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遇袭

  中年杀手这一刀的时机,拿捏得极准,趁着所有人都在看那块极品翡翠,而李建的注意力也在那块极品翡翠的时候,出刀了。
  
  这一刀的速度极快,如同闪电一般,刀芒一闪,刀锋就到了李建后颈的大动脉。
  
  而且这把刀,被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
  
  李建刚看到这块玻璃地的帝王绿极品翡翠,刚想取水来洗一洗,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凌厉杀气,在背后猛然袭来。
  
  李建手腕一翻,那块硬玉翡翠就横在自己的后颈。
  
  中年人狞笑着,看着李建的后颈,他知道,没有任何人能逃出他这必杀的一刀,对方的皮肤只要破一点,见血封喉的毒液在刹那间就会攻入心脏,让心脏瞬间停止跳动。
  
  李建死定了。
  
  他仿佛看到惨碧的毒血飞溅,仿佛听到刀锋切入对方肌肉骨头里的嘶嘶怪响。杀手笑了,一千万的报酬拿到了。
  
  就在他的刀锋就要切进李建的后颈的时候,刀锋下竟然多出一块碧绿的原石。
  
  “叮!”
  
  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中年杀手,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刀锋下面,怎么会多出一块翡翠玉石。
  
  杀手一见翡翠玉石挡在自己的刀锋下面,一声怪叫,刀锋直接改变方向,刷刷两刀,直奔李建的后脑。
  
  “叮叮!”
  
  两声爆响,李建手里的原石再次挡在杀手的刀锋之下。
  
  “抢翡翠了,快报警!”
  
  有人大喊一声,很多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
  
  云梅一见有杀手袭击李建,一下把柳眉拉出老远,手掌一翻,一把尖刀出现在手中。
  
  杀手一见一连三刀都被对方躲过,而且有人报警,不由得一声怪叫,刷刷刷,惨碧的刀芒爆闪,再次连攻李建三刀,把李建逼退数步,身形一闪,如同鬼幽,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向外冲去。但他刚一转身,云梅早已在后面等着他,猛一扬手,一道寒芒,发出尖利的怪啸,直奔他的咽喉射来。
  
  杀手一见一道寒芒,直奔自己的咽喉射来,一声冷哼,刀锋一挡。
  
  “叮!”
  
  云梅的飞刀被那个杀手一刀磕飞。
  
  虽然云梅这一飞刀没伤到他,但阻挡了他的去路。李建一步赶上,拦在杀手的面前,冷声道:“想走吗?没这么容易吧。”
  
  这时候,远处的王军,带领着六位便衣警卫冲过来。
  
  杀手一声大叫,身形如电,化作一道残影,就想夺路而逃,李建一步跨到他的面前,一掌拍下。
  
  这一掌,瞬间就封住了杀手所有的退路。杀手一见李建的手掌幻出无数道掌影,如同秋风扫下的落叶一般,层层叠叠,封住了自己的退路,不由得一声怪叫,猛一转身,不退反进,刀芒狂舞,惨碧的刀锋,带着股股让人恶心的腥味,刀刀不离李建的咽喉。
  
  这家伙要拼命。
  
  但李建一声冷哼,猛跨一步,左掌一伸一曲,竟然神奇地穿透对方的刀影,一下打在他的胸前。
  
  “砰!”
  
  一声闷响,巨大的掌力,把那人拍出十米,一头栽倒在地。
  
  王军和几个警卫,冲向前去。
  
  倒在地上的杀手,身形如同弹簧一般弹跳起来,惨碧的剧毒刀锋,快如闪电,划向王军的咽喉。
  
  王军的擒拿格斗,在特卫团里,也是一流的。一见对方的刀锋划来,一个后撤,让过对方的刀锋,但杀手的刀锋,一变在变,发出刺耳的砺啸,直奔王军的面门划来。
  
  李建知道这里人太多,怕影响不好,手指一弹,数根银针,无声无息地贯入杀手的手腕和腿弯。
  
  杀手一声闷哼,倒在地上。
  
  王军他们一拥而上死死地按住那人,押进车内。
  
  李建一步赶来,扣向他的下巴,防止他自杀,可是已经晚了,那人的嘴角流出一道惨碧的污血。
  
  他竟然用自己的毒刀,扎了自己一刀。
  
  这种毒药,见血封喉呀。
  
  李建快速地在他身上仔细地搜索着一切,但没有任何的东西,看着那把惨碧的毒刀,李建知道,这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杀手。
  
  “带回去,仔细地检查。”
  
  王军道:“是!”
  
