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想不到的事情

  李建嘿嘿冷笑道:“地上挨揍的竟然是你的兄弟?不可能吧?相传南州四大公子,个个都是人中的蛟龙,倒在地上的这个人,可是个地痞无赖,欺男霸女的瘪三,不可能是蔡风云你的兄弟吧。”
  
  蔡风云心中一动,他知道,吴道东虽然是个人才,但极其好色,难道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蔡风云转过身,看着孙俊道:“老三,是怎么回事?”
  
  孙俊冷冷地看了李建一眼,眼里露出怨毒的寒芒,看着李建道:“老四想请那位小姐喝一杯酒,这人叫李建,仗着自己是地头蛇,竟然出手打了老四,而且他明明知道,我们是南州四大家族的人,出手反而更重,可能和我们有仇,或者受到别人的指使,大哥,你要替老四做主,免得有人看不起我们南州的四大家族。”
  
  孙俊的话,明显是歪曲事实。
  
  东方云梅冷冷地看着孙俊道:“孙俊,昨天刚被拘留,今天就出来了?本事不小嘛。看来,整个事件都是你暗中挑拨出来的,难道京城没有人能制裁你吗?别老是拿南州四大家族来威胁人,在京城,南州四大家族又能算得了什么?真是井底的蛤蟆,你见过多大的天?”
  
  这边一打架,跳舞的人顿时都停了下来。
  
  由于音乐的声音很大,在远处跳舞的萧逸雨他们,并没有看到李建他们在打架。当音乐一停,萧逸雨、蔡明明和邱佳虹就看到了李建在和人打架。当邱佳虹和蔡明明跑过来的时候,蔡风云正好走下楼梯。
  
  邱佳虹和蔡明明看到蔡风云,两人顿时一愣,蔡明明神情狂喜,大叫一声:“哥哥,你们来了!
  
  说着话,蔡明明扑了过去,一把抱住自己的哥哥,高兴不已。
  
  蔡风云被东方云梅几句话气得脸色铁青,刚想发作,一眼看到东方云梅胸前的宝石项链,脸色不由得狂变。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就看到自己的妹妹跑了出来,扑在他的怀里,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妹妹。
  
  李建和云梅一见,蔡明明竟然是蔡风云的亲妹妹,禁不住目瞪口呆,顿时哭笑不得。
  
  “明明,你怎么会在这里?”
  
  蔡明明一指李建和云梅道:“我们在一起吃饭,你不会是来这里和我的朋友同学打架吧?”
  
  孙俊和吴道东都认识蔡明明,顿时心里一沉,吴道东知道,今天这一顿揍,是白挨了。
  
  蔡风云看了李建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亲妹妹,不由苦笑着向李建伸出了手:“蔡风云。”
  
  李建微微一笑:“李建。”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风云哥,你好。”
  
  邱佳虹看着蔡风云,笑嘻嘻地叫着。
  
  蔡风云微笑着,伸出手来,拍了拍邱佳虹的小脑袋道:“小丫头,长得越来越漂亮了。”
  
  邱佳虹笑嘻嘻地道:“漂亮有什么用,你又不喜欢我,我都等你好几年了。”
  
  云梅和萧逸雨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这丫头,还真敢说。
  
  李建和云梅看着邱佳虹和蔡风云这么熟,更是目瞪口呆。难道邱佳虹也是四大家族的人?姓邱?难道是第二家族的邱家?诚信集团?
  
  蔡风云哈哈笑道:“既然都是朋友,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如何?”
  
  李建内心一动,这是个机会呀,通过这几个人,一定会找出那个恐怖分子控制的家族。
  
  “好呀。我做东吧,能认识南州四大家族之首的蔡风云,很荣幸呀。”
  
  李建看着蔡风云道。
  
  “好,爽快,我在这里谢谢了。”
  
  蔡风云知道,在京城里,李建绝对是一个人物,那个胸前佩戴绝品宝石项链的女子,更不简单,这两个人的背景,应该极深。
  
  当蔡风云的目光看到萧逸雨的时候,内心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个年轻的女人,怎么很面熟呢?
  
