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不要干坏事

  面具人一看自己的必杀一枪,竟然被李建躲过,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在自己执行的无数次刺杀任务中,能躲过自己必杀一枪的人,几乎没有,李建竟然能躲过去?这家伙的反应速度太厉害了吧。
  
  李建刚一躲过面具人的子弹,剩下的几个人,竟然如同鬼幽一般扑了过来。
  
  蔡风云一声狞笑,眼睛里透出一种浓烈的死亡气息。
  
  “你是谁?”李建一边快速地躲闪着,两眼死死地盯住这个蔡风云。
  
  “嘿嘿,我是蔡风云。”
  
  “你不是蔡风云,蔡风云的眼里,有种睿智深邃的风采,你的眼里,只有扭曲的诡异杀气,你是一名杀手。”
  
  那人脸色一变,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一声冷哼,不再答话,手里的刀芒一闪,如同毒蛇的信子一般,一下就划到李建的咽喉。
  
  这一刀,又快又狠,无声无息,等李建发现,刀锋已到,李建连忙爆闪。
  
  “嘶!”
  
  咽喉是躲过去了,锐利的刀锋在李建后背划出一道口子。
  
  蔡风云一见自己的刀锋在李建背后划出了一道口子,顿时狂笑道:“他中了刀锋上面的剧毒,快杀了他。”
  
  蔡风云话音未落,手中的刀锋幻出数道刀芒,划向李建的面门。
  
  李建向后急闪,后面的孙鹏飞手中的一根蓝汪汪的毒刺,发出腥臭的异味,扎到李建的眉心。
  
  这根诡异的毒刺,比蔡风云的刀锋还要歹毒,速度更快。
  
  蔡风云是假的,这个孙鹏飞,更不是真的。
  
  李建一声大叫,身形一弓一屈,竟然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躲过这根诡异的毒刺,但孙鹏飞上前一步再次抢入,那根诡异的蓝汪汪的毒刺,竟然咔嚓一声,在中间折断,如同电芒一般,正扎向李建的心脏部位。
  
  这个毒刺的变化,更是诡异至极,速度极快,李建竟然没有躲过。
  
  “哼!”
  
  李建一声闷哼,一个趔趄,身形猛然一低,贴着地,直接射了出去。
  
  这一刀一刺,让李建亡魂皆冒,肝胆欲裂,冷汗一下子把衣服湿透。面具人看着李建中了一刀一刺,竟然没有中毒的迹象,仔细一看,大声叫道:“他身上有防弹衣,向防弹衣盖不住的地方招呼。”
  
  但李建知道这几个家伙的厉害,要不是自己身穿防弹衣,今天自己就死定了。自己绝不能给他们第二次袭击自己的机会。
  
  李建在射出去的同时,手里多出了两把九二式手枪,对着狂扑而来的蔡风云和孙鹏飞,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连声爆响,几颗子弹旋转着,射向这两个家伙的眉心。
  
  李建的枪法又快又准,而且是连续开枪,几乎没有人能躲过李建的子弹。
  
  但蔡风云和孙鹏飞一声怪叫,身形如同毒蛇一般,诡异地扭曲着,快速地翻滚着,竟然躲过李建的子弹。
  
  可是李建枪口一转,根本没有停顿,又是几枪,爆射孙俊、吴道东。
  
  孙军和吴道东两人的身手,明显差一个档次,连滚带爬地躲避着。李建身形化作一道电芒,扑向劫持云梅的人。
  
  后面的蔡风云、孙鹏飞、孙俊、吴道东,咆哮着扑了过来。
  
  “别动,再动我就宰了这个女的。”
  
  劫持云梅的那人手臂一紧,锐利的刀锋,切进云梅脖子上的皮肤,一道血痕在刀锋下露出。
  
  “放开她,否则,你们都要死。”
  
  李建的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如同电芒一般,冲向那人。
  
  劫持云梅的那人一见李建竟然不顾云梅的死活,冲了过来,不由得露出狰狞的冷笑,手腕就要使劲。
  
  “砰!”
  
