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四章

  “拿开你的手!”曾毅眉头一皱,伸手抓住梁催的手腕,一拉,再一推,那家伙就仰天摔倒在地。
  
  梁草一看自己弟弟吃了亏,急眼了:“小王八蛋,你还敢殴打国家干部、执法人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着,她张牙舞爪奔曾毅来了,使出了泼妇抓脸的绝招。
  
  眼看就要抓到曾毅,梁草的头发被人从后面一把扯住,整个人顿时成了个倒仰的姿势,还没反应过来呢,“啪”,一个大嘴巴就糊在了她脸上。
  
  “你这个泼妇!贱货!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对曾领导无礼!”
  
  过三亮一脸煞气地出现,他一把推开梁草。梁草踉踉跄跄退了好几步,差点没摔倒,脚下的高跟不偏不斜,正好踩了地上梁催的手上,疼得那小子一蹦三尺高,嗷嗷直叫。
  
  过三亮昨晚到医院洗了个胃,吐得头晕眼花,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等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他暗道一声不好,自己忘了把证件给送回去了。
  
  匆匆忙忙赶回局里,他拿了昨天扣的证件,就奔曾毅的诊所来了。谁知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一幕,过三亮浑身上下的寒毛,立时都惊得竖了起来,上前二话不说,就给了梁草一个耳光。
  
  梁草反应过来,破口大骂:“过三亮,你是不是疯了,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过三亮一瞪眼,指着梁草的鼻子:“你动一下试试!”
  
  梁草看过三亮怒火冲天的样子,立时噤若寒蝉,她平时作威作福,靠的就是过三亮手里的那一点点权力,刚才是急眼了,嘴里的话才脱口而出,事实上她哪敢对过三亮动手,得罪过三亮,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甚至连他弟弟都要跟着倒霉。
  
  过三亮镇住自己的姘头,一转头,脸上的怒气瞬间消失,继而换上了卑躬屈膝的样子,上前几步,关切道:“曾领导,您没事吧?小过有罪啊,来晚了让您受惊了。”
  
  梁草姐弟俩的下巴集体摔个粉碎,他们惊诧地看着曾毅,这个诊所的大夫,顶多就二十出头吧,过三亮竟然自称小过,我的妈呀,这是个什么情况!过三亮也就是他们局长跟前,才自称小过吧,不过那局长的岁数可明显比过三亮大。
  
  过三亮看曾毅没有搭理自己,顿时有些胆颤心惊,能不惊吗,他写的悔过书,可还捏在陈龙的手里呢,对方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让自己粉身碎骨。
  
   梁催站在一旁,嘴里还在哼哼,过三亮上前就是一巴掌:“别嚎了!还不赶紧向曾领导道歉!谁允许你来这里的,你的眼里,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纪律,回头我 一定撤你的职!”说完,他指着自己的姘头:“还有你,欺行霸市、胡作非为,彻头彻尾的无德商人,我一定会向有关部门举报!”
  
  梁草姐弟俩被训懵了,他们不知道过三亮今天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但好在他们不傻,看得出曾毅的来头很大,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所以赶紧上前,给曾毅道歉。
  
  梁催心里挺委屈,我堂堂一个国家干部,被打了,竟然还要向对方道歉,这天底下还有讲理的地方吗?这小子的逻辑,就是国家干部怎么欺负屁民,那都是应该的,反过来的话,那就是大逆不道的事。
  
  曾毅看着眼前这场闹剧,心里竟然很平静,一点想法都没有,昨天过三亮给他的感触太强烈了,相比之下,今天这个根本算不上什么。
  
  “都怪我驭下不严,才出了这种混账东西,我向曾领导道歉,回头我一定吸取教训,加强学习,严加管束。”过三亮小心翼翼地捧出证件,“这是曾领导的证件,我给您送回来了!”
  
  “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曾毅收拾好东西,就随手合上了行医箱,准备出门。
  
  “曾领导,您放心,回头我一定狠狠收拾他们!”
  
  过三亮作着保证,心里恨不得将梁草姐弟俩千刀万剐,为了能让曾领导把证件收回去,老子昨晚又是下跪,又是三斤白酒,容易吗,小命差点就交代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可就一打盹的工夫,你们俩又把曾领导得罪了,这是要老子的命啊!
  
  曾毅看都没看他一眼,提着箱子就往外走,过三亮满头冒汗地跟在后面,不住说着好话,又使出了死缠烂打的招数。
  
  刚到路边,卫生厅的车子就来了。车子停稳之后,就见郭鹏辉的司机很麻利从驾驶位上跳下来,然后从车后面小跑着绕了过来,拉开车后座的门,就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笑道:“曾专家,郭局长让我来接您了。”
  
  “辛苦了!”
  
  “不辛苦,这都是应该做的。您是不知道,刚才为了能来接您,其他的司机都跟我急眼了呢!”这司机很会说话,他不说自己,却一句话就把曾毅捧高了很多。
  
  曾毅笑呵呵地抬腿,心说这位司机师傅可真厉害,这拍出来的马屁与众不同啊。
  
  “曾领导,我……”过三亮此时又小声说道。
  
  曾毅冷眼一瞥:“我要去给领导看病,你也跟着去?”
  
  过三亮一听领导两字,脚步就往回缩了缩,像个受惊的小媳妇,嗫嚅道:“领导的事情重要,我就不去了,那我在这等您回来。”
  
  曾毅到了卫生厅,原本是定好下去视察的,可冯玉琴听说保健基地的选址已经有了方案出来,就临时决定开会,视察的安排自然后延。
  
  下面的人就赶紧去安排会场,顺便通知各区卫生分局,今天的视察取消了。在这方面,领导拥有绝对的自主权,下面所有人的行动,只能是根据领导的决定随时进行变动,不然难道你还要出来质疑领导的诚信问题吗,怎么你说了要来,为什么又不来?
  
  曾毅听到这个安排,心里叹了口气,这次竟然还多亏了陈龙,不然自己要拿回诊所的证件,怕是要多费几番波折了。
  
  会议室里,郭鹏辉把备选的方案一一向冯玉琴介绍,并着重讲了这些地方分别入选的理由。
  
  冯玉琴坐在那里听取汇报,脸上毫无表情,甚至连个颔首或者皱眉的动作都没有,这让郭鹏辉的心里很没有底,难道说这十个备选方案,冯厅长都不满意?
  
  “以上就是综合了所有筹备组成员意见后,形成的初步选址方案。”郭鹏辉介绍完毕,拿起自己面前的大茶杯,喝了几口,润着嗓子,然后等待冯玉琴的发言。
  
  冯玉琴看了看坐在最远处的曾毅,道:“曾毅,这些方案之前你都研究过了吗?”
  
  曾毅点了点头:“郭局长已经跟我沟通过了!”
  
  “那你就说说自己的意见,你比较倾向哪一个方案?”冯玉琴轻轻扣上了茶杯盖。
  
  郭鹏辉心里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冯厅长对曾毅可不是一般的信任啊,满屋子的人不问,偏偏问曾毅,还好自己提前跑了一趟,不然今天曾毅一开口“不知道,我也是刚知道有这么个方案”,那自己不就被动了么,老话说得一点没错,小心驶得万年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