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该死的吴道东

  虽然蔡风雨嘴上这样说,但他毕竟年轻,并没有记在心里,不知道人心险恶,终于出现了滔天大祸。
  
  李建看着柳眉道:“柳总,明天珠宝展开业的时候,我要借你一块地方解石。”
  
  柳眉微笑着道:“李大哥,我和云梅姐姐,和你,一见如故,你叫我柳眉就可以了,咱们的场地很大的,还有自己的解石师傅,可以让师傅们帮忙。”
  
  “柳眉,这样的话,就怕你们叶眉集团,要和南州的四大家族结仇了。”
  
  李建知道,自己挑出来的这些翡翠,都是邱茂源几个亿里的精华翡翠,如果明天自己再次解出绝品翡翠,而且是好几块,这对邱茂源将是很大的刺激,如果邱茂源承受不了这种刺激,加上看热闹的人狂购他的原石,邱茂源一定会像那个原石小贩一样,把剩下的所有翡翠原石,自己解开。
  
  但剩下的翡翠原石,都是白花花的石头。就是自己没买成的那几块原石,表现只是一般,能出绿,但只是豆青色和飘绿,卖不了几个钱。
  
  参加赌石的人都有一个固执的侥幸心理,就是,下一块原石里,一定有翡翠,所以,邱茂源只要开始解石,以他那种一次在缅甸买来几个亿原石的巨赌心理,绝对会疯狂地赌下去,把全部的原石都解开。
  
  这样,价值几个亿的石头,就会损失一多半,他只能收回李建那将近一个亿的货款,剩下的,全部变成白花花的石头,到时,就怕邱茂源狗急跳墙呀。
  
  柳眉微微笑道:“李大哥,南州四大家族,早已暗中分裂,孙鹏飞已经分出去了,极其聪明的蔡风云也会跟着走出去,剩下的邱茂源、吴道东,还能成什么气候?再说,我们叶眉集团,在南州的势力,比蔡风云还大,再加上我现在又结识了李大哥和云梅姐姐,叶眉集团还怕谁?”
  
  李建一听柳眉这样说,微微笑道:“好,柳眉,我再说客气话,就见外了,明天只要解出来翡翠,叶眉集团有最先购买权。”
  
  柳眉一听,内心一跳,狂喜不已,连忙道:“谢谢李大哥。”
  
  叶眉集团,从来不参加赌石,只购买明料,这样,风险就降到最低,但这也有一个缺点,就是解开后的明料价格高,缺乏精品,就是拿着钱,去买,也买不到精品。
  
  就像李建解出来的那块玻璃地的帝王绿,根本买不到,叶眉集团缺少的就是精品的翡翠料子。
  
  上个月,一位挺进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大老板,亲自找上门来。那人的老娘,要过百岁大寿,想给老娘和自己的老婆定两对玻璃地的福禄寿三色镯子,只要让他满意,每对出价一个亿。
  
  福禄寿三色翡翠,一般是指一块翡翠上,均匀地分布着紫色、绿色、黄色,这三种颜色必须纯正鲜艳,颜色发亮,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凉爽感觉。
  
  可惜,福禄寿三色翡翠,这两年,都没有解出来了。现在根本找不到这种顶级的翡翠了。
  
  柳眉有种直觉,李建挑选出来那块玻璃地的帝王绿,绝对不是瞎碰的,他一定有鉴别翡翠的秘密技术,如果没有技术,他不会花费一亿人民币来买翡翠原石的。
  
  如果以后自己有源源不断的绝品翡翠原料,叶眉集团还怕谁?值得自己冒险呀,李建这个朋友,自己交定了。
  
  李建微笑地看着柳眉道:“要玩就要玩大的,你把几个手下借给我一用,带上车子,所有的原石摊位,我都要看一遍。”
  
  李建说着话,站起身来。
  
  李建这次比较张扬,就是要挑起南州四大家族和自己的矛盾,让幕后的黑手自己跳出来,对付自己,只要他一行动,就会露出蛛丝马迹。
  
  柳眉忍住内心的激动,轻声道:“好。”
  
  两个小时后,十几块翡翠原石,被柳眉的手下,拉了回来,十几块翡翠原石,花掉了李建两个多亿。云梅知道李建有钱,但也有点担心,看着李建道:“李建哥哥,你是不是买得太多了?”
  
