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西周古剑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东方润泽和王瑾雯夫妇,正在看电视。
  
  “爸爸、妈妈,你们好。”
  
  李建的小嘴越来越甜了。
  
  王瑾雯微笑着看着云梅和李建,站起身来。
  
  对自己女儿找的这个对象,王瑾雯非常喜欢,东方润泽在私下里也拉着妻子的手,对李建这个准女婿赞不绝口,说李建这个小伙子极其稳重、朴素,责任心很强。
  
  “妈妈,项链做好了,您看看喜欢不?”
  
  李建说着话,拿出那条项链,双手捧给王瑾雯。
  
  王瑾雯接过来,微笑道:“不错,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李建,我今天就把梅儿交给你了,希望你一生一世,好好地待她,不要辜负了梅儿对你的一番情意。”
  
  王瑾雯说着话,把云梅的小手放进李建的大手里。
  
  “妈妈、爸爸,请两位长辈放心,梅儿就是我的生命,我一定会全力地呵护她,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一丝伤害。”李建看着东方润泽和王瑾雯,郑重地许下承诺。
  
  云梅的眼睛湿润了,紧紧地握住妈妈和李建的手,东方润泽调好相机的角度,默默地把手伸过来,一家人的四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照相机把这一个珍贵的画面记录下来。
  
  “呵呵,照相也不叫我老头子一声,难道把我忘了?”
  
  老将军笑呵呵地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
  
  “爷爷,爷爷。”
  
  李建和云梅连忙搀扶着老将军坐好,东方润泽调好照相机,一家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留下了一张全家福。
  
  李建回到特卫局,把今天的情况,仔细地汇报给王局长。
  
  王局长听完李建的汇报,看着李建道:“李建,特卫团的工作,你先交给李特立、李战天,在首长南巡之前,你全力以赴地找到这个幕后恐怖组织,确保首长南巡的安全。”
  
  “保证完成任务。”
  
  “李建,这个恐怖组织,隐藏得极深,竟然能控制住整个西方的黑暗势力,刺杀各国的总统,干预很多国家的内政,势力不小呀,而且极其危险,你要注意安全,重大的决定必须向我汇报,我好联系国安和特战部队支援你。”
  
  “谢谢王局,我一定会小心的。”
  
  “对了,这是国安发过来的南州四大家族的资料,你仔细地研究一下,希望对你有所帮助。”王局递过来一个光碟。
  
  后半夜的时候,南州四大家族中的邱茂源就到了,邱佳虹接到电话后,早已在诚信集团的展位上,等待着自己的大哥。
  
  邱茂源带来了两集装箱的翡翠原石。
  
  诚信集团原来没有涉足珠宝行业,但珠宝行业的利润,让邱茂源决定进军珠宝领域。
  
  邱茂源花重金请了两位翡翠原石老师傅,亲自到缅甸,购买了一大批的翡翠原石,决心在珠宝展览会上,狠狠地赚上一把。
  
  两集装箱的翡翠原石,花去了他几亿人民币,这几个月来,原石的价格疯长,一个月之内,竟然连翻几倍,所有的人都在疯狂地抢购,自己这两集装箱的原石,就是不拉到北京,在南州抛出,就会稳赚几个亿,但四大家族已经共同决定,进军北京珠宝领域,邱茂源就把这两集装箱开到北京珠宝城。
  
  翡翠原料价格的爆升,成品价格,更是飙升,一副冰地的飘绿手镯,过去也就20万,现在已经涨到50万买一只,翡翠质地要是达到玻璃地,水头再足的话,色泽达到艳绿,一只镯子的价格,就是几百万。
  
  邱佳虹看到哥哥从车上下来,早已像小鸟一般扑了过去。
  
  “哥哥。”
  
  “哈哈,小丫头,想哥哥了吗?”
  
  “呜呜,怎么不想,我们都一年多没见面了,想得我都记不起来你长的么样子了,呜呜……”
  
  “不会吧,小丫头,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
  
  “嘻嘻,我怎么会忘记哥哥?给我带来什么礼物?”
  
  “哼,见到哥哥就知道要礼物。”邱茂源拍着邱佳虹的小脑袋,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锦盒,一件艳绿的翡翠观音吊坠,在邱佳虹的眼前晃动。
  
  “哇,太漂亮的,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给我戴上。”
  
  邱佳虹笑嘻嘻地转过身来。
  
  邱茂源微笑着把观音吊坠戴在邱佳虹白净的脖子上。
  
  邱茂源长得五大三粗,身材魁梧,如同一截铁塔一般,走起路来,咚咚作响,根本没有南方人那种瘦弱的体质,一双大眼睛,更是精光四射,寒芒毕露,全身透出一种干练精壮的敏捷。
  
  邱茂源拍了一下邱佳虹的小脑袋道:“我看看。”
  
  邱佳虹快乐地转了一个圈,裙子如同蝴蝶一般飘起来。
  
  “呵呵,很漂亮,不知谁有福气,能娶到我们的虹虹。”
  
  “哼,哥哥一来就欺负人,不理你了。”
  
  邱佳虹脸色一红,跑到一边去了。
  
  “呵呵,这小丫头……”
  
  几辆车快速地开过来。
  
  孙俊和吴道东,从一辆车上走下来。
  
  “二哥到了。”
  
  孙俊和吴道东奔向正在和邱佳虹说笑的邱茂源,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帮二哥卸货,小心一点。”
  
  孙俊冲着手下的人一摆手,五六个大汉,小心翼翼地帮着卸原石。
  
  “老四,你的脸怎么了?”
  
