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一章

  遴选曾毅进入基地筹备小组!一声宣布,不光是他,台下很多人都是目瞪口呆。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哪个专家能够入选筹备小组啊!可冯玉琴却有自己的想法。曾毅的身份是什么?是顾问。什么叫顾问?就是什么都可以顾,什么都可以问。如果领导愿意听顾问的话,那顾问就句句点石成金,如果领导不想听顾问的话,那顾问就句句都是废话。这就是顾问的奥妙。
  
  曾毅从邵海波的家里搬了出来,行李还是只有那个木头箱子。邵海波一开始并不同意,极力挽留,后来想一想,曾毅即使搬了出去,那也是留在荣城,自己的心愿已经达成,所以才勉强同意。
  
  把租来的地方简单收拾了一下,又添置了一些东西,就算是在荣城有了一个自己的窝。
  
  地方收拾妥当后,曾毅把木头箱子放在桌上,伸手在箱面上的花骨朵处按了一下,就听“咔”一声,箱子从侧面裂开了一条缝。
  
  普通的木箱,都是上下开合,上面是盖子,下面是箱身,而曾毅的这个箱子却是左右开合,箱子先是从一侧分开,展开之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立柜,就好像是我们翻开了一本书,然后把翻开的书竖着立在桌面上一般。
  
  立柜分为上中下三层,上面的一层,摆了十多个白瓷瓶,瓷瓶直接嵌入内凹式的底座,这样就不会发生晃动;下面两层都是抽屉,中间一层是四个小抽屉,下面是两个大一号的抽屉。
  
  这种箱子叫做行医百宝箱,是古时医生出诊时随身携带的物件。上面那层的白瓷瓶里,一般装的是外伤药和一些起死回生的急救药;中间的四个小抽屉,则是砭石、针灸、火罐等器材;下面的两个大抽屉,一个装笔墨纸砚,用来写药方,另外一个装干粮和医书,以备不时之需,古时交通不便,有时候医生出一次诊,光路上就得好几天。
  
  随着时代变迁,箱子里装的东西也在变化,到了现代,已经基本是看不到这种老旧的物件了,行医百宝箱,也已经被西医的出诊箱给取代了。
  
  曾毅拉开最下层的大抽屉,从里面拿出两本书来,一本是《黄帝内经》,内容和市面上的版本略有不同,里面还有曾老爷子的批注,这本书可以说是学中医的必备书籍;另外一本,没有名字,也没有封皮,里面的内容都是手写的,是曾老爷子行医案例的汇编。
  
  可能除了曾毅外,也没有人能看懂这本书讲了些什么,里面的内容全是用暗语写的,记录的是曾老爷子当年给一些开国元勋治病的事情,很多人的名字,至今都还常常在电视剧、电影里听到,如雷贯耳。
  
  从这些记录看,曾老爷子当年应该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御医”,而且水平非常之高。可奇怪的是,曾毅从小都没听爷爷提起过这段事,这本书是爷爷临终时交给他的,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交代。这些年曾毅翻了很多的资料,发现百年以来,就从来没有过一位姓曾的“御医”,这也成了他苦苦思索而不得解的一个问题。
  
  不过书里记录的内容,曾毅确信是真的,所有的案例,都是有来处、有去处的,字里行间,甚至还隐隐提到一些顶级家族内部的秘密,有很多更是在后来发展轨迹中,得到了印证。
  
  闲来无事的时候,曾毅总会拿出这本书看上一段,因为里面的病案非常精彩,每看一遍,他都会有一些新的收获;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从中寻找线索,弄清楚为什么爷爷有那么高明的医术,却甘于在一个山脚下的小镇上度过余生。
  
  “没想到,我也要走上爷爷当年的路了!”
  
