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极品翡翠

  远处的一个楼角旁,一个脸色冷酷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张李建的照片,如同鹰隼一般的眼睛,看了李建一眼,然后把李建的照片,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吃下肚去。
  
  终于找到他了,嘿嘿,一千万就要到手了。
  
  中年人喃喃地自言自语道,人影如同鬼幽一般,混进人群,慢慢地向李建逼近。
  
  就快接近北京珠宝城大门的露天展位上,围满了人,一个专做翡翠原石的南方人,声嘶力竭地喊着:“快来看呀,真正的从缅甸过来的老坑翡翠原石呀,二百块钱一块呀,二百块钱,你就买个希望呀,我们免费为你擦石解石,如果能擦出绿来,我们马上用二千元现金收购,你转眼间,就会赚一千八,多好的生意呀,快来买呀,要是能解出玻璃地的翡翠来,您就发大财了,我们将用一百万来收购你的玻璃地翡翠,你花了二百块钱,就有希望成为百万富翁,你还等什么?快快行动吧,一会让人抢了啦,给自己一个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吧。”
  
  小贩的语言极富有鼓动诱惑力,现在人们,除了领导不缺钱,老百姓都缺钱呀。花二百块钱,买个成为百万富翁的希望吧。
  
  所有来淘宝的,都是抱着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小贩们就抓住了人们这个发财的心理。
  
  很多人拥挤着跑向前,买块希望,然后跑到解石机旁,进行解石。
  
  李建知道,这些拳头大的翡翠原石,都是没有人要的废石,小商贩们,是用极低的价格买过来,这里面出绿的希望,极其渺茫。
  
  果然,好多人解出来的,都是白花花的石头,没有翡翠。
  
  有的人叹息着离开,但有的人仿佛中毒一般,买一块,又买一块,疯狂地赌着,但切出来的,仍旧是白花花的石头,没有一丝的绿意。
  
  云梅看着李建,露出小女孩的天性,笑着道:“咱们也赌一块试试?”
  
  李建微笑着道:“梅儿,你挑一块,我挑一块,咱俩赌一下如何?”
  
  云梅笑嘻嘻地道:“咱俩怎么赌。”
  
  李建趴在云梅的耳朵上轻轻地道:“咱们两人,各找一块石头,看看谁能解出翡翠来,你赢了,可以提出一个条件,我赢了的话,你就……”
  
  “我就干吗?”
  
  云梅看着不怀好意的李建,脸色微红。
  
  “我赢了,今天晚上,你就不能回家了。”
  
  “呸,小坏蛋,想得倒美,快去挑石头。”
  
  李建笑嘻嘻地道:“你同意吗?”
  
  云梅笑靥如花,脸色微红,轻声道:“赢了我再说。”
  
  李建微笑不语,走向被别人挑剩下的翡翠原石,仔细地挑选起来。
  
  龙啸天是个天才加怪才,在没有到南方抗日的时候,对翡翠原石一窍不通,但在南方打完仗后,已经成为翡翠的行家。在李建年少的时候,就把这些知识教给李建,李建一直没有机会实践,今天终于用上了。
  
  翡翠原石的表面上,包了一层外皮,任何仪器都测量不准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自古就有神仙难断寸玉的说法。
  
  虽然人们看不透这层石头的外皮,但有经验的老玉石匠,还是能总结出来很多经验的,根据石头的密度、细腻的程度、蟒带和松花的表面现象,来推断石头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
  
  还有一种绝密的判断玉石的方法,就是看玉石的荧光,这种方法,几乎已经失传了,但万幸的是,龙啸天用自己的医术,救活了一位被土匪劫去玉石的老玉匠。
  
  老玉匠把看翡翠荧光的绝技,毫无保留地传给龙啸天,自尽在妻子女儿的坟墓前。
  
  这种看荧光的绝技,龙啸天传给了李建。
  
  当李建把所有的石头都看了一遍后,大为失望,赌石,一般就是十赌九输,所以,很多人,赌得倾家荡产,跳楼自杀。
  
  这时候,云梅已经挑好了一块翡翠,笑吟吟地看着李建道:“嘻嘻,还没有选好?李建哥哥,这次你输了。”
  
  李建一看云梅手中的那块比拳头还大一点的翡翠原石,不禁一愣,一丝惊异在眼里一闪。
  
  “李建哥哥,那里还有几块,你去看看。”
  
  李建一看,果然,远处的角落里,可能在卸货的时候,掉下的几块拳头大小的翡翠原石,散落在那里。
  
  “老板,那几块也是二百元一块吗?”
  
