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悬疑推理 > 王牌特卫3:从特种兵到陆军上将的晋升之路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天然紫宝石

  东方润泽和王瑾雯夫妇互相看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
  
  女儿自己找的女婿不错,小伙子长得极其魁梧,高大威猛,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透出智慧的深邃,绝对是个智慧型的男孩子。最难能可贵的是,那双深邃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对伟大祖国的无限忠诚。这么多领导都亲自来迎接,看来这次的任务非同寻常,对国家起了极其重大的作用。
  
  那双眼睛,光明磊落,极其地坦荡,是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
  
  东方云梅一拉李建,轻声道:“这是爸爸和妈妈。”
  
  李建脸色微红,看了东方润泽和王瑾雯一眼,大大方方地鞠了一躬道:“伯父、伯母,你们好。”
  
  东方润泽微微笑道:“好孩子,辛苦你了。”
  
  所有的人看着李建微红的脸,都笑了。
  
  远处的云琪,看着李建和东方云梅家里人在一起说话,心里不是个滋味,暗暗地叹息。
  
  刚下飞机的萧春秋早已看到手持鲜花的云琪,连忙走过来,微笑地看着云琪道:“云琪,你好。”
  
  云琪心里正一阵默然,猛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只见萧春秋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萧大哥,你回来了。”
  
  萧春秋看着一脸寂寞的云琪,轻声道:“云琪,我回来了。”
  
  萧春秋的声音,文雅有力而充满着一种吸引人的磁性,听在耳朵里,极其悦耳舒服。
  
  “给,萧大哥。”
  
  云琪说着话,把鲜花递给萧春秋。
  
  萧春秋接过鲜花,双目深情地看着云琪。
  
  云琪感觉到萧春秋双目里面的灼热,脸色微红,又看了一眼远处正在和云梅父母说话的李建,一声叹息再次在心里响起。
  
  众人都上了车,李建要到特卫局汇报工作,云梅和父母一起去办出院手续。
  
  小白和诸葛春阳回国安,萧春秋依依不舍地和云琪告别,回到特战部队回报工作。
  
  当李建回到特卫局,详细地汇报着这次任务的过程,只听得王局长目瞪口呆,特别是那种惊险绝伦的过程,九死一生的生死搏杀,让王局长听得内心狂跳。
  
  王局长刚听完李建的汇报,参谋部就来了电话,让王局带着李建速来中南海首长办公的地方。
  
  王局长看着李建道:“肯定有好消息等着你。”
  
  当他们快速地赶来,走进首长办公的地方时,参谋部里的领导都身穿崭新的将军服,东方卫国和赵惊天老将军都在,他们的将军服更是崭新笔挺。
  
  A首长正微笑着看着李建。
  
  “首长好!”
  
  李建向首长和将军们敬礼。
  
  几位领导互相看了一眼,马上变得极其严肃,看着李建道:“经过首长的提名,参谋部研究通过,认为,李建同志,在警卫工作中,表现极其突出,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无限的忠诚,不怕牺牲,在危急时刻,力挽狂澜,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保护了我们国家的科研成果,决定,授予李建同志共和国国家功勋奖章,担任特卫团团长之职。”
  
  李建的眼睛湿润了,内心受到强烈的震动。
  
  A首长微笑着站起身来,打开锦盒,把那枚紫金奖章亲自戴在李建的胸前。
  
  这是第二枚共和国国家功勋奖章了。
  
  “敬礼!”
  
  李建郑重而庄严地向首长和老将军们敬礼。
  
  “请党和人民放心,李建绝不会辜负各位首长、党和人民的信任,为了祖国的利益,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哗!”将军们一起拍着手掌。
  
  赵惊天老将军亲自捧出来一套少将军服,看着李建道:“换上吧,和首长合影留念。”
  
      李建到隔壁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眼前一亮。
  
  好一位年轻威武的青年少将军。
  
  工作人员早已安排好一切,身穿少将将军服的李建,和王局长一左一右地站在A首长两边,老将军们分布在首长的周围。
  
  这一个历史的画面,被摄影师定格下来。
  
  这一次国家功勋奖章,有四枚,李建、萧春秋、小白、诸葛春阳,每人一枚。
  
  在所有国家功勋奖章获得者中间,诸葛春阳是最年轻的一位,不到二十岁。
  
  王局长和李建回到特卫局的时候,所有的警卫战士都看到了李建身上的少将军服,眼里透出崇高的敬意。
  
  同时下达的任命,还有,任命李战天、李特立为副团长,赵斌为特卫团的参谋长。
  
  东方云梅和云琪,在世界警卫大赛中,各自夺得女子射击、搏击冠军,表现突出,受上校军衔,夏雪为中校。
  
  特卫团再次到各大军区,招收精英,完成特卫团的编制。
  
  特卫团的团部,就设在特卫局办公大楼后面的那座楼上,再往后,就是军营。
  
  忙得不可开交的李建,接到云梅的电话。
  
  “云梅,在哪儿?”
  
