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南州四大家族

  “钱警官,你看看你的辖区内,怎么会出现这么凶狠的人物?他们用一辆破越野,挡住我的店,不让我做生意,而且还打了我的哥哥,你看,我哥哥都被他们打得头破血流了。”
  
  孙鹏飞恶人先告状。
  
  那个钱警官,是这个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名字叫钱世人,和孙鹏飞的关系很铁,早已被孙鹏飞用钱买倒,为孙鹏飞在本地区站稳脚跟,出了不少力。钱世人今天一看,竟然有人胆敢打了自己财神爷的哥哥,这还得了,不由得恶狠狠地道:“把这些人全部抓起来,用铐子铐上,带走。”
  
  李建一看钱世人的丑恶嘴脸,就知道这人绝对是一个平日里作威作福、鱼肉人民的蛀虫,警察队伍里,怎么老是有这种人呢?
  
  “钱警官,你难道不问事情的缘由,不问清案情,就要铐我们吗?你也得分清是非曲直吧?”李建冷冷地看着钱警官道。
  
  “问什么?孙哥说你打人,说你堵了他的店门,说你犯了法,你就打了人、堵了门、犯了法,我们就要把你带走,就要审问你……”
  
  钱警官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他脸上。
  
  “啪!”
  
  这一记耳光,清脆响亮,只打得钱世人转了三圈,晕头转向,嘴角流血,整个腮帮子瞬间肿了起来。
  
  东方云梅看了看自己的手道:“打了你的脸,我都嫌脏了我的手。”
  
  东方云梅等珠宝师量完尺寸,拍完照,却没等到李建回来。云梅收起宝石,快步走出来,正碰到钱世人辱骂李建。
  
  云梅怒不可遏,一巴掌打得他转了三圈。
  
  钱世人平日里,作威作福,老百姓哪里敢惹他?从来没有挨过打,今天竟然被人打了一巴掌,顿时暴怒不止,伸手掏出枪来。
  
  云梅一见他掏枪,一掌劈在他的手腕上。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手枪被云梅一把夺过来,一脚又踢在他的下巴上。
  
  “啊!”
  
  钱世人一声惨叫,肥胖的身子滚出好几米。
  
  钱世人的手下一见自己的头儿被打,手枪被夺,顿时炸了营,叫嚣着扑了过来。
  
  王军他们一阵噼里啪啦在狠揍,十几个警察,全部被六个人放倒。
  
  云梅掏出电话,拨通一个电话,大声喊道:“萧逸雨,你怎么当的公安局长?看看你的手下,全是一群贪赃枉法、鱼肉人民、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的蛀虫,你不想干了吗?”
  
  已经升任市局第一局长的萧逸雨,还没有下班就接到这个电话。
  
  天啊,东方云梅,这个丫头从国外回来了。前几天,当她在电视上看到中国的国旗在皮尔顿体育广场上高高飘扬的时候,国旗下,东方云梅和李建手捧鲜花,含着眼泪高声唱着国歌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两人的身份,两人就是中央特卫团的精英,代表中国警卫参加了世界警卫大赛,李建更是一举夺得射击和搏击两个冠军。
  
  “云梅,你在哪儿?谁欺负你了?”
  
  萧逸雨连忙问道。
  
  “你的垃圾兵在欺负我,珠宝城!”
  
  咔嚓一声,挂断电话。
  
  被东方云梅打得晕头转向的钱世人,终于听到打自己的那个母老虎,竟然敢直呼市局局长萧逸雨的名字,而且还说萧逸雨不想干了的话,冷汗刷的一下湿透了全身。
  
  他妈的,今天踢到钢板上了,这个母老虎竟然这样骂萧逸雨局长,看来,来头不小呀,今天死定了,钱世人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当孙鹏飞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直接冲出来,三拳两脚,不,一掌一脚,直接把钱世人打得晕头转向,夺了他的手枪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妙;再看到那六个大汉竟然直接把十几个警察放倒在地的时候,更是感到不安。
  
