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三章

  “顾总让我到这里悔过来了!”看到曾毅,华山不得不强颜欢笑,“曾先生,曾理事,上次的事,实在是对不住。”
  
  因为上次那件事,华山这个好端端的名仕集团行政副总裁,被下放到清江饭店来做大堂经理。用顾明珠的话讲,你喜欢以貌取人,那就去做大堂经理,我要让你看见每一个人都给我笑,什么时候不再以貌取人了,你再回来。
  
  曾毅对华山没什么好感,看都没看他一眼,跟着崔士英就迈步走了进去。
  
  华山呵呵笑着,抢在前面带路:“崔先生,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亲自检查了好几遍,绝对万无一失。”
  
  崔士英微微颔首,笑道:“辛苦你了,你忙吧,我陪曾大夫上去就行了。顾总他们来了之后,让他们直接过来就行。”
  
  “是,是!”华山笑得灿烂,他很想跟上去向崔士英诉诉苦,看能不能给自己换个别的工作,但崔士英没给他机会,他只得悻悻作罢。
  
  往前再走两步,饭店的总经理,以及各部门的经理全都跑了出来,他们知道崔士英今晚要过来,所以一直都在候着呢,现在得到消息,全都在第一时间出现了。
  
  “崔先生好!”“崔先生好!”
  
  大厅里的声音响成一片。
  
  崔士英点头致意,把曾毅介绍给众人:“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曾先生。”
  
  大家又齐齐喊着“曾先生好”,同时心里不住揣摩曾毅的来历,听说今晚是顾家的家宴,届时顾家的成员都会出席,大家心里很惊讶,这些年,别说是顾家的人集体出面,就能让顾明珠三人出面的酒宴,也是不多啊!
  
  众人一直把崔士英送进电梯,除留下餐饮部的经理跟随陪同外,其余的人都又回去忙自己的工作。
  
  吃饭的地方叫做锦绣厅,位于清江饭店的顶层,整个包间占据将近两百平方大小,用金碧辉煌的屏风隔成了几个区域,会客区、休憩区、品茶区,以及一张超大的,足以容纳二十人用餐的旋转餐桌。
  
  房间靠外的两面墙,都被做成了落地窗户,餐饮部经理跑过去拉开窗户,立刻就能欣赏到荣城的夜景,站到窗边,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曾毅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名仕集团的财力,心中的惊讶已经不如第一次那么强烈,他笑着道:“崔先生太客气了,在这种地方吃饭,我怕我筷子都举不起来啊!”
  
  “先坐下,喝杯茶吧!”崔士英招呼曾毅坐下,他听曾毅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观察对方的举止神态,又是自然大方,并不像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两人坐下后,穿着旗袍的漂亮服务员就走了进来,专心致志地泡着茶。
  
  崔士英以前对医术没什么兴趣,但今天见识了曾毅望气识字的手段后,心里非常好奇,坐在那里,向曾毅问了不少关于中医的事情。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顾宪坤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阿玛尼,大概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
  
  “姑父!”阿玛尼叫了一声,就大咧咧坐在了沙发上,斜躺在那里,没有一丝正形。
  
  曾毅一听这个称呼,就知道这位阿玛尼是谁了,顾明珠还有个弟弟,叫做顾明夫,现在是南江省的一位副省长,这个阿玛尼,应该就是顾明夫的儿子了。
  
  “顾迪,先别着急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曾毅,省委方书记的保健医生。”顾宪坤把顾迪从沙发上拽起,“曾理事,这位是我表弟,顾迪,他平时就这个样子,你不要介意。”
  
  曾毅笑了笑,看得出,顾迪就是个标准的高干子弟,纨绔衙内:“你好,今天认识了,以后大家就都是朋友!”
  
