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二章

  光头急忙说道:“不对,是先往外扯的。”
  
  曾毅就试着往外扯了扯:“是这样吗?”
  
  光头摇头:“位置不对,是往身前扯……”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曾毅不断地问着,然后调整着胳膊的角度,光头的后背就全湿了。
  
  终于,曾毅扯到了一个位置上,光头眼神一亮,急忙说道:“对了,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后面那句还没说完,就见曾毅往前一步,猛然一个大扯,再使劲一个猛推,“咔吧”一声,他放下光头的胳膊,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好了!胳膊装回去了!”
  
  光头此时还没反应过来呢,愣了片刻,他才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胳膊,发现胳膊竟然提得起来了,就赶紧站起来,抱拳道:“佩服,兄弟你手底下的功夫真硬实,这伤一般人整不了的!”
  
  曾毅摆了摆手:“你也厉害,换一般人,早就痛得叫唤了。我看你力气大,刚才不得不故意扯错位置,引开你的注意力,不然这胳膊还真不好弄回去。”曾毅找出毛巾,擦了把汗,同时整两只胳膊,还真是个技术活加力气活,时机稍微差一点,劲道稍微小一点,这胳膊就装不回去。
  
  光头再次道谢,站了一会儿,道:“其实刚才我还有话没说完,我这胳膊真是被人用手法打掉的,那人想要让我疼上几天,现在……”
  
  曾毅“哦”了一声,有点明白了,光头的意思是你现在把胳膊接回去了,那人没得逞,怕是会找你的麻烦。
  
  “五十块,你放下钱走人吧!”曾毅把毛巾一扔,坐了下去,“你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我只当没听到。”
  
  光头没有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感激:“兄弟你是个爽快人,我也不会让你替我挨这个事的,日后他要是找你麻烦,你直管往我身上推就是了。”
  
  曾毅摆了摆手:“你走吧,再不走,我把你胳膊再拆下来。”
  
  光头掏出一张五十,有些皱巴巴的,他摊平了放在曾毅面前的桌子上,鞠了一躬,然后一抱拳:“兄弟,这份情我记下了,后会有期!”
  
  光头一走,陈龙开腔了:“曾老弟,那光头看起来很能打的样子,对方既然能拆他两条胳膊,要么是更能打,要么是很有权。你今天捡了个大麻烦!”
  
  “人已经治了!”曾毅笑着,“我开诊所只管治病救人,病人之间的纠纷,我没工夫管,他要来找麻烦,就让他来好了。”
  
  陈龙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暗暗叮嘱自己,回头一定要让人多在这一片巡逻,万一有事,自己也好有个照应。
  
  下午的时候,曾毅给杜若打了个电话,杜若前几天喊着腰不得劲,其实不要紧,就是坐久了,不过曾毅在给方南国配置膏药的时候,也帮杜若搞了两贴。
  
  “那晚上我们聚一聚,就在你说的地方,正好我把膏药拿回去,哈哈,我这老腰可算是得救了。”杜若在电话里很痛快,曾毅把陈龙订好的地方一说,他就答应了。
  
  “我还约了陈所长。”曾毅说道。
  
  杜若一听就明白了,多半是陈龙托曾毅打的这个电话,不过他也没拒绝:“人多了热闹,那咱们晚上见。”
  
  得知杜若答应,陈龙很高兴,跑回派出所收拾了一番,把自己给杜若精心准备的礼品带上,然后载着曾毅直奔订好的地方。
  
  到了地方后没多久,杜若打来电话:“你们先吃,我可能晚来一会儿,市里有个紧急任务。”
  
  曾毅把杜若电话里的意思一讲,陈龙立刻表示:“杜局作为一局之长,管着全市上千万人的安全,肯定是非常繁忙的,市委书记和市长要有个什么活动,他这个局长的,都要亲自去做安全保卫工作,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话是这么说,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小小失望。
  
  “杜局说了,让我们不必等他,自己先吃!”
  
  “好,那咱们先垫点,等杜局来了,再开一桌新的!”换了是陈龙,肯定是坐在这里死等了,既然约好的,等不到杜若,他是不敢先动筷子的,可现在有曾毅,总不能让曾毅饿着肚子等吧。
  
  两人就点了几个菜,先吃着,但没有喝酒,准备等着杜若来了一起喝。
  
  水足饭饱,又等了两个小时,杜若的电话才过来,一个劲抱歉:“曾老弟,实在不好意思,等久了吧,我马上到你说的地方了。”
  
  撂下电话不到五分钟,杜若就风风火火走了进来,道:“实在对不住,晚上临时来了一位上级领导,我陪市里的几位重要领导前去机场迎接。爽约了,我先自罚三杯。”
  
  陈龙立刻拦住,他哪敢让杜若罚酒:“杜局长办的是公事,公事要紧!这喝酒什么时候不能喝啊。”
  
  曾毅也笑着:“杜大哥,你就不要折煞我了,否则我以后都不敢找你喝酒了。”
  
  杜若也就是做做样子,听曾毅这么一说,他也就借坡下驴,道:“那就先记下,等下次喝酒,我一并还上。”
  
  陈龙赶紧请杜若上座:“杜局一晚上车马劳顿,辛苦了,您快请坐,我这就让他们上菜。”
  
  “菜就不吃了!”杜若摆摆手,“我马上就要走,上级领导在荣城的安全保卫工作,还等我去亲自安排。我就是顺道过来,把药拿上。”
  
  曾毅一听:“咳,早知道你这么忙,我就亲自跑一趟,给你送过去得了。”
  
  “这怎么行,我哪能和方书记一个待遇!”杜若开了句玩笑,道:“我真得走了,曾老弟,这次对不住了,下次我请,一定要让你喝好。”
  
  “行,只要是杜大哥的酒,我一定舍命相陪!”曾毅从包里拿出膏药,“这里是三贴,一贴管三天,三贴用完,保证你的腰得得劲劲的。”
  
  “哈哈,曾老弟的水平,我当然相信!”杜若把药膏收进手包,就告辞下楼。
  
  到了饭店外面,杜若道:“曾老弟,我顺道,要不要把你捎回去?”
  
  陈龙立刻上前表示:“杜局这么忙,这点事就交给我去做吧,我保证把曾专家安全送到家。”
  
  “要说保健局也真是差劲,你的工作这么重要,没有一辆车怎么能行?”杜若发了句牢骚,“这样吧,我来帮你解决一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