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女人就要慢慢地品

  这时候,福隆珠宝集团的大公子孙俊,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过来,一辆越野挡住了他的去路。
  
  孙俊眉头一皱,冷声道:“周杰越来越不会做生意了,谁的一辆破越野,也敢停在我们店前,要是开这种破车的人,天天光临我们的店,我们还能做生意吗?”
  
  坐在另一辆车里的几名手下一听孙俊发话,连忙跳下车,照着越野车狠狠地踢了几脚。
  
  刺耳的报警声,瞬间从越野车里传出来,吓了孙俊一跳。
  
  孙俊顿时大怒,阴森森地道:“把这辆破车推走,不要让我看到它,哪个穷鬼开来的。”
  
  李建的越野车,虽然表面上是一辆越野,但内部的配置,极其地先进,李建的所有装备都在里面。
  
  珠宝师看完李建这颗紫宝石,量好尺寸,画好图形,好做镶嵌。
  
  珠宝师依依不舍地把这颗紫宝石还给李建,轻声道:“先生,另外的几条项链的吊坠,做成什么样子的?都是一个尺寸吗?”
  
  珠宝师心道,有钱人就是牛,一块宝石要做六条项链,这也太奢侈了吧。
  
  李建微微笑道:“不,我有六颗宝石,所以要做六条项链。”
  
  “什么?您有六颗这样的宝石?”
  
  珠宝师吃惊地看着李建。这种宝石保守的估计价值五千万,如果到拍卖公司,价值将会更高,特别是这种纯天然的顶级宝石,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而且具有唯一性,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第二块,价值连城呀,人家竟然有六块,天哪!
  
  李建微笑着,拿出另外五颗宝石。
  
  五颗宝石刚一拿出,在灯光的照射下,整个贵宾厅,顿时宝光冲天,瑞气千条,流光溢彩。
  
  周婷一看这五颗宝石,呼吸顿时变得急速,直接停顿。
  
  珠宝师的血压直接飙升,两眼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差一点晕了过去。
  
  这还是稀有的宝石吗?人家竟然有六颗,一颗比一颗硕大纯净。
  
  蓝宝石、红宝石、绿宝石,更让珠宝师神情呆滞的是那颗双色的旭日和冷光的月光女神。
  
  那颗旭日刚一拿出,一种晶莹璀璨的宝光,磅礴喷出,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放射出万道橘红色的霞光,强烈的震撼每个人的心神。
  
  天哪,竟然是亮金橘红双色宝石,自己做了一辈子的宝石鉴定师,双色宝石只是在书里看过。大英帝国的博物馆里有一颗,是紫蓝双色,被镶嵌成项链,价值两个亿,而眼前这块,颜色更加纯净,块头更要大。紫蓝双色属于冷光,而这块竟然是亮金橘红双色,属于暖色,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青春感觉,这颗价值,绝对会超过紫蓝双色的那颗。
  
  那颗纯净的如同一泓秋水,又如同一缕皎洁的月光的宝石,竟然能发出月白色的冷光,还没有靠近,一种冷艳逼人的寒芒,就直射过来,让人精神一振,神采奕奕。这颗宝石,最适合夏天佩戴,丝丝凉意绝对能让整个房间,充满着让人心静的凉意。
  
  这两颗宝石,绝对是无价的,就是你有钱,也根本买不到,根本不能用钱去衡量。
  
  李建看着目瞪口呆、如同傻了一般的珠宝师道:“你把这六颗宝石的尺寸都量好,设计好样式,明天我来看。”
  
  珠宝师顿时明白过来,颤抖着嘴唇道:“好的,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量尺寸。”
  
  这么大的一笔生意,珠宝师不敢擅自做主,连忙打了一个电话给福隆珠宝董事长孙鹏飞。
  
  中国南方最大的城市南州,有最著名的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统治着南州的经济,直至影响着大半个中国。
  
  孙家的福隆集团,在南州四大家族中,排名第三,主要经营着房地产开发、珠宝古董。福隆集团的老爷子孙天飞,更是一方霸主,拼搏了一生,终于攒下一片基业,成立福隆集团。
  
  孙老爷子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孙俊,在燕京大学毕业后,担任福隆集团的总经理。但孙俊是个标准的富二代,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极让孙老爷子头痛,眼看一片家业就要败在大儿子的手里。
  
  万幸的是,二儿子孙鹏飞,在京华大学毕业。孙鹏飞和孙俊的性格极为相反,相貌长得英俊潇洒,高大威猛,是一位标准的钻石王老五。脑子灵活,做事老练,不露声色,为人极其地圆滑,城府极深,更是一个经商天才,一年之内,竟然把福隆珠宝,直接打进京城的珠宝中心,成为加工销售为一体的链条珠宝行业的领头羊。
  