  一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睛,阴森森地死死盯住李建,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浓烈杀意,看着李建快速地打倒这个杀手,那双眼睛不由地寒芒暴涨,恐怖的杀意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狂涌而出。
  
  李建瞬间就发现这股滔天的杀意。
  
  这是一个恐怖的高手,他隐藏在背后,在等待机会,他是谁?
  
  李建的身影化作一道电芒,冲向那个透出浓烈杀意杀意的地方,但那个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又是一个可怕的对手,难道这人就是四大家族里面的那个幕后黑手?是他,一定是他。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杀意,里面带着一丝让人心悸的强大气势,这种强大的气势,只有经常发号施令的人才能拥有。
  
  李建微微闭上双眼,用心去感知那人的气息,可惜,那人的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警车赶来的时候,所有的警察还没有下车,就接到领导让收队的电话。
  
  虽然警察们纳闷,但必须服从命令,警车直接开了回去。
  
  柳眉看着李建矫健敏捷的身手,几招就逼退那个恐怖的杀手,清澈的眼睛不由得一亮,眼里露出极其敬佩的神情。
  
  好英俊潇洒、威武机敏、临危不乱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少见呀。
  
  李建快速地回来,云梅连忙迎了过来,轻声道:“发现了什么?”
  
  “那人来了,是个可怕的对手。”
  
  云梅知道,李建所指的那人就是隐藏在四大家族中的黑手。
  
  “只要他来,我们再把四大家族搅个天翻地覆,就不怕他不行动,他只要一动手,就会露出狐狸的尾巴,到时,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刚才的变故,丝毫不影响人们发财的美梦,所有的人都疯狂了,天哪,玻璃地的帝王绿,很长时间没有解出这种极品翡翠了。地摊上解出了帝王绿的消息,不一会,就传遍了整个珠宝城。
  
  那个卖出原石的小贩,后悔的肠子都青了,那块玻璃地的帝王绿,自己就是辛苦十辈子,也挣不到一块帝王绿的钱呀,那块比拳头大一点的帝王绿,绝对能解出一副玻璃地的帝王绿的翡翠镯子,价值绝对在一千万以上。
  
  卖原石的小贩,高叫着道:“解石,把所有剩下的原石,全部解开,一定会再出现一块翡翠的。”
  
  几个合伙人,也都陷入了疯狂,剩下的那几百块原石,被快速地解开。
  
  一块……两块……二十块……一百块……五百块……
  
  全是白花花的石头,竟然一块翡翠都没有。
  
  小贩的冷汗早已把自己的衣服湿透,脸色变得煞白。
  
  这堆石头,已经被李建看了一遍,早就知道,不会再出翡翠的。
  
  所以,在赌石中,十赌九输,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原石翡翠呀,物以稀为贵,要是有这么多的翡翠,翡翠本身就不值钱了。
  
  看着陷入疯狂的人们,李建微微摇了摇头。
  
  为了不引起人们的骚乱,李建一拉云梅,悄悄地向珠宝城里面走去。
  
  远处的柳眉,微笑着跟了过来,看着李建和云每道:“云梅姐姐、李建哥哥,到我的叶眉展厅里去看看吧。”
  
  李建和云梅都很喜欢如同仙子一般美丽的柳眉,云梅笑道:“柳眉,你们叶眉集团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吗?”
  
