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 : 李昌钰 张巍暧 天下霸 王牌特 首席医

首页 > 图书 > 综合其他 > 首席医官:中医是一门大学问 > 正文

目录

字体大小
  • A
  • A
  • A
  • A

返回图书

第五章

  特警队的动作很快,一分钟不到,就把所有的人控制了起来,秦勇过来请示下一步的指令。
  
  “全部带回去,分开关押,单独审问!”杜若指着现场,“多找目击证人,一定要把这起针对曾专家的袭击事件一查到底,幕后有没有黑手,有没有人充当保护伞,都要给我弄清楚,明天上班,我要看到报告!”
  
  “是!”
  
  秦勇把人押着走了,有了杜若的这个指示,他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算不是袭击曾专家,自己也一定要给它办成袭击曾专家,没有这点领会能力,还怎么当这个队长。
  
  这起案子,本来也就是与袭击曾毅有关,这个现场很多人都看到了,秦勇让人过去一问,心里更加有底了,这个案子一定要给它办成铁案,到时候杜大老板一高兴,自己离升职就不远了。
  
  秦勇刚走,得到消息的天府区公安分局局长马金有,也带着人赶到了现场。
  
  露面之后,马金有不问事情缘由,就先做着检讨:“杜局,我没有把工作做好,我向您检讨!”
  
  “哦?那马局长就讲一讲,你的工作到底是哪里没有做好?”杜若冷眼看着他。
  
   马金有啊了几声,讲不上来。他匆匆忙忙地赶过来,对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其实一片茫然,又怎么能讲上来呢。不过就算能讲上来,他也不敢讲的,杜若 让他主动承认,摆明是要让自己主动上交把柄,他怎么会那么笨呢,现在不讲,以后自己还好一推三不知,要是主动讲了,那不等于是在杜大老板的气头上自领处分 嘛。
  
  正满头冒汗呢,马金有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陈龙,他立时喝道:“陈龙,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你又给老子惹出乱子了!”
  
  陈龙连忙摆手:“马局,这回真不关我的事!”
  
  前几天因为误抓曾毅的事,陈龙还主动到马金有那里做了口头检查,所以马金有的第一反应,就是陈龙又惹祸了。
  
  “那你讲,这是怎么回事!你衣服上的黑脚印,难道是自己踩的?”马金有连连喝问,转移了杜大局长刚才的问题。
  
  陈龙有口难辩,这黑脚印是刚才小混混们给踹的。
  
  曾毅这时开了口,道:“陈所长刚才为了保护我,挨了不少的拳脚。”
  
  陈龙看着曾毅,心里一阵感激,挨了不少拳脚是真,可却不是保护曾毅,自己被人家保护了才是真的。
  
  杜若之前根本就没注意到现场还有个陈龙,现在听说陈龙为了保护曾毅,被池康凯几人揍了一顿,他才想起这人是谁了,大手拍在陈龙的肩膀上,连拍了好几下,道:“好啊,陈所长,你做得好啊。你放心,你是不会白挨打的。”
  
  说完,他看着马金有,厉声道:“无法无天!嚣张至极!连我们的警员都敢肆意殴打,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公然向我们挑衅!”
  
  弄错了,马金有反应不慢,立刻表示:“对于这种黑恶分子,我们会一打到底,给自己同志一个满意的交代!”
  
  “刚才池康凯说了,三天之内,他就要让陈所长脱下警服,从警队滚蛋!”曾毅又补了一句。
  
  陈龙再看曾毅,心里就不止是感激了,他很清楚,曾毅根本就不需要再讲这句话的,可他偏偏讲了,这是听到池康凯的话,知道自己以前在他手里吃了亏,要替自己报仇啊。陈龙长长舒了口气,眼圈一热,差点涌出泪来,这些抬不起头的日子,他都快憋屈死了。
  
  杜若当即指着马金有的鼻子:“马金有,我就问你一句,天府分局,到底是不是你说了算,你要是说了不算,我让别人来干!黑恶分子的手,都已经插进我们的队伍了!”
  
  马金有一阵眩晕,杜大局长这句话对他的震慑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的心脏差点承受不住。听到池康凯几个字时,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毫不犹豫,他对身后的人道:“立刻通知政治部主任刘明,以及纪委书记解国强,十分钟后,在局里召开会议,研究池建刚的问题!”
  
  说完,他对杜若表态:“杜局长,我向您保证,天府分局,依旧是在您领导下的,富有纪律性和凝聚力的战斗队伍!”
  
