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过三亮看着满满两大页纸,心里一阵阵绞痛,字句虽然经过精心斟酌,但这些事情被人抓在手里,就像在自己的身上绑了个定时炸弹,而遥控器却握在对方手里。要是抖搂出去,少说也会判个十年八年的。“把自己名字签上,按个手印!”警察把印泥扔在过三亮面前。过三亮脸上的肌肉使劲抽搐了几下,无可奈何地按下手印。
  
  看看天色不早,曾毅起身把门一锁,准备去吃饭。
  
  陈龙的警车此时准时出现:“曾老弟,晚上我安排好了,今天咱们吃鱼,我还从家里带了两瓶好酒。”
  
  “老是这么蹭吃蹭喝,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曾毅笑着,“今晚我请!”
  
  “客气个啥,谁让你把诊所开在了我的一亩三分地内呢。我这个做哥哥的,要是不把你照顾好,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
  
  “那也不能总让你请吧,轮也该轮到我一次了!”
  
  “你看你,不就是一顿饭嘛!”陈龙看曾毅客气,就赶紧岔开了话题,“我听下面的人讲,今天卫生局有人到诊所来过了,没起什么幺蛾子吧!”
  
  “你该不会是在我门口装了摄像头吧!”曾毅抬起头,作势扫描了一番,笑道:“就一个小科长,带人过来扣了我的证,也不是什么大事,明天我就让他再给我还回来。”
  
  “反了天!”陈龙立时大怒,叉着腰蹦起来:“是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曾老弟的证都敢扣,我看他是活腻味了。这事你就交给我,我给你搞定!”
  
  曾毅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一点小事,我自己搞得定!”
  
  陈龙也不着急吃饭了,他狠狠地摔上车门,道:“谁敢为难你曾老弟,那就是跟我陈龙过不去!你就说是谁吧,看我不打断了他的狗腿!”
  
  “好几个呢,领头的长了个啤酒肚……”
  
  陈龙立刻就知道是谁了,是区卫生局医政科的科长过三亮,他对这小子再熟悉不过了,那可不是个好货,桶大的肚子,里面全装的是坏水。
  
  “原来是这个狗东西,我早就想收拾他了!”陈龙拿出手机,道:“我现在就办了他!”
  
  说完,他把电话打回所里:“马上给我带上人,带上设备,去把狗日的过三亮弄回来,要抓现形,该怎么办你知道的,今天这事你要是办砸了,老子就让你去看大门!”
  
  作为地头蛇,陈龙对于自己一亩三分地里的事,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知道那个过三亮有个习惯,每隔两天,这家伙就要到花溪湾浴场去洗个澡。花溪湾是个什么地方,要是过三亮敢说他自己只是去泡个澡那么简单,那陈龙都敢把自己的脑袋摘下去赌。今天扣了证,眼看罚款就要到手,这小子今天肯定又奔花溪湾去了,不用猜,陈龙都知道。
  
  安排完这件事,陈龙过去拉开车后座的门:“曾老弟,别因为这只苍蝇,坏了咱们吃饭的兴致,咱们去吃饭。我向你保证,今天饭局结束之前,我就让这孙子乖乖地把证给你送回来!”
  
  曾毅原本是没想麻烦陈龙的,但陈龙已经出手了,他也不好阻止,你要是硬拦着,还会让陈龙的心里有想法,也显得自己不近人情。
  
  “那就先说定了,今晚这顿我请!”曾毅笑呵呵钻进了车内。
  
  花溪湾,豪华包房内。舒适的按摩床上,过三亮正伏在一具雪白的肉体上,进行着剧烈的运动。
  
  “啊……嗯啊……用力……啊……”伴随着女人的娇声浪叫,过三亮一阵猛攻,然后打了两个冷颤,终于缴械投降,他趴在女人的身体上,呼呼喘着粗气。
  
  “人家都要被你干死了……”
  
  女人这话听起来像是嗔怪,却让过三亮心里十分得意,他抓了一把女人的胸部,色色地笑道:“哥哥我今天猛不猛,吃饱没,要不要再来一次。”
  
  “不要,人家真的要被你弄死了……”
  
  过三亮更为得意,哈哈大笑,在女人的屁股上猛拍了一把,“啪”的一声:“小骚……”
  
  货字还没说出口,包间的大门发出更大的一声“啪”,五大三粗的警察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拿起相机“嘁哩喀喳”就给过三亮来了个多角度特拍。
  
  过三亮愣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光着屁股大声喝问:“谁允许你们这么干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识相的,赶紧删掉照片,然后从这里给我滚出去,否则老子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警察根本就没搭理他,照完相,还拿出个塑料袋,用镊子夹起地上的安全套,小心放进去,然后封好口,里面可是过科长的累累战果。
  
  过三亮顿时冒出冷汗,看这样子,明显是有备而来,没听说今天要搞什么突然检查啊,“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我认识你们的所长!”这话就不像之前那么霸气了,声音里带着颤音,明显是底气不足。
  
  “过科长!”警察搞完取证工作,才冷眼看着过三亮,“你是准备就这样被我们带走,然后主动配合?”说完,他亮出了手铐,大有你再多一句嘴,我就把你光屁股铐走的意思。
  
  过三亮心里一沉,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和职位,显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一脑门亮晶晶的冷汗,想不出自己究竟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嫖娼被抓现形,这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过三亮想打电话求救来着,可谁会穿着衣服进澡堂啊,他的衣服手机,此刻全都锁在楼下的柜子里呢。
  
  思虑再三,过三亮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道:“我配合,我配合!”
  