  他们明知道这些人是警察,竟敢放倒他们,这些人绝对有背景。
  
  当他听到对方竟然敢直接高呼萧逸雨名字的时候,更是如同掉进万丈冰窟一般,整个心里冰凉之极。
  
  萧逸雨是谁?市局的第一把手,年轻有为,仕途一片光明,对方竟然敢直呼她的名字,看来,自己今天做错了。
  
  这时,珠宝师老郑满脸大汗地跑了过来,一看现场,顿时大惊失色,连忙道:“董事长,就是这位先生和小姐,要订做六条白金项链,镶嵌名贵的六颗宝石,其中的一颗,要比大英博物馆的那颗紫蓝双色的宝石,还要珍贵。”
  
  珠宝师老郑的话一说完,孙鹏飞的心彻底地冷了,那六颗绝品宝石的模样,老郑在电话里简单地描述了一遍,能一次拿出来六颗这样的宝石,价值几个亿,他的背景能简单吗?
  
  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一年辛苦地打拼恐怕要付诸东流了。
  
  孙鹏飞狠狠地瞪了孙俊一眼,心里长叹一声:完了。
  
  几辆高级警车,鸣着笛,快速地驶来,直接停了下来。车子上跳下来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武警和公安战士。
  
  身穿高级警服的萧逸雨,跳下车来,一眼看到李建和东方云梅,站在一起,连忙跑过来,一把抱住东方云梅道:“小丫头,几天不见,脾气见长了,快说,谁惹着我们的公主了?”
  
  萧逸雨说着话,伸出手来道:“你好,李建。”
  
  东方云梅指着那些被打倒的警察还有一身冷汗的钱世人道:“萧逸雨,你看看你这些手下的兵,还是人民警察吗?”
  
  李建直接把孙俊和钱世人的录音放出来,特别是钱世人的录音。
  
  萧逸雨一听,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沉声道:“全部带回去,隔离审查,一个一个的审,只要有违法的,严惩不贷。”
  
  十几个警察和钱世人,孙俊,孙俊的手下,都被押走。
  
  被警察押走的孙俊,看着孙鹏飞大声喊道:“弟弟,快来救救我,多用钱。”
  
  孙鹏飞一听多用钱,这三个字,脸色变得更加阴冷。
  
  “李建、云梅,明天晚上,我们几个人聚会,出国的雅婷回来了,听说,找了个对象,我让她带过来,我们好好看看。”
  
  李建微微笑道:“好呀,明天联系。”
  
  萧逸雨脸色一冷,看了一眼孙鹏飞道:“孙先生,请协助我们调查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请吧!”
  
  孙鹏飞的脸色变得铁青,后悔不已,看了一眼李建,慢慢地走向警车。
  
  李建伸手把萧逸雨拉到一旁,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话,萧逸雨连连点头。
  
  两人说完话,回来后,云梅笑嘻嘻地看着萧逸雨道:“萧逸雨,你和李建说的什么?是不是要勾引我的老公?”
  
  萧逸雨顿时狂晕道:“东方那个云梅,是你老公想勾引……不,是你老公有急事,让我帮忙,你可别瞎想,明天晚上不见不散,老地方呀。”
  
  珠宝设计师老郑哭丧着脸,叹息一声,可惜了,自己半辈子的一流手艺,今天终于碰到了绝顶的特级宝石,正要大显身手,却由于老板的失误,做不成了。
  
  珠宝设计师老郑极度的失望,低下头,慢慢地走了回去。
  
  李建看着老郑道:“郑师傅,明天我来看样品,紫色的和双色的,要先做好,紫色的送人,双色的,我女朋友明天晚上要佩戴。”
  
  “什么?先生?您还要在这里做镶嵌?”
  
