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童颜巨胸

  孙鹏飞的眼神在李建身上扫了一下,快速地离开。
  
  “李先生,请!”
  
  孙鹏飞把李建和云梅让到贵宾厅,周婷端上茶水。
  
  郑师傅看了一眼孙鹏飞,静静地站在旁边,等着孙董说话,他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说话。
  
  果然,孙鹏飞看了李建一眼道:“李先生,你先看看图片的效果怎么样。”
  
  说着话,孙鹏飞示意郑师傅打开视频。
  
  郑师傅快速地打开视频,那款纤细的白金项链图片,出现在大屏幕上。
  
  干净精细的白金链子,被做成纤细的树叶型,一节一节的连在一起,精巧的白金衬托,镶嵌着那颗纯净的如同秋水一般的宝石。
  
  湛蓝色的碎钻,在下面衬托着,做成波纹型,随着灯光的变幻,整块宝石如同活了一般,波澜壮阔的湛蓝大海上,一颗亮金色的太阳,跳跃着,冲出了大海的约束,带着强劲的生命力,冉冉升起,光芒四射,放出万道彩霞。
  
  一种生生不息的强劲生命力,在画面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李建和云梅瞬间惊呆了。
  
  他们想不到,一颗宝石到了设计师手里,竟然能变活了,给人如此强烈的震撼。
  
  孙鹏飞看着李建和云梅惊呆的样子,顿时放下心来。
  
  “李先生,请您拿出宝石,我们给您做镶嵌。”
  
  “好的,不错,想不到郑师傅的手艺是如此让人惊喜。”
  
  李建说着话,把那六颗宝石全部拿出来道:“这六颗宝石,就放在你们这里吧,好方便镶嵌。”
  
  李建明白福隆集团的底细,就不怕他们吞了自己的宝石。
  
  孙鹏飞一听李建要把宝石全部放在这里,心里一动,连忙道:“老郑,给李先生办好手续。”
  
  老郑给李建开好收据,孙鹏飞签完字,递给李建。李建微笑着接过收据,直接放进口袋里。
  
  孙鹏飞暗暗地估计过,这六颗宝石的价值,在三个亿左右。人家竟然放心地放在这里,自己一定不能出差错。
  
  郑师傅接过宝石,回到工作室,里面的工人早就做好准备。郑师傅亲自镶嵌这颗复色宝石。当郑师傅把这颗宝石拿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这颗晶莹璀璨的宝石惊呆了。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纯净的天然多色宝石。
  
  多少人想靠前抚摸一下,但郑师傅微微摇头道:“看过就等于拥有,明白这句话的道理吗?”
  
  没有几个人能理解郑师傅这句话的含义,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你能都拥有吗?即使你有再多的金钱,也不可能全部拥有呀。
  
  当郑师傅把这颗宝石镶嵌好了之后,整个项链顿时活了起来,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呆呆地看着这条项链,忘记了工作。
  
  随着项链的晃动,那颗亮金色的太阳,如同活了一般,跳跃不停,整个房间内,宝光四射,霞光万道,瑞气千条,映得所有人的脸色,一片橘红。
  
  这将是一件世界级别的璀璨珍宝。当郑师傅把这件项链放到李建手中的时候,所有的人心里想到的,就是这一句话。
  
  “来,梅儿,我给你戴上!”
  
  云梅强忍激动,乖巧地站起身来,站在李建的面前,李建把这件价值连城的项链给云梅带上。
  
  今天云梅上身穿了一身银灰色的羊绒开领线衣,把白皙细腻的玉颈衬托的修长纤细,胸脯饱满高翘,下身是羊绒套裙,本来修长圆润的大腿,更加线条毕露,匀称的小腿下面,一双小巧的高跟乳白皮鞋,把云梅修长的身材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
  
  当李建给云梅戴好项链时,一种让人心灵强烈震撼的少女青春的磅礴气息,迎面扑来,让所有的人心情一震。
  
  那颗宝石,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和云梅妩媚中带着一丝英气的脸庞,互相衬托,把云梅身上那种青春的逼人朝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这条项链,简直就是专门给云梅量身定做的一般。
  
  最懂得女人的孙鹏飞,看着东方云梅,简直惊呆了,这种女人,才是女人之中的精品、绝品,一个男人,能拥有眼前这位绝品的女人,就没有白活一生。强烈的妒忌让孙鹏飞简直要发疯,但女人重要,还是生命重要,孙鹏飞还是能分得清的。
  
  孙鹏飞知道,自己这一生,已经有了缺憾,就是不能拥有眼前的女人。如果能拥有眼前的女人,就在梦中吧。
  
  云梅脸色微红,看了李建一眼,轻声道:“好看吗?”
  
