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可怕的对手

  孙俊和吴道东刚走出江南大厅包间,一眼看到李建和东方云梅手拉着手从门前走过。
  
  真是冤家路窄呀,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自己的仇人,一道怨毒的杀气,在孙俊的眼里一闪,透出阴森森的寒芒。
  
  孙俊看了一眼有点微醉的吴道东,一个恶毒的主意在脑海里想出。
  
  今天,南州四大家族之中,排名第一的蔡家,蔡恒集团,和排名第四的吴家江峰集团的人都到了,他们带来大批的珠宝,前来参展,布置展厅。
  
  先来的孙俊在这个大酒店给南州四大公子的老大蔡风云和老四吴道东接风洗尘。
  
  南州四大公子中的老四吴道东,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极其地好色,为人更是极其地阴毒凶狠,谁要得罪他,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孙俊一捅吴道东道:“老四,看,绝对是正点的美女。”
  
  此时的吴道东,两眼早已死死地盯住走向楼梯,让自己魂魂飞魄散的美女背影。
  
  太漂亮了,高贵、圣洁、英气、妩媚,一种让人销魂的江南美女的娇柔妩媚,又带着北方人修长高挑英气逼人的健美,这种组合式的美丽,不能用语言形容出来。这种不能用语言形容的美丽,只可意会,却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
  
  而且更难得的是,竟然还是个处女。
  
  这对吴道东的诱惑,更加充满着无穷的诱惑力。
  
  京城真是个出美女的地方,我一定要得到你,你是我的。
  
  孙俊看着吴道东那呆痴的目光,内心恶毒地道:嘿嘿,我就不相信,南州四大家族联合起来,斗不过你。
  
  孙俊要借刀杀人。
  
  “三哥,知道这个女子的底细吗?”
  
  吴道东看着云梅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强烈的欲望,已经把他烈烈燃烧。
  
  “嘿嘿,老四,这个女孩子,家庭一般,是个外地的穷大学生,成天混迹在京城的阔少之中,讨点小费,混日子,如果老四你想要,凭借你英俊潇洒的外貌和富可敌国的财富,还不手到擒来。”
  
  孙俊信口胡扯,他根本不知道云梅的背景,要是知道云梅的背景,打死他,也不敢惹呀。
  
  “那个拉着她手的穷小子是谁?”
  
  “嘿嘿,一个开着一辆破越野的穷小子,没有什么背景。”
  
  吴道东顿时想起来,自己的宝马车,还差点碰到一辆破越野,难道那辆破越野就是那个小子的?嘿嘿,穷小子也想拥有这么美丽的少女?只有老子这么英俊潇洒、富可敌国的年少公子,才配拥有那个美丽的少女。
  
  “老四,看样子,他们下去,是去跳舞,我们下去认识一下。”
  
  孙俊的眼里透出一丝恶毒的快意,继续教唆着。
  
  “好,这就下去,今天一定要把她搞到手!”
  
  两人走下楼来,来到下面的舞厅。
  
  这家在水一方,是实行会员制的高档酒店,一般人是进不来的,一张普通的会员卡,一年的会费就是十万。
  
  所以,舞池里的人个个彬彬有礼,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小姐个个美丽漂亮,男子个个英俊潇洒。
  
  两人一眼看到,那个美丽的女人和那个穷小子,正在一个角落里,喝着饮料。当吴道东看着他们喝的饮料只是一般的饮料时,嘴角露出一抹鄙视的弧度。
  
  嘿嘿,果然是一对穷鬼,穷小子是没有权利,享受这种美女的,美女只属于老子这种有钱有势的人。
  
  两人在不远处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下来,要了两杯路易十四,慢慢地品着。
  
  红酒刚一入嘴,不能咽下,只能含在舌下,让自己体温把藏在舌下的红酒慢慢发酵,等到一股甘醇浓烈的酒香,在舌下传来的时候,这口酒就真正的发酵完毕,然后再缓缓地咽下,一种香醇甘甜的酒香,顺着喉咙,散发到人的骨髓,直到人的灵魂,让人全身如沐春风一般。
  
  有钱真好呀。
  
  吴道东写了一张纸条,然后又开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卷在一起,打了一个手势,服务生连忙过来。
  
  当几张百元大钞塞到服务生手里的时候,吴道东在服务生眼里,马上变成了大爷。
  
  “把这张纸条和一束鲜花,送给9号桌的那位小姐。”
  
  服务生拿着纸条,屁颠屁颠地在总台买了一束鲜花,跑了过去。
  
  孙俊知道,有好戏看了,一定要把大哥蔡风云再拉下来。
  
  南州四大家族,虽然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但四大家族的老爷子们,已经签了一个合约,就是,不论在什么时候,都共同进退,绝不能内斗,如果谁违犯,另外三大家族将群起而攻之。
  
  所以,每次南州的四大家族联合起来,进军某一个城市的时候,以雄厚的经济为基础,那种强大的气势,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让所有的对手都感到胆寒。
  
  南州,紧挨着深圳,是中国南方最大的政治经济中心,四大家族的财势,联合起来,又有谁能抵挡住的?
  
