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必杀的陷阱

  改变了折射方向的强光,照射到这块翡翠原石上,一层淡淡的纯正透明绿色荧光,透出原石表面,出现在李建的面前,而且,那层绿色的荧光的后尾,竟然闪烁着点点淡淡的红黄紫的颜色,如同绚丽的万花筒一般,五彩缤纷。
  
  天哪,福禄寿喜!四色翡翠。
  
  这块翡翠的内部,竟然有四种颜色,这怎么可能?明明是癣吃绿的废石头呀。
  
  李建连忙压住自己的狂喜,不动声色,又看了看另外几个方向,淡淡的绿色荧光下都带着点点美丽的彩芒。
  
  李建终于明白了,这块原石的癣吃绿,只有几公分,再向里,就是玻璃地的福禄寿喜四色翡翠。
  
  这就要看看解开后,里面的福禄寿喜四色翡翠有多少了?这可是一块价值连城的极品翡翠呀。
  
  李建慢慢地离开石头,故意摇摇头道:“废料,这种癣吃绿的石头根本没人要。”说着话,李建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这种极品之中的极品,李建不得不小心呀,这些老板都是人精,防止他们看出来,没买到手之前,一定要低调,再低调。
  
  那个老板一看李建要走,两眼顿时露出沮丧的神情,连忙拉住李建的手道:“老板,老板您别走,你说这块原石多少钱,你出个价吧。”
  
  李建摇摇头道:“没人要的,癣吃绿,吃到底啦。”说着话,转身还是就走。
  
  老板终于急了,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一把拉住李建道:“一千万,六千万的原石,你给一千万,这块原石就是你的了。”
  
  李建看着那人道:“看在你自杀跳楼的可怜哥哥面子上,五百万,这就转账。”
  
  那人的脸色狂喜,在眼睛一闪,瞬间消失,终于一咬牙道:“好,成交。”
  
  云梅一把拉住李建道:“李建,五百万买块废石,你疯了。”
  
  李建微微摇头道:“看着这位老板可怜,就买下吧。”
  
  云梅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
  
  所有看热闹的人都议论纷纷。
  
  “这人真的疯了,有钱烧的,不知道怎么花了,五百万买块废石,傻呀。”
  
  “这人脑子进水了!”
  
  “别买呀,癣吃绿,癣和绿纠缠得密密麻麻,根本解不出翡翠来,别犯傻呀。”
  
  ……
  
  这些人的议论声传进了那个老板的耳朵里,这人唯恐李建反悔,连忙把卡号告诉给李建,李建操作着手机,把五百万,转进了他的账户,当他的手机里传来银行发过来五百万货款到了的短信时。他终于放下心来,两只眼睛终于压抑不了喜悦,露出来狂喜的神情。
  
  为了这块巨大的翡翠,是有人自杀了,但不是这人的哥哥,而是另有其人,他在缅甸进货时,发现这么一块大家伙,被随便放在一个市场的街道旁,就随口问了一下价,当地人正愁这块废石头没地方放,一见有人问价,就随便说了个五十万的价格。
  
  这家伙直接还价十万,最后二十万成交。
  
  二十万买来的一块废石,竟然卖了五百万,发财了!
  
  这块废石翡翠,在他手里,能卖到五百万,在李建手里何止是五百万?
  
  刚刚挨了揍的小老板,早已忘记了疼痛,屁颠屁颠地叫了一个微型铲车,把那块石头给李建送去。
  
  当柳眉看到这块石头时,差一点晕了过去。
  
  这种癣吃绿的石头,没有任何价值,扔在路旁,都没有人看,李建竟然花了五百万,有病吗?
  
  李建只是笑笑,看着柳眉道:“明天解石再说吧。”
  
  对面的邱茂源,听说吴道东截了李建三个亿的原石,不由得大为高兴,他知道吴道东的眼力,那三个亿的原石,绝对能出极品翡翠,哈哈,李建,你也有栽跟头的时候。
  
  当邱茂源看到李建买回来一块巨无霸时,吓了一跳,手下的人报告说,李建花了五百万,买了一块癣吃绿。
  
  李建这一个反常的举动,让邱茂源纳闷,在整个翡翠玉石行,只要出现癣吃绿,就是吃得一干二净,那就是废料,难道这块料,里面还有没吃干净的翡翠吗?
  
  邱茂源冷森森地看着李建,眼角禁不住抽动着,透出股股的寒意。
  
  萧逸雨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脸色微红,内心一阵乱跳。
  
  这是第六束玫瑰了,蔡风云真有意思,天天送一束鲜红的玫瑰。
  
  那天和李建、蔡风云、云梅他们吃过饭后,刚回到家,就接到蔡明明的电话。
  
  “萧逸雨,本小姐跟你道喜了。”
  
  这句话把萧逸雨吓了一跳,这个死丫头乱说什么?自己喜从何来?
  
  “蔡明明,你喝多了?我能有什么喜事?”
  