  老郑一脸的惊异,看着李建,神情很是吃惊。
  
  李建微微一笑道:“当然了,人无信而不立,我们说好了的,当然还要做,记住,我明天要用紫色的和双色的。”
  
  珠宝设计师老郑顿时狂喜,连忙道:“太好了,李先生,明天一定先完成那两条,晚上您送来宝石,我给您现场镶嵌,包您满意。”
  
  李建微微笑道:“好的,我明天一定来。”
  
  李建和云梅看着郑师傅极其高兴地走回珠宝店,云梅看着李建轻声道:“你让萧逸雨帮助你调查福隆集团?”
  
  李建一拉云梅,两人坐进越野车里,李建看着云梅道:“孙鹏飞只是协助调查,没有事的,孙俊最多拘留。我看,孙鹏飞是南方人,我记得,福隆集团的总部好像就在南州,我们调查南州教廷恐怖组织的渗透情况,就必须调查南州的四大家族。”
  
  李建说着话,打开车载电脑,在百度上输入南州四大家族的字样。
  
  网页刚一打开,电脑里就跳出好几十页有关南州四大家族的介绍。
  
  南州第一家族,蔡恒集团,以翡翠玉石加工销售起家。蔡恒蔡老爷子,一生极其喜爱翡翠玉石,年轻的时候,跟随着父亲多次参加赌石,攒下一片家业,成立蔡恒集团,香港、新加坡都有自己的分公司。儿子,蔡风云,长得英俊潇洒,足智多谋,极具有经商的天才,城府极深,被南州人推举为南州四大公子之首。
  
  南州第二家族,诚信集团,总裁邱裂天老爷子,以钢材,建材、房地山开发为主。儿子邱茂源,对房地产开发情有独钟,几乎垄断整个南州的房产开发。
  
  南州第三家族,福隆集团,在南州四大家族中,排名第三,主要经营着房地产开发、珠宝古董。福隆集团的老爷子孙天,更是一方霸主,拼搏了一生,终于攒下一片基业,成立福隆集团。孙老爷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孙俊,在燕京大学毕业后,担任福隆集团的总经理,在南州四公子内,排名第三。二儿子孙鹏飞,在京华大学毕业,现任福隆集团的董事长。本来,这第三公子的称号,应该给孙鹏飞,但孙鹏飞看见不起四大公子的排名,只好由孙俊代替了。
  
  南州第四家族,江峰集团,老爷子吴江山,主要经营运输物流,兼营房地产开发,现在也在进军最赚钱的珠宝古董行业。儿子吴道东,位列南州第四公子,最擅长古董鉴定。
  
  李建和云梅看着南州四大家族的介绍,两人心里暗暗地一惊,南州四大家族除了第二家族邱家,没有涉足珠宝,另外三家,都在进军珠宝行业。
  
  李建又点开一个页面,看到一个消息,一个星期后,北京珠宝城,就要举办世界第二届珠宝展,南州三大家族都会来参展,就是没有进军珠宝行业的邱家,也回来凑热闹。
  
  李建眼睛一亮,嘿嘿,自己小时候学的珠宝古董知识,有用武之地了。
  
  师傅龙啸天在这方面更是很有研究,自己只学了点皮毛。
  
  奥尔良最后跟自己说的话,就是南州四大家族中,有教廷组织支持的一个家族。自己只要查出来这个家族,就可以扫清这个暗藏的毒瘤。
  
  首长南巡的时候,就多了一份安全。
  
  对了,自己这六条顶级的天然珠宝,就放在福隆珠宝的展台上,进行展览,自己可以借机观察他们一下。
  
  李建把自己的想法给云梅一说,云梅立马赞成。
  
  两人刚想发动车子,一辆漂亮的火红法拉利跑车,如同旋风一般,停在他们的车旁。跑车上走下来一位天使一般漂亮的女孩子,手里竟然牵着一条没有一根杂毛雪白的猎犬,快步走向福隆珠宝。
  
  李建眼睛一亮,失声道:“诗雅!云梅,快看,我们的藏獒雪狮,快长成大小伙子了。”
  
      云梅连忙打开车门,跑了出去,大声喊道:“诗雅,雪狮!”
  