  邱茂源一眼看到吴道东的脸上和下巴,一片青肿,还有破皮的地方,双目中顿时露出两道寒芒。
  
  “二哥,我给你丢脸了,让人打了。”
  
  吴道东的脸色一冷,双目中露出怨毒的杀意。
  
  “谁打的?大哥不在?”
  
  邱茂源看了一眼孙俊。
  
  “大哥不光不给老四报仇,反而和仇人在一起喝酒,好像亲兄弟一般,称兄道弟,哼哼,大哥变了,他的眼里根本没有我们兄弟。”
  
  孙俊继续挑拨着。
  
  邱茂源拍了拍吴道东的肩膀道:“二哥给你报仇。”
  
  吴道东眼圈一红道:“谢谢二哥。”
  
  “说说是怎么回事?是谁欺负我们南州四大家族的兄弟?”
  
  孙俊的眼里闪烁着一丝阴森森的寒芒,添油加醋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所有的事情,经过孙俊的一面之词,进行歪曲,邱茂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里的杀意渐渐地变得浓烈起来。
  
  经过几天的准备,北京珠宝城变得热闹起来,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珠宝商,带着自己的极品珠宝,前来参加展销。
  
  大厅里的展位,早已摆满了各种奇珍异宝。
  
  就是露天的展位,也被世界各地的商贩,租赁一空。
  
  明天就是珠宝展销会开幕的日子,但今天一大早,无数想捡漏淘宝的人,早已来到这里,做着发财的美梦。
  
  露天的展位,大都是来自各处的商贩,以古董中的玉石瓷器竹木牙雕为主,但这些东西,大都是假货居多。
  
  李建拉着云梅的手,慢慢地走进来,边走边给东方云梅介绍古玩的各种知识。
  
  云梅边走边看,学习了一点知识,就想实践,猛然看到一把锈迹斑斑,长满绿毛的古剑,就连剑鞘都烂了半截。
  
  看着这把古剑,云梅弯下腰来,小心翼翼地拿起来,递给李建道:“这把应该是一把古剑吧。”
  
  摆摊的小贩,一看到生意上门,连忙站起身来道:“这位小姐,一看就知道是位行家,这把古剑……”
  
  小贩说着话,连忙向四周瞅瞅,一副害怕别人听见知道的样子,小声道:“这把古剑,是我上个星期,在修高速公路工地旁边收回来的,是开钩机的师傅偷偷卖给我的,绝对是西周的古剑,你看看这古代的铜锈,这小篆的古字,还有烂了半截的剑鞘,绝对是正宗的西周古剑。”
  
  云梅看着这锈迹斑斑的古剑,很是喜欢,看着小贩道:“老板,多少钱?”
  
  小贩顿时大喜,连忙道:“像这种古剑,要是在古玩店里,绝对会问你要2万块钱,也就是在我这里,我收的便宜,就便宜卖给您,您给9千就成。”
  
  小贩说着话,就给云梅包好。
  
  “扑哧!”
  
  李建忍不住笑了。
  
  “好呀,好呀。”
  
  李建笑嘻嘻地看着小贩。
  
  小贩一听李建说好,高兴地差一点跳起来,一把拉住李建的手道:“谢谢呀,你真是我的亲大哥,一看你就是行家,这把西周古剑,你买回去,挂在家里,绝对辟邪。”
  
  李建嘿嘿笑道:“好呀,好呀,仿得好呀。”
  
  小贩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结在脸上。
  
  李建微微笑道:“你说这是西周的?”
  
  小贩一口咬定,咬着牙道:“绝对是西周的。”
  
  李建脸色一冷道:“我看是上周的。”
  
  “对,就是上周……不,就是西周的。”小贩有点恼羞成怒,咬着牙不承认是仿的。
  
  李建冷笑道:“西周有小篆字吗?西周有电动砂轮吗?”
  
  小贩的脸色顿时一红,连忙低下头,小声道:“大哥,你就行行好吧,我们起早贪黑的,骗俩钱花容易吗?故宫博物院里面是真的,你去买呀?你有钱也买不到呀。”
  
  云梅一听,噢,原来这是把假的呀,连忙把宝剑放在红布上。
  
  李建不想和小贩纠缠,微微一笑,拉着云梅向前走去。
  
  云梅看着李建道:“李建,你怎么知道那把剑是假的?”
  
  李建微微笑道:“先不说那把宝剑的铜锈是粘上去的,就说小篆吧,西周绝对没有小篆,再说,那个剑把上,有现代砂轮打磨的痕迹,你说那把宝剑能是真的古董吗?”
  
  云梅微微笑着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只看到一把古迹斑斑的宝剑。”
  
  “呵呵,小贩瞎编的故事,先吸引住你了,这把宝剑古迹斑斑的外表,又把你骗了,所以你以为是真的。以后逛古玩市场的时候,应该多看多问少买,这才能防止被骗。”
  
  “哇,李建哥哥,你真厉害,亲一下,奖励你。”
  
  云梅说着话,闪电一般地在李建的脸上亲了一下。
  
  李建笑道:“人太多,被人家看见了。”
  
  云梅吐了一下小舌头,悄声道:“都不认识,没有人看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