  顾迪原本没把曾毅放在眼里,听说是方南国的保健医生,这才站起来,一脸疑惑,不冷不热地打了个招呼:“像曾大夫这么年轻的保健医生,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碰巧治好了领导的几个小毛病,保健局的领导信任,就把我安排进了专家组,其实运气的成分居大。”曾毅笑着客气。
  
  顾迪的眼角就抬了一下,不敢有所轻视了,作为高干子弟,他岂能不清楚,领导身边怎么又会缺医生呢,就算再小的毛病,也绝不会轮到让一个小年轻医生来治的。曾毅这几句话听起来像是在自谦,但里面包含的东西却多了,他一定是救过某位大领导的命,唔,说不定就是方南国。
  
  “曾大夫可没说实话啊!谦虚,太谦虚了!”顾迪笑了起来,拍了拍曾毅肩膀,“回头留个联系方式。你说得对,认识了,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下次我们一块去喝酒。”
  
   顾迪这个衙内,当的很憋屈,有时候走出去,甚至还不如顾宪坤风光呢。他的爷爷顾铮,以前也是南江省的一把手,可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南江省是方南国的天 下,他这个衙内刚刚长成,就已经过了气,没赶上好时候。而且这种过了气的衙内,尤其遭人忌讳,一举一动,在有心人的眼中,都有可能被理解为具有某种意图, 一句话说错,就可能成为别人敲打的对象。
  
  顾迪被敲打过几次后,就老实了。
  
  “曾理事,听说省里要建一个新的保健基地?”顾宪坤坐下之后,就开口问道。
  
  曾毅点了点头:“是有这么回事。”
  
  顾宪坤就笑了起来:“我们名仕集团旗下,也有很专业的建设公司,从设计到建设,都有着很高的资质,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希望参与到这个基地项目中来。”
  
  曾毅心说这些商人的消息就是灵通,道:“具体的事我不清楚,到时候应该会举行招标吧,顾总的条件符合,就可以去参与竞标。”
  
  顾宪坤笑了起来:“说句不怕曾理事笑话的话,其实招标就是个过场,谁能中,谁不能中,功夫全都使在暗处。我知道曾理事是保健基地筹备组的成员,同等条件下,还请多多关照我们名仕,我们不求一定中标,只求一个公平公正。”
  
  曾毅笑着:“筹备组的成员很多,我只是个顾问,怕是很难作主的。不过顾总请放心,招标一定会按照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
  
  顾迪从嘴里吐出了个茶叶渣渣,问顾宪坤:“一个保健基地,我看也没有多大利润吧!”
  
  顾宪坤笑而不语,顾迪显然是不清楚这个保健基地的意义所在,规模大小倒是其次,顾宪坤看重这个项目,是因为它的政治意义不凡,这个项目,是个非常好的跳板;而且这个保健基地的建设资金非常充足,不会发生拖账欠账的事情。
  
  现在各地都在大搞建设,不少地方政府搞了很多的形象工程,看起来光鲜漂亮,但都是在举债建设,一旦资金链发生断裂,倒霉的就是承建商了。
  
  “今天是感谢曾大夫的酒宴,你那些生意上的事,还是放到以后再谈吧!”崔士英发了火,他最讨厌听的,就是生意经。
  
  顾宪坤便转移了话题,问道:“你今天在悠然居有没有看到好东西?”他今天也只是探一探曾毅的口风,毕竟保健基地的规划还没有确定,能否成行,还都是空中楼阁,还不到下血本的时候呢。
  
  说起悠然居,崔士英来了兴趣,把曾毅今天望气识字的事讲了一遍,听得顾宪坤诧异不已。
  
  顾迪更是目瞪口呆:“姑父,你没开玩笑吧,这都能行?”
  
  崔士英一黑脸:“你这是什么话,要知道世间的学问多了去,能人异士数不胜数,你没听过,并不代表事物不合理,有空的话,你还是多读几本书,别整天出去招蜂引蝶。”
  
  顾迪对崔士英的话不以为然,他向曾毅竖起根大拇指:“曾大夫,你太牛了!”
  
  顾宪坤一脸神往:“早知道有这事,下午就该去亲眼见识一下。曾理事每次都能给我一些惊奇,上次素食坊是一桩,治病是一桩,今天又是一桩,真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神秘的东西。”
  
  “术业有专攻,这些都是医家小技,不足挂齿!”曾毅笑着客气。
  
  “这还是小技?”顾迪不爽,“要是我有这个能力,就去淘上几件古董字画,也不至于每天都为银子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