  “嘻嘻,少将军同志,忙得晕头转向了吧,晚上来爷爷家,爸爸妈妈在家里等你,准备好好地批评你一下。”
  
  李建一愣,苦笑着道:“梅儿,我又没犯什么错误,批评我干吗?”
  
  “哼,还说没犯错误?在机场上,我给你介绍爸爸妈妈的时候,是怎么称呼的?你又是怎么称呼的?哼,我很生气。”
  
  李建顿时想起,云梅在介绍她爸爸妈妈时说的是爸爸妈妈,但现场那么多的老将军们、战士们,自己不能马上就喊爸爸妈妈吧。
  
  李建连忙道:“好了,梅儿,别生气了,一会见到伯父伯母,不,见到咱爸爸妈妈,我一定比你叫得还亲,但你不能起鸡皮疙瘩,更不能笑话我。”
  
  “嘻嘻,好的,你要多练习几遍,叫得亲切点,快来哦,我们正在准备饭菜,爸爸妈妈亲自下厨了,就等你这个毛脚女婿上门了。”
  
  李建嘿嘿笑道:“好的,梅儿,晚上见。”
  
  “建哥哥,亲一下。”
  
  李建看了看自己身旁还有好几个战士在忙碌,小声道:“我旁边有战士在忙,就不亲了吧?”
  
  “不行,少将军同志,快亲一下。否则,我告诉爷爷,就说你欺负我。”
  
  李建连忙道:“好好!别告诉爷爷,我亲就是。”说着话,用手捂住手机,转过身来,轻轻地亲了一下。
  
  “嘻嘻,建哥哥,这还差不多,快来呀。”
  
  李建挂上电话,一直忙到晚上。李建安排好值班,找到李特立道:“特立,我有事出去一下,有什么事,你和战天商量着办。”
  
  李特立点点头道:“好的,团长。”
  
  李建一听,这个称呼有点别扭,回过头来,看了李特立一眼。
  
  李特立看着李建道:“这就是一个称呼,反正不能喊你李队吧?他们都已经开始叫我李副团长了,我听着更不舒服。”
  
  李建苦笑着道:“不舒服就不舒服吧。”
  
  李建看到自己的越野停在楼前,另外还有一辆刚刚配给的防弹高级轿车,六名警卫早已待命。
  
  看着那辆新车和几名警卫,李建道:“所有的警卫都回去吧,我要到东方老将军家里坐坐,你们就不要去了吧。”
  
  六名警卫中,年龄最大的叫王军,是个警卫班长。特卫局王局长把这个警卫班,划给特卫团,专门保卫李建。
  
  王军知道,李团长第一次不习惯,王军一直在特卫局工作,原来主要负责周局长的警卫,现在周局长调到参谋部,王军这个警卫班,就负责王局的警卫工作。但王局长爱将心切,就把王军这个警卫班,调到特卫团,专门负责李建的安全。
  
  王军武功高强,枪法更是百发百中,在工作中极其地灵活,脑子转得极快,现在李建让他们回去,但职责所在,哪里敢回去,他看着李建道:“李团长,我们今天刚调过来,以后就是您的警卫,全面负责您的安全工作,这是我们的职责,就和您保卫首长一样。所以,您今天出去,我们必须跟着您,您第一次不习惯,我们远远地跟着,不跟着您进入老将军家,这样可以了吧?”
  
  李建看着王军道:“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还是开我的越野,这辆新车,你们开着,怎么样?”
  
  王军虽然有点为难,但还是点点头道:“可以,李团长。”
  
  “好,就这样,出发。”
  
  李建微微笑着,看了王军一眼,心道,好,我就喜欢这样心思灵活的警卫。
  
  当李建开着越野车来到将军大院的时候,警卫们检查完证件,李建开车直接来到老将军院前。
  
  东方云梅站在门口,远远地就看到李建开着越野过来,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李建走下车来,云梅早已扑在李建的怀里,笑嘻嘻地调皮道:“毛脚女婿上门了,带的什么礼物?”
  
  李建一把把云梅拉回车里,直接关上车门。
  
  云梅内心砰砰直跳,脸色微红,眼光迷离地看着李建,小声道:“小坏蛋,想干什么坏事?”
  
  李建笑呵呵地道:“先闭上眼。”
  
  云梅娇羞至极,微微地闭上眼睛。
  
  李建在贴身处掏出那六颗天然极品的宝石,取出一颗红宝石放在云梅的手中。
  
  云梅闭着眼睛等待李建的亲吻,猛然感觉到,眼前红光一闪,一颗温润至极的圆形东西被李建放到掌心,连忙睁开眼一看。一颗纯净的如同秋水一般的鲜红宝石,如同鸽卵大小,躺在自己的掌心。
  
  云梅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太漂亮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纯净的红宝石。
  
  李建看着云梅,轻声道:“喜欢吗?”
  
  “李建,在哪儿捡的?”
  
  李建差一点晕了过去,捡的?这种东西能捡到吗?他微微笑道:“抢的。”
  
  “抢外国人的?”
  