  这次四大家族再次联手,进军京城的珠宝行业,是有备而来,带着极品的珠宝和财力。就连以前不做珠宝生意的邱家,也准备进军珠宝生意。
  
  孙俊慢慢地起身,走到一旁,给吴道东的手下打个电话。
  
  不一会,几个身着西装的大汉,走了过来,站在吴道东的身后。
  
  云梅和李建刚刚下来,两人要了两杯果汁,刚喝了几口,男服务生走了过来,把一束鲜花和一张纸条交给东方云梅。
  
  “小姐,那位先生给你的。”
  
  云梅顺着服务生的眼光一看,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微笑着向自己举杯,点头示意。
  
  云梅心道,这人自己不认识呀。
  
  打开纸条,一张十万元的支票露了出来,纸条上写着:“只要你过来陪我喝一杯酒,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
  
  云梅脸色一冷,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这人竟然把自己当着陪酒的小姐,这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真是欠揍。
  
  李建一看云梅脸色不好看,拿过纸条一看,不由得一声冷笑,没有说话。
  
  云梅把纸条和鲜花支票,扔给服务生,在纸条上写道:“让你妹妹陪你喝吧。”
  
  服务生拿起这些东西返回吴道东的身边。
  
  吴道东看到了李建的冷笑和云梅狠狠地眼光,心里顿时恼怒不已。在南州,有多少女子想和自己睡觉,自己还不答应,现在这两个穷鬼,竟然这样不识抬举,简直就是食古不化,十万元啊,够你几年挣的?真是不开窍,只是喝杯酒,又不是让你陪老子上床。
  
  当他看到纸条上的字时,两眼寒芒爆射,腾的一声站起身来,举着一杯酒,向云梅走来。
  
  后面的几个保镖,跟在后面,眼里露出森然的寒意。
  
  这要是在南州,自己一个眼神,干完以后,就装进麻袋,扔到黄浦江喂鱼去了。
  
  孙俊一看吴道东带人走过去,嘿嘿地冷笑,两眼露出兴奋的亮光,拨打着大哥蔡风云的电话。
  
  李建一看到对方黑着脸,竟然带着保镖走过来,不仅一声冷哼,眼里露出鄙视的目光。
  
  “小姐,只是请你喝一杯酒,一百万如何?”
  
  云梅坐在那里,眼都没抬,冷冷地道:“滚!”
  
  吴道东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极其难看。
  
  旁边的保镖早已忍不住了,一左一右地走过来,看着云梅道:“小姐,你还是乖乖地陪我们老板喝一杯吧,又不是让你陪我们老板上床,就是上床,也不值一百万……”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响起。
  
  李建两掌狠狠地打在两个保镖的脸上,只打得两个保镖,找不到东西南北,嚎叫着飞出两米开外。
  
  吴道东一见对方动手,不由得勃然大怒,伸手一指李建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最多赔20万。”
  
  没等他说完,云梅猛地站起身来,飞起一脚,直接踢在吴道东的下巴。
  
  就在云梅站起身来的一刹那,吴道东的眼睛,死死地地盯住云梅饱满的胸脯,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表情,天哪,这个穷女人,胸前怎么会带着这样的项链。
  
  云梅的一脚已经到了,吴道东嚎叫着飞了出去。
  
  剩下的保镖,让冲进来的王军他们三拳两脚,打得鬼哭狼嚎。
  
  这一幕,正巧被走下来的蔡风云看得一清二楚。
  
  “住手!”
  
  蔡风云一声冷喝,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一种冷森森的威严,透出强烈的煞气。
  
  李建抬头一看,好一个英俊潇洒的威严男人。
  
  蔡风云身材魁梧高大,剑眉朗目,长得十分儒雅,跟萧春秋绝对有一拼。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里,透出一种掌控一切的威严。
  
  一身乳白色的丹尼西装,让他全身那种儒雅淡定、决胜千里之外的睿智,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建心里一动,这将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李建一声冷哼,瞳孔爆缩,全身猛然爆发出股股重如山岳的强大威压和凌厉的杀气,如同狂风暴雨,又如同滚滚奔雷,无声无息地狂涌而出,压向蔡风云。
  
  李建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才能在他的心里形成一道永远抹不掉的阴影。
  
  蔡风云刚刚走下楼梯,就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和股股强悍的威压,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直奔自己狂压而来。
  
  这股威压和杀气,竟然带着浓烈的血腥气。蔡风云瞬间就感觉到,这人绝对是一位军人,是那种在万人之中,取敌人首级,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的铁血军人。
  
  他看到了一位身材比自己还要威猛的男人,用一双可怕、闪烁着刀锋般眼光的眼睛,看了自己一眼,这一眼如同一把利刃,仿佛可以直接把自己穿透一般。
  
  好可怕的一双眼睛。
  
  蔡风云微微一笑,信手一挥,股股十分柔和、看不见的压力,如同平静的大海,在李建前面一闪。
  
  李建发出的压力和杀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把对方释放的压力化掉,但这种压力还是让蔡风云受了一点伤害,身体内的气血翻涌,眼冒金星,差一点摔倒。
  
  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吴道东这个蠢货,怎么会惹到这样一个让人恐怖的对手。
  
  李建看着对方在自己强大的威压下,竟然好像闲庭信步一般,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顿时吓了一跳,此人的功力这么高,到底会是什么人?
  
  李建一眼看到后面的孙俊,内心一动,孙俊不是被拘留了吗?怎么被放出来了?和孙俊在一起的人物,难道是南州四大家族的人?
  
  如果是南州四大家族的人,这人一定是南州四大公子之首——蔡风云。
  
  李建冷冷地看着蔡风云,当他看到蔡风云虽然脸色极其平静,但他的胸脯却快速地起伏,呼吸变得急促,不由得一笑,嘿嘿,我以为你不惧我的威压,却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
  
  “蔡风云?”
  
  李建一步跨出座位,两眼的目光如同刀锋一般刺向蔡风云。
  
  蔡风云一愣,看着身高魁梧高大,眼睛里闪烁着刀锋般眼光的男人,竟然叫出来自己的名字。
  
  “我是蔡风云,你是谁?你怎么平白无故地打伤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