  “云梅姐姐,我们叶眉集团是整个南州最大的珠宝集团之一,规模比南州四大家族的蔡家,还要大一些,我父亲宝生意的时候,蔡老爷子还刚刚起步。”
  
  李建心中一动,好呀,又是南州的一大珠宝商,比蔡家还大,厉害呀。
  
  云梅拉着柳眉的小手,笑呵呵地道:“好呀,我们正想看看极品翡翠呢。”
  
  柳眉微微一笑,左边的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小酒窝道:“云梅姐姐,想看极品翡翠,李建哥哥手里的帝王绿,我敢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嘻嘻。”
  
  李建看了看手中的这块翡翠,心里高兴极了,师傅传授下来的鉴别翡翠的方法,还真不错呀,自己上来就找到一块极品翡翠。嘿嘿,珠宝城里,上了这么多的翡翠原石,自己可要大显身手了,找出来一批,给梅儿多做几套首饰。
  
  “李先生,请留步。”
  
  一位微胖的中年人,站在李建的前面,微笑着,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道:“李先生,我姓王,是南州鸿基珠宝集团的总经理,请问,您手里的帝王绿卖吗?”
  
  李建看着这位王总,微微摇摇头道:“这块帝王绿,我要做一副镯子,送给我的爱人,不卖的。”
  
  王总看了看李建手里的帝王绿,可惜地摇了摇头,但又不死心地道:“我可以出到两千万。”
  
  李建还是摇摇头道:“谢谢你,王总,出再多的钱,我都不卖的,我的爱人还没有一副镯子。”
  
  李建说着话,轻轻一握云梅的小手,微笑着看了一眼云梅。
  
  东方云梅心里温暖极了,幸福地笑着。
  
  旁边的柳眉,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云梅,眼里露出羡慕的神情,心里暗暗地叹息。
  
  王总看着李建没有卖的意思,连忙道:“李先生,情况是这样的,我的母亲一直想要一件玻璃地帝王绿的佛像,这两年,虽然有玻璃地的翡翠出现,但色彩如此浓烈匀称的玻璃地的帝王绿,很少出现过,所以,你这块原石,在解出一副镯子后,还能出几件挂件,能不能匀给我一块,给我母亲做一件佛像挂件。”
  
  李建心中一动,这个人能有这份孝心,令人感动。
  
  “好,我答应你,做成佛像后,我打电话给你。”
  
  王总非常高兴道:“李先生,太感谢您了,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以后,如果你有翡翠原料要出手的话,打电话给我,可以吗?”
  
  李建还没有答话,柳眉微笑着道:“王总,你好。”
  
  “柳总,您也在这里?”
  
  柳眉微微笑道:“李先生是我的哥哥,有时间到我们叶眉集团来做客哟。”
  
  柳眉说着话,伸手一拉李建的手道:“李建哥哥,走吧。”
  
  云梅微微一笑,小丫头在向王总示威呢,嘿嘿。
  
  王总微微苦笑地看着几个人离去。
  
  叶眉集团的展位,竟然就是一号展位,规模极大,有一百多平方,所有的翡翠成品都已上架,灯光一照,流光溢彩,宝光闪烁。
  
  叶眉集团只卖成品翡翠,不做原石。
  
  所以,叶眉集团,每年都需要大批解开的明料翡翠。明料就是解开的原石,里面必须是翡翠。
  
  “李建哥哥、云梅姐姐,坐呀。”
  
  柳眉笑吟吟地倒上两杯龙井,端给李建和云梅。
  
  “李建哥哥,你那块帝王绿,我给你免费加工,保证让云梅姐姐满意。”
  
  柳眉笑着递过来一本翡翠镯子样式的图样。
  
  李建看着柳眉道:“好呀,但免费是不行的。”
  
  柳眉小嘴一撅,一下抱住云梅的胳膊道:“云梅姐姐,你说,我给姐姐加工一副翡翠镯子,我能要钱吗?”
  