  李建微笑不语,伸手接过周婷递过来的镜子,放在云梅的面前,云梅顿时惊呆了,镜子之中那美丽得如同天使一般的少女,是自己吗?
  
  一抹娇羞的彩霞,在云梅脸上升起。
  
  李建微笑着拿出一张金卡,看着有点发呆的孙鹏飞道:“孙董,六条项链的加工费是多少?”
  
  孙鹏飞微微回过神来,看着李建道:“李先生,六条白金项链,免费给您定做加工。”
  
  李建一听,顿时一愣,看了孙鹏飞一眼道:“条件?”
  
  世界上当然没有免费的午餐,李建知道,孙鹏飞肯定有条件。
  
  孙鹏飞哈哈大笑道:“跟李先生合作,就是爽快,唯一的条件就是,这六条项链,在珠宝展销会上,以福隆珠宝的名义,展览六天,六天后,这六条项链,完整地交给你。”
  
  李建微笑道:“我只有五条,其中的一条已经送人了。”
  
  孙鹏飞神情一愣,看了李建一眼道:“只要不是这条双色的,剩下的五条,任何一条你都可以不参展。”
  
  李建哈哈笑道:“爽快,好,成交。”
  
  那条紫色的宝石,今天就要送给云梅的妈妈,后天,云梅的爸爸和妈妈就要走了,两位长辈的工作,李建从来没有问,但估计绝对是国家的顶级机密。
  
  东方卫国和云梅都没有提及,李建更不能问。
  
  这六条白金项链,加上做工,绝对不会超过一百万。但要是这五条绝世项链,在福隆集团的柜台里展出,整个世界上的珠宝商和巨富财团的老总、贵妇人,都会记住福隆集团的名字的。
  
  福隆集团的利益,和一百万相比,将会翻到一百倍、甚至到一万倍,根本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孙鹏飞明白这个无形的经济效益,李建更明白。
  
  得不到的东西,更加珍贵。
  
  何况这条项链,要比大英博物馆的那一条颜色纯度要好上十倍。
  
  事后证明,世界上所有的顶级珠宝商和贵夫人大财团,都记住了福隆珠宝这个让人向往的名字。
  
  当李建和云梅开车来到在水一方大酒店的时候,刚巧看到李战天和雅婷两人手挽手走进大厅。
  
  “雅婷!”
  
  云梅叫了一声。
  
  身穿一身素白洁净、绣着江南小花真丝旗袍的雅婷,亭亭玉立,转过身来,看到笑吟吟的东方云梅,再也没有江南女子的那种矜持含蓄的表情,大叫一声:“云梅!”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自从雅理民院长和雅婷回国后,云梅就没见过雅婷,两人都非常想念对方。
  
  看着两人抱在一起,李建和李战天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
  
  女人到了一起,都会把自己的男人扔到一边。
  
  李建带着雪狮,笑呵呵地道:“两位漂亮的女士,到烟雨朦胧大厅再聊吧,想饿死人么?”
  
  云梅娇嗔地瞪了李建一眼道:“你上午不是吃过饭了吗?”
  