  “这些空话我不要听,我只看你的行动!”杜若抬起眼,看都不看马金有一眼。
  
  马金有也不再多话,敬了个礼,就带人回去收拾池建刚去了。他心里恨死了池建刚,狗日的,你那个不争气的龟儿子惹出祸,差点连累老子丢了局长之位,这回老子不查你个底朝天,绝不罢休。
  
   陈龙激动得浑身颤抖,心情始终难以平复,他很清楚,这回池建刚绝对是完蛋了,而且是完蛋到不能再完蛋了,杜若已经拿马金有头上的乌纱帽来威胁了,马金有 岂能不把池建刚往死里办。有政治部主任和纪委书记出马,就算池建刚的屁股下面没有屎,他们也能给你找出两坨来。何况池建刚还真不冤,他太猖狂了,坏事做 尽,又不知道收敛,欺男霸女、暗饱私囊的事,光陈龙就知道好几件。
  
  有杜若出面,唐浩然就一直旁观,没有插手,此时看大局已定,他才关切地问道:“曾毅,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要不要到医院检查一下?”
  
  “几个小混混,还伤不到我。”曾毅摇了摇头,“谢谢唐大哥关心。”
  
  杜若冷脸处理完一切,看曾毅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这才松口气,道:“都怪我驭下不严,这才出了这些害群之马。”
  
  “往往就是这些害群之马,败坏了我们的整体形象。”唐浩然沉声道:“方书记一直都在强调,要我们时刻警惕内部的害群之马,坚持铁腕治警原则不放松,对于这些害群之马,要发现一批,就打掉一批,坚决不能手软!”
  
  杜若连连点头,当即表态:“我们荣城市局,一定坚决贯彻方书记的指示,誓将这些害群之马,彻底清理出公安队伍,保持队伍的纯洁性和战斗性。”
  
  曾毅笑了起来:“两位老哥就不用这么严肃了吧。说好的,我请你们吃烧烤。”
  
  杜若一听瞪大了眼:“今天必须我请,不然我心中有愧,以后怕是都没脸再见你了。”看那架势,似乎不让他请客,他随时都能和曾毅翻脸。
  
  “还是我请吧!”唱歌的女孩突然站了出来,对曾毅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曾毅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都说了,这事跟你没任何的关系!”
  
  女孩看着曾毅,嘴唇紧咬,心里有些微微生气,这人怎么这样啊?
  
   唐浩然和杜若都是过来人,看这样子,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是面露微笑,原来曾大少今天出手惩恶,并非是毫无缘由啊!这是要英雄救美呐。两人再看那姑娘, 嗯,也确实值得救,虽然是不施粉黛、素面朝天,但却清纯得惊人,尤其是眉间的一颗淡淡的美人痣,更是平添了几分脱俗气质,越看越令人觉得好看。
  
  “那就一起嘛。”唐浩然看着那个女孩子,“不过你请客就算了,有我们几个大男人在,岂能让你来付钱,那不成了笑话吗?”
  
  “对,一起嘛!”杜若也是热情地发出邀请,“这里我看是吃不成了,还是我来安排吧,郊外青龙山上有一家烧烤,也是非常有特色的,就去那里吧!”
  
  谁知女孩一跺脚:“有什么了不起,不去了!”说完转身就朝外走去,一直走到快消失了身影,她又突然停下来,站在那里犹豫片刻,回头大喊了一句:“我叫叶清菡,我记住你了!”
  
  “哈哈哈……”
  
  唐浩然和杜若都是大笑。
  
  唐浩然更是指着曾毅,道:“老弟啊,最难消受是美人恩,你完了!不过我看这个姑娘真不错,有个性,有意思,你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你们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今天这事,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不信你们问陈所长。”曾毅指着陈龙。
  
  陈龙笑着摇头,不出声,心说问我干吗?池康凯是你揍的,美人是你救的,跟我更没什么关系。
  
  “行了,你找谁解释都没用了。人已经都走没影了,你现在就是后悔,也只能回家买后悔药吃了!”唐浩然笑着。
  
  杜若来了一句:“曾老弟自己就是医生,或许他会配后悔药,那也说不准!”
  
  曾毅让这两人一阵挤兑,头都大了:“烧烤还吃不吃了?”
  
  “吃!这就出发!”杜若和唐浩然迈步,依旧是笑个不停。
  
  曾毅走了两步,回头对陈龙道:“陈所长,一起去吧,我买的药还在你车上,吃完还得麻烦你把我送回去。”
  
  陈龙连忙摆手:“我就不去了,我就不去了!”
  
  “让你去,你就去嘛!”杜若冷脸看着他,“不是你送曾老弟回家,难道还要让我来送?”
  
  陈龙大喜,急忙跟上:“那我就给领导们跑跑腿!”