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要是换作以前,曾毅肯定会客气一番,说自己不懂行,没有意见,甚至是完全同意其他成员的意见,但这两天过三亮的事,让曾毅明白了,权力这种东西,你该抓的时候就得抓,你不抓,那权力就落到了过三亮这种人的手里去了,反过来受害的还是你。
  
  身为筹备组的成员,你就是再作高姿态,别人也会视你为分权夺权的对手,这点并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而且,既然是筹备组的成员,就应该拿出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来,不能事事敷衍。
  
   曾毅清了一下嗓子,作为筹备组的成员,他头一次很郑重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道:“这十个地方都很好,全都是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好地方,从养生学的角度 讲,在这些地方居住,对人的身心健康,有着很好的促进作用。这十个地方,除了地理位置不同外,方方面面的条件都差不多,不管选择哪一个地方,我觉得都是可 以的。但是……”
  
  会议室里的人,本来都很漫不经心,一听到“但是”,才齐刷刷地看向了曾毅,大家心里很惊讶,一个无官无权的专家成员,竟然也说了“但是”。
  
   曾毅停顿了一下,其他人若有若无的视线,让他有些不舒服,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我觉得,风景优美、气候宜人这些条件,不应该是保健基地选址的 唯一标准,如果仅以这个作为标准,我想南江省符合条件的地方,远远不止这十处,或许有二十处、三十处,甚至是上百处。”
  
  这话倒是没错,南江省是个旅游大省,其中绝大部分景区都是自然风光景区,要找风景优美的地方,何止百处,万处都找得出来。
  
  冯玉琴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有点意外,她想着曾毅应该会提上一个两个地方,或者是一个都不提,但没想到曾毅会推翻所有的备选方案,这和她之前所认识的曾毅,有点差别,她道:“那按照你的想法,保健基地的选址应该以什么为标准。”
  
   “以我们建立保健基地的目的为最高标准。”曾毅既然讲开了,也就毫无保留,“目的不同,我们保健基地的建设方案就不同,它所需要的条件,也就跟着不同。 举个例子,如果只是以配合治疗、术后恢复为主,那么这个基地的规模就不需要有多大,而且不能远离大型医院,交通还要便利,它的选址范围,必将局限于荣城的 周边;如果是以照顾离退休老干部的生活为主,那么这个基地就要以适宜生活为主,建设方案尽量以休闲安逸的生活小区为基调,周边的生活配套设施要跟得上,要 有人气,建设基地的同时,还必须要建设一所甲等以上的医院。”
  
  冯玉琴的眼神亮了一下,她之所以要建这个保健基地,是有原因的,除了上次会议所讲的那些表面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也是让历届南江省委都比较尴尬的一个问题。
  
  南江省山水俱佳,气候宜人,在全国来讲,都是一个非常适宜居住的好地方。正因此,历届南江省委都极力邀请很多退下来的国家领导人前来南江定居,安度晚年,可让人遗憾的是,这些领导人都是在短暂居住一段时间后,就离开了南江。
  
  和下面地方官员争取保健基地的原因一样,冯玉琴做这个基地,本身也是有政治因素在内的,南江省委,同样也非常需要那些来自于中央的领导的支持。
  
  做官做到了一个层次后,想要再往上爬升,政绩、个人能力所占的考量比例,就会大大降低,谁能争取到更多大佬的支持,谁就有更大的机会从各方诸侯中杀出重围,从而进入中枢,位于权力金字塔的顶端。
  
  历届南江省委,对于不能留住老领导的问题,都进行过反思,有的认为是软件制约,有的认为是硬件不足,但在软硬件上都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后,这个情况依然没有改观。
  
  这次由冯玉琴主导建设一个全新的保健基地,南江省委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但并没有在软硬件方面,提出具体的标准和要求,就是希望冯玉琴能够借着这次机会,去积极探索,大胆改革,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并一举攻克这个难题。
  
  只要能够解决问题,改变现状,要钱还是要人,南江省委都是全力支持。
  
  冯玉琴把曾毅安排到筹备小组,器重和报恩,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原因,冯玉琴更多的想法,是想通过曾毅这个专家的角度,去发现和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这也是之前历届南江省委都忽视了的一个环节。
  
  今天曾毅的发言,虽然只有短短几句,却让冯玉琴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之前曾毅在她的眼中,就是一个医术还不错的专家,但他能从建设基地的目的来考虑问题,就让冯玉琴觉得他很不一般了,至少在座的这些成员中,就没有人能看到这个高度。
  
  “曾毅说得很有道理,我认为我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还存在着很大的局限性。建设保健基地,是一个整体性的事情,不能单单只从一个方面考虑,或者是单独地去解决一个问题,然后再去解决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要有一个全盘性的考虑。”
  
  冯玉琴的这几句话,简明扼要说出了曾毅的看法,又把问题上升到一个提纲挈领的新高度。
  
  郭鹏辉立刻发言:“我同意冯厅长的意见,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全局性的认识,不能够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其他人纷纷附和,一致表示赞同。
  
  冯玉琴沉着脸,她对这些人很不满意,曾毅不提,你们就只考虑选址的问题,现在一提,就各个都全面了,看来要解决留住老领导的问题,指望这些人是不行的。
  
  “既然大家都认同,那就重新做方案吧,先针对各种不同的考虑,做出全盘的方案,然后优中选优!”冯玉琴站起身,“散会!曾毅你跟我来一趟。”
  
  郭鹏辉羡慕地看着曾毅进了冯玉琴的办公室,心说这还不是一般地受宠啊,曾毅怎么说,冯厅长就怎么来,看来以后自己还要勤跑动,提前把曾毅这个冷灶烧热乎了。
  
  他能想到的,其他人就算以前没想到,现在开完这个会,也都想到了,大家都存了和郭鹏辉一样的想法,准备去烧烧冷灶。曾毅的那个冷灶,已经算不上是个冷灶了。
  
  “随便坐,到我这里不用拘束!”冯玉琴客气招呼了两句,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后。
  
  没外人的时候,曾毅还是称呼冯玉琴为阿姨:“是不是我刚才的发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讲得很好!”冯玉琴露出笑意,“我想了解一下,你对于保健基地的看法,都是从哪里来的?”
  
