石上,画出一道线,对着解石的师傅道:“在这条线处下刀。”
  
  几位保镖和两位专门解石的彪形大汉,把这块巨大的原石,固定在解石机上,按下按钮。
  
  锋利的刀片高速的旋转,发出刺耳的叫声,切割着李建画出来的那道线。
  
  李建画这道线,极其讲究,要让刀片正好切开翡翠的外皮,漏出来翡翠,而又不能切深,伤害了里面价值昂贵的翡翠。
  
  对面的邱茂源,一眼就看出来,李建要解的这块巨大的翡翠原石,就是那五块原石中的一块。
  
  这边锯片一响,人们就知道有人在解石,很多前来购买明料的翡翠客商,一下子围了上来,其中就有那位想买李建帝王绿的王总。
  
  这位黑衣大汉的解石技术极好,双手纹丝不动,锯片下刀极稳,一直匀速前进,这样解出来的刀口,平整圆滑,干净利索。
  
  另一位解石大汉,小心地控制着水管的水速,防止飞出石粉。
  
  当高速的锯片停止旋转的时候,李建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块切掉的石皮,所有看热闹人的心脏,在刹那间狂跳,这块翡翠原石可是这届珠宝大会解开的第一块原石。
  
  人们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李建慢慢地拿开这块石皮。
  
  石皮刚一离开,一抹纯净半透明的艳绿,如同一泓碧绿的春水,随着石皮的离开,磅礴喷出。“出绿了!切涨了!”
  
  整个人群一下子沸腾了,人们不由得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一抹纯正的清凉绿意,惊呆了。
  
  冰地阳绿!
  
  天哪,第一块石头,就解出冰地阳绿的翡翠来,是个好兆头呀。
  
  两位解石的师傅,顿时大喜,连忙用水把切面一喷,洗去石粉,那抹阳绿,更加绿意逼人,晶莹剔透,十分的纯净,绿意盎然,如同一块透明的绿色冰块,极其让人喜爱。
  
  柳眉看着这块一百五十公斤的翡翠原石,竟然能切出来这么好的翡翠,两眼露出极其震惊的目光,不由地看了李建一眼。这是一位极其有趣的男人,眼力非凡。
  
  李建感受到了柳眉的眼光,回过头来,微微一笑。
  
  “三千万,我要了。”
  
  一位玉石商人,直接开始喊价。
  
  李建这一块原石,花了一千八百万买的,如果此时卖了,就会盈利一千二百万。
  
  “三千五百万。”
  
  另一个玉石商人,直接把价格抬高五百万。
  
  对面邱茂源的脸,一下子变得比翡翠还要绿,极其地难看。这小子太幸运了吧,一千八百万在自己这里买的原石,竟然切出来冰地的阳绿,这块翡翠的价值,绝对在六千万以上。天哪,早知道这块原石,能切出冰地的阳绿来,自己就切了,可惜呀,后悔死了。
  
  “四千五百万!”
  
  王总直接把价格提高一千万。这块玉石虽然不是极品玻璃地,但阳绿的颜色,极其地纯正自然,冰地的料子,就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没有一丝的杂质,极其地灵透。
  
  “六千万!”
  
  一个胖乎乎的玉石老板,终于喊出了一个天价。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六千万到顶了,本身这块原石就值六千万。
  
  已经没有人再喊价了,那个胖乎乎的老板知道,这块翡翠属于自己的了。
  
  李建微微地摇头,轻声道:“不卖,太便宜了。”
  
  “噗哧!”
  
  刚喝了一口茶水的云梅,差一点呛到,一千八百万买来的原石,人家出了六千万,还说太便宜了不卖。
  
  那个胖乎乎的玉石商人,只气得一个趔趄,差点晕过去,已经没有人出价了,竟然还嫌便宜?太变态了吧。
  
  李建不再言语,拿起笔来,在原石上另一端,又划了一道线道:“再切一刀。”
  
  几个人把石头转过来,卡死,解石的师傅又把那道线快速地切开。
  
  随着解石师傅关上电源,李建微笑着把那块石皮拿开。
  
  石皮刚一拿开,所有的人顿时呆若木鸡,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世界在刹那间静止。
  
  一股如同璀璨朝霞一般的亮红,好像冉冉升起的朝霞一般,出现在人们的眼前,那颜色是这样的艳丽纯正,照得整个空间,彩霞满天。
  
  “霞翡!”
  
  不知谁喊了一声。
  
  不错,这种亮红的彩霞翡翠,是红色翡翠之中,颜色最漂亮的。
  
  解石的大汉一见解出这种神奇的翡翠,顿时也惊呆了。
  
  谁见过一块翡翠,一头是纯正的阳绿,另一头是霞翡。
  
  这两种颜色中间是怎样过渡的?如果中间是红绿相间,用来做双色手镯,亮红和翠绿,相互衬托,红绿相间,绝对是绝品中的极品。
  
  解石的师傅,连忙用水洗净石粉,亮红色的朝霞,彩芒逼人,更加迷人。
  
  对面的邱茂源,两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差一点晕过去,脸色变得煞白。
  
  这就是在自己手里卖出去的翡翠吗?天哪,一头是阳绿,一头是彩霞,中间肯定有过渡,红绿相间,这要是做出镯子来,价值连城呀。
  
  这可是一块一百五十公斤的明料呀。
  
  “八千万!”
  
