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一个小时后,过三亮看着自己写满的两大页纸,心里一阵阵绞痛,这还是精心挑选过的,但要是被别人拿去闹事,也足够判自己十年刑的。
  
  “写好了吗?”警察问到。
  
  “写……好了……”过三亮的嘴抖了两下。
  
  警察就拿起过三亮交代的悔过书,粗粗扫了一遍,抬手就在过三亮的脑袋上狠抽一下:“看不出,你小子都坏到骨头渣渣里去了,全都交代清楚了?”
  
  “清楚了,清楚了!”过三亮盯着那份悔过书,他有些后悔,有一种要将它抢过来撕碎的冲动,“毫无保留,都交代了!”
  
  卫生局的权力,当然比不上公安局这样的暴力机关,但手里却掌管着医疗机构以及从业人员的执业资质审核鉴定,靠着这个,过三亮没少捞黑钱,顺便也潜规则一些女护士、卫校女学生,坏事真的没少干。
  
  “把自己名字签上,按个手印!”警察就把印泥扔在过三亮面前,他看了,这份悔过书还可以,陈大所长应该能够满意,自己今天这个功劳,是实打实地拿下了。
  
  过三亮脸上的肌肉使劲抽搐了几下,终于提起勇气,在两张悔过书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警察拿过来,折起来收好,然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你可以走了!”
  
  过三亮有些不敢相信,这就完了?
  
  “还愣着干什么!”警察再次暴喝:“等着老子去看守所给你定个铺位?”
  
  过三亮一哆嗦,哪还敢废话,赶紧往外溜,趁着对方没反悔,自己先出了派出所再说。
  
  一口气跑到派出所门口,看没人再追出来,过三亮才松了口气,他拦了辆车,又奔花溪湾浴场去了,他得拿回自己的衣服和手机,然后找人想办法,看能不能把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再从派出所里弄出来。
  
  下了车,过三亮连车钱都拿不出,他道:“你在门口等着,我的衣服和钱包都在里面,我拿了就出来给你钱。”
  
  “那不行,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出来!”司机不肯让过三亮走,“我就指望多趴活赚份子钱呢,在这里闲等你两小时,我今天晚上就算是白干了!”
  
  “我付你十倍的车钱!”过三亮怒目而视,老子一个堂堂的科长,还能差了你这十几块的车钱?
  
  “不行,万一你进去不出来了,别说十倍,这十几块钱我都收不到!”司机看过三亮穿着浴袍进这种地方,还真怕他是从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过三亮一咬牙,从手上褪下一只金戒指:“戒指押给你,这总行了吧!”说完,他匆匆跑进洗浴城。
  
  等换好衣服出来,司机和车都没影了,过三亮气得直骂娘,自己今天晚上的运气,还真是逊到家了。
  
  不过眼下他已经顾不上那只金戒指了,前途和小命更要紧一些,他拿起电话,就打给了陈龙,想先从这里探探口风,看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哪位大人物,结果连续打了好几次,陈龙的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过三亮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他心里有些慌乱,不知道是陈龙故意不接自己电话,还是忙得没有工夫接自己的电话。
  
  他擦了把脸上的汗,接着打电话,他找了好几个人,都是平时一起跟陈龙喝过酒的酒场朋友,结果他们把电话打到陈龙那边,倒是被接起来了,可陈龙在电话里“嗯嗯哈哈”的,什么话也没讲。
  
   虽然是大热天,可过三亮却感到骨子里一阵寒凉,站在那里打了好几个冷颤,不怕对方当面锣对面鼓地向自己发难,就怕眼下这种情况,自己的身上绑了个定时炸 弹,而遥控器却握在对方手里,你要日日夜夜担惊受怕,说不定什么时候这炸弹就爆炸了,可就怕到死,自己都不知道握着遥控器的是谁。
  
  他把电话簿翻了一遍,又打到另外一个派出所所长那里,婉转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意思,恳求对方帮忙联系一下陈龙。
  
  那所长跟过三亮喝过几次酒,有点交情,不好拒绝,就把电话打到了陈龙这里,笑道:“老陈啊,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要高升了。这不,刚才卫生局的科长过三亮,把电话都打到我这里了,非要跟你见个面,说是要请你喝酒。”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当然就以为是这件事。
  
  “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什么高升,那都是没影的事!”陈龙应付了一声,道:“我在李氏鱼府,你让他过来吧。”
  
  “老陈你这人就是这样,太低调了,这都铁板钉钉的事了,还能错得了。”那所长笑了两声,“行,我一定把你的指示传达到。”
  
  过三亮得到消息后,就急急忙忙赶往李氏鱼府,到了地方,他问清楚陈龙订的包间,就找了过去,站在包间门口把自己的气喘匀乎了一些,才抬手敲了了敲,然后推门进去,脸上堆成灿烂的笑容:“老陈,这一次,你无论如何都要拉兄弟一把啊!”
  
  过三亮心里还存了点侥幸,这称呼喊着老陈,带着一股子亲热劲。
  
  陈龙理都没理过三亮,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剔着鱼刺,心说我跟你有这么熟吗?
  
  过三亮就有点尴尬了,坐又不敢过去坐,站在那里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
  
  看陈龙像是要吐鱼刺了,过三亮赶紧抓起桌上的骨碟,稳稳地端到陈龙面前,标准的服务员动作,甚至比服务员还恭谨:“陈……陈哥,你就发发慈悲,给兄弟我指条路吧。”他嘴里的老陈,瞬间就变成了陈哥。
  
  陈龙“噗”的一声,吐出根鱼刺,道:“过科长,这话是从哪说起啊,你不是过来找我喝酒的吗?”
  
  过三亮哭丧着个脸,道:“陈哥,你就别开我玩笑了,兄弟我今天不知道得罪什么人了,被整惨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可一定要救我这一回啊。大恩大德,我过三亮没齿不忘,今后你让我怎么着,我就怎么着。”
  
  陈龙顿时翻脸,将筷子拍在桌上,喝道:“过三亮!你被谁整了?难道你去嫖妓,还是有人绑着你去的?”
  
  过三亮一哆嗦:“我……”
  
  陈龙拿出那份悔过书,抓在手中抖了抖,眼中带着杀气:“难道这上面的事情,也是有人逼着你去干的!”
  
  过三亮的汗就下来了,双手不停地擦着脑门上流下来的汗:“不,这是……这是……”他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你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陈龙“啪”的一声,将一沓照片拍在桌上,右手食指狠狠地敲着桌面,厉声道:“肮脏!丑恶!无耻!”
  
  过三亮的双腿已经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照片上的明明就是他自己,他却像是看到了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你觉得自己冤枉,还觉得自己被人整了?好嘛,那看在往日的交情上,明天我帮你立个案,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还你个清白!”
  
  “别……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