  小贩沙哑着嗓子道:“一样。”
  
  李建弯腰捡起那几块石头,仔细地观察着,摇了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扔到一边,看来,找不到有翡翠的原石了。
  
  李建转过身来,一块原石在自己脚下一绊,低头一看,连忙拾起那块原石,仔细地观察起来。
  
  这是一块全身被黑色的沙皮覆盖的原石,比拳头大些,整块石头的质地紧密,细腻,稀稀拉拉的几朵松花,分布在石头上。
  
  李建把这块石头,放在光线下仔细地观察着,然后用手指让光线改变方向,均匀地射到这块原石上,一层淡淡的荧光绿芒,在光线中透出。
  
  哈哈,就是它了。
  
  李建拿着这块石头,连同云梅的那块,一起交了400块钱。
  
  “嘻嘻,李建哥哥,咱们去解石。”
  
  云梅笑嘻嘻地拉着李建的手,兴冲冲地跑向解石的地方。
  
  李建看着云梅道:“先别解石,擦一下看看。”
  
  擦石,就是用特制的砂布,慢慢地打磨,把外表的黑皮磨出来,露出里面的的翡翠。
  
  这样就不会切坏里面的翡翠。
  
  负责解石的是一位中年人,一见李建他们拿来两块翡翠原石过来,连忙站起身来道:“解石吗?”
  
  李建道:“先不解,我们想先擦一下看看。”
  
  “好的。”
  
  中年人说着话,递过来两张特制的砂纸。
  
  李建微笑着看着云梅道:“你先擦吧。”
  
  云梅接过砂纸,找到一个认为能出绿的地方,用砂纸快速地打磨着。
  
  周围的人看着有人擦石,很多的人都围了上来。
  
  李建看着云梅擦石的速度太慢,接过来道:“我擦。”
  
  云梅微微笑道:“别擦坏了里面的翡翠。”
  
  李建呵呵笑道:“你怎么知道里面是翡翠,就怕是白花花的石头吧,”
  
  “哼,乌鸦嘴,快擦。”云梅狠狠地瞪了李建一眼。
  
  李建快速地摩擦着,很多人的眼睛一眨不眨,都盯着李建手上擦拭的原石。
  
  李建狠狠地连续擦去沙皮,露出里面的质地,中年人连忙用水一洗,露出白花花的石头。
  
  “啊!”
  
  云梅叹了一口气,里面哪是什么翡翠呀,就是白花花的石头。
  
  看热闹的人们,叹息道:“擦垮了。”
  
  擦垮了,就是没有擦出来翡翠。
  
  李建仔细地看着手中的这块石头,快速地用秘密方法测试了一下,心中有了数,用笔在石头的四分之一处,划了一道线,看着解石的师傅道:“按照这道线切。”
  
  解石的师傅,接过李建手中的原石,放进切石槽,对好线,关上舱门,按下开关。
  
  一声刺耳的切割石头声传来,石头被切开。
  
  还没等打开舱门,很多人围了上来。
  
  解石的师傅打开舱门,取出两块被切开的原石,一丝阳春的绿意,在那块大一点的石头上透出来。
  
  “出绿了,切涨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人群顿时炸开了,很多人快速地向前挤。
  
  云梅内心狂跳,一把拿过那块透出绿意的石头,高兴得不得了。
  
  李建连忙拿过来一盆水,把水向切开的平面淋去,洗去石粉,一团拳头大小的绿意,如同开春的柳芽,春意盎然,极其惹人喜爱。
  
  这是一块冰地的翡翠,水头极足。
  
  云梅高兴得差一点跳起来,大声叫道:“李建,你输了,哈哈,我赢了。”
  
  几百块石头,就解出了这么一块翡翠,人们都兴奋起来。
  
  卖石头的南方小贩,看着那一抹逼人的阳绿,眼里露出十分后悔的眼神,大声叫道:“小姐,我出二千元收购。”
  
  “你太黑心了吧,这可是冰地阳绿的翡翠,无花无绺,我出五千元。”
  
  “一万。”
  
  “二万。”
  
  李建知道,一个拳头大小的冰地阳绿翡翠,能解出一副镯子来,价值应该在八十万左右,如果卖的话,原石的价值应该在五十万到六十万左右。
  
  “五十万!”
  