  那个胖乎乎的玉石商人,直接把价喊到八千万。
  
  “九千万!”
  
  李建微笑着向柳眉使了个开始加价的眼色。
  
  柳眉在极度震惊中,还没有醒过来。李建挑出来的这块翡翠,竟然能解出如此不可思议的翡翠来,而且这种一头红一头绿的翡翠原石,横着切开后,做成红绿相间的手镯,一对的价值,绝对值几百万。
  
  这可是一块一百五十公斤的明料。
  
  “一亿!”
  
  柳眉喊出了一个亿的价格,这个价格让所有的玉石商人,陷入了疯狂状态。
  
  “一亿一千万!”
  
  “一亿二千万!”
  
  柳眉微微一笑:“一亿五千万。”
  
  这个价格,终于一下子把所有的玉石商人震住了。
  
  那个胖乎乎的玉石商人长叹一声,不再加价,无数人的目光,看着这位南州最大珠宝商之一的老总,眼里露出敬佩的神情。
  
  柳眉最终以一亿五千万,拿下这块翡翠。
  
  这块翡翠,李建仔细地算了一下,不算做出来的小件,光做镯子,能出一亿八千万左右的镯子,柳眉的利润在三千万以上,再加上镯子中心的料子,盈利在四千万以上。
  
  萧逸雨今天终于知道,钱在什么时候不是钱了。
  
  一块一千八百万买来的翡翠,切开后,竟然能拍到一亿五千万,这世界真是疯狂。
  
  “成交!”
  
  李建一锤定音。
  
  柳眉直接把货款打进李建的账户中。
  
  一块翡翠原石,在一号展位,竟然卖出了一亿五千万的天价,这个消息,顷刻间,就传遍了整个北京珠宝城。
  
  这让所有玉石珠宝商,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人们沸腾了,很多购买明料的玉石商人,都向一号展位涌来。
  
  一号展位的人气暴增,看解石的,想买首饰的,把一号展位围得水泄不通。
  
  柳眉一看,这么多人涌过来,不由得担心起来,这要是发生拥挤,柜台和货物都不安全呀。
  
  萧逸雨看了柳眉一眼,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几十名防暴警察,快速地赶了过来。
  
  “萧局,什么事?”
  
  一位警官跑着过来。
  
  “维护这里的秩序,所有看热闹的人,都不许停留,参加拍卖的,每人发一块号牌,不许拥挤,把购物的,和竞拍的分开,过道不许站人。”
  
  “是,萧局。”
  
  几十名警察,快速地疏导人群。不一会,整个现场变得井井有条,不在混乱。
  
  柳眉并不知道萧逸雨的身份,当她看到萧逸雨一个电话,要过来几十名维护治安的警察,而且那名警官,毕恭毕敬地称呼萧逸雨为萧局。
  
  柳眉眼睛一亮,终于想起来,自己在来京之前,在电脑里看到的市公安局的领导中,有位年轻漂亮的女局长。
  
  柳眉终于知道,云梅姐姐给自己介绍的这位姐姐是谁了。
  
  柳眉连忙跑过去,双手抱住萧逸雨的胳膊,亲昵地道:“萧姐姐,谢谢。”
  
  萧逸雨看着乖巧漂亮的柳眉,那亲昵的表情,微微笑道:“应该的。”
  
  柳眉在心里感谢云梅,自己以后在北京发展,就有依靠了。
  
  对面的邱茂源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脸色由铁青变得狰狞。李建购买自己的原石,竟然解出双色冰地翡翠,拍了一亿五千万,而他购买自己的原石,只花了一亿,这只是二十块原石中的一块。
  
  看来,自己这批翡翠,找对了坑口,自己记得很清楚,李建解开的这块原石同一坑口的,自己进了十几块,他李建能解出来这种绝品双色翡翠,自己肯定能解出来。
  
  现在,所有的人都让对面的叶眉集团拉去了,来看自己原石的人很少,如果这样继续下去,自己就亏了,解石,自己也要解出来一块极品原石,来吸引顾客。
  
  想到这里,邱茂源吩咐自己的手下,把带来的解石机,推出来,在和李建同一坑口的原石里,找出一块外面表现极好的,二百公斤左右的原石来,准备解石。
  
  这块原石,比李建那块还要大,多出五十公斤。
  
  李建一看邱茂源他们推出来解石机,不由得嘿嘿冷笑,邱茂源,你终于沉不住气了,想解石了?解吧,你自己一定会把自己解死的。哼哼,我再解出来一块更好的,吓死你。
  
  李建看着解石的师傅道:“把那块双色翡翠的皮,全部打掉,露出所有的翡翠。”
  
