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瘦高个拉开药柜:“这个……这个药材,我看就不像是真的!我看已经过了水,怕是没有药效了吧!”曾毅一皱眉,这人连药材名字都叫不上,开口就说是假药,看来是故意找碴的。啤酒肚科长点点头,对手下冲锋陷阵的表现还算满意。这样一个卫生局的科长,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扣证罚款,他所凭借的正是手中的医政监督大权。
  
  顾宪坤走后不久,门又被人推开了,进来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女人,穿着打扮非常时髦,带着一股子洋气,个子不高,脚下穿了一双跟足有十公分高的鞋子,“哒哒哒”地走了进来,开口问道:“你这里是要开诊所?”
  
  曾毅心里纳闷,自己的诊所还没挂牌子,怎么就有人找上门来了,难道是谁帮自己宣传的?他就热情地应道:“没错,诊所马上就要开张了,您要看大夫吗?”
  
  “这里谁是老板?”那女人又问。
  
  曾毅道:“我就是!”
  
  那女人上下左右打量了曾毅几遍,才道:“你店里的药材都订好了吗?”
  
  曾毅哑然失笑,原来是个上门推销药材的,这可真是无孔不入啊,自己的诊所还没开张,她就知道消息了。
  
  那女人从手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扔在了曾毅面前的桌子上,道:“以后你这个诊所的药材,都从我这里拿吧!”
  
  “不好意思!”曾毅按下那张名片,“药材我已经都订好了。”
  
  “订好了就退!”那女人的眉毛就竖了起来,单手叉腰,趾高气扬,“你从哪家定的,就到哪家去退。他要是不肯退钱给你,就告诉我,我帮你退,他不敢不退的。”
  
  曾毅笑了,心说这位大姐口气挺大,难道是上面有人?他道:“抱歉,做生意,至少要讲一个起码的诚信。那些药材我都验过了,质量品相都没有问题,而且合同也签了,就算要退,我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要什么理由?”那女人冷眼看着曾毅,从鼻孔里嗤了口气,“你这诊所要在这片开张,就必须从我这里进药材。你是想开张呢,还是想要诚信,自己掂量着办吧。”
  
  曾毅眉头一皱,拱了拱手:“不好意思,我的药材已经订好了,你看看别家吧!”说着,他把那张名片拿起来,又递到对方的面前。
  
  那女人“哼”了一声:“留着吧,过不了两天,你且得打我电话呢。”
  
  扔下这话,她又扭着胯,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
  
  曾毅看都没看,一甩手,就把名片扔在了垃圾桶里,对于这种蛮横的人,他向来连话都不舍得多讲一句,更别提做什么生意了。
  
  那女人走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隔天曾毅定做的药柜就到了,那老板很热情,来的时候还带了两名工人,直接就帮曾毅把柜子安装好,附带还赠送了很多小零碎,比如捡药的小斗,煎药的砂锅等等。
  
  “曾老板,以后有什么生意,可一定要关照我!”把柜子装好,那老板笑呵呵地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这是您付的定金,您点一点。”
  
  曾毅有些意外:“这是什么意思?”
  
  “钱已经有人付过了,就是那天和您一起在医疗器械城的那位领导。”
  
  曾毅这才想起,是省机关服务处的处长胡光亮,曾毅收下钱,有些皱眉,这钱可怎么退给对方啊,退给胡光亮本人,他肯定不收,收了也不能交给机关了;退给机关,那不是把胡光亮给卖了吗。
  
  算了,就先当服务处给自己的跑腿费吧,以后找机会再说。
  
  曾毅很客气地把那位老板送走,出门就看陈龙的警车开了过来,陈龙下车之后,拉开车后座的门,从里面抱下一块牌匾,上面三个大金字:生生堂。
  
  曾毅赶紧迎上去:“陈大哥,这匾怎么在你手里。”
  
  陈龙大笑着:“去那边办事,路过刚好看到你的牌匾做好了,我就顺道给你捎回来了,省得你再跑一趟。我这有车,方便!”
  