  李建抬手一枪,子弹贴着云梅的脸颊,射进了那人的眉心。
  
  狂暴的子弹,直接把那人的脑袋打掉半截。
  
  披头散发的云梅一声惊叫,向地上倒去。
  
  李建一把抱住云梅的身体大声道:“云梅,没事吧?”
  
  云梅一声嘤咛,抬起头来道:“我没事。”
  
  说话间,红润的小嘴一张,露出一根黑色的铁管,一根蓝汪汪的毒针,从铁管里爆射而出,直奔李建的咽喉。
  
  这根毒针,太突然了,距离又近,根本没有时间躲闪,李建死定了。
  
  这人不是云梅。
  
  当李建抱住这个假云梅的时候,头戴面具的杀手和蔡风云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诡异的狞笑,他们知道,李建这次死定了,没有人能逃过那根由强劲的机簧发射而出的毒针。
  
  毒针上涂抹着见血封喉的剧毒。只要破一点皮,在一秒钟之内,就会去见上帝。
  
  化妆成云梅的那个女子,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但就在那根毒针射出铁管的同时,李建的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讥笑,直接把手枪横在自己的咽喉上。
  
  “叮!”
  
  那根毒针正打在李建的手枪上,改变了方向,比电还急,正打在蔡风云的脸上。蔡风云根本没想到这根毒针会改变方向,打在自己的脸上。
  
  蔡风云脸上的狞笑,在刹那间凝结,整个身体在一秒钟内变得僵硬,瞬间就停止了呼吸。
  
  由于这种毒药的毒性太烈,筋骨在刹那间,就变得僵硬,蔡风云的尸体竟然不倒,还是一脸狞笑着,站在那里。
  
  这种情景,说不出的诡异狰狞,让人毛骨悚然。
  
  好歹毒的毒药!
  
  李建怀里的那个女人,一见自己的毒针竟然没有打死李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刚想反抗,李建的枪口死死地顶在她的后背。
  
  “你……你怎么会躲开那根毒针?没有人能躲得开的。”
  
  李建冷声道:“你们不该化装成云梅,云梅是我的爱人,我很熟悉,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是她。”
  
  李建说话的同时,就去卸掉她的下巴,但这个女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微笑,已经气绝身亡。
  
  这时候,远处传来刺耳的警车声。
  
  刚才的枪声,已经惊动了附近的警察。
  
  几名杀手一听警车的声音,身形化作道道残影,消失在黑夜。
  
  李建丢掉这个女人的尸体,面具人和另外的几个杀手,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场上只留下还站立在那里的蔡风云。
  
  这时候,云梅和王军快速地赶了过来。
  
  “蔡风云!”
  
  云梅一声惊呼,看着还站立在那里狞笑的尸体。
  
  李建微微笑道:“他不是蔡风云。”
  
  “他不是蔡风云?”
  
  “他不是。”
  
  李建说着话,拾起地上假蔡风云的一把尖刀,轻轻地在假蔡风云的脸上划着,一张制作十分精巧的面具,被李建剥下来。
  
  这是一个长得十分阴毒的中年杀手,早已气绝多时。
  
  这张面具做得极其精巧,简直和蔡风云的真人一模一样。
  
  “李建,你受伤了?”
  
  云梅心里一惊,一把拉住李建的手,看着李建后背的那道恐怖的刀口。
  
  “嘿嘿,没事,里面有防弹衣。”
  
  云梅看到刀口下面露出的防弹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蔡风云?”
  