  李建简洁快速地把他们狂斗蝎蛛王的经过,讲了一遍,只听得东方云梅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这可是九死一生的决斗。
  
  李建微笑着,把另外五颗宝石放在云梅手里道:“替咱妈妈挑一颗,咱们到珠宝店做个镶嵌,就当作礼物吧。”
  
  东方云梅没有再看那些宝石,只是盯着李建道:“没想到,那项任务这么危险,李建,我和我妈,不要什么宝石,我只要你安全回来,安安全全地回来,比什么宝石都强。”
  
  云梅说着话,眼泪流下来。
  
  李建连忙给云梅擦去眼泪,微笑着道:“梅儿,我一定会注意的,根据咱妈的气质,我看这颗最适合。”
  
  李建拿出那颗华贵雍容的紫色宝石,举到云梅的面前道:“就这颗了,送给咱妈妈怎样?”
  
  云梅点点头道:“你这是贿赂。”
  
  李建一把搂住云梅的娇躯道:“我就是要贿赂,好把我的梅儿娶回家。”说着话,嘴唇一下子亲在云梅的嘴上。
  
  两人闹了好一会,才手拉着手,来到客厅。
  
  东方润泽和王瑾雯看着两人手拉着手,大大方方地走进来,连忙站起身来,微笑着看着云梅和李建。
  
  东方老将军笑呵呵地看着李建道:“快来吃饭。”
  
  云梅轻轻一拉李建,李建恭恭敬敬地道:“爸爸、妈妈,爷爷,你们好。”
  
  东方润泽和王瑾雯微笑着点头道:“好孩子,快坐吧,梅儿都到门口看了好几次了。”
  
  云梅娇羞地依偎在妈妈的怀里道:“妈妈,谁去看他了。”
  
  李建拿出那块紫色宝石道:“妈妈,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在沙漠里捡到几颗宝石,我挑了一颗,送给您。”
  
  那颗宝石一拿出来,整个大厅,都被一片紫色宝光所照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大厅。
  
  东方卫国和东方润泽、王瑾雯,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看到这颗这么纯净的顶级宝石,也都是一愣。
  
  东方卫国看着李建,沉声道:“怎么得来的?”
  
  老爷子的脸色不太好看。
  
  李建就把斩杀蝎蛛王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这下,只听得东方老将军和云梅的爸爸妈妈,惊叹不已。
  
  云梅替妈妈接过来宝石,笑着道:“吃过饭后,我们到北京珠宝城,做个项链,把这颗宝石,镶嵌好,就行了。
  
  老将军的脸色之所以难看,就怕李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现在一听事情的经过,也就没说什么。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过饭,李建开着车,和云梅到北京珠宝城去做项链。
  
  北京珠宝城是整个北京最大的珠宝中心,来自香港、新加坡、缅甸的顶级珠宝商,都在这里开设分店。
  
  特别是晚上的时候,整个珠宝城,更加金碧辉煌、珠光宝气。
  
  李建和云梅慢慢地闲逛着,终于看到一家专做珠宝加工镶嵌的豪华店面——福隆珠宝。
  
  这是一家规模极大的店铺,集加工销售为一体,面积很大,宽敞明亮。
  
  这样的店铺,信誉一般都很好。两人来到柜台。
  
  一位身穿制服,面目清秀漂亮的女店员,仪态大方地走过来道:“小姐、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我叫周婷。”
  
  李建微微点头道:“我们需要做六条白金项链,吊坠镶嵌宝石,有什么样式,拿给我们看看好吗?”
  
  周婷一听对方要做六条白金项链,顿时高兴极了,连忙道:“先生、小姐,请到我们的贵宾厅,珠宝师马上就到。”
  
  李建,云梅跟着周婷来到旁边,装修豪华的贵宾大厅,服务员端上清香的龙井。周婷拿过来很多样品图样,毕恭毕敬地递给李建和云梅道:“先生、小姐,你们先看看,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样式。”
  
  李建和云梅接过来,仔细地翻看着,两人商量着挑选了六款白金项链。
  
  这时候,周婷带着一位中年珠宝师走过来,轻声问道:“请问一下,你们带来宝石了吗?”
  
  云梅把那颗紫色的宝石拿出来,放在一个托盘里,轻声道:“你看看。”
  
  宝石这种贵重的东西,一般不能手递手,以防止滑手摔坏。
  
  紫色宝石刚一拿出来,那种璀璨晶莹的宝光一闪,整个大厅瞬间变得一片紫气升腾。
  
  这个中年珠宝师,两眼顿时瞪得老大,一种强烈的震惊在眼里透出。
  
  天哪,这么大的天然紫宝石,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又如同一泓秋水,自己做了半辈子的珠宝师,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纯净的宝石。
  
  珠宝师强忍激动,颤抖着手,掏出放大镜,仔细地观察着这颗紫色宝石。
  
  是的,纯天然的,这颗宝石,价值绝对在五千万以上。
  
  珠宝师终于忍受不住这强烈的诱惑,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这颗紫宝石,感受着它的温润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