  李建顿做晕倒状道:“云梅,上午到现在已经过了8个小时了。”
  
  “李大哥,你好。”
  
  雅婷笑吟吟地伸出雪白如玉的纤纤皓腕,李建轻轻地握住雅婷的小手,顿时再次想起小丫头,用饱满的胸脯把自己挤在门框上时的暧昧情景,禁不住小声道:“今天蔡明明和邱佳虹要试试李战天的定力,你可不能事先通风报信哟。”
  
  李建不等雅婷说话,早已把李战天拉走,防止两人通气。
  
  其实,就是李建不把李战天拉走,雅婷也绝对不会先通知李战天的,就和云梅也没通知李建一样,小丫头们都想检验一下自己的爱人,是否对自己忠诚。
  
  当李建和李战天、雪狮,走进烟雨朦胧包间的大厅时候,萧逸雨、蔡明明、邱佳虹都已经到了。
  
  “逸雨、明明、佳虹,你们先到了。”
  
  李建微笑着和三位漂亮的女孩子们打招呼。
  
  蔡明明和邱佳虹自那次聚会后,再也没有见过李建。一年多的变化真大,李建的神采变得更加深邃、坚毅,如同一座山峰一般。
  
  两人都深深地替云梅感到欣慰。
  
  三个人连忙站起身来,微笑道:“李建,你好。”
  
  李建笑着道:“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风流英俊倜傥潇洒的小白脸——李战天,也就是我们江南美女雅婷的未婚夫。”
  
  李建在朋友面前,也会变得贫嘴了。
  
  萧逸雨、蔡明明和邱佳虹都是第一次见到李战天。
  
  李战天那种儒雅倔强坚毅的混合气质,让三位美女神情一呆,共同赞道:好一位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小白脸。
  
  李战天这种气质的男人,对少女们的诱惑力更大。
  
  李建指着三位美女道:“萧逸雨、蔡明明、邱佳虹。”
  
  蔡明明没等李建介绍完,早就跑过来,明眸皓齿的绝美娇容看着李战天,优雅地伸出手道:“认识你很高兴,我叫蔡明明。”
  
  蔡明明说着话,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盯着李战天看着。
  
  李战天被蔡明明看得不好意思,脸色顿时变得透红。
  
  李建内心暗笑,哈哈,好戏开始了,真让人期待呀。
  
  “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李战天说着话,一双大手,轻轻地握住蔡明明的小手。
  
  蔡明明看着李战天高大魁梧的身材,偷偷地用食指在李战天的掌心猛地戳了一下,笑嘻嘻地道:“不错,面貌英俊,身材高大魁梧,力大无穷,可别把我们雅婷压坏了。”
  
  “噗!”
  
  喝在嘴里的茶,差一点把李建呛死。
  
  前面的话还可以,后面的话,让李建几乎晕过去,蔡明明太强悍了,这种话竟然能说得出口。
  
  李战天的掌心,猛地被蔡明明戳了一下,吓了一跳,但一听后面的话,脸色一下子变得紫红。
  
  “是呀,要是把我们雅婷压坏了,我们可不饶你,不过呀,你们以后再做那件事的话,雅婷姐必须在上面,你在下面。”
  
  身材丰满、巨乳童颜的邱佳虹更是强悍无比,胖乎乎的笑脸,人畜无害地看着李战天,晃动着饱满高挺的球形胸脯,逼了过来。
  
  “噗!”
  
  萧逸雨的茶水终于喷了出去,身子早已倒在沙发上。
  
  李战天的冷汗终于流下来了。
  
  这时候,雅婷和云梅搂抱着走进来。雅婷一眼看到李战天冷汗淋淋,两个死党在威逼李战天什么,顿时大叫道:“蔡明明、邱佳虹,你们两个家伙,在干什么?”
  
  “云梅!你来了!”
  
  蔡明明和邱佳虹尖声叫着,扑了过来,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眼睛都湿润了。
  
  当两位死党扑过来的时候,雪狮就露出来獠牙了,李建早已抱住雪狮,轻轻地拍着他的小脑袋,安慰着它。
  
  雪狮不情愿地呜呜着。
  
  李建轻声道:“雪狮,这种拥抱,是友好,是喜欢。”
  
  李建一边说着,一边抱着雪狮示范着。
  
  李建接连抱了好几次,雪狮才明白这种拥抱是有友好的。
  
  雅婷在那边把李战天的冷汗擦干净。李战天嘿嘿笑道:“你这两个同学真厉害。”
  
      李建在旁边偷着乐。
  
  蔡明明和邱佳虹终于松开东方云梅,蔡明明一把摸了下云梅的肚子,笑嘻嘻地道:“有了吗?”
  