  云梅微笑着,伸出手指,在柳眉挺拔秀气的如同玉雕一般的小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道:“小嘴真甜。”
  
  柳眉一见云梅答应,笑嘻嘻地看着李建道:“李建哥哥,就这样说定了。”
  
  李建不敢看柳眉,这小丫头长得太祸国殃民,一笑一颦,都充满着强烈的诱惑。柳眉的魅力和云梅不同,云梅是英气中带着娇柔的妩媚,英姿卓越中带着一丝娇柔,以英气逼人为主,妩媚是点缀。而柳眉的美丽,则是娇柔妩媚中,带着一丝英气,娇柔妩媚的如同春风中的杨柳,和云梅的美丽,截然相反,更具有迷人的诱惑力。
  
  柳眉这身洁白素雅的旗袍,上面画龙点睛地带着几朵鲜艳的碎花,让柳眉娇柔的妩媚,发挥得淋漓尽致,特别是胸前的饱满高翘,微微颤动,这种颤动的美丽,让李建惊心动魄。
  
  云梅选了一副古典淡雅的手镯样式。
  
  柳眉又道:“云梅姐姐,你再挑几件小挂件,一起做出来。”云梅又挑了几件小挂件的样式,递给柳眉。
  
  柳眉喊过来一位珠宝设计师,把那块帝王绿递过去道:“给我姐姐量好尺寸,按照图做一副镯子,剩下的料,做成这几件挂件和一件佛像。”
  
  珠宝设计师的眼睛早就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天哪,很长时间已经没见到帝王绿了,还是玻璃地,绝对是老坑料。
  
  “李建哥哥、云梅姐姐,看看小妹做出来的翡翠成品,有喜欢的,妹妹送给你们几件。”
  
  云梅微笑道:“要那么多首饰干吗?李建哥哥给我做的这几件就行了。”
  
  三人说着话,走到柜台旁边,看着里面的成品翡翠。李建和云梅两人惊喜不已,做出来的翡翠首饰,竟然如此绚丽多彩,宝光璀璨。
  
  邱茂源的展位,就在叶眉集团的对面,规模并不次于叶眉集团,但他做的是原石生意,一块块外表各异的原石,摆在合金架子上,写好了编号,很多人围着,在挑选原石。
  
  邱茂源知道自己对面的展位,就是南州最大的珠宝集团叶眉集团的展位。
  
  当柳眉带着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进来的时候,两人那种英俊洒脱的气质,让邱茂源的眼睛一亮。
  
  好漂亮的一对俊男靓女。
  
  特别是那位年轻的男子,英俊潇洒中,带着一种干净利索的精干,走动之间,身体极其地敏捷,没有一丝的松垮,每一个动作,做得都是恰到好处。
  
  邱茂源一眼就看出,这个人是一位高手,而且是位绝顶的高手。
  
  这人是谁?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高的功力?
  
  当邱茂源看到李建手里那块玻璃地的帝王绿的时候,一下子站了起来。
  
  玻璃地的帝王绿!
  
  邱茂源在缅甸进原石,天天看解石,在一个月内,都没见过解出来玻璃地的帝王绿,难道刚才传说的,在地摊上解出来的帝王绿,就是这块?
  
  正在看翡翠成品的李建,瞬间就感到一道目光在看自己,不由得微微转过头来,一个长得如同铁塔一般的男子,正站在对面的原石堆里,看着自己。
  
  好家伙,这么多的原石。
  
  李建一看到原石,就有一种想看一看的冲动。李建看了一眼云梅道:“梅儿,到对面看看原石去。”
  
  云梅一听,连忙向对面一看,对面是一家原石展销的展位,好多的原石,都摆在合金架子上。
  
  李建和云梅,两人慢慢地走过来,开始仔细地看着原石。
  
  柳眉微笑着走过来。
  
  邱茂源一看柳眉走过来,连忙道:“柳总,欢迎来看看。”
  
  柳眉笑吟吟地道:“我哥哥和姐姐看看你的原石,希望邱总不要把价格抬得太高哦。”
  
  邱茂源连忙道:“柳总带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光临我的展位,我很荣幸,就按照进价吧。”
  
  柳眉笑笑道:“那我在这里谢谢邱总了。”
  
  “别客气,你们随便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