  曾毅笑了笑,把书翻开,自己来荣城的时候,可没有料到会是现在这么一种情况,自己竟然成了南江省卫生厅的专家,距离“御医”,也只是一步之遥。
  
  第二天早上,曾毅出去找了个吃早饭的地方,等吃完回来,门口站着一个人,是中医药学会的汪主任。
  
  “曾理事,你选的这个地方可真是不错,距离卫生厅近得很呐!”汪主任看到曾毅,笑着迎上前,“诊所的手续,我都帮你办好了,给你送过来了。”
  
  曾毅连忙道谢:“太麻烦汪主任了,你通知我一声,我去你那里取就是了,怎么还劳烦你亲自跑了一趟呢。”
  
  “不麻烦,不麻烦!”汪主任把手续递给曾毅,站在那里搓了搓手,道:“要说麻烦,我现在怕是有一件事要麻烦曾理事呢。”
  
  曾毅一抬手:“咱们进去说,进去说。”
  
  进到屋子里,曾毅给汪主任倒了杯水,笑道:“我这里条件简陋得很,招呼不周的地方,汪主任莫怪。”
  
  “怎么会!”汪主任摆了摆手,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道:“这都是暂时的过渡,我刚毕业工作的那会儿,住单位分的房子,连个卫生间都没有,比这里还要简陋呢。曾理事是方书记的保健医生,以后的前途肯定是不可限量。”
  
  “都不是外人,客套话就不讲了!”曾毅笑了笑,“汪主任刚才说的事,是什么事?如果我能办到,肯定没有二话。”
  
  汪主任先道了一声谢,坐在那里组织了一下思路,道:“市里名仕集团的董事长病了,我有一位老朋友,刚好就在名仕集团上班,他知道我在中医协会工作,认识的专家比较多,就托到了我这里,都是几十年的老关系了,所以……”
  
  曾毅一听,道:“咳,就这事啊,那没有问题,我陪你走一趟就是了。不过我可不敢包治百病,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晓得,晓得,曾理事肯亲自跑一趟,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汪主任连连道谢,他没想到曾毅会答应得如此痛快,平时他去找其他的那几位理事,各个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费尽口舌,说尽好话,好不容易把人请过去,还不一定能治好病呢!
  
  “有一件事,我还得向曾理事先说清楚,名仕集团董事长的这个病,据我所知,已经很长时间了,怕是都有两年了,期间听说找了很多的名医,全都束手无策。”汪主任把这个讲出来,是怕到时候曾毅又怪罪自己,他之前请过很多专家,一听这个事,全都摇头拒绝,生怕去了治不好,坏了自己的名头。
  
  曾毅一摆手:“没事,见了病人再说。”
  
  汪主任非常感激,道:“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跟对方联系一下。”
  
  曾毅想了想:“目前诊所还没开张,我没有什么事情,除了周末外,其余时间都行。”
  
  “那我联系一下!”汪主任站起身,告了个罪,走到外面去打电话了,两分钟后,他捂着手机走了回来,小声问道:“曾理事,今天方便不,那边说现在就可以过去!”
  
  “看来这病还挺急,那好,我就跟你走一趟吧!”曾毅站了起来,“汪主任在楼下等我一会儿,我上去拿点东西。”
  
  名仕集团是全国性的巨型企业,总部位于荣城,集团主营业务是珠宝首饰,兼营酒店、地产,旗下有五星级酒店七家,商业广场十座,品牌珠宝零售店面更是覆盖全国大多数的城市,在同行业中,位列三甲。
  
  名仕大厦位于荣城的市中心,与省政府办公大楼遥遥相望,楼体庄严肃穆,气势不凡。
  
  曾毅和汪主任到达的时候,名仕集团的行政副总裁华山已经等在了楼下。
  
  “老朋友,这回我可给你请到了一位真正的专家!”汪主任下车之后,热情地向华山打了个招呼,道:“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曾理事,是我们中医药学会的常任理事,同时,曾理事还是省委方书记的保健医生,一般人可请不来的!”
  
  “幸会,幸会!”华山伸出手,只是跟曾毅轻轻一搭,便滑开了,脸上非但没有笑容,反倒是微微皱眉,眼中透着怀疑,这么年轻的中医,学过把脉吗?
  
  他看着汪主任的眼神,就有些很不快,我当你老汪是老朋友,才请你帮忙去找一些有名的专家医生过来,可你请来的都是一些什么货色啊!先前来的那七八个,架子大得离谱,手下却是空空,没有一个能治得了董事长的病,这回就更离谱了,给我找来这么一个年轻的大夫,该不会是从哪个中医学校随便拉的大学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