  正准备走入珠宝城的苏诗雅,猛然听到一句熟悉的声音,顿时一愣,连忙转头一看,顿时惊喜万分,一声大叫:“云梅姐姐!”
  
  苏诗雅一声大叫,冲了过来,一下扑进云梅的怀里,眼泪下来了。
  
  雪狮一听到云梅的声音,雪白的身子,竟然一颤,猛地回过头来,一双耳朵猛然竖起,转过身来。
  
  李建推开车门,微笑着看着雪狮。
  
  雪狮的眼睛猛地一亮,全身剧烈的颤抖,两滴眼泪竟然在眼里流出,一声极其兴奋的欢叫,如同一道闪电,扑了过来,一人一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小家伙居然还认得自己。
  
  雪狮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嘴里发出呜呜的撒娇声,伸出温暖的舌头,轻轻地舔着李建的脸庞,眼泪流个不停,两只前爪子,死死地抱住李建不放。
  
  李建出国的时候,小家伙刚两个月,还不是很大,一个多月过去了,小家伙已经长到半米高了,全身雪白银亮,耳朵陡立,特别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不怒而威,脖子后面的狮髦,已经开始长了。
  
  诗雅扑在云梅的怀里,抽泣着道:“云梅姐姐,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没告诉我一声?我到机场去接你呀。”
  
  云梅回来就生病了,昨天刚出院,李建也刚回来,所以谁也没通知。
  
  诗雅猛然看到雪狮趴在一个人的怀里,拼命地摇着尾巴,嘴里发出呜呜的撒娇声,连忙转脸一看,顿时呆住了,眼泪再次流出。
  
  “李建哥哥!”
  
  诗雅一声尖叫,一把拉开正在亲热的一人一狗,直接扑进李建的怀里。
  
  “李建哥哥,你回来了,也不来看我,人家天天想你,呜呜……你坏死了……”
  
  那边,雪狮早已扑在云梅的怀里,亲个不停。
  
  三个人,一条狗,终于亲热够了,李建看着诗雅道:“诗雅,你来珠宝城干吗?怎么没带保镖?”
  
  诗雅调皮地一皱小鼻子道:“听说下个星期这里有珠宝展,我今天来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想不到碰到了你们,李建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建微笑着道:“昨天刚回来,太忙了,还没来得及去看你,这不,就碰到你了。”
  
  三个人找了家咖啡馆,喝着咖啡聊着天。
  
  自从雪狮看到李建,就再也不离开李建的左右,好像个孩子,一直缠在李建的腿旁,一双眼睛,一直看着李建,不断地撒娇。
  
  三个人一直谈到很晚,李建把诗雅送回航宇集团的大门口。雪狮在大门口徘徊着,看着李建,又看着诗雅,一脸焦急的模样,最后,像个调皮的孩子,终于赖在李建的车里,再也不肯下车。
  
  李建看着诗雅道:“诗雅,要不先让雪狮跟我回去?”
  
  诗雅笑着道:“好的,李建哥哥,我想雪狮的时候,去找你。”
  
  诗雅冲着雪狮道:“雪狮,再见。”
  
  “汪汪。”
  
  雪狮冲着诗雅叫着,摇着尾巴。
  
  李建把云梅送回家后,开车回到特卫局,见到王局长,把自己在奥尔良那里得到的情报,汇报给王局。
  
  王局长听到这个情报,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首长在下个月南巡,整个特卫局,就自己知道,血翼天使奥尔良和教廷恐怖组织是怎么知道的?上面有人走漏消息?不可能,难道是他们的推测?
  
  李建又把自己打算在珠宝展销期间,侦查南州四大家族的想法,向王局长做了汇报。
  
  王局长听完点点头道:“先不能打草惊蛇,注意观察他们,如果四大家族里面有通敌叛国的,他们在北京一定会有所活动,到时候,直接打在他们的七寸上。”
  
  李建点点头道:“好,就这样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