  蔡风云的脑海里,猛然蹦出来一个她在电脑里的画面。
  
  自己来京都前,蔡风云把京城所有重要部门的人物,都在电脑里搜出来,仔细地记在脑海里,他在来之前,准备了一个亿的资金,准备走关系,在北京开拓自己的宝石市场。
  
  在这方面,自己不如福隆集团的孙鹏飞,人家已经在北京城站住了脚跟,而且在一年前,就创出了福隆珠宝城的品牌。
  
  眼前的女人像极了市局的一位局长,难道她就是?一会在酒桌上认识一下吧。
  
  李建一直紧紧地拉住雪狮,怕它出来伤人,现在两方和好,李建轻轻地拍着雪狮的后背,安慰着它,雪狮终于收起了獠牙,但它一看到吴道东,马上就会露出獠牙。
  
  众人要了一个包间,纷纷落座。
  
  孙俊和吴道东两人脸色变得铁青,没有上来,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忿然离开。
  
  邱佳虹笑嘻嘻地跑到原来的包间,把正在卿卿我我的李战天和雅婷叫了过来。
  
  两人竟然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蔡风云一见邱佳虹又领来一对年轻人,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更是漂亮至极,不由得心中暗道,京城真是人杰地灵呀。
  
  众人互相介绍着。
  
  “李建,大哥,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蔡明明看着李建,又看看自己的哥哥。
  
  东方云梅看着蔡明明,又看了一眼蔡风云道:“那个叫吴道东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和那个叫孙俊的人搅在一起,简直是丢尽了你们南州四大家族的名声,早晚会惹祸上身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建?”
  
  蔡风云看着李建问道。
  
  李建就把事情的经过,给蔡风云说了一遍。
  
  蔡风云听了后,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吴道东这个人极其好色,又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今天吃了大亏,又和孙俊搅在一起,就怕事情闹大。
  
  南州四大家族,平时各做各的生意,老爷子们定的所谓的合约,只是在生意上互相合作,免得出现恶性竞争,特别是翡翠玉石的原料越来越紧张的现在,并不是那种生死盟约。家族上的事,还是各自为政。
  
  其实在孙鹏飞独自进军北京的时候,就出现了裂痕,平时暗地里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蔡风云举起酒杯道:“李建,我代表南州的四大家族,向你道歉,得罪了。”
  
  李建微微笑道:“蔡风云,你是你,你只能代表你自己,吴道东是吴道东,就是孙俊,他也并不能代表福隆集团,也不能代表孙鹏飞,他们只能代表自己,如果他们敢胡来,我相信,我决不让他们走出京城,我们不提他们,喝酒。”
  
  蔡风云点点头道:“好,喝酒。”
  
  蔡风云的酒量极好,连和李建碰了三杯,两个人都是面不改色。
  
  李建平时不喝酒,就是和李战天、李特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滴酒不沾。但现在,李战天看着李建竟然和对方连干三杯,不禁对李建更加佩服。
  
  李建和蔡风云,竟然有种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双双的豪爽、大气,坦诚的性格,都给对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喝到最后,蔡风云已经有了醉意,不能再喝了,双双尽欢而散。
  
  蔡明明和蔡风云回到珠宝城的展位,工人们已经开始布置展厅。
  
  蔡风云看着蔡明明道:“明明,你的珠宝公司怎么样了?”
  
  蔡明明微笑道:“还可以,对了,哥哥,你看到云梅胸前戴的宝石项链了吗?”
  
  蔡明明这一提云梅的项链,蔡风云连忙道:“看到了,纯天然的,没有经过加热着色处理,纯度极佳,色彩极其鲜艳,绝对是AAA级的宝石,价值比大英帝国的那颗紫蓝宝石的纯度还要好上几倍,项链是新做的,工艺精湛,你是她的同学,应该知道这颗宝石在哪里买的?但看李建根本不像能买得起款项链的人,当然我并不是看不起李建,只是这款项链的价值,绝对过亿,如果放到拍卖公司拍卖,价格绝对会翻番。”
  
  “过亿?”蔡明明不由得大吃一惊。
  
  虽然蔡明明一直做珠宝生意,但过亿的珠宝,自己根本没见过。
  
  “明明,你知道李建的背景吗?干什么工作的?”
  
  蔡风云对李建极感兴趣。
  
  “不知道,这两人是最神秘了,李建一直开那辆破越野,倒是云梅,她的爷爷,可是住在部队的大院,虽然我没进去过,但我坐过云梅的车,那个部队院落的门口,站岗的武警,就有十几个,全部荷枪实弹。”
  
  蔡风云点点头,自己的感觉还是对的,李建身上的浓烈血腥气,只有自己这种高手,才能察觉出来。
  
  “明明,萧逸雨就是市局的一位局长吧。”
  
  “是的,年轻吧,怎么,相中了?要我介绍一下吗?”
  