  李建说着话,快速地在那块原石上划着线,然后又找出一块一百公斤的原石来,画好线后,让解石师傅们开始工作。
  
  李建解石引过来的人气,让柳眉的柜台前,围满了人,销售额急剧的上升,特别是她的批发柜台,两个小时内,所有的批发货,全部销售一空,然后,又签了六份供货合约。
  
  这让柳眉根本没想到,销售会如此火爆。
  
  她让销售部尽快把南州的备用存货,全部调过来,空运来北京。
  
  在李建开始解第二块原石的时候,对面的邱茂源就要解开了那块原石。
  
  两家一起解石,顿时吸引了很多购买明料的玉石商人。
  
  由于邱茂源那块原石就要解开,很多玉石商人,都跑了过去。
  
  邱茂源的脸色,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当他伸手揭开那块石皮的时候,一抹浓绿的春意,在石粉中磅礴喷出,绿意盎然。
  
  “天哪,又是一块阳绿,切涨了。”
  
  所有的玉石商都沸腾了,人们的眼里闪烁着强烈的兴奋。
  
  “三千万!”
  
  马上有人开始喊价。邱茂源顿时狂喜,眼里露出炽热的光芒。
  
  果然和李建解出的双色原石一样,解出了阳绿,如果对面也能解出亮红色,就说明,自己那同一坑口的十几块原石,价值就会十五亿以上,这下可以稳赚了。
  
  “四千万!”
  
  “五千万!”
  
  “六千五百万。”
  
  王总直接大幅度提价,刚才李建那块原石,自己没能拍到,后悔呀,那块双色翡翠,价值绝对在两个亿以上,柳眉竟然用一亿五千万就拍下了,自己为什么不再加价?
  
  这块翡翠,自己一定拍到。
  
  邱茂源微微摇摇头,直接吩咐解石的师傅,在对面切一刀。
  
  李建看到邱茂源切出了阳绿,也是纳闷不已,那块原石,比自己的双色原石还要大,自己清楚地记得,已经看过荧光,里面没有翡翠呀?这是怎么回事?
  
  李建这边解石的速度很慢,主要是解石师傅操作很稳,让切口变得十分平滑,干净利索。
  
  而邱茂源要的是速度。
  
  这块原石,如果也解出双色,重量比李建那块重出五十公斤,价值绝对能达到两个亿。这两个亿,再加上李建购买自己原石的一个亿,自己的资本就快收回来了,还剩下这么多原石,自己赚上十几个亿,轻松呀。
  
  想到这里,邱茂源终于露出了微笑。
  
  蔡风雨听说自己二哥解出了一块阳绿,早已忍受不住好奇,拉着女朋友乐乐,偷偷地跑过来。当他挤进人群后,果然发现那块阳绿翡翠。
  
  绿意是那样的纯正自然。
  
  “二哥,出绿了,切涨了。”
  
  邱茂源一看,看到是蔡风雨和他漂亮的女朋友来了,微笑道:“风雨、乐乐,快看二哥解石。”
  
  “二哥,真不错,想不到,您第一块就切涨了。”
  
  邱茂源微笑着,两眼死死地盯着停下来的锯片。
  
  邱茂源小心地解开那块石皮,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如果再次出红,这块原石的价值就会超过两个亿。
  
  随着石皮的拿开,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睛。
  
  当那块石皮完全拿开的时候,人们的眼睛,差一点瞪掉,却没看到一丝的绿意或者红意,竟然是狗屎地的白花花的石头。
  
  天哪,不可能,那面可是阳绿呀,对面怎么可能是狗屎地的白花花石头呢?
  
  “靠皮绿!”
  
  “绝对是靠皮绿!”
  
  靠皮绿的三个字,一传到邱茂源的耳朵里,吓得邱茂源一哆嗦,手里的石皮掉下来,正砸在脚指头上。
  
  他顾不上脚趾头被砸的鲜血直流,连忙用水洗去切面上的石粉,露出来的仍然是白花花的石头。所有想拍这块原石的商人,冷汗一下子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湿透。
  
  天那,太危险了,这要是花了六千万买到手,里面全是白花花的石头,还不跳楼去。
  
  一刀穷,一刀富。
  
  一刀是天堂,一刀是地狱。
  
  给出过六千五百万的王总,腿脚一软,差一点栽倒在地。
  
  邱茂源不死心,连忙让解石师傅,再向里切一刀。
  
  切出来的结果,还是没有一丝的绿意。
  
  当解石师傅在那层绿意里面切了一刀之后,那层绿意,彻底地消失,一块原来价值六千五百万的翡翠,变成了一文不值的废石头。
  
  邱茂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煞白。
  
  切垮了。
  
  人们为了远离晦气,原来围得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哄而散。
  
  蔡风雨和乐乐,看得目瞪口呆。
  
  对面的萧逸雨,看得如同做梦一般,六千五百万,就一刀切没了?
  
  李建看着邱茂源切垮的那块原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没看到绿色的荧光,自己看到的是那面白花花的石头。
  
  一个坑口的原石,自己为什么切出来靠皮绿,而李建竟然切出来双色翡翠,这还有天理吗?邱茂源的眼睛里透出阴森森的冷芒,狠狠地看了李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