  福隆珠宝在一年内,已经在北京稳稳地扎下根。孙鹏飞在京华大学的时候,认识了北京很多的官二代,结为生死弟兄,在他们的身上,花费了大量的钱财,为自己以后经商打下了雄厚的基础。凭借自己在京华大学树立起来的人气,终于在北京站稳了脚跟。
  
  前几天,自己的大哥孙俊,来京游玩,不知深浅,在北京城里吆五喝六,惹是生非,让自己极为头痛。
  
  这要是在南州,有些事情自己还能侥幸地给他抹平,但这是京城,有很多人不是自己能惹起的,做人要低调,要夹起尾巴,这样才能不引起别人的主意。
  
  在京都,有很多的事情,并不是用金钱能办到的。昨天,自己已经给老爷子打电话,尽快把大哥叫回去,免得惹下大祸。
  
  此时的孙鹏飞,怀里正搂着京华大学的校花赵倩倩,双手伸进她的内衣内,在赵倩倩那双饱满高翘的乳房上,揉搓着。
  
  有女人玩真好,玩漂亮的女人更好,玩漂亮的处女大学生更让人销魂,欲仙欲死,做人就该这样。人的一生实在太短暂了,眨眼就是百年,等到那个地方不能用的时候,有钱也干着急呀。
  
  女人就如同品茶、品酒,要慢慢地品尝,着重细节,品味感受。
  
  赵倩倩最喜欢孙鹏飞这种温而典雅、循序渐进的方式,一点点地用嘴唇、舌尖和坚硬的胡须,把自己的情欲点燃,让自己在疯狂中燃烧,每一次,孙鹏飞都能让自己达到巅峰的高潮。
  
  当孙鹏飞机缘巧合救了赵倩倩之后,他那种温文典雅、英俊潇洒的气质,就深深地吸引住了她。不到一个月后,赵倩倩就把处女的身子给了孙鹏飞。
  
  孙鹏飞极其宠爱她,车、房,都给她买了一套,全部归在她的名下,而且给她办了一张卡,卡里有200万。
  
  虽然,孙鹏飞直接告诉过她,他不会娶她的。因为他心中有个目标,一个京官的千金,他要借助这个京官的势力,进军京城。
  
  但赵倩倩还是死心塌地地做了孙鹏飞的情人,自己这种小地方的人,能有什么远大的未来吗?再说,自己就是喜欢孙鹏飞这种什么都说开的男人。
  
  现在互相喜欢,缠绵不止,不喜欢的时候,一拍两散,干净利索。
  
  孙鹏飞的亲吻和抚摸,已经让赵倩倩情动不已了。
  
  “鹏飞,快,鹏飞,爱我。”
  
  “叮叮叮……”
  
  正在这关键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孙鹏飞接过电话,电话里传来珠宝师老郑的声音:“孙董事长,我们接到一个大订单,请您下来一下,客户在贵宾厅。”
  
  孙鹏飞知道老郑的为人,没有什么大事,他不会直接给自己打电话的。刚才,店长周杰去见一个客户了,不在店内。
  
  “好的,老郑,我就下去。”
  
  孙鹏飞想从赵倩倩的身上下来,赵倩倩两手死死地搂住孙鹏飞的后腰,呻吟着道:“别动,等一会儿。”
  
  孙鹏飞轻声道:“贵宾室里有位客户,在等我。”
  
  赵倩倩连忙松开手,用纸巾清理一下身子,然后快速地帮助孙鹏飞穿着衣服。孙鹏飞就是喜欢赵倩倩这种识大体的风格,如果自己不是要进军京城,借助那位京官的千金,自己一定要娶赵倩倩。
  
  穿好衣服后,孙鹏飞吻了一下赵倩倩红润的嘴唇,轻声道:“等我回来。”
  
  店门外刺耳的报警声,吓了李建一跳,是自己的越野车在报警。
  
  李建看着云梅道:“云梅,你在这儿,我出去一下。”李建留下云梅,就是让云梅看住六颗宝石。
  
  李建快速地走出店门,一眼看到几个人在踢打自己的越野,顿时脸色一沉,大声道:“住手,干吗踢我的车?”
  
  正在生气的孙俊一见李建跑了出来,看着他穿着一般,又是个年轻人,就知道是个穷小子,没有什么背景。
  
  孙俊指着李建道:“是你的破车?停在这里干吗?就你这个穷小子,这个地方是你能来的吗?你能买得起这里的珠宝吗?还不开着你的破越野快滚?”
  
  这句话让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欺侮的李建,顿时气得脸色发白,这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这样说话?要不是自己现在的身份,早就一拳把他放倒在地。
  
  “你是谁?怎么这样说话?我就是不买,看看难道不行?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
  
  李建沉静地看着眼前长得还可以的年轻人。
  
  “你他妈的是谁?竟然不买,还想白看看?就你这一身打扮,一个穷酸样,快滚你的……”
  
  孙俊还没骂完,他身后出现了六位身穿便装的大汉。
  
  王军脸色变得极其阴沉可怕,这家伙真是找死,竟然辱骂李团长,狗眼看人低。
  
  王军没等他骂完,一拳打在孙俊的脸上。
  
  “啊!”
  