  李建微笑着道:“还没买完,那两个南州的原石展位,还没有看,咱们再去看看。”
  
  李建说着话,拉住云梅走向那两个南州人的摊位。
  
  当柳眉看到手下人拉回来十几块巨大的翡翠原石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
  
  天哪,李建疯了吗?当手下人告诉柳眉,这十几块巨大的石头,花掉了两亿多人民币的时候,柳眉内心狂跳不已。
  
  这个消息,像旋风一般,瞬间就传遍整个珠宝城,人们都被李建的疯狂抢购惊呆了。
  
  这人是个疯子,花了三亿多了,真是个有钱的疯子。
  
  吴道东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如同下了寒霜一般。
  
  李建竟然花了三个多亿抢购原石,难道原石的价格再次暴涨?他要囤积原石吗?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有钱?三个多亿呀。这家伙到底懂翡翠吗?别是哪个富二代,官二代?买着玩的?
  
  强烈的好奇心,让他有种想看看李建到底怎样挑选翡翠的冲动。
  
  已经有很多人想看看这个疯子,到底是何人?竟然敢花费三个多亿买原石?这个家伙一定是山西煤矿老板的儿子,有钱呀。
  
  当吴道东看到李建在两家相邻的南州翡翠原石商人的货架上,再次挑选了十几块翡翠原石后,禁不住大吃一惊。
  
  李建挑选的这些翡翠原石的外面表现得太好了,无论从密度、细腻程度、蟒带和松花的分布,出绿的可能性极大。吴道东从小就跟着吴老爷子看古董,赌翡翠,对古董和翡翠的鉴定,造诣极深。
  
  这两位南州的玉石商人,吴道东很熟悉,自己曾经在他们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们。
  
  哼,一定不能让李建买成这些表现很好的翡翠,这些翡翠自己要了。
  
  一丝诡异的狞笑在吴道东的脸上露出。
  
  那边,李建开始谈价格了。
  
  嘿嘿,我让你买不成。
  
  “王老板、宋老板好。”
  
  吴道东阴森森地走过来,脸色极其地难看,和两位老板打着招呼。
  
  正在谈价格的两个老板,一见是自己的恩人,南州四大家族中的吴道东走来,连忙离开李建,颠颠地跑过来,齐声道:“吴总好。”
  
  李建一看到这个讨厌的家伙来了,心中一冷,这个王八蛋来干什么?
  
  “王老板、宋老板,我让你们给我留下的原石,留下了吗?”
  
  如同刀锋一般的寒芒,从吴道东的眼里射出来,直刺两人的心脏。
  
  这两个玉石老板,早已锻炼得八面玲珑,一见自己的恩人这样说,而且眼睛盯着李建挑好的十几块原石,知道吴道东想截下这十几块原石。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点点头。
  
  两个人的家都在南州,吴道东又对自己有恩,两人根本不敢得罪吴道东。
  
  两个翡翠原石老板连忙道:“对不起,我们忘了,这几块翡翠都是给吴总留下的,我们不卖了。”
  
  李建一见这个王八蛋来到,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想不到这两个人一见吴道东,竟然反悔,不卖给自己,还说是留给吴道东的。
  
  这里面可有几块很好的翡翠原石呀。
  
  “两位老板,做人要讲信用,不讲信用的人还配做人吗?何况你是做生意的?你们刚才为什么点头哈腰的,像孙子一样,让我挑选原石?恨不得喊我大爷,现在又怎么了?变卦了?说的话都不算了?”
  
  李建两眼死死地盯着两个南州人道。
  
  两个南州人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冷汗都下来了。
  
  东方云梅就想动手,但被李建拉住。
  
  “李建,别欺人太甚,人家的原石,想卖给你,就卖给你,不想卖给你,就不卖给你,这是人家的自由,只要你还没有付钱,你就不能干涉人家的自由!”
  