  蔡明明俏皮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这句话听在蔡风云的心里,蔡风云心里一动,微笑道:“别乱猜,人家可是市局的局长,我是什么?”
  
  “哥哥,你还别说,你和萧逸雨还真合适,我回来问问萧逸雨,嘻嘻,哥哥长得这么英俊潇洒,萧逸雨肯定会动心的。”
  
  蔡风云微笑道:“明明,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给自己操操心吧,都快成老姑娘了。”
  
  “嘻嘻,我独身,就怕世界上还没有我喜欢的男人。”
  
  孙俊和吴道东坐在一辆车里,两人的脸色极其难看,吴道东的下巴,还在向外渗血。
  
  “老四,让大哥给你报仇的事,看来要黄,蔡明明和李建是朋友,有蔡明明在里面,大哥不会给我们报仇的,现在的人,都是自己顾自己。”
  
  孙俊唯恐天下不乱地挑拨着。
  
  吴道东脸色铁青,本来英俊的面孔,变得极其狰狞,恶狠狠地道:“找人干掉他。”
  
  孙俊的眼睛里露出阴森森的冷芒,看着吴道东道:“到斩杀上帝杀手网,发布消息。”
  
  吴道东狠狠地点点头。
  
  “要是二哥在这里,绝对不会让我们吃亏的。”
  
  孙俊看着吴道东。
  
  “二哥明天就到,他会带来大批的翡翠原石,先做生意吧,报仇的事,就交给杀手网。”
  
  “杀手网的价格太高。”
  
  “三哥,我们缺钱吗?”
  
  “嘿嘿,是呀,我们不缺钱,嘿嘿。”
  
  两个人,如同两条毒蛇一般,狞笑着,露出了獠牙。
  
  “李建,你死定了。”
  
  云梅开着车,看着李建,一脸疑惑地道:“李建,没见你喝过酒呀,竟然差点把蔡风云喝趴下,行啊。”
  
  李建微微笑道:“我师父从小什么都教我,曾经教过我千杯不醉的方法,嘿嘿,再喝几瓶,蔡风云都不是我的对手。”
  
  “吹牛吧,对了,南州四大家族的公子,已经见到三位,你感觉到哪个家族有可能是被恐怖分子控制的?”
  
  “不好说,再看看吧,不过,没想到蔡明明竟然是蔡风云的妹妹,而邱佳虹是邱家的女儿,嘿嘿,真巧呀。”
  
  “我原来只知道,这两个丫头都是南方人,也没想到他们是南州四大家族的后人,看她们开的车,可都是名车呀。李建,你要防备孙俊和吴道东的报复,南州四大家族的崛起,都带着黑社会性质的,他们都是亡命之徒。”
  
  “怕的是他们不来,我在等着他们,来一个解决一个,如果矛盾冲突得更加激烈,背后的恐怖黑手,一定会借机行动。只要他们行动,就会露出蛛丝马迹,我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那个恐怖组织支持的家族。”
  
  李建的双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气。
  
  “那你就会始终处在危险之中,你要小心。”
  
  云梅的眼里透出担心的神情,伸出一只手来,握住李建的左手。
  
  李建感受到一股暖意从云梅的小手里传来,带着紧张的潮湿。
  
  “小丫头,开好你的车,不用担心,那么多的国际顶尖杀手,都被我干掉,我还会怕孙俊吴道东他们?别担心了,你是回家,还是到我那儿去住?”
  
  李建笑嘻嘻地看着云梅。
  
  云梅娇嗔地瞪了一眼李建,一只小手掐在李建的后腰上,恶狠狠地道:“哼,小坏蛋,想得倒美,对了,我爸爸妈妈明天就走了,他们想见你,咱们一块回去。”
  
  “好的,正好把那条项链给咱妈带过去。”
  
  “咱妈咱妈,嘻嘻,你叫得太亲了,我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哈哈,哪里起鸡皮疙瘩了?我摸摸。”
  
  李建说着话,伸手摸向云梅。
  
  “小坏蛋,我在开车呢,快放手。”
  
  越野车慢慢地开进一个黑暗的小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