  云梅脸色一红,狠狠地掐了蔡明明一下道:“死丫头,对象还没找好,瞎说什么。”
  
  “嘻嘻,云梅,你们俩天天腻在一起,难道没那个?”
  
  邱佳虹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东方云梅,好象看到猫咪不吃鱼似的。
  
  “怎么,李建不管用?”蔡明明连忙回过头来,瞅了瞅李建的下面,又看了看云梅的胸脯。
  
  猛然蔡明明的两眼瞪得老大,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云梅的胸前。
  
  “小色女,看什么?自己没长吗?邱佳虹的更大,快去看她的。”
  
  云梅伸手去掐蔡明明的后腰。
  
  “云梅,看我的干吗?你的并不比我的小。”
  
  邱佳虹白了云梅一眼。
  
  “云梅,你这件项链在哪里买的?”蔡明明双手有点颤抖,十分小心地拿起云梅胸脯上的宝石项链,两眼再也不肯离开。
  
  蔡明明这么一问,邱佳虹,雅婷、萧逸雨都跑过来,看着云梅胸前的项链,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几个疯丫头都是家财万贯的富女,哪有不认识宝石的,看着这颗纯净的如同秋水一般的宝石,眼里都露出震惊的神情。
  
  云梅微微笑道:“李建送的。”
  
  蔡明明疑惑地看了李建一眼,虽然李建有点小钱,但今天开来的还是以前的那辆破越野,他应该买不起这种顶级纯净的天然宝石。
  
  邱佳虹扬起胖乎乎的笑脸,看着蔡明明道:“蔡明明,很值钱吗?”
  
  蔡明明看了李建一眼,又看着云梅道:“云梅,这种项链,你最好别戴在外面,要不,会惹祸的。”
  
  云梅微微一笑道:“今天刚在福隆珠宝城做好,就戴一天,回去就放起来。”
  
  蔡明明一听这件宝石项链,是在福隆珠宝城做的,脸上顿时露出惊异的神情。
  
  “吃饭了,四位美女,想饿死人吗?”李建吆喝着道。
  
  蔡明明笑笑道:“快吃饭,一会下面有舞会,我们吃完饭,去跳舞。”
  
  几位女孩子喝红酒,李建和李战天都不喝白酒,两人要的啤酒。
  
  当啤酒上来的时候,蔡明明和邱佳虹早已向李建使眼色,李建受过其害,知道两个小丫头的意思,狠狠地灌了李战天几瓶啤酒。
  
  当李战天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的时候,蔡明明向巨乳童颜的邱佳虹使了个眼色,邱佳虹早已笑嘻嘻地跑了出去。
  
  李建知道,邱佳虹要到洗手间去实验李战天的定力。
  
  一分钟后,蔡明明一把拉起李建,冲了出去。
  
  萧逸雨和云梅互相笑嘻嘻地看了一眼,雅婷有点紧张。
  
  云梅微微一笑道:“雅婷,放松点,李战天不是那种人,你要相信自己所选的爱人,去年,你们考验李建的时候,我也没像你这样紧张呀。”
  
  雅婷强忍住内心的不安,点点头道:“我不担心战天。”
  
  李战天的父亲李长征,从小不让李战天喝酒,再说,李战天和李建一样,工作需要,都不如允许喝酒。今天李战天被李建灌了不少啤酒,有点喝多了,他到洗手间放完水,刚走到门旁,一个柔软火热的娇躯,用一双巨大的乳房,直接把自己顶在门框上。
  
  邱佳虹一见李战天从男洗手间出来,一转脸看到李建和蔡明明跑了过来,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连忙把门关上,留下一道缝,然后快速地用身体顶住李战天。
  
  李战天刚想走出洗手间,一眼看到一双纯真的大眼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的胸脯被一对饱满坚挺的柔软顶住,阵阵少女的幽香飘进自己的鼻子里。
  