  曾毅赶紧帮忙,又把两个写有门联的牌匾从车里抱出来,一起竖在大门口。
  
  “咦?柜子已经搬回来了?”陈龙有些意外,怪道:“你怎么不打声招呼,我好带人过来帮你搬,这么多柜子,你一个人怎么搬得了!”
  
  “做柜子的老板直接带人帮忙弄好的!”曾毅笑道,“你所里有事,哪能麻烦你。”
  
  “这话就见外了,别人的忙可以不帮,曾老弟的忙必须帮!”陈龙放下匾额,找了个杯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水,“匾额现在挂吗?我立马叫人带上设备来,装修队的,都是现成的。”
  
  “先不挂了,等药材到了再说。”曾毅笑着坐下,“看你今天气色不错,有喜事?”
  
  “还不一定,还不一定!”陈龙嘿嘿笑了两声,脸上有些喜不自禁。上次池建刚倒霉之后,分局就空出个副局长的位置,和杜若吃饭的时候,杜若也曾透过一点点口风,今天分局领导找陈龙谈话了,这件事八九能成。
  
  “我知道个地方,饭菜很不错的,晚上一起去尝尝?”陈龙看着曾毅,他今天特意跑过来,是想让曾毅再帮自己约一下杜大局长,这种关键时刻,自己绝不能掉链子,必须趁热打铁。
  
  曾毅明白陈龙的意思,道:“怕是陈所长要大大地破费了。”
  
  “应该的,应该的!”陈龙呵呵笑着,这年头,别说是当副局长,就是想当个科长,不出一笔大血怎么能行,有的人倒是想出血,可苦于找不到出血的对象。敢出血,会出血,才能提前进步。
  
  两人坐在那里瞎聊,门口就进了一个人,问道:“这里是诊所?”
  
  陈龙望了一眼,背后的肌肉立刻紧绷了起来。门口的那人一米八出头,看起来精壮有力,面带煞气,尤其是脑门上的一个大光头,亮得晃眼,头发茬子紧贴着头皮,而且隐隐泛着青光。
  
  跟罪犯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陈龙,最是明白,只有经常刮光头的人,脑门上才会有这层青光,而经常刮光头的人,只有两种,一是当兵的,二是蹲班房的。
  
  曾毅眉角抬了一下,他也有点看出对方的身份了,这很可能是退伍的老兵,而且见过硝烟,身上有很浓的煞气,那双眼睛非常冷血,就跟蛇的眼睛一样,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因为职业军人不需要感情,只需要服从命令。
  
  曾毅抬了抬手,示意那人进来讲话:“我这里是诊所,但还没开业,你是要看大夫?”
  
  “会正骨吗?”光头问道。
  
  曾毅仔细一看,才发现光头两边的胳膊都软软地吊在肩膀上,这光头站得太直了,脸上又不现一丝痛苦,所以曾毅一开始没发现。“胳膊脱臼了?”曾毅不禁有些钦佩,两只胳膊都掉了,这得是多大的痛苦,这光头竟然能做到面色如常,真不是一般的忍耐力和克制力啊。
  
  光头点了点头:“要找最高明的正骨大夫,我这个伤不好接回去。”
  
  “先坐下,我看看!”曾毅拿出一张椅子,放在光头的面前。
  
  陈龙松了口气,自己太职业习惯了,两条胳膊都废掉的家伙,竟然把自己紧张出一身汗。
  
  曾毅抬起手,在大汉的两只胳膊上仔细捏了几下,然后表情就有点疑惑:“你这个伤,是被人用手法打出来的,不好弄回去啊。”
  
  大汉点了点头:“能看出这个,兄弟你手底下有点真货。你看着办吧,如果弄不回去,我再找别的……”
  
  曾毅摇了摇头,伸出双手,同时抓住光头的两条胳膊,然后直直拽到身后:“当时对方是不是先这么拉过来?”
  
  光头只好点着头:“是!”他这会儿额上就出了点细汗,掉下来的胳膊被人这么扯,疼得直钻心啊。
  
  “然后再这样?”曾毅把光头的两只小胳膊反转,弯曲,形成一个背手反扭的样子。
  
  光头额上的小细汗顿时变成了黄豆大小,咬牙点头:“没错!”
  
  “最后他猛一反转,然后往外扯?”曾毅作势又要去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