  曾毅笑了笑:“以前上学的时候,我四处游历,给人治病的时候,见过一些不同的保健基地。”
  
  冯玉琴心中欣慰,看来自己让曾毅进入筹备组,还真是没有挑错人,自己现在就需要这么一个人,能够综合比较,发现问题:“以后希望你把自己的精力,多多地放在筹备组这边来。”冯玉琴意味深长地望了曾毅一眼。
  
  曾毅稍稍迟疑了一下,就明白了冯玉琴的意思,冯玉琴是对自己这段时间把精力都放在诊所上有些不满了,一个是诊所,一个是保健基地,主次轻重,还是要分清楚的。
  
  曾毅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冯玉琴把自己定为筹备组的成员,而自己的表现,实在有负冯玉琴的器重,他诚恳道:“冯阿姨,我以前闲散惯了,身上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要您多多指点批评。今后我会把精力都集中在筹备组的事情上。”
  
  冯玉琴微笑颔首,她最欣赏曾毅这一点,悟性奇高,而且格局气度也高人一等,可惜先学了医,否则走从政的路子,也很不错的。
  
  “我还有个会要主持,你就自己先忙去吧!”冯玉琴笑着摆了摆手,她并不指望一下就能把曾毅扭转过来,专家和干部,差别还是很大的。
  
  出了冯玉琴的办公室,郭鹏辉已经在等着了:“曾顾问,我们还准备了一个小会,主题是领会一下冯厅长的指示精神,确定筹备组接下来的工作思路。”
  
  会议室里还是刚才的那些人,只是少了冯玉琴一个。
  
   在政府机关里,跑腿出力、出谋划策的事,都是由下面的人去做,领导只需保留最后的拍板决策权即可。这次保健基地的筹备,陈高峰只是名义上的组长,不过问 任何事情,冯玉琴是实际的主导者,但她不可能事事躬亲,她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大家拟好的诸多方案中,选择一个出来就行。
  
  之前做好的方案被全盘推翻,筹备组所有成员的心里都有些惶恐,压力很大。这些老机关心里一个比一个清楚,曾毅的意见不过是表面的理由,真正的原因,是冯玉琴对这些方案也不满意,否则就是有十个曾毅,也绝对拽不回来一个冯玉琴。
  
  会议一直开到中午吃饭才结束,大家无法知道冯玉琴心里真正的想法,只能先按照她的指示,去做几个全盘的筹划。
  
  郭鹏辉留曾毅在厅里吃过午饭,把他送到楼下:“曾顾问,目前筹备工作的情况很不乐观,上级又催得很紧,希望你以后能够多抽出点时间,多和其他的成员沟通,让我们的筹备工作,尽快取得突破。”
  
  “今后我争取每天都能过来一趟。”曾毅说道。
  
  郭鹏辉心里吃了一惊,以前曾毅可是能推就推啊,不过他脸上却是一副惊喜的表情,“那就太好了,办公室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呢。”
  
  曾毅笑了笑,拱手告辞:“郭局长您忙吧,就不用送了!”
  
  “我让司机送你!”郭鹏辉一招手,他的司机就把车子开了过来。
  
  回到诊所门口,一下车,曾毅讶异地发现,过三亮竟然没走,正笔直地站在诊所门口。
  
  此时太阳很毒,刺眼的光线毫无遮拦地照射下来,过三亮就站在门口的太阳地里,被晒得脸颊发红,嘴唇干涩,头发打湿了贴在脑门上,汗珠子顺着发丝往下滚,身上的衣服也是干一块,湿一块的。
  
  曾毅有些意外,没想到过三亮还是个能屈能伸的主,昨天能当着陈龙的面跪倒求饶,今天又能顶着太阳苦熬,为了保住自己手里的那一点点的权力,他竟然上不封顶、下无底线地穷尽一切能事,曾毅此刻都不得不佩服权力有着如此大的魔力。
  
  看到曾毅回来,过三亮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挤出个笑容:“曾领导,您回来了。”
  
  曾毅没理他,提着箱子走了进去。
  
  过三亮后面跟上:“曾领导,我知道错了。”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曾毅放下箱子,拿出杯子找水去了。
  
  过三亮面色惶恐:“曾领导,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执法犯法,以权压人,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知道,在你们这些大人物的眼里,我这样的小科长,连只蚂蚁都算不上,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回,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吧。”
  
  曾毅坐在那里喝着水,不置可否。
  
   “早上来你这里捣乱的那个家伙,已经被我停职了,那个良草公司的老总,我保证以后她再也不会出现在区里任何一家诊所的门口。”过三亮为了保住自己,确实 已经是下了血本,为了摆平他的那个姘头,他花费了不小的代价,“小过我真的错了,今后曾领导您就看我的行动吧,我要是再敢胡作非为,你就让我粉身碎骨。”
  
  “哦,你把证件放下,先回去吧!”曾毅摆了摆手,打发过三亮走人。
  
   过三亮如蒙大赦,赶紧把那些证件拿出来,恭恭敬敬地放在曾毅面前,然后鞠了个躬,转身走了。曾毅这话不明不白,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就是要看过三亮 今后表现的意思了。过三亮心里也明白,要是自己以后敢再为非作歹,犯在了曾毅手里,那捏在陈龙手里的把柄,就会立刻成为一根要命的追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