  吴道东的双眼,如同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李建。
  
  李建内心的烈火,噌地一下窜了出来,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机,冷冷地道:“吴道东,你找死。”
  
  吴道东阴森森地道:“咱俩之中,有个找死的,李建,我不问你有什么背景,得罪我吴道东的,都得死,包括你在内。”
  
  “好!好!好!吴道东,你有种。”李建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个王八蛋。
  
  吴道东嘿嘿地阴笑着道:“李建,你还真有钱,现在我要告诉你,从今天起,所有南州的翡翠原石,你一块都买不走。”
  
  李建的脸色一冷道:“我不买,你要买吗?你现在有一个亿现金吗?”
  
  吴道东哈哈大笑道:“李建,你太小看我吴道东了,别说一个亿,就是十个亿的现金,老子照样拿的出来,你挑的那几块原石我要定了。”
  
  李建一声冷哼,一步跨到自己挑好的原石旁道:“这块、那块、那块,都是我挑好的,一共十几块,价值两个多亿,你要得起吗?说大话不腰疼吧。”
  
  李建说话间,在每一块自己挑好的翡翠原石拍了一下,仿佛气得要死,全身哆嗦,脸色变得煞白。
  
  吴道东看到李建摸着自己挑好的原石,那种极其不舍得放弃的样子,还有气得脸色发白的样子,让吴道东爽极了。
  
  吴道东嘿嘿冷笑着,拿出手机道:“王老板、宋老板,这些原石我都要了,说个价吧。”
  
  两个南州人知道,今天彻底地得罪了李建。李建绝对不会再买自己的原石了,这些挑出来的原石,既然吴道东要买,只好卖给他了。
  
  这十几块原石,个头都在一百五十公斤左右,都是李建用秘法看到有荧光的原石,绝对是极品,价格奇高,每块的价格都在两千万以上,十几块原石,价值在三个多亿。
  
  两个老板,把价格算好后,就舍去了零头,只留三个亿。
  
  吴道东让两人报出账号,直接用手机把款打了过去。不一会,两人都收到银行发过来的款到的短消息。
  
  李建嘿嘿冷笑道:“吴道东,算你狠。”
  
  吴道东哈哈狂笑道:“李建,和我斗,你还嫩点。”
  
  “吴总,我这里有一块大一点的巨无霸,已经开了天窗,标准的帝王绿,您看看能要吗?”
  
  一位南州的玉石商人,看到吴道东比李建花钱还猛,连忙跑过来推销自己的原石。
  
  “什么?帝王绿?你要是骗我,你就别在南州混了!”
  
  吴道东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那人吓得一哆嗦道:“吴总,你是我们南州鉴定玉石的行家,我敢骗您吗?您请。”
  
  吴道东一声冷哼道:“带路,我倒要看看你的帝王绿是什么样子的。”
  
  说着话,那人把吴道东带到不远处的一个展位。
  
  李建远远地一看,好家伙,竟然是一块巨无霸,绝对有两吨多,这么大的一块翡翠原石,是怎么运过来的。
  
  吴道东仔细地用放大镜看着。
  
  这块巨无霸原石,竟然被人在上中下三个地方,开了三个天窗,每个天窗都露出了纯正逼人的浓烈绿意,绝对是标准的帝王绿。
  
  天哪,两吨多重的帝王绿,价格绝对在十几亿以上,怎么会没有人要?这是极品中的极品呀。
  
  “啪!”
  
  吴道东抬手一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那名商人的脸上。
  
  “你他妈的找死,竟然用一块癣吃绿的垃圾帝王绿来戏弄老子,瞎了你的狗眼,给我打。”
  
  吴道东人狠狠地骂道。
  
  吴道东身后的几个大汉,嗷嗷叫着冲了上去,拳脚相加,直接把那人打倒在地,只打得那人口吐鲜血,惨叫不止。
  
  吴道东狠狠地道:“你这种破石头垃圾,只能卖给他。”
  
  吴道东说着话,用手一指李建。
  
  李建看着这个家伙极其地嚣张,竟然把人打得口吐鲜血,刚才截去了自己原石,现在再次向自己挑衅。
  
  李建刚想发作,东方云梅再也忍不住了,身形如同旋风一般,冲了上去,一掌打在吴道东的脸上。
  
  “啪!”
  