  “呵呵,外表化妆得再像,但气质是装不出来的,你过去看看那个女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但我一眼就看出来,她根本不是我的梅儿。”
  
  云梅跑过去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太像了,这个女人的脸简直就是自己的翻版,可惜,这个凝结的笑容,太诡异了,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王军,我们走,这些杀手肯定没有什么线索,让警方去查吧。”
  
  几个人快速地离开这里。
  
  李建和云梅回到特卫局后,把今天的情况向王局长汇报了一遍。
  
  “好,这些家伙终于沉不住气了,明天调一些人,布置在珠宝城的周围,只要他们再露面,一定抓住他们。”
  
  王局长看着李建道:“李建,一定要注意安全。”
  
  “谢谢局长关心,有一件事,请您和警察协调一下,别让警察拉警笛,今天要不是他们的警笛吓跑了那些杀手,说不定我能逮住那个戴面具的杀手。”
  
  王局长点头道:“我回头和他们联系一下。”
  
  两人回到李建的两层小楼。
  
  一进客厅,云梅直接脱掉鞋子,一下倒在沙发上,大声叫道:“累死我了。”
  
  李建笑嘻嘻地道:“梅儿,今天就不走了吧?”
  
  云梅娇嗔地瞪了李建一眼,微笑着道:“怎么?想干坏事?你可是特卫局的团长,少将军衔,勤务兵和警卫都看着你呢。”
  
  李建顿时哭丧着脸道:“梅儿,团长就不能和女朋友在一起了吗?就不能……”
  
  “就不能什么?”
  
  云梅调皮地揽着李建的脖子,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透着诱人的微笑,看着李建,吐气如兰。
  
  看着云梅可爱调皮的样子,那红润诱人的嘴唇,可爱的小鼻子,柔情似水的大眼睛,李建的内心狂跳,轻轻地搂住云梅的小蛮腰,暧昧地道:“就不能和女朋友亲热吗?”
  
  李建说着话,狠狠地把云梅搂在怀里。
  
  “不要呀……”
  
  李建笑嘻嘻地道:“有时候,小女孩子的不要,表达的意思就是快要呀。”
  
  说话间,一口把那红润的小嘴唇,整个含在嘴里,舌尖一挑进入云梅幽香的小嘴里,直接压住云梅的小舌头。
  
  “呜呜呜……建哥哥……”
  
  两人的舌头紧紧地搅在一起。
  
  李建的手,如同游鱼一般,滑入云梅的怀里,一下就握住那饱满的柔软,一种细腻温热、柔然中带着坚挺的销魂感觉,差一点让李建魂飞魄散。
  
  云梅娇躯一阵轻微的颤抖,透过这饱满的颤抖,李建清楚地感觉到,柔软坚挺下面的那颗心脏,跳动的速度在加速。
  
  “建哥哥,爱我……”
  
  云梅眼睛微闭,醉眼如丝,整个娇躯颤抖着。
  
  李建雨点一般的热吻,落在云梅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脖颈上。
  
  “呜呜……到沙发上……”
  
  两人翻滚在沙发上。
  
  李建轻轻地压在云梅身上,亲吻着云梅的一切。
  
  云梅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这种幸福的震撼,让自己有种进入云端的眩晕。
  
  “建哥哥,你的枪……你怎么有三把枪?”
  
  云梅感觉到,有三个硬物,顶着自己。
  
  李建一听,神情一愣,不会吧,自己只带了两把枪,哪来的三把?
  
  连忙起来,把怀里的两把九二式手枪卸下来,放在桌子上。
  
  “嘻嘻,还有一把。”
  
  云梅脸色一红,指着那个地方。
  
  李建低头一看,差一点晕了过去,连忙站起身来,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不是枪……”
  
  云梅眼光迷离,一皱小鼻子道:“不是枪,是什么?”
  
  李建差一点晕过去,连忙道:“梅儿,我去洗澡。”
  
  说完话,李建终于落荒而逃,冲进浴室,用凉水冲着自己的全身。
  
  “嘻嘻,小坏蛋,别想干坏事。”
  
  云梅脸色红得如同彩霞,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道:“小坏蛋,快洗,明天还要参加开幕式。”
  
  李建听着云梅的声音,三下五除二地洗了一遍,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走了出来道:“今天你睡主卧室,我睡那个小卧室。”
  
  云梅笑嘻嘻地道:“今天我输了,就陪你好了,不过,不许干坏事,我去洗澡。”
  