  他又不是傻子,对方既然肯让自己配合,那就是还留了余地,可以再商量,自己这时候充硬汉没一点用,真要是被人光屁股从这里带走,那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过三亮只裹了一张浴袍,就被警察给带走了,肚子那里像是藏了一颗巨大的肉丸,形象无比狼狈。
  
  到了二马路派出所门口,过三亮就叫了起来:“我认识你们陈所长,我们关系很好的,麻烦你们叫陈所长过来。”
  
  警察们齐齐看着过三亮,目光中充满了嘲讽,蠢猪,你还不知道吧,就是陈大所长叫我们过去拿人的。
  
  “别啰唆!”警察一脚踹在过三亮的屁股上,将他踢下车子,顺便在白色的浴袍上,留下一只黑脚印,“你就是认识马局长,那也晚了!”
  
  过三亮心中暗惊,竟然连天府区公安分局马金有的面子都不管用,自己到底得罪了哪路大神啊!他这一路上,已经在心里仔细琢磨了好多遍,却没有任何的头绪,想来想去,他甚至都以为问题出在了自己今晚点的那个88号洗澡小妹身上,听人说她跟一位黑道地头蛇打得火热,难道自己今天是中了别人的套?
  
  “转什么眼珠子,等着我们请你进去吗?”警察抬起手,照着过三亮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这些基层派出所的警察,平时都是横惯了的,别说你只是区卫生局的科长,就是局长,只要犯在手里,那也绝对是一视同仁,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过三亮低着头往里走,自己的把柄,眼下已经被人家实实在在地捏到手里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进了讯问室,警察拿出一叠纸,一支笔,放在过三亮的面前,道:“写吧,把自己干过的所有坏事,都给我老老实实地写在上面。”
  
  过三亮怎么可能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自己真要是写了这东西,那绝对是完蛋了,等于是把自己的小命交到了对方手里,以后对方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自己只能束手待毙。
  
  “我真的认识你们陈所长,我们还一起喝过酒的。”过三亮进了局子,人也就老实了,语气里带着恳求,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
  
  “不写是吧?”那警察冷冷瞥了过来,“没关系,我这就通知你们局长过来领人。”
  
  “别……别啊!”过三亮一个哆嗦,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局里盯着自己屁股下面这个位子的人多了去,只要自己的丑事被他们知道,保证能踩得自己连渣都不剩下一丁点,“警察同志,不,警察大哥,你行行好,就别通知我们局长了。”
  
  警察往对面桌子上一坐,拿出手表看了看时间,道:“我很忙,就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要是你写的东西不能让我满意,我保证你的下场,会比你们局长来接人还要惨。”
  
  “警察大哥,我能不能问一下,我到底得罪哪位了?”过三亮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过三亮,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你能问话的地方吗!”警察一拍桌子,怒喝道:“再多一句废话,老子就让你后悔自己长了一张嘴!”
  
  得罪谁了?你狗日的就是得罪我们陈大所长了,警察心里想着,这事是陈大所长交代下来的,你小子还想侥幸过关,门都没有,要是让你过关了,老子就得去守大门。陈大所长眼看就要升副局长了,这时候我要是不好好表现,那空出来的所长位置,就等于是拱手让给别人的了,想要表现的人可多了去。
  
  过三亮张着嘴,他还想多求两句好话,可看到那警察冰冷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只好闷头坐在那里,想着自己到底要交代什么问题。要是被纪检委叫去喝茶,你还能死扛着不招,可眼下自己连个死扛的机会都没有,嫖娼的证据已经被对方捏在了手中,负隅顽抗,下场只会更加悲惨。
  
  警察也不理过三亮,点了一根烟,靠在椅背上吞云吐雾。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过三亮咬了咬牙,鼓足勇气拿起笔,准备交代一些自己精挑细选过的罪恶。没办法,形势比人强,自己不交代的话,今天肯定是熬不过去。派出所抓自己过来,并没有立刻移交给卫生局,看来不一定就要置自己于死地,多半就给自己一个教训。
  
  过三亮想明白这一点,心里又涌起一线希望。
  
  “老实写,别给老子耍滑头,否则明天就让你从这里,直接搬到看守所去!”警察弹了弹烟灰,他看过三亮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死猪,而且是死到不能再死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