  这一掌打得又快又狠,极其地响亮。
  
  “臭婊子……”
  
  “砰!”
  
  没等吴道东骂完,云梅一脚踹在吴道东的小腹上。
  
  吴道东的身体,直接飞出去。
  
  五六个保镖,一见主子被打,全都疯狂地冲了上来。
  
  云梅拳脚交加,“砰砰砰!”连声爆响,眨眼间,五六个彪形大汉,被云梅全部放倒。
  
  所有的人都被云梅的拳脚惊呆了,好厉害的女人呀,一个人竟然打趴下五六个大汉。
  
  “滚!”
  
  李建一声冷哼,五六个大汉,拉起吴道东就跑。
  
  李建微笑着冲着云梅竖起了大拇指。
  
  云梅看着李建道:“那十几块原石,就这样让给了那个王八蛋?”
  
  李建嘿嘿冷笑道:“我李建是好惹的吗?你见过我怕过谁?吴道东主要是做珠宝成品的,它本身就是翡翠玉石专家,那十几块玉石,表现极好,他一看,就知道,里面绝对会出绿,他一定会解开的,嘿嘿,他只要一解开原石,他的三亿人民币,将全部打了水漂,云梅,你就等着看热闹吧。”
  
  云梅疑惑地看着李建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呀?”
  
  李建微微笑道:“这是个秘密,到时你就看热闹吧。”
  
  李建说着话,慢慢地走向那块巨无霸。吴道东说这块帝王绿竟然是癣吃绿,自己倒要看看。
  
  什么是癣吃绿?这是翡翠玉石里的行话,癣,就是一种极其难看的黑色矿物质,在翡翠形成的时候,这种让人恶心的黑色矿物质,经常和极品翡翠伴生在一起,密密麻麻的,纠缠在一起,如同蝇子屎一般。
  
  一块翡翠里面要是这种恶心的癣多于翡翠,这块翡翠就废了,这叫癣吃绿,根本没人要。
  
  如果真是吴道东看的那样,这块巨大的帝王绿翡翠,是癣吃绿,这块石头就废了。
  
  李建一眼看到这块巨无霸上,被开出来的三个天窗,心猛地一沉。
  
  果然是癣吃绿,用强光手电顺着打开的天窗向里看去,那种让人恶心的蝇子屎一般的密密麻麻的黑点,密不透风,向下愈演愈烈,竟然看不到翡翠了。
  
  太可惜了,这么大一块帝王绿的翡翠。
  
  李建把另外两个天窗也仔细地看了,一声叹息,这是哪个倒霉蛋买来的原石,这么大的原石,竟然敢开天窗?如果不开天窗,这块原石的外面,表现极好,密度很瓷实,材质细腻,蟒带和松花分布的比较均匀,绝对是老坑的原石,价格绝对能在一个亿以上。
  
  可惜,被开了天窗,买这块原石的人绝对破产了。没有任何人敢要癣吃绿的翡翠。
  
  李建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老板道:“你这块原石要卖多少钱?”
  
  那个老板哭丧着脸,眼圈一红道:“这块原石,是我哥哥在缅甸买来的,花了六千万,那是他奋斗了一生的积蓄,运回来后,一个翡翠玉石专家,就给了一亿,可惜,我哥哥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一看玉石专家颤抖着嘴唇,两眼露出极其兴奋的目光,给了一个亿,就知道这块翡翠绝对是极品,价格一定会翻番,我哥哥没有卖,直接擦石开天窗,如果开出帝王绿,这块两吨重的翡翠,价格就会飙升到七八个亿。这就是一个贪字在作怪,结果,帝王绿是擦出来了,但是癣吃绿,哥哥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跳楼。现在这块翡翠就在这里,你要是想要,就给二千万。”
  
  周围的人虽然同情这人的哥哥,但这块翡翠,别说是二千万,就是一百万,都没人要,竟然问人家要二千万。
  
  所有的人都露出鄙视的目光。
  
  李建还是不死心,用强光手电仔细地检查着这块翡翠,转过脸去挡住众人的目光,快速地用秘法,让光线透过自己的指缝,改变着光线折射的方向。
  
  李建的内心不由得一阵狂跳,眼里透出一丝强烈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