  “咯咯咯,萧逸雨,你就要成为我未来的嫂子了。”
  
  这句话更把萧逸雨吓住了,自己怎么会成为蔡明明的嫂子?
  
  “蔡明明,还没睡觉,你就开始说梦话吗?”
  
  “嘻嘻,萧逸雨,你就要结束单身处女的生涯了,我哥哥喜欢上你了,所以,你就要成为我嫂子了。”
  
  “噗!”
  
  萧逸雨一听,直接把嘴里的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蔡明明,不会吧,蔡风云只和我们刚吃过一顿饭,就会喜欢上我?”
  
  萧逸雨说着这句话,脑海里出现了蔡风云极其儒雅英俊的神情。别说,蔡风云长的就是自己梦里白马王子的形象。
  
  “萧逸雨,我哥哥正在看你的照片,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在害相思病呢。”
  
  “你哥哥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嘻嘻,我把电脑里的照片,都发给他了,特别是那些三点式的、两点式的和无点式的裸照,都给我哥哥了,反正,他迷上你了。”
  
  萧逸雨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连忙道:“死丫头,会吓死人的,你可别乱来呀。”
  
  “嘻嘻,明天你就会收到九十九朵红玫瑰,我哥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萧逸雨,你就等着给我生一个胖侄子吧。”
  
  这个死丫头,乱说什么呢。
  
  第二天早晨,萧逸雨来到办公室后,一眼就看到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还带着露珠,插在一个好看的大花瓶里,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最先来到的小王,看着萧逸雨道:“萧局,刚才花店里的工作人员送来的,说是一位蔡先生订的鲜花。”
  
  萧逸雨看到花束上,有一张纸条,连忙取过来一看:“逸雨,早上快乐,愿你每一天都有一个好心情。”
  
  落款处,没有名,只有寥寥几笔画了一幅素描:淡淡的微风下,丝丝雨丝,随着柳絮一起飘舞,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吹着一支玉箫,旁边的一位风流潇洒的年轻男子,正在深情地注视着吹箫的美丽少女,几只小燕子,在白云中飞翔。
  
  寥寥几笔,竟然画得诗情画意。
  
  画中的美丽少女,竟然就是自己,那个白衣飘飘的潇洒男子,就是蔡风云。
  
  简单的一幅画,竟然把萧逸雨和蔡风云的名字,都在里面表现出来。
  
  这个蔡风云,还真有才华,不愧为南州四大家族之首的集团老总。
  
  李建、云梅把所有的原石都寄存在柳眉的展销库里,他们有自己带来的保镖,再加上展销会的保安,安全问题没有必要担心。
  
  李建看着漂亮的柳眉道:“柳眉,你要想要极品翡翠的明料,就准备好至少五十亿到一百亿的资金,到时,我给你一个惊喜,你们叶眉集团有了这些极品翡翠,再加上明天珠宝展销会的机遇,一定会走向世界珠宝行业的巅峰。”
  
  “五十到一百亿的资金?天哪,李大哥,你这些翡翠真的值这么多钱?你也就买了三个亿的石头吧。你这是赌石,你怎么知道里面都是极品翡翠?难道你有透视眼?天眼?”
  
  柳眉微笑着看着李建,清澈的大眼睛里露出震惊的惊奇。
  
  “天机不可泄露,柳眉,看好原石,明天见。”
  
  李建微笑着拉着云梅,走出珠宝展销会的大厅。
  
  天已经黑下来,外面一片灯火辉煌。
  
  “李建哥哥,我饿了,咱们去吃老北京炸酱面,我很长时间没有去吃了。”
  
  云梅晃动着李建的胳膊。
  
  “好好,梅儿,我们去吃炸酱面。”
  
  两个人开着越野,直奔老北京炸酱面馆。
  
  邱茂源看着李建拉着云梅走出大厅,双目猛然露出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凌厉杀气。
  
  李建,我不会放过你的。
  
  老北京炸酱面,就在前面不远处,有十分钟的路程,两人每人要了一碗。
  
  店小二操着京味十足的吆喝声道:“您的面来了。”
  
  店小二的两只胳膊上,竟然叠着十几个小盘子,如同旋风一般,来到李建的桌子前,双臂一挥,十几个装满各种调料的盘子碗,整齐地摆在桌子上。
  
  店小二两只手上下翻飞,如同行云流水,眨眼间,两碗老北京炸酱面被他现场调制好。
  
  李建看着店小二娴熟的手法,知道这人会功夫。
  
  “面好了,您请慢用。”
  
  两人吃着炸酱面,云梅看着李建道:“李建,南州四大家族的公子你都看到了,你说谁是教廷组织的黑手,蔡风云、孙鹏飞、邱茂源,还是吴道东?”
  