  一个极其好听、软软润润的少女声音传来。
  
  李建抬头一看,一位身穿月白带着红色碎花真丝旗袍的美丽长发少女,俏生生地站在李建面前,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李建,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
  
  人们一听有人出了天价,而且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少女出的价,都不再说话了。
  
  但那些没切出绿的人们,一看别人切出了绿,二百块钱,竟然卖到五十万,瞬间变得疯狂起来,旋风一般地冲向剩余的原石。
  
  他们认为,那堆石头里出了一块翡翠,肯定还有翡翠。
  
  卖原石的小贩,早就吩咐合伙人,把剩下的原石,直接用厚厚的帆布盖起来,坐在上面,大声喝道:“不卖了。”
  
  人们一听,顿时炸了营,纷纷咒骂着,西瓜皮、废塑料瓶子,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砸向卖原石的。
  
  卖原石的,后悔得要死,五十万呀,那可是原来属于自己的五十万,让自己二百就卖了。那堆原石,说不定会再切出一块,自己就发财了。
  
  李建看着眼前漂亮的美丽少女,微笑道:“这块原石,是这位小姐的,卖不卖,你要问她。”
  
  李建指着云梅道。
  
  云梅看着眼前漂亮的江南女子,一下被对方的美丽惊呆了。好漂亮的女孩子!
  
  云梅不由得很是喜欢,微笑着道:“本来我是不想卖的,这毕竟是我第一块赌石赢来的,妹妹要想要,就给妹妹吧。”
  
  这位漂亮的江南女子,看到妩媚的云梅,神情也是一呆,一把拉过云梅的手道:“姐姐好漂亮。”
  
  看热闹的人们,一下子看到两位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也是惊得目瞪口呆。
  
  江南女孩连忙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云梅的手里道:“姐姐,我叫柳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柳眉,很好听的名字,我叫东方云梅。”
  
  “云梅姐姐,你好。”
  
  两个漂亮的女孩子,顿时叽叽喳喳地说起话来。
  
  “云梅姐姐,告诉我你的银行卡的号码,我马上给你转账。”
  
  云梅把银行卡的号码告诉柳眉,柳眉快速地用手机进行转账。
  
  不一会,云梅的手机受到银行发来的,五十万到账的短消息。
  
  柳眉看着云梅道:“云梅姐姐,这位哥哥叫什么名字,那块原石还解吗?”
  
  李建听到柳眉问自己的名字,微微一笑,大方地伸出手道:“李建。”
  
  两双手握在一起,柳眉的小手温润得如同一块美玉。
  
  “李建大哥,你手里的原石还解吗?”
  
  柳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李建,漆黑的美丽长发,微微地飘起来,说不出的飘逸出尘,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李建微笑道:“解石,直接解。”
  
  两位美女站在一块,看着李建仔细地在原石上画着线,这次画的线,就是薄薄的一层石皮。
  
  李建把原石递给解石的师傅。这位解石的师傅,今天,通过自己的手,亲自解出一块阳绿翡翠来,是个好兆头呀。
  
  解石的师傅,小心翼翼地把石头卡死,把砂轮片对准那道线,调试好,关上舱门。
  
  所有的人一见刚才已经解出一块翡翠的李建,又要解石,顿时全都围了上来。
  
  那个吞吃李建照片的中年人,眼里透出一抹鬼森森的阴气,一步一步地逼了过来,手掌一翻,一道惨碧的刀芒,出现在袖口,两眼死死地盯住李建的后颈。
  
  随着砂轮机的转动,人们的心也在快速地转动着。
  
  砂轮机停止转动,解石的师傅快速地打开舱门,小心地取出那块切去一块皮的原石,解石师傅用手一抹石粉。
  
  所有人的心脏,随着解石师傅的那一抹,强烈地收缩着。
  
  一团纯正透明均匀,不带一丝杂质的玻璃地浓绿,磅礴喷出,映得周围一片冷丝丝清凉。
  
  “出绿了,切涨了!”
  
  “天哪,玻璃地的帝王绿,极品的翡翠呀。”
  
  所有的人都变成了雕像,世界在刹那间静止,呼吸停顿,大脑一片空白。
  
  李建狂喜之极,一把拿过这块玻璃地、帝王绿的极品翡翠,内心狂喜。
  
  就在这时,一道更加惨绿的刀芒,无声无息地划向李建的后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