  孙俊一声惨叫,身体直接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他的劳斯莱斯幻影的车身上。
  
  李建看着王军道:“这种人真是欠揍。”
  
  王军看着李建微微笑道:“团长,这些粗活,您不能动手的,全部由我承包了。”
  
  孙俊的手下一见主子被打,齐声呐喊着,冲了上来。
  
  这次王军没有动手,六个警卫一人一脚,全部把他们踢飞。
  
  这一幕被刚刚从楼上下来的孙鹏飞看到,今天怎么了?竟然有人来捣乱?难道是自己的对手恒信集团找来的打手,来故意捣乱的?而且还打了自己的大哥,孙鹏飞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打人?难道没有王法了吗?”孙鹏飞冷冷地看着王军他们。
  
  李建一看孙鹏飞的打扮气质,就知道这人肯定是这个店的老板,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你是这个店的老板?”
  
  孙鹏飞看着李建,心中一愣,这个人好威武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这几个人的头儿。
  
  “我是福隆集团的董事长孙鹏飞。”
  
  李建冷冷一笑,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下了一个按键,里面传来孙俊辱骂李建的声音。
  
  孙鹏飞看了一眼李建的那辆越野,心道,这人绝对是有备而来的,故意开来一辆破越野,停在自己的店门前,而且事先打开录音,录下自己哥哥骂他的声音,然后开始报复,哼哼,我孙鹏飞也不是吃素的,既然你们是来故意找茬的,我孙鹏飞也不是好欺负的,接着就是。
  
  “嘿嘿,你们故意开来一辆破越野,堵住我的店门,设下圈套,故意惹怒我的店员,录下声音,进行打击报复,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今天你们打了我的大哥和手下,谁也别想走。”
  
  李建一听,不由得一声冷笑道:“你的想象力真丰富,就你这个脑子,怎么会开了这样一间店铺,以你的思路,你的店铺早晚要完蛋关门。”
  
  做生意的最怕别人说自己的店铺完蛋关门,孙鹏飞一听李建这样说话,顿时大怒不已。
  
  孙俊连滚带爬地跑过来,大声道:“鹏飞,就是这个王八蛋故意用这辆破车堵住我们的店门,我让他开走,他竟然让手下的人打我,你看,我的牙齿都被打掉了。”
  
  孙俊说着话,张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
  
  虽然自己这个哥哥不争气,但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呀。孙鹏飞两眼死死地盯住李建,快速地拨打着一个电话号码。
  
  李建知道孙鹏飞在打求援电话,不由得冷笑道:“孙鹏飞,我劝你不要拨打这个电话,事情闹大了,对你没有好处,你这个哥哥狗眼看人低,先出口伤人,又企图强行推走我的车。我告诉你,我这辆越野车,你只要砸几下,十五天的拘留,是最轻的,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事情就到此为止,如果你想要闹大,就怕你吃不了兜着走,整个北京城,没有你的安身之处。”
  
  孙鹏飞一愣,听着李建的语气,自己根本惹不起他,这辆越野车难道有什么背景?看眼前之人的气质,不是一般的人物,难道是自己弄错了,不是恒信集团的人?
  
  “哈哈,笑死我了,就你个穷小子,开辆破越野,砸了你的破车,还要拘留老子十五天,我呸,老子偏要砸。”
  
  孙俊说着话,伸手夺过手下的一根铁棍,狠狠地砸在越野车的玻璃上。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粗大的铁棍被高高地弹起,直接弹在孙俊的脑门上,只打得头破血流。
  
  李建的越野车上面的玻璃是最新科技制造的防弹玻璃,子弹都打不透,别说是一根铁棍。
  
  王军一见那人拿起铁棍,疯狂地猛砸李团长的越野车,不禁大怒,六个人狠狠地扑了过去,直接把几个人再次放倒。
  
  王军一把拎起孙俊,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
  
  “嗷!”
  
  孙俊一声惨叫,一头栽倒在地。
  
  孙鹏飞直接按下那个求援的电话号码。
  
  李建看着孙鹏飞按下那个求援电话,不由得冷笑道:“孙鹏飞,你死定了,你哥哥一定逃脱不了十五天的拘留。”
  
  孙鹏飞看着李建,冷冷地道:“警察来了再说吧。”
  
  三辆警车拉着呜呜的警笛呼啸而来,从车上跳下十几个警察,冲了过来。
  
  一个警官模样的警察一眼看到脸色铁青的孙鹏飞,连忙跑过来,点头哈腰地道:“孙哥,谁惹您生气了,我把他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