  李战天和雅婷谈恋爱,最多只是拉拉手,别说亲嘴,就连拥抱都没抱过一次,再说李战天正值血气方刚,喝了一点酒,根本不能坐怀不乱。
  
  李战天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那具柔软的娇躯,带着让人销魂的感觉。
  
  火热而柔软,却带着让人销魂的坚挺,李战天顿时呼吸急速,脸色变得透红。
  
  “战天哥哥,你长得好漂亮好威武吆,妹妹我喜欢你。”
  
  邱佳虹本身长得很纯真漂亮,一双大眼睛,纯净的如同婴儿的眼睛,不带一丝的烟尘,皮肤白嫩细腻,一双高挺饱满的胸脯能让所有的男人恨不得撞死在上面。
  
  特别是如此纯净清澈的眼睛,和一双坚挺的巨乳,童颜巨乳对男人有着致命地强烈诱惑。
  
  李战天根本没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呼吸急速,眼光有点迷离,双手忍不住一下搂住邱佳虹的娇躯,下面反应迅速,直接顶在邱佳虹的柔软的小腹上。
  
  邱佳虹虽然爱开玩笑,但由于她眼界极高,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有真正谈过恋爱,没有被男人搂过,更别说和男人亲密接触了。
  
  李建和蔡明明一看李战天一把搂住邱佳虹,两人就知道不好,偏偏这时候,萧逸雨、云梅两人笑嘻嘻地拉着雅婷,在向这里走来。如果雅婷看到这一幕,绝对不会原谅李战天的。
  
  李建和蔡明明的冷汗下来了,这玩笑开大了。
  
  邱佳虹感觉自己的小腹被什么坚硬的东西顶住,顿时吓得小脸一变,一声惊呼,娇躯连忙后撤。但后面就是门框,根本动不了。
  
  邱佳虹的这一声惊呼,一下让李战天打了一个冷战,脑袋瞬间清醒,一看怀里竟然是一脸惊恐的邱佳虹,连忙一把向外推开邱佳虹。
  
  李战天是练武的出身,这下意识的一推,力量很大。邱佳虹一个踉跄,向后倒去。
  
  李建一个箭步,一把抱住正要倒地的邱佳虹。
  
  这一幕被雅婷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李建和蔡明明连忙擦去冷汗,心道,好险。
  
  雅婷一看满脸透红的李战天一把推开邱佳虹,本来不安的内心,顿时平静下来。但一眼却瞅到李战天下面还在高高的翘起,支起了一个小帐篷,连忙跑过来,用身子挡住,拿出手帕,给李战天擦去冷汗。
  
  众人禁不住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被李建抱在怀里的邱佳虹,睁着一双无辜的清澈大眼睛,盯着李建道:“李建哥哥,你还要抱多长时间?没抱过美女吗?云梅来了。”
  
  前面的话李建没听清楚,但“云梅来了”这句话,却把李建吓得一哆嗦,连忙松手。
  
  云梅娇嗔地瞪了李建一眼,拉住笑嘻嘻的邱佳虹道:“饭菜凉了,吃过饭下去跳舞。”
  
  众人顿时笑嘻嘻地跑了出去。
  
  李战天嘿嘿地傻笑着,看着雅婷,心道,刚才好险呀,这几个丫头真是厉害呀。
  
  “傻样,还不出去吃饭?”
  
  李战天一看众人都走了出去,再也忍不住对雅婷的爱意,借着酒劲,一下把雅婷搂在怀里,大嘴直接亲在雅婷的小嘴上。
  
  “呜呜,战天……有人……”
  
  这是个极佳的机会呀,李战天没有回答,只是用炽热的嘴唇,更加热烈的亲吻着雅婷,双手在爱人身上,不断地游走抚摸。
  
  雅婷娇躯一软,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伸修长白皙的胳膊,紧紧地搂住李战天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两人疯狂地吻在一起。
  
  喜欢热闹的蔡明明和邱佳虹简单地吃完饭后,拉着萧逸雨,早已跑下楼去,下了舞池。
  
  云梅看了洗手间一眼,轻声道:“战天和雅婷还没出来?”
  
  李建微微笑道:“肯定在亲热,要不,咱去看看。”
  
  云梅娇嗔地瞪了一眼李建,笑着道:“走吧,我们也下去跳舞。”说着话,两人手拉着手,向一楼的舞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