  李建看着云梅道:“目前,还看不出来,明天再刺激他们一下,狐狸的尾巴,一定会露出来的。”
  
  珠宝城的一间房子里,一个头戴着一面狰狞面具的人,在快速地操作着一台电脑,当他终于查找到第九次世界警卫大会的画面时,看着李建和东方云梅站在高高的领奖台,携手共唱国歌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阴冷,股股凌厉的杀气,在眼里疯狂地涌出。
  
  这股疯狂的杀气,就是李建在和斩杀上帝杀手对决之后,感受到的那股凌厉的杀气。
  
  “李建、东方云梅,我终于知道你们的身份了,我说你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笔,一下竟然能掏出几个亿出来,竟然是中南海保镖?哼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现在先干掉你们,再在南州干掉你们的首长,哼哼,你想不到我会识破你的身份,哈哈,整个世界,将是我们的,李建,你去死吧。”
  
  头戴狰狞面具的人,哈哈狂笑着,眼里恐怖的杀气,变得十分的浓烈。
  
  旁边的一只猫,顿时被这恐怖的杀气吓醒,发出一声变了腔的惨叫,闪电一般地冲了出去。
  
  扑的一声闷响,那人手里多出一把无声手枪,枪口冒着一道蓝色的烟雾。
  
  被打碎脑袋的猫,带着一片血雨,一头从空中栽了下来。
  
  “嘿嘿,跟我作对的,都得死。”
  
  李建和云梅两人吃过饭,云梅依偎在李建的怀里,走出大厅。
  
  “李建哥哥,送我回去吧。”
  
  云梅狡黠地看着李建,眼睛躲闪着李建炽热的目光。
  
  “小丫头,你今天打赌输了,可不能耍赖皮呀,说好了,你今天不回去了,我要你陪我。”
  
  李建笑嘻嘻地一把搂住云梅的娇躯,把云梅搂在怀里,哈着热气的嘴唇,轻轻含住云梅白皙的耳垂,十分暖昧地小声道:“梅儿,男子汉大丈夫,你要兑现你的诺言,今晚我要你。”
  
  李建嘴里哈出的热气,又麻又痒,让云梅心里一颤。
  
  云梅醉眼如丝,整个娇躯变得柔软而炽热,扭捏着道:“我是小女子,可不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嘻嘻,小女子可是能反悔的。”
  
  “不会吧,梅儿,咱们都认识快两年了,我记得你话都是算数的。”
  
  李建笑嘻嘻地搂着云梅,伸手去开车门。
  
  “哼!”
  
  一声极其阴冷的冷哼,在远处传来,股股滔天的威压和凌厉的杀气,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狂压而至,让人透不过气来。
  
  远处的胡同口,一位头戴着恐怖而狰狞面具的杀手,两只眼里透出疯狂的杀意,死死地盯着李建。
  
  这股杀意和恐怖的威压,李建十分熟悉,就是今天上午的那个人。
  
  李建一松开云梅,身形化作一道电芒,如同一道狂爆的旋风,直扑那个蒙面人。
  
  戴着狰狞面具的杀手,一声冷笑,身形如同鬼幽,冲进胡同。
  
  两人一前一后,如同流星一般,冲进一座烂尾楼的废旧工地。
  
  云梅拔出手枪,在后面快速地跟来。
  
  头戴狰狞面具的那人在前面猛然停住,转过身来,嘿嘿冷笑道:“李建,你今天死定了。”
  
  这个戴面具的人,身材高大威猛,面具下,那双阴森森的眸子,透出浓烈的杀意。
  
  李建看着这双自己见过的眼睛,知道这人一定认识自己。
  
  “你是谁,蔡风云、孙鹏飞、邱茂源,还是吴道东、孙俊?”
  
  那人神情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道:“你说的人,就站在你身后,你今天插翅难逃,你死定了。”
  
  数道凌厉的杀气,在后面传来,李建转脸一看,只见一身白衣的蔡风云,铁塔一般的邱茂源、阴险狡诈的孙俊和脸色冷漠的孙鹏飞和一脸阴冷的吴道东,从后面快速地围上来。
  
  李建心里一冷,知道这是一个精心布置好的陷阱,头戴面具的杀手,故意把自己引过来,四大家族的几位公子,终于联手来对付自己。
  
  李建看了一眼蔡风云和孙鹏飞,冷冷地道:“你们还是联起手来了。”
  
  蔡风云哈哈大笑道:“李建,得罪我们南州四大家族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的,记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吴道东一步跨了出来,指着远处道:“李建,你看,后面的那人是谁?”
  
  李建连忙一看,神情一愣,顿时暴怒不已,一个脸色阴冷的杀手,手里的一把惨碧的毒刀,正横在云梅的脖子上。
  
  就在李建一愣的刹那,面具人行动了,他要的就是李建这半秒的一愣神。
  
  他手里的那把无声手枪,对着李建的后脑,扣动了扳机。
  
  李建刚一转头,看到云梅被人抓住,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从身后传来。李建知道自己上当了,面具人要的就是自己这一愣神。
  
  从小就训练的李建,反应极快,刚一感到危险的气息袭来,身形猛地一晃,一颗子弹带着尖厉的啸声,擦着自己的耳边飞过,震耳的音爆,震得自己头脑发晕。
  
  旁边的蔡风云他们,一见面具人动手,一起发出让人心悸的厉啸,疯狂地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