  云梅说着话,走进浴室,又从门缝里伸出头来道:“不许偷看。”
  
  说着话,把门关上。
  
  浴室里传来让人心痒的流水声,李建的心里,好像十八只小蚂蚁在来回地爬,让人心痒痒的。
  
  李建一下子站起身来,围着桌子转了一圈,又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凉开水,灌进肚子里。
  
  但那流水声,如同一只猫咪的爪子,在挠李建的心,痒到骨髓。
  
  “李建哥哥,小卧室里,有我的睡衣,你帮我拿过来。”
  
  那间小卧室,是专门留给云梅的。云梅有时候太忙,就不走了,就睡在那间小卧室里,里面有云梅的衣服。
  
  李建连忙跑到云梅的小房间,找到云梅一件真丝白色的睡衣。
  
  当李建看到女孩子那些花花绿绿的小玩意的时候,内心狂跳,特别是小玩意上,还带着云梅身上那淡雅的兰花香,让李建差一点魂飞魄散。
  
  李建连忙拿起云梅的睡衣,跑了出来。
  
  “拿来了吗?李建哥哥。”
  
  浴室的门打开一条缝,朦胧的热气中,云梅伸出白皙红润的绝美笑脸。
  
  洗过澡的云梅,变得更加漂亮。
  
  李建连忙闭上双眼,摸到浴室门口,把睡衣递给云梅。
  
  “嘻嘻,胆小鬼,干吗不睁开眼看我,我不漂亮吗?”
  
  云梅的声音,充满着强烈的诱惑。
  
  天啊,这声音还让人活吗?
  
  李建连忙把门给云梅关上,可怜兮兮地道:“小丫头,别折磨哥哥了,哥哥的意志力可不坚定呀。”
  
  “嘻嘻,锻炼你的意志力的时候到了,今天我就跟你睡,但不许干坏事。”
  
  说话间,云梅打开浴室门。
  
  洗完澡的云梅,漂亮的让人炫目,美得惊心动魄。
  
  一袭半透明的白色真丝睡衣,穿在云梅修长高挑的绝美身材上,如同出水的芙蓉,又如同一朵圣洁的白莲花。
  
  “梅儿,你真美!我爱你。”
  
  “建哥哥,我也爱你,今天抱着我睡好吗?”
  
  “好的,但你不能乱动。”
  
  云梅看着李建那尴尬的苦瓜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扑进李建的怀里。
  
  两人静静地搂在一起,没有再做什么,一直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的北京珠宝城,人山人海,彩旗招展,鞭炮齐鸣。
  
  北京珠宝城第一届世界珠宝展销会开幕了。
  
  李建和云梅早早地来到了柳眉的展位。
  
  明眸皓齿的柳眉,身着一件洁白的真丝带着翠绿的碎花旗袍,站在展厅的门口,一眼看到李建拉着云梅的手,快步走来。
  
  “李大哥、梅姐姐,快看,我专门准备了两台最新式的解石机,就等着你们来。”
  
  “谢谢柳眉。”
  
  李建和云梅看着两台崭新的解石机和两位专门解石的彪形大汉,不禁微微点头道:“柳眉,把你带来的保安都安排好,看着我们的东西,我得到可靠的消息,世界上的顶级珠宝大盗,可来了不少。”
  
  柳眉心里一惊,看着李建道:“谢谢李大哥提醒,我这就安排保安们,一步不能离开柜台。”
  
  柳眉说着话,把带来的十几个保安,都安排好。
  
  李建掏出电话,拨通了孙鹏飞的电话。
  
  “李哥,你好。”
  
  电话里传来孙鹏飞的声音。
  
  “孙鹏飞,你听好了,有消息说有几个珠宝大盗,今天的目标,就是那五件宝石项链,记住,你如果没有力量保护好它,我现在就取过来。”
  
  “李哥,您放心,珠宝展销会闭幕以后,我一定完璧归赵。”
  
  李建刚关了电话,就看到李战天带领几位特卫团里身手最好的几位警卫,走向孙鹏飞的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